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凭什么喊你婆婆(二更)

    窗户早不开晚不开,偏偏是这时候打开,元君离脸色一冷正要起来,却被涟漪制止。**

    “你若是出去算怎么回事?那是你母亲,我出面反倒是容易对付。”

    涟漪一边说着一边关上窗户,元君离却是无所谓的冷笑一声道,

    “谁说本王一定要从这里走出去,不是你交给本王的吗?还可以从车底钻下去。”元君离的话让涟漪不觉抽抽嘴角,她什么时候教过他,是他太好学了好不好。

    “你在车里等着。我下去了。”涟漪说着就要掀开车帘下去,元君离抬手拦住她,温柔的为她整理凌乱的衣领。别看涟漪平时足够冷静,但有时候(性xìng)格也有一些小迷糊。

    “你尽管去做,不用顾忌我的想法。哪怕那个人与我有血缘关系。”元君离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在涟漪和完颜丰硕中间,他一定会站在涟漪(身shēn)边。一个在他出生后几个月就将他抛弃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母亲!这么多年,他不曾喊过一声母亲。而完颜丰硕也不曾尽过母亲的义务。

    涟漪点点头,冲他轻轻一笑,他这般话语,在元国这个封建王朝,可谓是大不敬了。但是为了她,他无所顾忌。

    涟漪出去后,平王大人坐在马车内闭目养神。他相信涟漪的能力,他那母亲,若没有幕后高手指点,根本不是涟漪的对手。

    完颜丰硕正紧盯着马车,就见涟漪缓缓走下马车,看向她的眼神清冷孤傲,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在绝琊山庄上,完颜丰硕就见识过涟漪的手段。比之狠戾的绝杀,更加让人无法招架。

    完颜丰硕冷哼了一声,以往在元国,她最会的就是先发制人。

    “这都见了好几次面了,本家主还没听过你喊一声婆婆,夏镇卞是怎么教育你的?见到长辈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

    完颜丰硕搬出自己辈分,站在她(身shēn)后的是完颜世家众人,其中还有一脸(阴yīn)沉笑容的完颜靖。自从上次的刺杀事件后,完颜靖一直没有露面,那次被涟漪算计的很惨,他的暗卫队损失惨重,就是他自己也被狼群撕裂了(胸xiōng)膛,养了一个多月的伤才好。到现在(胸xiōng)口那里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完颜丰硕站在前面,(身shēn)后是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完颜世家众人。完颜丰硕受了背后主子的指使,要在今天来这里的路上拦截元君离的马车,拖延元君离回到京都的时间。完颜丰硕硬着头皮出现在官道上,心底对于第一次与涟漪正面交锋,其实是没有底的。^//^

    涟漪不紧不慢的走出来,也不急着反驳什么,伸手接过白鹰递来的香茗,品了一口才抬起头来,懒懒的看了完颜丰硕一眼。

    “白鹰,这香茗泡的不错,回味甘怡。所以说……”

    涟漪抬手示意白鹰将香茗递给完颜丰硕,完颜丰硕当涟漪这是对她示弱,当即横了涟漪一眼之后,喝了一口香茗,不屑的吐了出来。

    眉眼之间尽是嘲讽之色,“这也算是上等香茗?本家主还当夏将军府里调教出来的女儿,又得到了皇上和皇后的宠(爱ài),该是见多识广才是,竟是如此孤陋寡闻,如苦涩下等的香茗,竟也品的有滋有味,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完颜丰硕话音落下,扭头得意的看向(身shēn)后众人。白鹰眉头轻皱看向涟漪,涟漪不发话,她们这些下人都不会有任何动作。

    涟漪再次品了一口香茗,低声道,

    “本王妃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这香茗要和好喝,泡茶的人必须心地纯洁澄澈,品的人当无(欲yù)无求,才能真正品出茶的味道来。这茶是皇上赠与涟漪的,泡茶的又是平王(身shēn)边第一女护卫,此等香茗只因天上有,人间又能尝到几回?只怕家主这辈子也是第一次品尝吧!既然是第一次品尝,如何能品出味道来?至少要喝上三道才行!啧啧……只是吧,这时间匆匆,本王妃还要赶路回去答谢皇上送的香茗呢。没空让家主品上三道了。家主有空就等着回到京都,看看皇上或是白鹰有没有时辰了,没有的话,家主就只能抱憾此生了。”

    涟漪一番话说完,白鹰不觉抿着嘴偷笑,不远处的墨鹰和铁手抬头望天,一直憋着笑呢。

    “白鹰,剩下的香茗拿到马车里面。”涟漪冷冷发令,完颜丰硕脸色不由变了好几变。完颜丰硕这辈子最不能提到的两个人,一个是元皇,另一个就是元君离。当年她差点就将如今的皇后纪冉璇整死,若不是元皇阻拦,现如今,纪冉璇就是孤魂野鬼了。为此,元皇盛怒,在金銮(殿diàn)上三击掌,与完颜丰硕断绝一切关系!

    完颜丰硕回到完颜世家,用了十年的十年才抬起头来,也是最近这五年,因为背后的新主子辅佐才最终能够站在完颜世家最高的权利巅峰。完颜丰硕暗暗咬牙,一字一顿的开口,“你也知道本家主什么(身shēn)份,难道本家主不是你的婆婆?你看看之前安子柔都是怎么做的?怎么到了你下涟漪这边就幺蛾子如此的多?”

    涟漪冷冷一笑,无所谓的开口道,“哦,涟漪一贯是深居简出,前阵子只看到安子柔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并没有看到她怎么跟家主相处。”

    “嗤!”

    白鹰忍不住笑出声来。墨鹰和铁手肩膀一直抖着,忍的憋出内伤了都要。

    马车内,平王大人轻咳了一声,差点把嘴里的香茗喷出来。外面那个女人要继续跟他的女人斗下去吗?就不要气死在这里?他一点也不担心涟漪,这种(情qíng)况,她用三成功力就游刃有余了。

    完颜丰硕怎会忘了安子柔的下场,曾经整个安家最受宠的大小姐安子柔,如今竟是落得一个不得踏入绝琊山庄任何产业半步的地步,更是被安家抛弃只能寄住在亲戚家中,看尽脸色和白眼。

    完颜丰硕眼神快速的扫了一眼暗处某个角落,她一直感觉到那里有两道寒碜的视线投(射shè)过来,蚀骨吞心一般,好似随时要将她整个人冻住。她知道那个看不到容貌的男人就在背后某个角落盯着她看着,那个男人神出鬼没,手段毒辣,这些都是其次,他真正可怕的是,这五年来,没人见过他的真实容貌,他来去无踪,所有的命令都隐在暗处,却能掌握一切生杀大权。

    完颜丰硕不敢在这个男人面前动一点小心思,如今被涟漪掌握了主动,还在完颜世家众人面前如此丢脸,完颜丰硕狠狠心,语气和态度都有些着急了,

    “夏涟漪!你别光耍嘴皮子,我就问你一点,本家主到底是不是你的长辈!如果是的话,本家主难道不是你婆婆吗?”

    完颜丰硕话音落下,涟漪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可是本王妃从没有听平王大人喊过你一声母亲!我这一声婆婆又从何喊起来?这民间有句话说得虽然直白,但道理是深入人心的。都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本王妃嫁的是堂堂平王爷,自然是跟着王爷喊了。王爷都不喊一声母亲,本王妃若是喊了婆婆,对家主你来说,这不是名不正言不顺吗?这让外人听到了,是要说家主你明明没名没分还要攀附平王这根高枝呢,还是说家主你后悔当年在金銮(殿diàn)上与皇上三击掌呢!又或者……外面的人还会说,家主这是鼓动涟漪离开平王呢!毕竟,平王大人都不喊你一声母亲,我若喊了婆婆,说到底我跟平王就不是一家人了,婆婆不在乎这些,我可在乎名声在乎的紧呢!”

    涟漪一口气说完这番话,不觉轻咳了一下,(奶nǎi)(奶nǎi)的,跟这老太婆废话了这一大堆,嗓子都说哑了。

    而马车内的元君离是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来。(胸xiōng)膛震((荡dàng)dàng)出欢愉的笑声,这个女人……真有她的。前面故意拖着不回答完颜丰硕的问题,就是为了到最后,等完颜丰硕自己着急了,她才不紧不慢将早就想好的话甩出来,字字珠玑,任谁都辩驳不出半句来。

    完颜丰硕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涟漪今天说出来的话,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冲着她的脊梁骨戳过来的,但是表面上,她却一副站在被动的局面,不得已才如此说的,完全都是她完颜丰硕((逼bī)bī)的。

    但实际上,她从走下马车就开始布置这一切,步步为赢,精妙算计,若是完颜丰硕早点退回去,这会子也不会丢这么大的人。但是机会是她自己放过的。涟漪给她三分薄面,一开始并没有把话说得如此难听,那是因为完颜丰硕说到底还是元君离的亲生母亲,虽然未曾养育,但却是生他的母亲。

    只可惜完颜丰硕自己不懂自己留下退路,如今生生的被涟漪堵在这么多人面前,就好像是将她扒光了暴晒在光天化(日rì)之下,不留一丝余地!

    马车内,元君离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浅笑,尽是对她的宠溺和信赖。

    完颜丰硕这边一个字都对不上来,站在她(身shēn)后的完颜靖看着涟漪两眼放光,不觉往前一步,丝毫没意识到他这个动作是自寻死路!

    暗处,一(身shēn)黑金长衫的男子负手而立,眸子如鹰隼之光,冷冷的投(射shè)出来,只是目光在看向涟漪的时候,有一丝异样的触动,或者说是疑惑。

    完颜丰硕这会子紧张的看向暗处,主子(身shēn)体释放出来的寒气愈加的冰冻狠绝,她今天的表现可谓是丢尽颜面,主子到现在还没露面,难道已经判了她的死刑?!

    完颜丰硕吓的脸色已经煞白无光。

    完颜靖走上前,涟漪在他还没站定的时候就转(身shēn)吩咐白鹰,“本王妃累了,现在要上马车休息了,若有事的话,白鹰你帮本王妃应付行了,不过若是遇到好色纨绔之徒,就让墨鹰和铁手帮你。”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