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平王说变脸就变脸(二更)

    无忧温润如玉的笑容实在是骗人不浅,安欣欣对他的好感,从那(日rì)他说出那句,五百年前的一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身shēn)而过开始就与(日rì)俱增。[].w w w.h u n h u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安欣欣的心随着无忧那句话萌芽,到了现在,对他更是一种别样的(情qíng)愫在心底滋生蔓延。

    无忧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要说什么?你先说吧。”

    安欣欣想了想,一只手紧紧揪着衣袖,心底挣扎了许久,有些撒(娇jiāo)的看着无忧,“你先说吧,我还没想好呢。”

    无忧笑了笑,其实早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他轻轻点头,是他一贯温润轻柔的气质。

    “好,我先说。我们先去见见母后吧。”无忧示意安欣欣跟他往前走。

    “母后?”安欣欣眸子挣的大大的,一脸震惊的看着无忧。

    “就是皇后。之前带你见过,不过那天有很多人在场,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五年之前,我的(身shēn)份还是当朝五皇子元成阁。无忧这个(身shēn)份是在元成阁死了以后,重生后的我才有的。”

    无忧说着,轻轻转过脸,整张面容冲着安欣欣。安欣欣一时难以接受,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知怎的,她就是不适应看他那受伤的半张侧脸。而现在,她心底的震惊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你是元成阁?曾经名满天下的五皇子?皇上最宠(爱ài)的五皇子……元成阁……百姓最喜欢的如玉皇子……元成阁……”

    安欣欣结结巴巴的将无忧曾经的(身shēn)份断断续续的说出来。曾经,很多年前,关于五皇子的传言她也听了很多,五年前他的失踪至今在民间仍是谜团,但是关于他与三王爷不相上下的绝世容颜,以及那平易近人的亲民气质,还有他的温润如玉,风度翩翩,都是被人多次提起。

    那时候,年少的安欣欣也一度为能够远远地看到元成阁一眼而雀跃欢欣,只是,五年时间过去了,安欣欣早就忘记元成阁的模样了,现在想来,怪不得当初看着无忧的侧脸,会有那般触电的感觉。原来一切……早就冥冥中注定了……她是曾经喜欢过元成阁的……就是现在的无忧。

    安欣欣表(情qíng)复杂的看着无忧,继而嘟起嘴巴声音闷闷的响起,“算了算了,你隐瞒了我一件事(情qíng),其实我也隐瞒了你一件事(情qíng),但是你是堂堂男子汉,怎么说都是你不对多一点。..//混&混 小 说 网// ( hunhun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 x t下载)我就晚一点告诉你,我究竟隐瞒了你什么,现在还是去见皇后吧,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

    安欣欣说着就朝院子里看过去,见到涟漪和元君离也在,安欣欣不由一愣,

    “那不是涟漪和平王吗?”

    无忧眸子无声闪烁一下,是她。如何能不是她呢?他不也是知道她跟母后在一起,所以才会选在这时候出现的吗?他带着安欣欣一同出现的话,涟漪就不会觉得别扭,否则,以她的(性xìng)子,只怕现在早就起(身shēn)告辞了。有了安欣欣在一旁,涟漪还能多停留一会。

    可他却忽视了元君离,竟是能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

    无忧那脸上还带着那一贯温润的笑容,只是心底,却是苦涩一片。

    “母后,无忧来迟了,母后不要责怪才是。”无忧这次回来之后,在皇后面前早已不自称元成阁了,他下定决定要让以前的元成阁彻底的死去。只因那样的元成阁,更是半点的都配不上涟漪。就算那时的他有着一张绝世面容,但不过是一张面皮,心……根本就是空的。

    皇后见到无忧自然是满心欢喜,可看到安欣欣也在,皇后眸子里闪过一丝怪异的(情qíng)绪,继而叹了口气,涟漪在一旁轻轻挽着她站起来,低声道,

    “娘娘,儿孙自有儿孙福,况且无忧与安欣欣并非夫妻关系,安欣欣这个主母五年后可以自行选择去留,与绝琊山庄的主母选举是一样的。让他们自发展吧。”涟漪的话总算是让皇后宽心不少,一旁的元君离脸色冷冷的,无忧和安欣欣出现后,他就不能对涟漪表现出丝毫的亲昵,安欣欣是安家的人,加上安欣欣又是藏不住话的(性xìng)子,实在是不可靠。

    涟漪看到元君离脸色超黑,不觉暗暗吐吐舌头,这个小小的动作正巧被元君离看到,他眸子里隐着一丝放纵的笑意,刚才的不快因为看到涟漪这小小的动作,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平王大人最会的是说变脸就变脸,以前是变脸之后几天之内没可能变回来,现在因为有了涟漪,随时都在上演极速的变脸神功。

    元君离快速的看了涟漪一眼,只跟皇后打了招呼就离开了,虽然无忧来了,但他信任涟漪,既然给了他承诺,就不会再让无忧继续误会下去。如今这(情qíng)况,她自己能够解决。

    元君离离开后,安欣欣长舒了一口气,她从小就怕元君离,听说她四岁之前,每年看到元君离都会吓得大哭。如今看到元君离,安欣欣还是会紧张的不敢开口说话。

    “涟漪丫头,坐下吧。都是自家人,不必拘谨。”

    皇后冲涟漪点点头,虽然她不喜欢安欣欣,但安欣欣是无忧选择的,皇后只能将心事藏在心底,面上对于安欣欣还是随和客气的。

    无忧从坐下后,视线就一直恍恍惚惚的,安欣欣一开始有些拘谨,看到皇后对她很客气,安欣欣说话也逐渐放开,大大咧咧的样子让皇后心中很没有底。

    正当众人随意聊着,就见皇后(身shēn)边的贴(身shēn)宫女急匆匆的走进来,俯(身shēn)在皇后(身shēn)边耳语了几句,皇后脸色微微一变,站起(身shēn)来。涟漪跟无忧和安欣欣也跟着站了起来。

    “母后,什么事?”无忧轻声问到。母后很少有如此着急的时候,这么多年来,只有两个人的出现才能让母后有如此明显的(情qíng)绪变化。一个完颜丰硕,第二个就是害他毁容的那个人。

    “一点小事,本宫去看看,你们在这里聊着……”

    “皇后这么着急的把小辈都打发走了做什么?本公子不过是跟皇后开个玩笑说是完颜家主要见皇后,看皇后紧张成这样。”

    (阴yīn)郁残冷的声音不屑的响起,完颜靖大步走进花园,涟漪正奇怪完颜靖如此大的胆子,敢逛皇后的花园子。无忧这会却是低声说了句,

    “完颜世家有先皇赐给的一块丹书玉牌,拿到这块玉牌就可以直接进入皇宫,但是只限一个人。”

    无忧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是冲着安欣欣解释的,但安欣欣根本就没问过,也没有表(情qíng)上的疑惑。所以无忧心底,其实是说给涟漪听的。

    安欣欣这会一脸单纯的看向无忧,低声道,

    “我在家里听父亲说过完颜世家丹书玉牌的事(情qíng)。”安欣欣说完了,却发现无忧慢半拍的低下头看向她,

    “厄?你说什么?”他冲她淡淡笑着,脸上的表(情qíng)温润无害。安欣欣表(情qíng)一怔,旋即无所谓的摇摇头,心底却有怪异的感觉,视线不觉看向涟漪这边,见涟漪正跟皇后说着什么,安欣欣不觉摇摇头,暗暗笑着自己多心了,怎么能将涟漪和无忧联系在一起。

    在无忧城内听过无忧很多风言风语,都说无忧喜欢的是一个叫十一的女子,都说那女子容貌倾城倾国,但也只在无忧(身shēn)边待了几天就离开了,绝对不会是涟漪。

    完颜靖仗着有丹书玉牌,才会在宫里如此嚣张跋扈,只是这丹书玉牌等到元皇退位之后,就等于废弃的牌子一块,完颜靖就像趁着这牌子在手,可以尽(情qíng)的出入皇宫。面上看,完颜靖为人嚣张跋扈不输给完颜丰硕,但完颜靖真正的目的却是进宫别有所求。

    皇后看到完颜靖,脸色一冷,一贯挂在脸上的笑容,这会子换上冰冷的神(情qíng)。

    无忧(身shēn)子向前一步,正好挡住了涟漪,完颜靖看向涟漪的眼神让无忧心头一寒,不知不觉就想要保护涟漪。安欣欣在他(身shēn)边,其实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他的心,自始至终就在涟漪(身shēn)上。

    完颜靖不觉冷哼一声,这个废物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跟皇后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安欣欣看到完颜靖的眼神(阴yīn)郁凶残,不觉有些惧怕的往无忧(身shēn)后躲了躲,涟漪见此,轻轻移动脚步,让安欣欣能够站在无忧(身shēn)后,而她则是跟皇后并排站在一起。

    无忧余光目睹一切,眼底闪过复杂的(情qíng)愫,这一刻,心再次痛的揪了起来。

    “完颜靖,丹书玉牌是先皇给你出入皇宫保护皇室的,不是让你在宫里为所(欲yù)为的,你这次来是找贵妃还是才人?要不要本宫都给你找过来,省得你两处跑来跑去的也不方便。”

    皇后冷冷发声,一贯是谦和温柔的皇后,这一次可以说是语出惊人,说出来的话让涟漪都咂舌,这还是她认识的皇后娘娘吗?啧啧!人果真是不能((逼bī)bī)的,再老实的人,被((逼bī)bī)急了,也会说出呛死你的话。更何况皇后在宫里头这么年,什么人没见过,对付完颜靖这一出,绰绰有余。

    只是,完颜靖这一次也是有备而来。

    完颜靖摇着扇子冷笑,眼底尽是凶残的光芒。他准备的好戏还在后头呢?岂会如此简单就进宫了?他今天可是冲着夏涟漪来的!这夏涟漪究竟是谁,他很快就会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