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杀红眼了,高潮

    门外的争吵声愈演愈烈,安子潇带来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平(日rì)里看着很能装贤惠端庄,如今吵起架来无疑是泼妇两个,冷嘲(热rè)讽的话一(套tào)一(套tào)的,完颜靖平(日rì)里在完颜世家耀武扬威的,可这是在皇宫,他才刚刚丢了丹书玉牌,自然是不敢再闹出任何乱子。*非常文学*

    完颜丰硕平(日rì)自认(身shēn)份高贵,看到大夫人和二夫人吵成这样,脸上具是嘲讽的表(情qíng)。

    涟漪这会子懒懒的说了句,

    “完颜靖,这碧玉箫……”

    涟漪话音落下,完颜靖上前一步说道,“王妃听好了,这碧玉箫虽说被有心人弄坏了,但是照样能吹奏出美妙的曲子……”

    完颜靖说完将碧玉箫凑到了嘴边。只是第一个音还没吹出来,完颜靖已经是脸色大变。

    涟漪坐在躺椅上冷笑出声……

    好戏才刚刚开始!

    “啊!这里面……这是……辣椒粉!还有胡椒粉!还有啊!”完颜靖已经说不下去了,哀嚎着蹲在地上又呕又吐。

    碧玉箫里面的辣椒粉和胡椒粉是涟漪放进去的,她找了一个轻薄的纸袋装着这两样东西放在碧玉箫吹气的地方。纸包密封(性xìng)很好,但是却很轻薄,稍微用力一吹就会破损。

    里面的辣椒是涟漪找人尝过之后最辣的,胡椒粉也是整个元国最呛的。

    前几天因为她晕倒,元君离亲自给她制定了食谱,这个不准吃,那个不准吃,一(日rì)三餐几乎都是清淡的没味道的小菜,涟漪多么怀念有滋有味的饭菜,如今倒是便宜完颜靖了。

    元君离看到涟漪如此恶作剧,挑了下眉毛,眼底具是放纵和宠溺。

    完颜靖蹲在地上呕了好一会,屋内的涟漪装好人的让墨霞递出去一杯茶水给他漱口,但是这茶水是(热rè)的,完颜靖已经辣的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根本没空看一眼,端起杯子就要喝……

    偏偏涟漪让墨霞选了一个最厚的楠木杯子,就算里面滚烫的茶水,这要导(热rè)到杯子外面也要等上好一会。完颜靖一口(热rè)茶灌了进去,下一刻哀嚎声更加大了。

    (热rè)水配辣椒,绝配!

    完颜靖一张脸呈现青紫色,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他狼狈的擦着。一旁安子潇见了,语出嘲讽,

    “这碧玉箫的确是好东西,认人的。不是什么人都配吹奏!”安子潇没想到完颜靖会出这种丑,这会丝毫没多想其他。

    涟漪听到安子潇如此说,看看(情qíng)况也差不多了,不觉使了个眼色给暗香。

    “开门吧。”

    话音落,暗香故意提高了音量说道,“王妃请完颜公子和安公子进来。”

    暗香话音刚刚落下,完颜靖和安子潇同时往里走,暗香得了涟漪的眼色,所以那门只开了三分之一,仅够一个人通行,安子潇和完颜靖互不相让,同时朝这边挤了过来。

    暗香佯装被门碰到,(身shēn)子后退了一大步,也将房门打开了三分之二,眼看安子潇和完颜靖同时要进门了,暗香哎哟一声,(身shēn)子看似是不受控制的撞向房门,刚刚还敞开的房门,被她如此一撞,再次就剩下三分之一的空间。

    砰的一声闷响,完颜靖和安子潇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安子潇(身shēn)后的大夫人和二夫人见此,哇哇叫开了,“哎呀这是干什么呢?王妃是让我们家子潇进去,完颜公子这是泄恨给谁看呢?”

    “可不是呢!这里可是皇宫啊,有前科的人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谁知道那丹书玉牌是真的丢了,还是有人贼喊捉贼呢!”

    安家的大夫人和二夫人这几(日rì)都憋着一肚子火气,因为安欣欣不打招呼就跟无忧打的火(热rè),安家已经成为其他世家的众矢之的。

    安子潇和完颜靖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反正是在门口打起来了。别看这二人平(日rì)里一副世家公子的风流模样,其实心就跟针眼一样小。二人打的不可开交,大夫人和二夫人都不会武功,这会子想帮忙也帮不上,一旁的完颜丰硕也惹不起,大夫人和二夫人相视一眼,转(身shēn)就朝外面跑,完颜丰硕见了,冷哼一声拦在二人前面。

    “想出去通风报信让安家的人来帮忙?”

    完颜丰硕说完,毫不客气的推了大夫人一下,大夫人立刻哀嚎一声躺在地上,其实完颜丰硕推她的那一下并不怎么厉害,大夫人完全能站住的,但是她故意摔倒,一边倒下一边哭喊着,

    “完颜世家的家主打人啦!救命啊!出人命了!”

    大夫人一边喊着,一边在地上撒泼打滚。这景泰宫外面本就围了不少人,刚才的争吵声就让各宫的主子都很留意,早就派出各自的亲信跑来打听了。这会子,机灵的暗香也跑到院子里,装着是扶起大夫人的样子,其实却是传话给外面的人听。

    “不好了不好了!完颜公子和安公子打起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王妃(身shēn)体还有病呢!这王爷还没回来!诸位都手下留(情qíng)啊,不要再在这里闹了……”

    暗香说完扶起大夫人的功夫却是撞倒了二夫人。

    二夫人嗷地一声正要发作,却见暗香也倒在地上,二夫人自然是将完颜丰硕当做是罪魁祸首。

    “打人啦!打人啦!”二夫人声音尖锐的喊着,平(日rì)里颇多的御林军这会子却一个都不见踪影。平王大人事先打过招呼了,所以御林军都被元皇找了个理由调走了。

    外面那些看(热rè)闹的宫女太监自然是没胆子进来,都投过敞开的宫门看进来,就看到完颜丰硕气势汹汹的掐腰站着,安家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双双跌倒在地上。而涟漪的贴(身shēn)丫鬟暗香就哭哭咧咧的求着院子里的人。

    安子潇和完颜靖在院子里打的(热rè)闹,完颜靖功夫不输给安子潇,但是因为那一杯(热rè)茶又加上辣椒粉,现在完颜靖的嘴还是肿的,出手也就不如之前利索了。

    如此一来,本是占据上风的完颜靖,可就跟安子潇势均力敌了,这一仗有的打了。//

    屋内,涟漪虚弱开口,

    “墨霞,快!出宫叫人进来劝劝这几位,可不能再打下去了!这是要惊动皇上呢的……”涟漪说完,墨霞急忙点头,一路小跑的出了皇宫。

    院子里的完颜靖和安子潇一听涟漪这么说,本来要停下来的,可平王大人却是暗中出手,一枚细如牛毛的飞出去,让刚刚停手的安子潇以为又被完颜靖暗中算计了。安子潇恼羞成怒,完全是杀红了眼睛,一副要跟完颜靖拼命的架势。

    因为元皇的配合,墨霞在宫外很是巧合的遇上了准备出宫的各大世家家主夫人和一众千金。元皇今(日rì)召他们进宫商讨中秋赏月的相关事宜,说是今年要与民同乐,还要各大世家多多配合。这些话都是面上稳住他们的,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配合涟漪导演的这一出好戏。

    墨霞飞奔到众人面前,还不等开口已经哭出声来,“敢问那位大人是安家的家主和夫人?”

    安家老爷子上前一步,凝眉打量墨霞。安家三夫人是认识墨霞的,知道她是涟漪的贴(身shēn)丫鬟。这三夫人还算和气,低声问着墨霞,

    “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大中午头的鬼狐狼嚎成何体统。快擦干眼泪说说怎么回事到底……”

    墨霞故意抽抽搭搭的一边哭着一边开口道,

    “刚才安家大公子和完颜公子来看王妃,谁知,两位却是为了谁先进门撞在了一起,还打了起来。奴婢当时隔的有点远,具体的没太看清楚,只知道完颜公子的脸和嘴都被打肿了,嘴角似乎是流血了……安公子倒是没事……就是……就是,呜呜……”

    墨霞说到这里故意不说下去,也学会了卖关子。这跟在涟漪(身shēn)边这么长时间,也开始懂得拿捏分寸了。

    完颜世家的人一听说自家人受伤了,那是一个着急。纷纷看向墨霞,着急的喊道,

    “靖儿怎么会受伤?他的武功在安子潇之上这是众人皆知的,难不成是安家的人又出(阴yīn)招了!哼!”

    完颜世家的人说完,跟在(身shēn)后的李家和孙家的几位夫人纷纷附和。只有李家和孙家的家主还相对冷静,狐疑的看向墨霞。而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孙碧儿却是一惊。怎么好端端的安家和完颜世家打起来了?

    还是在景泰宫,难道是夏涟漪那女人动了手脚?

    正当众人将矛头指向安家的时候,墨霞抽抽搭搭继续开口,

    “完颜世家的家主完颜夫人眼看完颜公子吃亏了,自然是不开心,不知怎的就将安家的大夫人和二夫人给打了。奴婢跑出来的时候,大夫人和二夫人正躺在地上喊救命呢……呜呜,诸位都去看看吧,若有认识几位夫人或是两位公子的,都赶紧去劝劝吧!如今王妃还病着呢,王爷又不在家,景泰宫里面闹成这样,万一王妃出事了,奴婢这(性xìng)命也就不保了……而且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只怕……呜呜,奴婢不敢想后果了……”

    墨霞说完了,捂着脸痛哭出声。

    安家老爷子一听说自己的两位夫人也被打了,登时变了脸色。虽说那两个女人平(日rì)也不是省油的灯,但终归是安家的人,也有一定的(身shēn)家背景。如今这完颜世家是要骑到他的头上吗?

    安老爷子这一阵火气就很大。完颜丰硕到处说如果当年不是完颜世家退出京都的话,安家现在就还是海边一个渔村打渔的小家族,那有可能成为京都最大的世家。

    安老爷子最忌讳别人说他以前是打渔的,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早就看完颜丰硕不顺眼了。明明是被赶出京都的,却死不承认,还说是自愿退出去的!

    “走!带老夫去看看!究竟是何人要踩到安家的头上!”

    安家老爷子一开口,跟在完颜世家(身shēn)后的李家和孙家自认为有(热rè)闹看了,都是互相看了看,紧跟着跟了上去。

    在路上的时候,完颜世家的人就屡屡出口嘲讽安家。一个是不甘心多年前被赶出去,丢失了打下的大好江山,另一个是觉得明明是自家人的努力,却总被说成是占了完颜世家的便宜。

    安老爷子带着一肚子火气出现在景泰宫外面,院子里鸡飞狗跳好不(热rè)闹。完颜丰硕当真是跟安家的两位夫人打起来了,完颜靖和安子潇都挂了彩,这其中还有涟漪的功劳,本来这二人也觉得闹腾的(挺tǐng)大的,正准备收手,涟漪很合时机的出来,差点就要撞上完颜靖的长剑,安子潇见状,自然是想要英雄救美了,可涟漪偏偏这会子晕倒了,安子潇的手落在半空中,完颜靖的长剑却到了跟前。

    晕倒的涟漪就那么不巧的绊了一下安子潇的腿,安子潇躲避不及,(胸xiōng)前被完颜靖的长剑挑开一道口子。见了血之后,安子潇的表(情qíng)彻底是狰狞恐怖,完颜靖这会生怕安子潇抓住他什么把柄,竟是趁着后退的功夫,自己擦伤了胳膊,如此一来,随着外面的人涌进景泰宫,安家的人和完颜世家的人看到这二人都受伤了,那可都是红了眼。还不等涟漪说什么,便吵开了。

    涟漪一脸疲惫的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面,暗香在一旁给她顺着气,涟漪的脸上涂了薄薄的一层蜜蜡,看起来脸色更加黄了。

    “快去救救完颜公子,还有……”涟漪一副说不下去的样子,完颜世家的人这几年都在塞外发展,自然是沾了塞外民族的勇猛粗狂,当即不分青红皂白都冲着安子潇去了,顺带将地上的安家两位夫人也给揍了。

    完颜丰硕想要阻止,涟漪院子里的护卫终是姗姗来迟,目标明确的将完颜丰硕拦在了中间,还不忘高声喊着,

    “保护完颜世家家主!”

    如此一来,完颜丰硕就彻底与世隔绝了,想看看外面的(情qíng)况都没办法。虽说她功夫底子也不差,但现在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护卫了,啧啧!这些护卫可是平王大人千挑万选出来的。

    涟漪如此做,自然也是做给无忧城来的李家和孙家看的,表面来看,涟漪这是护着完颜丰硕呢。

    “你们都保护好完颜家主……怎么说……这也是本王妃的婆婆,若是出了事,如何跟王爷交代呢,虽说王爷要跟我和离,我可不能让王爷抓了我的把柄啊……”

    涟漪一边说着,一边难过的捂着脸。如此表现,更是让无忧城的两家人心里头各自打着算盘。说到底平王爷跟完颜世家才是一家人啊。这安家攀上了五皇子,但是五皇子的势力明显不如平王爷强盛,况且在无忧城的时候,李家和孙家没少得罪五皇子,现在李家和孙家自然是想站在元君离这边了。

    屋内屏风后面,元君离嘴角抽了抽,本是要看卷宗的,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想到涟漪刚才的话,眼角也跟着狠狠地抽了抽……

    这个女人啊……这变脸变得还真是鬼斧神工。这会倒是承认完颜丰硕是她的婆婆了,不知道谁之前因为完颜丰硕让她叫一声婆婆,她不叫也就罢了,还气的那女人差点背过气去,字字锥心,言语都要将那个女人抽筋扒皮了。

    因为涟漪的一番话,李家和孙家的几位夫人按耐不住,自认为找好了队伍,在一片混乱之中,安家的几位夫人被众人围住,一开始还是指责,到了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竟然发展成了群殴。

    李家和孙家的家主还想阻拦的,总觉得事有蹊跷,但是几个女人想是常年在深宅大院里面憋坏了,再加上来的还有跟进宫长见识的几个小妾,小妾的地位在世家向来也就比家((妓jì)jì)高那么一点点,这憋屈了这么久,不敢怎么着自家的夫人,这别人家的揍一顿也过瘾。

    李家老爷子冲李乾坤和李丹模使了个眼色,早就按耐不住的两个人飞奔着冲向安子潇。

    安子潇顿时陷入李乾坤、李丹模,还有完颜靖的三重夹击之下。

    安子潇平(日rì)里在其他世家子弟面前扮演的一贯是清高冷傲的模样,对于无忧城小小的李家也没怎么放在眼里,对李乾坤和李丹模更是(爱ài)答不理的。如今,李乾坤和李丹模自认为傍上了完颜世家,还有元君离,这会子也是放开了手脚,对安子潇下手是毫不客气。

    可完颜靖却是嫌弃二人碍事,他完颜靖可是完颜世家第一公子!对付一个安子潇还用得着别人帮忙吗?完颜靖杀红了眼睛,冲李乾坤和李丹模不耐烦的喊了一句,

    “滚开!本公子对付这个草包绰绰有余!”

    完颜靖如此说,李乾坤和李丹模一脸尴尬,安子潇趁机挑拨离间,“你们好心帮他,结果他呢?还不是当你们无忧城是小门小户,根本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刚才完颜靖还说,(日rì)后完颜世家若是杀回来,这整个元国就只能有一个世家,其他的都要滚出去!不滚的就等着被完颜世家踏平了!”

    安子潇说完,完颜靖当头就给了他一剑。

    安子潇躲避不及,只闪开了脑袋,肩膀上被狠狠地砍了一剑,血流如注。

    “我儿!来人!保护少爷!”安老爷子最疼安子潇这个独子,眼看安子潇浑(身shēn)是血的被人围攻,安老爷子疯了一般的带人冲了过来。本来还要帮完颜靖的李家和孙家这会子自然是不肯帮忙了,谁叫完颜靖那般目中无人呢。

    可是男人们不动手了,不代表那些女人也如此。地上十几个女人扭在一起,平(日rì)里光鲜亮丽的一众世家夫人和小妾,想是压抑的太久了,这会子一个个的都是泼妇一般互不相让。李家和孙家的老爷子本来是进去拉仗的,却是被打红了眼的安家两位夫人一人拉住一个,张口就朝他们的胳膊上咬下去。

    安家的丫鬟婆子也进来帮忙,婆子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都是打架的高手,指挥着一众丫鬟将李家和孙家的老爷子压在(身shēn)下,一个最彪悍的婆子一(屁pì)股朝李老爷子的腰上狠狠地坐下去。

    那声音,那吨位,估计李老爷子下半辈子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涟漪这时候装着无助痛苦的模样捂着脸,却是从指缝里面(热rè)闹的看着。

    孙老爷子虽然躲过了胖婆子的千斤顶,却是被安家两位脸上挂了彩的夫人抓伤了面颊。安家两位夫人的长指甲早就不知去向,指甲断了,抓人更厉害,一抓就是一道血印子,孙家老爷子好不容易从一堆女人的混战中爬了出来,却是发现,不知道是谁竟然扒了他的裤子,怪不得刚才就觉得下(身shēn)凉飕飕的。

    孙家老爷子火急火燎的跑回去找裤子,本是打的不可开交的一群女人见此哇哇大叫着(淫yín)贼,纷纷朝孙老爷子的大腿根踹过去。这元国的世家夫人为了(爱ài)美,这鞋底都是两寸厚的,就是为了走路的时候体态更加优美。

    这十几只两寸的大后跟踹过去,孙家老爷子还不如那半(身shēn)不遂的李老爷子强,至少人家那里还是好用的,孙老爷子这会是彻底被自宫了。

    而孙家的两个夫人不知道是不是打懵了,晕头转向的看到别人抬脚她们也抬脚,踢出去之后才看清那是自家老爷,可是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孙家老爷吐了一口血仰面躺在地上,小腹那里血(肉ròu)模糊,昏迷之前指着踹他的两个夫人呲牙咧嘴的喊道,

    “你们……你们谋害亲夫!我要……我要将你们卖到窑子里!”

    “啊!老爷!”

    “老爷!不是的!呜呜……老爷……”

    孙家的两位夫人跪在地上彻底的傻了,只剩下哭泣了,孙家其他几位夫人见此互相看了一眼,如此机会岂能浪费,这不正好除掉这二人吗,以后分家产也能多分一点。

    本是各大世家之间的混战,如今竟是演变成了世家之间的内战。

    李家那边也是乱作一锅粥。李家老爷子躺在那里半晌没动一动,李家李乾坤和李丹模这两房已经开始揪着自己老爹要问清楚无忧城的家产怎么分了。李家老爷子正痛的说不出话来,看到这两个不孝子关心的竟然是这个,当即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偏偏李乾坤着急的很,这会子还不顾后果拼命摇着自家老爹,

    “父亲!你醒醒啊!你可不能晕倒啊!你醒醒啊!先把家里的事(情qíng)交代清楚了再晕倒啊!”

    “老爷!你醒醒啊啊啊啊啊啊!”

    李家的夫人小妾也跟着哀嚎连连,场面更加失控。

    原本,在这深宫之中,是绝不会发生如今这般局面的,但涟漪要的就是如此效果,所以该来的御林军和侍卫都没来,就是掌管后宫的皇后也没来,能说上话的贵妃也被元皇带走了,其他妃嫔在深宫时间长了,从没看到过如此轰轰烈烈的场面,激动还来不及,谁会管?又有谁有权力管?

    场面越混乱,涟漪看着越开心。

    这院子闹腾就闹腾吧,反正是元皇的地盘。皇上这九重宫阙里面这么多的宫(殿diàn),如此奢华享受,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处理的问题,就紧着这一个景泰宫造作就行了。

    就是把这景泰宫给掀翻了,她也不心疼!

    景泰宫门口,一抹墨绿色(身shēn)影静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院子里的一切。仿佛是跟其他看(热rè)闹的宫女太监一样,一(身shēn)的墨绿色侍卫装扮,(身shēn)形却是说不出的(挺tǐng)拔修长,周(身shēn)透出的气息也比之常人寒澈冰冷,尤其是站在他(身shēn)边,总会有种被冻住的感觉,压低的帽子下面,只能看到抿成薄薄刀片一般的双唇。

    都言薄唇的男人无(情qíng),这男人单单是这唇瓣,给人的感觉何止是无(情qíng),简直就是冷血残忍。

    所以他(身shēn)边几米之内,一个看(热rè)闹的人都没有,都是宁愿挤在一起,也不愿意靠在他这有些诡异的侍卫(身shēn)边。

    男子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满意的看着院子里的一幕。他终是明白这个女人闹腾这一出都是为了什么了。这打的如此(热rè)闹,还不都是她挑起来的吗?现在她倒成了受害人了,到时候她守着这破败的院子一脸委屈的话,几大世家还不乖乖掏钱给她修葺院子,只怕这女人还有更狠的一招呢。

    果真……

    涟漪一边揉着眼眶,一边冲暗香说道,

    “暗香暗香,这可如何是好!你速速去我房里,将皇上赏赐给我的雨前龙井拿出来给各位泡上一壶,让诸位消消火气,就用本王妃娘亲留下来的那(套tào)碧玉杯子,快去快去……天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涟漪声音不高不低,这会子除了安子潇和完颜靖还在打着,其他人都因为挂彩了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休息。

    当然了,李家和孙家的老爷子除外,这二人早就晕死过去了。

    安家老爷子带来的人都被完颜世家的人拦下了,暗香这时候很巧合的走出来,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来到安老爷子面前开口说道,

    “安老爷子,先喝杯茶消消气吧,你……啊!”

    不等暗香说完,一肚子气的安老爷子不耐的挥挥手,碰的一声将暗香手里端着的碧玉杯子挥在了地上。暗香转(身shēn)的时候,又被冲出侍卫包围的完颜丰硕撞了一下,盘子里面其他的杯子也是哗啦啦的全都跌在了地上。

    其他的人也顾不上看地上的杯子,踩着一地的狼藉就冲到了完颜丰硕面前,有讨好的,有算账的,第二番混战就在这碧玉杯子清脆的碎裂声中拉开了序幕!

    院子外面,男人的薄唇微微漾开一抹优雅的弧度,那唇瓣是比玫瑰花瓣还要迷人醉心的颜色。单单只是一双唇,便透着妖孽一般的勾魂夺魄。只是,想要一睹这勾魂夺魄的代价却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男人的眼神一直追随着涟漪的一举一动,为她停留的时间太长太长,久到他差点就忘了今天的目的。

    隐隐之中,他看透了她心底的秘密,若是她,更加不能相认。

    如今这远远地看着,才是最完美的距离。

    他一直就是追求完美的人,尤其是她,更是容不得有丝毫的(阴yīn)影陇在他们之间。

    院子里面,涟漪和暗香红着眼睛为地上摔成碎片的碧玉杯子默哀,院子里的人却是都没看到涟漪眼底闪过的一丝冷笑和精芒。

    从一开始就被算计的众人,注定还要再狠狠的吃上一次哑巴亏!

    地上碎裂的哪里是碧玉杯子,根本就是山寨货,是染了色的石头而已……

    暗香手脚麻利的指挥侍卫将地上的碧玉杯子碎片扫起来,名义上是怕伤到院子里的夫人老爷们,其实就是为了**证据!

    算算跟元皇约定的时辰已经到了,可涟漪实在是没看过瘾,不觉一脸无辜的看向屋内,平王大人从屏风后面探出半个(身shēn)子,眼底一抹笑容无奈且放纵。

    平王大人无声的点点头。虽然没有任何话语,但彼此之前的默契却早就形成。

    元君离默许涟漪再拖延半个时辰,父皇那边自然有他交代,既然这小女人还没折腾过瘾,那就由着她好了。

    涟漪收回视线,冷冷的扫了一眼满院子的伤病,视线最后冷冷的定格在安子潇(身shēn)上!

    这个男人加注在昔(日rì)夏涟漪(身shēn)上的羞辱和痛苦,今天就要一并还回来!

    屋内,元君离缓缓起(身shēn),从容收了手中卷宗,看向外面的眼神满是坚毅冷静!是时候跟外面暗处看戏的那个人打声招呼了。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戏,也该收他点利息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