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开始,便不是感情

    元皇瞪着涟漪,冷冷道,

    “这件事(情qíng)平王妃应该最清楚了,你是目睹整件事(情qíng)经过的人。....你来说给朕听听。”元皇心里头气得不轻,面上也就更添威严。

    涟漪轻叹口气,站起来走到中间,垂下眸子,轻声开口,

    “皇上,事(情qíng)当从……”

    涟漪从头说起来,每一个细节都描述的绘声绘色的,既然元皇要听,她自然是相信认真的说给他听。一个细节都没落下。

    “皇上,其实各大世家一开始也不过是斗气,谁知道到最后就变成了大误会,臣妾想解释,可没有一个人听的,加上臣妾(身shēn)体不适,臣妾也是无能为力。”

    “这一开始就是完颜靖和安子潇之间起了矛盾,谁知道最后,几位夫人和家主也都出面各自护着各家的人,涟漪母亲留给涟漪的一(套tào)碧玉杯子还被他们给摔碎了……那(套tào)杯子是涟漪最喜欢的,本想留下来做个纪念,但是如今……”

    涟漪最后还来了以出反转。元皇嘴角抽了抽,看向元君离,元君离的表(情qíng)却非同一般的淡定,虽然他早就知道那(套tào)碧玉杯子是假的。

    原本吵吵的很凶的各大世家,这会都乖乖闭了嘴巴。如此说出来,谁都有错。

    涟漪则是一脸虚若无辜的看向元皇。

    “皇上,涟漪这会子还有点晕,要不还是让他们继续给皇上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可涟漪还是绕着圈子的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

    元皇看着一众鼻青脸肿的各大世家的人,冷哼了一声,威严发声,“今(日rì)之事,每一方都有错,竟是在宫里闹出如此乱子,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还有朕吗?”

    元皇声音愈加的寒彻无(情qíng)。

    “今(日rì)之事,安家,完颜世家,李家,孙家!一月后,各自交出一份赈灾银款明细!朕再酌(情qíng)发落!都退下去吧!”

    元皇说完,挥挥手,站起(身shēn)来,脸色没有丝毫缓和。

    底下众人一听说是赈灾,全都变了脸色。听说洛城那边爆发瘟疫,往常这种(情qíng)况,各大世家都是意思意思拿出一点银子交差罢了,这一次,元皇显然是想将赈灾的银子全都由几大家族出了。

    几大家族吃了哑巴亏,只能怏怏的跪在那里,等元皇和换购胡,还有涟漪和元君离离开后,不由得互相冷冷瞪着对方,都觉得是对方挑起的事端。

    ……

    未央宫

    涟漪和元君离还没坐稳了(屁pì)股,元皇的声音就不悦的响起。

    “老三!谁让你擅自拖延时间的?竟闹出如此大的乱子来!你们想过后果没有?”

    元皇说完,皇后急忙冲涟漪和元君离使了个眼色。这边陪着笑,小声道,

    “皇上,这老三和涟漪丫头不也是为了皇上好吗?您也早就看那些人不顺眼了,现在涟漪丫头替皇上出了气,皇上不该……”

    “你还说!这丫头就折腾起来无法无天,他就宠着护着无法无天的!再这样下去,朕看朕干脆退位让贤好了!”

    元皇越说越激动。

    涟漪和元君离却都很镇定。

    元君离更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qíng)看着元皇,冷淡随意的揭穿了他,

    “父皇该不会也是被涟漪传染了,竟然也如此会演戏!父皇想退位给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会还偏偏装生气,想让我愧疚……”

    元君离果真是毫不留(情qíng)的揭穿自家老子。

    元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皇后急忙把脸转过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涟漪看向元君离,眼底写满了佩服二字。她家夫君也太冷酷无(情qíng)了吧,自家老子的面子都不给。

    元皇冷哼了一声,沉声开口,

    “朕不给你耍嘴皮子,这次的事(情qíng)你们的确是越轨了。尤其是涟漪丫头,你是平王妃,不是山野草寇,你对付的那些人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任由你随便出手报复捉弄。这次的事(情qíng)看起来天衣无缝,但事(情qíng)一旦闹开了,想收手就难了。朕知道你有自己的注意,但你这么做,却是分散了老三的注意力,他还有很多事(情qíng)要做……”

    元皇说到最后,涟漪脸上还没有任何变化,倒是元君离的脸色先变得难看起来。

    他直接站起来,拉过涟漪的手,凉凉的丢下一句话,转(身shēn)就走。

    “我元君离的女人做什么都是对的,没有过分或者越轨一说。只要是她开心的,任何事(情qíng)我都不会阻拦!”语毕,元君离拉着涟漪快步走出未央宫。留下吹胡子瞪眼睛的元皇和一脸无奈轻笑的皇后。

    元皇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来狠狠地拍一下龙椅的扶手,皇后在一旁见了轻声安慰,

    “皇上,算了,不要跟孩子们生气了。不管是老三,还是涟漪丫头,其实心里头都有数的,不需要我们((操cāo)cāo)太多心。”

    皇后说完,元皇眉头不由的皱起,没有丝毫的放松。

    过了好一会,他才沉沉开口,“的确如此,但老三最近似乎是忘了,他生在皇家,还是这元国未来的皇上,他对夏涟漪的宠(爱ài)太过了,难道以后也是将万千宠(爱ài)都给一个夏涟漪吗?那朝中局势如何平衡?利弊如何避免?”

    元皇说完,皇后眸子不自然的闪烁一下。

    元皇有些话,却是狠狠地戳在了她心中。

    这后宫,尔虞我诈,波谲云诡。(身shēn)为一代帝王,自然是不能全(身shēn)心的投入到一份感(情qíng)当中。她深知,在元皇心中,同时住着好几个女人,而她,只不过是目前为止最适合他的。

    元皇知道自己的话对皇后产生了影响,但是做了这么多年同(床chuáng)共枕的夫妻,他们很多时候更像是一起携手前进的合作伙伴,至于说夫妻(情qíng)分,也是从这份携手上开始的。

    一开始……便不是感(情qíng)。

    ……

    景阳宫内,安欣欣眼巴巴的等着无忧回来。虽说是每天都住在这景阳宫内,无忧也是天天晚上回来,但二人却是有好多天不曾碰过面了。

    无忧晚上回来很晚,安欣欣经常等在大厅,等到睡着了,也不见无忧回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才知道,无忧昨晚很晚才回来,早晨的时候又是一大早就出门了。安欣欣眼巴巴的瞅着,就是跟无忧的时间碰不上。好不容易今天听说无忧晚上会早点回来拿些东西,安欣欣说什么也不敢睡着,干脆等在书房里面。

    双方嘎吱一声开启,无忧似乎是知道她等候多时,带着歉意开口道,

    “这几(日rì)事(情qíng)太多了,等忙完了这阵子我才能带你在宫里头多转悠一下。”

    无忧说完,似乎只是淡淡的瞥了安欣欣一眼,便移开视线看向书桌。

    安欣欣脸上还有几分委屈,想着无忧该是喜欢成熟懂事一点的女子,便轻轻点点头。

    “没关系,你才刚刚回来,皇上和皇后一定有很多事(情qíng)找你,无忧,我这里有一样东西给你……”安欣欣不会忘了自己(日rì)夜等着他的原因。说着将自己准备了好几天的东西拿出来。

    “这是什么?”无忧一愣,却见安欣欣献宝似的笑颜如花,眼睛里闪烁的都是满满的信心。

    “这是我从家里拿来的,听说这是天山上唯一的黑雪莲,能够恢复容颜,还能增强功力呢!我就从家里偷……厄,带来给你了。”安欣欣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家里有有这东西她是早就知道的,当时也没对这东西有什么兴趣,可如今认识了无忧,安欣欣不知道是多么渴望能看到无忧恢复以前那完美容颜的模样。

    过去几年她一直念叨的就是无忧。也曾暗地里痴痴地幻想着,将来能嫁给像无忧一样的男子。

    所以安欣欣比任何人都希望无忧能恢复容貌。

    无忧扫了一眼那黑雪莲,接过来淡淡笑着,“没想到安家还有如此好东西。”

    他的表(情qíng)看起来温和柔润,只是那眼底却不知道覆盖了几层嘲讽的冰霜。这安家竟是连这黑雪莲都能得到,想必这几年,没少私吞民脂民膏。

    安欣欣见无忧接过去了,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了,哪里有心思去猜测无忧真实的心意。

    安欣欣是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出什么,这也是无忧将她留在(身shēn)边的原因。如此单纯无害的她,方才能长久的留在(身shēn)边,而不产生任何威胁。

    无忧将黑雪莲递给(身shēn)后琮溪,眸子里的笑意明显的未达眼底。

    “这东西我收下了,但是眼下实在是赶时间,容我回来再好好感谢你。你先休息吧,今晚不要等我了。”

    无忧说完,笑着拍拍安欣欣的肩膀,丢下一脸失落的她,转(身shēn)走出书房。

    安欣欣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不到无忧了,她眸子眨了眨,无奈的坐在椅子上,嘴巴高高的撅起来,可是一想到无忧最终还是拿了黑雪莲,便说明,无忧也是想要恢复容颜的。

    想到这里,安欣欣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分。

    ……

    宫外,一辆马车飞快的奔驰在官道上。即将穿过一段悬崖,车帘挑开,一只修长的手伸出车外,将手中锦盒冷冷的丢出去,那价值连城的黑雪莲就被毫不留(情qíng)的抛下悬崖。

    车内,无忧温润如水的声音凉凉响起,

    “涟漪出宫了吗?”

    另一道声音来自琮溪,“回主子,涟漪姑娘已经到了京郊的桃源楼。三王爷还没赶过去。”

    琮溪说完,无忧脸上徐徐绽开一抹温暖的笑意。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