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夫人现在需要我了?

    涟漪在白鹰(身shēn)上停留的目光有些久,白鹰自己都觉出不太对劲,不觉摸摸自己的脸,疑惑的看向涟漪,

    “王妃,属下,”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问问白鹰今年多大了,好像应该找个婆家了。”

    涟漪说完,白鹰嘴巴顿时张的大大的,跟在白鹰(身shēn)后的墨鹰抽抽嘴角,王妃不说他还不觉得,王妃一说他才发觉,原来白鹰是女的啊。

    涟漪将墨鹰的神(情qíng)收入眼底,旋即淡淡对墨鹰开口道,

    “墨鹰,你是不是一直当白鹰是男儿?”

    涟漪话音落下,墨鹰再次抽抽嘴角。不敢否认,只能点点头,

    “回王妃,属下觉得白鹰比男人还男人!”

    墨鹰的话换来白鹰一记狠狠地白眼。涟漪笑了笑,白鹰可是她的姐们,岂能被墨鹰欺负了。

    “墨鹰,虽说你年纪比白鹰大,但是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我前几(日rì)将你的生辰八字和暗香的合了一下,当真是天作之合呢!”涟漪说完,墨鹰脸上的表(情qíng)明显是被吓到了。可是元君离却是看也不看他,明显是不闻不问的态度,墨鹰一脸菜色,这时候明白,不说不错,说多错多。

    涟漪看到墨鹰这表(情qíng),就知道墨鹰对暗香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可是暗香那丫头,却一直不死心。

    眸子不由的看向暗处站着的暗香,那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打击,一声不吭的走了。

    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涟漪是希望她能找到真正适合她的感(情qíng)。

    这一次,不过是借助问白鹰年龄的机会,让暗香死心罢了。不过她问白鹰年轻却是另有原因。只是现在不方便说出来而已。

    白鹰很少见墨鹰吃瘪的模样,心里头畅快的不得了。看向涟漪的眼神亮晶晶的,

    “回大主子,属下今年十六岁。”

    “哦,十六?”涟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应该是比她附(身shēn)的这具(身shēn)体还要小一岁。

    涟漪没再多问,低下头吃饭。

    元君离眸子看向她,心里虽有疑问,却是忍着等只有他们二人的时候才问。

    ……

    夜深,涟漪和元君离回到房间。元君离坐在书桌前看着卷宗,涟漪盘腿坐在(床chuáng)上发呆,想了好长时间,始终有个地方梗在那里,就差一步就能想明白了。

    元君离见此,放下卷宗走到(床chuáng)边,长臂一伸,自然地将她揽在怀里。

    “想了一晚上还没想通?”他的语气淡淡的,看向她的眼神却是一贯的宠溺呵护。

    涟漪眨眨眼睛,歪着头看着他,不满的开口,“你明知道我有事(情qíng)想不通,这一晚上倒是能沉住气,也不说帮我想想!”

    说完,还不满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元君离呵呵一笑,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开口,

    “夫人现在需要我了吗?是需要我开动脑子帮你想问题,还是需要为夫出点别的力气……比如说……”

    “比如说让你到院子里做一千个俯卧撑!怎么样?”涟漪打断他的话,眸子里却是俏皮的浅笑。

    元君离无奈的摇摇头,摊上她的事(情qíng),他除了无奈和纵容,还有其他的吗?

    “如果夫人开口了,为夫自然会全力以赴。但是夫人要知道,一千个俯卧撑难不倒为夫,只怕到时候为夫更加生龙活虎的,夫人可就……”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跟白鹰(身shēn)上有什么共同点?”

    涟漪这会子却是神游太虚,像是自言自语的开口。

    元君离一愣,刚想说什么,涟漪自己又接了一句,“我跟白鹰(身shēn)上到底有什么共同点呢?”

    涟漪又在那里自言自语,元君离不觉皱了下眉头,继而很肯定的说,“没有。”

    “怎么会没有?”

    “涟漪,你究竟想说什么?”元君离觉得这一刻涟漪的思路很奇怪,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未知的地方去了,这一刻,他根本融入不了她的思想呢中去。

    涟漪明白元君离在担忧什么,不觉叹了口气,不管他能不能听明白,她都要告诉他。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你听了以后不要马上反驳我,或者说不可能!”她如此认真地模样,让元君离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好,你说。”他定定的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qíng)变化。

    “这世上有一些声音,只有年轻人才能听到。比如说小孩子,或者是听力较好的年轻人。我知道你耳力过人,但是这种声音与耳力过人没有多大的关系。是一种类似超声波的声纳。这些词对你来说都很陌生,我这么说吧,我的年龄是……十七岁。”

    涟漪说到十七岁的时候,还是很鄙视自己的年纪的。

    元君离的脸色已经有些莫名其妙的难看了。

    她这是说他年纪大了?

    “今天客栈里面,除了我就是白鹰,其他人都超过了二十二岁,因为常年习武,敏锐力虽强,但是对于这种超声波声纳的识别力却是不如我和白鹰,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些声音只有你跟白鹰能听到……比如说你在屋里洗澡的时候听到的声音。”

    元君离虽然还是不太明白涟漪的意思,但是想到晚上发生的那一幕,涟漪的意思似乎是想告诉他,这里的古怪是人为的,并且这人还掌握了他不知道的某些内功心法,或者是旁门左道。

    “之前进屋的时候我问过白鹰,她也说进入楼下大堂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很小声的男女窃窃私语的声音,但是看到别人都没反应,她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听错了。我当时就觉得她的表(情qíng)很奇怪,所以问了她的年龄。

    按理说,元飞年纪也不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元飞小时候伤过耳朵,听力绝不可能达到正常人的水平。虽说不会影响(日rì)常生活,但是比起我和白鹰,自然是差了很多。”涟漪的分析听起来有些玄乎,这种超声波的解释,在现代都属于孤陋寡闻的一项技术,后来因为一些学生将超声波设定成手机铃声,来电的时候,声音是类似于蚊子哼哼的声音,一般讲课的老师年纪都超过了22岁,普遍听不到这种声音。

    可是这种声音是需要现代高科技才能发送,这古代是断然造不出现代设备来的,那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穿越的时候不像她这般是魂魄的穿越,而是带着现代的工具来到了这里。

    那这个人的(身shēn)份……自然也只能是……

    涟漪眸子垂下,继续开口,

    “真相没有最终揭露的一刻,有些事(情qíng)始终是无法解释的,我很想把所有事(情qíng)都告诉你,但是就我自己而言,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元君离,我,”

    “不知道如何开口,那就先不要说。我给你时间。”

    元君离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修长的食指轻轻抵着她的唇瓣,眼底的笑容温柔宠溺。

    她早就知道,不管她做什么,元君离对她永远是无边的宠护和信任。

    “那么我们现在就要知道,制造这声音的机器究竟藏在哪里?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找,那样会打草惊蛇的。不过那人既然设定的如此周密,势必还会再用这个机器制造恐慌!”

    “机器?”元君离对她口中不断冒出的词汇,除了疑惑就是震惊。

    涟漪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对,高科技。”

    元君离眼睛眨了眨,索(性xìng)不问了,这一晚上听到的词语,没有几个是他能,理解的。他自认不说读书破万卷,这元国的书从四岁开始阅读,也读得七七八八,怎么她说的这些词语,他是从未听说过。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需要你帮我再演一场戏。”

    涟漪挑了下眉毛,看向元君离的眸子闪过一丝精芒。元君离有种被她算计其中的感觉。

    “难道又是跟你井水不犯河水的戏?”

    这场戏他真的是演够了。明明是时时刻刻想在外人面前宠着她护着她,却只能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难道说到了这里也要如此演戏?

    涟漪却是神秘的摇摇头,这般感觉比让元君离演戏还别扭!她脑子里想法太多,一个比一个让他招架不住。

    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完全顺着她的意思来。

    他元君离并非没有脾气和主见的人,因为不管涟漪怎么折腾,他都坚信,她始终都是在他手心里头翻腾的,绝不会离开他的掌心。

    “这次不一样了,我们就等着那人出招好了,见招拆招,考验的是夫君你的临机应变能力。”

    涟漪的话让元君离不觉撇撇嘴,她这话说的,不跟没说一样吗?

    涟漪看出他眼底的疑惑,(身shēn)子向前凑了凑,低声道,“总之,稍后不管发生什么,我朝哪个方向演戏,你也跟着我一起,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涟漪说完,本是明亮璀璨的眸子蓦然一凛,一丝寒气幽然划过。

    她眼神示意元君离,又听到了那怪异的声音。

    元君离眼底寒意凝结,(身shēn)子不由得绷紧,却见涟漪柔软温暖的小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眸子含笑深深的看向他,另一只手快速的解开了(床chuáng)幔,任由那三层轻纱的(床chuáng)幔缓缓放下,遮住了(床chuáng)上的一片(春chūn)光。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