第一百章 神秘洛城城主

    马蹄声渐渐临近,到了跟前,为首的男子看到飞霜之后,瞪大了眼睛,一鞭子就朝飞霜这边甩下来。[].

    这一鞭子也不偏不倚的朝着距离飞霜最近的涟漪甩来。

    只是,不等这男子将皮鞭扬起,下一刻,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已经从他口中传出。

    “啊!嗷嗷!我的手……啊!”为首的男子哀嚎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出手的铁鹰面无表(情qíng)的垂下眸子,墨鹰和白鹰已经上前将男子踹在脚下。

    “瞎了你的眼,敢在我家主子面前动鞭子!”白鹰冷喝一声,巾帼不让须眉。

    跟随男子一同前来的大多是三脚猫功夫的家丁,都没看到铁鹰是怎么出手的,现在纷纷下马,却不敢上前去扶起自家少爷。

    面前这些人一看气势就令人生畏。

    地上的男子哎呦哎呦的惨叫着,一开口吐出两颗门牙来。

    飞霜这时候来了精神,一脚踩在男子的后背上,“就是他就是他!对我不轨的就是他!”

    涟漪看了眼飞霜,又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

    男人一(身shēn)锦衣绫罗,一看也是出自大户人家,只是这作风却是不知死活。

    “你、你这个小((贱jiàn)jiàn)人……偷了我的东西竟然敢跑……”男人一边痛呼着,一边开口道。

    “你偷了他的东西?”涟漪眼睛眯了眯,看的飞霜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这位姐姐,谁叫他为富不仁呢,我就随便从他家后院拿了点银子接济了一下穷苦百姓而已,那些银子我可是分文未取,都给了寻常百姓家了。”

    飞霜急忙解释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倔强明亮的光芒。

    涟漪觉得她不像是在撒谎。

    “那些银子是不是也给了私奔的那对小(情qíng)人?”涟漪一句戳在飞霜软肋上,飞霜啊了一声,然后郁闷的低下头。

    白鹰和墨鹰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不太喜欢这个飞霜。

    首先来路不明不说,这行事作风也透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元君离看向村长,冷冷开口,“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村长急忙回过神来,恭敬的看向元君离。不知怎的,在这位爷面前,村长会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巨大压力,这还是在晚上,若是白天看眼前的男人,他周(身shēn)透出来的寒冽煞气,更加令人胆寒。

    村长觉得自己连说句话都困难,好歹是稳住了(身shēn)心,说了一句囫囵话,

    “这位姑娘所言非虚,这的确是……”

    听完村长的话,涟漪和元君离不由得相视看了一眼。而飞霜却可怜巴巴的瞅着涟漪,

    “这位姐姐,你能不能带上我?我……孤苦无依的,又得罪了这里的土财主,我……”飞霜说完,郁闷的低下头,手指头搅着(身shēn)上破烂不堪的衣摆,轻轻咬着唇,巴掌大的小脸上一道道的全是鞭子抽过的痕迹,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留下疤痕。

    铁鹰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shēn)上,这衣衫不整的样子如何能出现在主子面前?

    飞霜却是感激的冲铁鹰笑笑。其实她不那么折腾的时候,还是比较文静的一个小姑娘。

    但是带着她?且不说她来历不明,她们要去洛城的,带着她能做什么?

    涟漪看了飞霜一眼,旋即转(身shēn)跟元君离并肩往回走。

    “这位姑娘,我看你四肢健全,又是聪明伶俐之人,如今,我和我家夫君可以帮你制服这土财主,你暂且在村长家里养伤,银子我自会给村长,但是你这个人,我不会留下。”

    涟漪淡淡的丢下几句话,随元君离一同往回走。

    飞霜嘴巴张了张,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也没有多纠缠下去。

    白鹰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紧跟着涟漪一同离开。

    而倒在地上的男子还不等哀嚎上两声就被墨鹰废了武功扔出了人群。

    虽然元君离没有发话,但是墨鹰跟随他(身shēn)边这么多年,自然明白元君离的意思,墨鹰亲自带人去了一趟男人的家里,处理这种事(情qíng),他驾轻就熟。....

    村长这会子才刚刚回过神来,只觉得刚才那位爷,还有他(身shēn)边的女子在面前的时候,那般感觉简直令人窒息,男的俊逸优雅,不似凡人,周(身shēn)却是一股子寒澈冰冻的气息,而那女子,虽然是平淡无奇的五官,但是村长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样一双洞彻人心的寒瞳,只一眼,便好像是将你整个人看透了一般。

    仿佛,天地万物在她眼前都是透明的一般。

    飞霜想要将(身shēn)上的衣服拿下来还给铁鹰,铁鹰却摆摆手,

    “你穿着吧。我用不着。”

    “那我洗干净了还给你。”

    “不用。”铁鹰是忠心于元君离的护卫,没有元君离的吩咐,不会对外人多说一个字。

    飞霜尴尬的低下头,还想再跟铁鹰多说几句,铁鹰已经转(身shēn)走了。

    飞霜看着他背影,眼底闪过一丝一异样的光芒。

    ……

    铁鹰追上涟漪,不等开口,白鹰已经笑着调侃出声,

    “铁鹰,你平(日rì)里不言不语的,可这英雄救美却是演的有模有样的,平(日rì)真是小看你了。”

    铁鹰脸一红,不跟白鹰这唯一的一个女护卫一般见识。涟漪和元君离共乘一匹马,听到白鹰的话微微一笑。

    她来之前,元君离(身shēn)边的护卫一个比一个严肃,就是唯一的女子白鹰守着元君离也不敢开任何玩笑,涟漪来了以后,(性xìng)子虽然清冷,但是随和。她不想束缚白鹰的个(性xìng),本来,作为女子(身shēn)份留在元君离(身shēn)边做暗卫,对于白鹰来说,有时候连(性xìng)别都模糊了。她以后注定是要成亲的,涟漪不想埋没任何人原本的天(性xìng),当然,这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她不会横加干涉太多。

    白鹰因为有涟漪的特许,胆子比较大。铁鹰也不好跟她一般见识,只能是低着头假装暂时(性xìng)失聪。

    可他家英明神武的主子却没打算放过他,“铁鹰,你思(春chūn)了?”

    “主……主子?我……”铁鹰绝对没想到,元君离会说出这句话来。以前那个不苟言笑的主子,被王妃带坏了……

    “那个飞霜还会再找铁鹰的,放心吧。”涟漪挑眉笑了笑,本是随意的一句话,稍后,却成了事实。

    ……

    一行人回去后,元君离在客栈楼下安排明(日rì)的行程。今天游山玩水了一天,确切的说是过了一天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又是路边摊,又是被当做神经病的,元君离在吩咐墨鹰等人的时候,脸色也是黑一阵白一阵的,脸色怪怪的。

    涟漪在房里收拾买来的种子,让白鹰准备了几个大花盆,种子撒在里面,有各种蔬菜的种子,这一路上闲着也是闲着,马车的空隙那么大,放下三个花盆不成问题。

    白鹰也很好奇,学着涟漪的样子也种了一盆辣椒。两个人忙活到深夜,元君离回来了,看到涟漪的杰作,不由得又想起昨天种种。

    “明天就要出发去洛城了,这里的一切我让铁手留下来打理。铁手不能去洛城,若是见到那个漓江公主的话……”元君离(欲yù)言又止,挑眉看向涟漪,本是白嫩的一双手脏兮兮的,元君离拿过她的手,取过自己的手帕,细细的给她擦着。

    涟漪自然地坐在他腿上,窝在他怀里,听话的由着他给擦手。

    现在早就适应了他的怀抱,他们之间,只差最后那亲密的一步。

    “铁手和漓江公主?怎么你的手下个个都有一笔风流帐?”

    “有吗?只有铁手有。”

    “漓江公主是谁?”

    “洛城城主的妹妹,她的母亲当年是和亲公主,后来客死异乡,父皇便给她女儿封了一个漓江公主的封号。至于这漓江公主跟铁手的事(情qíng),你自己去问铁手吧,就说是我的命令,铁手若是不说,王府规矩处置。”

    “这也王府规矩处置?铁手有你这样的主子真是有苦说不出!”涟漪笑着打趣元君离,平王大人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qíng)。

    “谁叫你想知道呢?”言下之意,他这都是因为涟漪的原因,才心甘(情qíng)愿的充当一会暴君。

    “我只听说那洛城城主也是个传奇人物,年轻有为仪表不俗,真的很想见识一下。”涟漪若有所思的说道,元君离冷冷开口,

    “没有什么特别的。”

    涟漪见他这模样,不觉好笑的眯起眼睛,“你这是吃醋了吗?难道这洛城城主真的很特别?”

    “特别厚颜无耻算不算特别?”元君离冷不丁来了句,涟漪一愣,不觉得撇撇嘴,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我亲眼见到这个洛城城主之后,我再告诉夫君你我的感受!”涟漪现在对这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洛城城主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还敢有感受?记住,随我到了洛城,寸步不能离开我(身shēn)边,”元君离郑重其事的叮嘱涟漪,他不如此态度,涟漪也不觉得奇怪,总觉得那个洛城城主一定是个人物,否则也不会让元君离如此在意的叮嘱她。

    “难道这洛城城主还长了三头六臂不成?”涟漪眯着眼睛,一副兴趣满满的模样。

    元君离抱着她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想结束这一话题。

    “你明天见了不就知道了吗?”

    元君离将涟漪放在(床chuáng)上,脸黑如碳。仿佛那洛城城主是什么千年妖怪一般,他明明是要去找人家合作的,却是决口不想提人家的名字。

    ……

    第二天一早,涟漪刚刚起(床chuáng),元君离就有急事匆匆出去。

    涟漪已经习惯他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了,以前不觉得他多么繁忙,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日rì)子,方才发现,他有很多事(情qíng)都需要晚上去处理,第二天一大早又是匆匆出门。

    就算这次去洛城,他也要兼顾京都的事(情qíng)。

    并非是京都留守的人他不放心,实在是这整个元国的担子如今几乎都压在他(身shēn)上。他昨天其实很想告诉涟漪,跟她假扮成寻常夫妻游山玩水的那一天,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生活。有些幸福,只有亲(身shēn)体会了,方才知道其中令人回味的滋味。

    “王妃,王爷有点事(情qíng)要处理一下,傍晚的时候在洛城一里外的双彩桥会和。”白鹰一边利索的准备东西,一边告诉涟漪。

    涟漪点点头,正想出门,却见白鹰神秘兮兮的指着院子外面。

    院子外面,飞霜和铁鹰四目交织,两个人互相看着,似乎是站了很长时间都没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不是昨天的飞霜吗?怎么回事?”涟漪奇怪的看着白鹰。

    白鹰摇摇头,“属下也不知道。这个飞霜今早是跟铁鹰一块回来的。昨儿夜里王爷让铁鹰去村里看看,铁鹰今早回来后神(情qíng)有些不对劲。”

    “是吗?”涟漪也觉得奇怪。

    这好端端的,铁鹰跟这个飞霜都杵在院子里做什么?

    “下去看看。”涟漪带着白鹰走出房间。

    铁鹰觉察到涟漪出现,这才急忙回过神来。

    “大主子。”铁鹰恭敬开口,脸上的表(情qíng)却有些不自然。而飞霜经过昨天一夜的休息,看起来气色恢复了不少,脸上虽说还有几道深浅不一的伤疤,但是一张小脸也算是清秀可人,只是可惜了那几道伤疤,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痕迹。

    涟漪打量了一下二人,低声道,

    “铁鹰,你有话对我说?”

    涟漪不说还好,一说,铁鹰脸上的表(情qíng)更加不自然了。

    飞霜看了眼铁鹰,咬着唇竟是跪在了涟漪面前。

    涟漪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任由她跪着,而铁鹰脸上的表(情qíng)先是一惊,继而也跪在了地上。

    “大主子,昨儿铁鹰奉命前去村落查看,飞霜姑娘还给铁鹰衣服,铁鹰进入村长家的后院时,谁知,村长正将那对私奔的男主的东西倒出来检查,有一瓶……有一瓶(春chūn)药被当做做饭的调料了……铁鹰点了村长等人的(穴xué)道,但是铁鹰和飞霜姑娘却……”

    铁鹰说到这里,涟漪眸色一沉,后面的事(情qíng)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铁鹰跟这个来历不明的飞霜……

    白鹰则是眨巴了几下眼睛,瞪大了眼睛看向铁鹰。一时间,整个院子都是死一般的静谧。

    涟漪冰冷的寒瞳快速的扫过飞霜头顶,继而看向不远的地方,冷淡开口,

    “你们俩是什么意思?一起留下?还是求我给你们一个远走高飞的机会?”涟漪声音冷冰冰的,这件事(情qíng)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破绽,但太过于完美的事(情qíng),涟漪通常是不信的。这跟她在现代经受的那些魔鬼训练有着莫大的关系。

    曾经,她们十个人一组进行残酷的魔鬼训练,每个人单独就是一个团队,谁也不能信任!因为在这十个人当中,有一个将是上级派来的卧底!她们要在淘汰之前找出卧底,还要破坏卧底的行动!

    那段(日rì)子,每时每刻要做的就是紧盯其他九个人的动作表(情qíng),哪怕是一个细微的眼神变化都不能错过。

    可是,飞霜和铁鹰这一出,似乎是找不出任何问题。

    这件事(情qíng),她不会轻易下决定,暂且带着他们,等着跟元君离会和之后,再从长计议。

    铁鹰认真的看着涟漪,“大主子,属下誓死追随主子和大主子。”

    飞霜见此,也认真的看向涟漪,“小女子飞霜……想跟铁鹰在一起。”

    涟漪看着飞霜那坚定倔强的眸光,隐隐觉得这光芒似曾相识。透着一股子倔强的认真。她在现代曾经有个队友,也是这般感觉。平(日rì)里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认真和投入。

    “行了,你们先起来吧,具体的……晚上再说。”

    涟漪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无忧和夏罂从不远处走来。

    昨天跟他们只是匆匆一瞥,更是没有跟夏罂打过招呼。看到二人走过来,涟漪示意铁鹰先带飞霜下去。

    “白鹰,你不用跟着了,我跟他们有话说。”

    “是,王妃。”白鹰说着后退了几步,垂下眸子等候吩咐。

    无忧见涟漪屏退了白鹰,不觉勾唇笑了笑,眼底有无奈,有伤感。

    “三嫂。”

    他时刻提醒自己,他的(身shēn)份是什么,涟漪的(身shēn)份是什么,否则只会带给涟漪无尽的麻烦。

    “五弟。你也去洛城?”涟漪随意的与他聊着,这以后同一屋檐下,难道还要与无忧断了来往不成?

    无忧点点头,继续道,“去凑个(热rè)闹而已。”

    “怎么没带上安欣欣?”涟漪这两天都不见安欣欣,正纳闷呢,如此(热rè)闹她怎么会不去凑一凑。

    无忧脸色如常,笑着看着她,轻声道,“她赶路的时候感染了风寒,这几(日rì)都留在客栈里面休息,怕她出来乱走传染了其他人,所以这几天都没让她出门。”

    无忧在提到安欣欣的时候语气随意平静,仿佛就像是提到了自己的一个属下而已。而不是无忧城的主母,更不是他无忧心尖上的女人。

    涟漪和无忧说话的功夫,只觉得(身shēn)侧有两道深邃如炬的视线一直凝结在她脸上。这两道视线来自一直沉默的夏罂。

    她转过头看向夏罂,只觉得夏罂眼底一瞬闪过冰凉的质问!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