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当真是疯了(一更)

    涟漪对走进来的夏琳琅说道,“这位姑娘进来坐。[].总算是相识一场,这种走近了一看,还真有几分像是我的琳琅姐姐。”涟漪说完,夏琳琅已经到了跟前,绕过珠帘走到她(身shēn)边坐下。

    元君离闪(身shēn)起来,坐在了屏风后面,如此安静的看着她,任由她今天怎样折腾都行。

    涟漪拉起夏琳琅的手,手心里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抹在了夏琳琅的手背上,继而抬手轻触她的颈后,将那颈后的胎记也一并抹去。最后是白鹰递上来的一杯水,涟漪示意夏琳琅喝下。

    一切准备就绪,涟漪抬手让白鹰掀开珠帘。她与夏琳琅一并出去。夏琳琅跟之前,模样并没有太大变化,那五官却是起了细微的变化。眼睛比刚才更加有神,唇形也看起来更加立体。如此变化,下面的人根本觉察不出来,因为刚才夏琳琅从面具被孙碧儿划破,一直到走到涟漪这里,时间很短。根本没工夫细细的研究她的五官。

    只有羽灵在看到琳琅走出来后,明显吓了一跳。羽灵眼底是被算计的震惊和痛苦,如果说,刚才她还不却确定涟漪给她鲍鱼糕的目的,那么现在,她若是还不明白,那就是不肯面对现实了。涟漪是知道她是服用了短暂改变容颜,让容颜焕发的一种药剂。这种药剂味道很轻,可夏涟漪怎么知道?这元国谁不知道,以前那又聋又哑的夏涟漪就是一个草包,就算她现在不聋不哑了,也不可能一夕之间就懂得这么多。

    涟漪又不声不响的打了羽灵一个响亮的嘴巴子。

    夏琳琅走出来之后,孙碧儿只觉得有些奇怪,却听到涟漪的声音冷冷响起,“孙小姐待字闺中,竟然是见多识广,抛头露面的,没有你不认识的人。你再仔细看看,本王妃的姐姐若是连本王妃自己都不认识的话,还真是出了奇事了。”

    涟漪的话不冷不(热rè)的刺着孙碧儿,孙碧儿脸色一白,看着走下来的夏琳琅,孙碧儿紧盯她的手腕和脖颈。夏琳琅的胎记是无法改变的,可涟漪给她涂抹上的白色粉末,暂时能够遮盖她的胎记,普通的液体也无法洗去。孙碧儿眼神担忧的看了李丹模一眼,李丹模别过脸去,余光朝涟漪那边看去……

    眸子刚刚移到涟漪(身shēn)上,就觉得在她(身shēn)后,有两道寒彻冰封的视线投(射shè)过来,本来光是涟漪那双寒瞳,就足够李丹模应付,如今……在涟漪(身shēn)后似乎是有一双无形的手,随时准备扼住他的咽喉,一瞬间就能让他断气。

    李丹模轻咳了一声,立刻移开视线。涟漪这边示意白鹰放下珠帘,眸子里的笑意冷冰冰的,那感觉……让人周(身shēn)的汗毛都不由的竖了起来。

    羽灵这会子已经完全坐不住了,好几次没忍住抬手抓了抓面庞,如此模样,已经让下面的人对她议论纷纷。涟漪这会子冷冷的扫过孙碧儿尴尬失措的面容,继而让白鹰拿了两站琉璃宫灯到羽灵(身shēn)侧。*.**/*

    “天色暗了,给姑姑添上两盏灯,姑姑能更加清楚的欣赏下面的节目。”

    琉璃宫灯一到羽灵跟前,羽灵只觉得脸上酸痛炙烤的感觉更加难受。拼命想要控制自己的手,却再也忍不住,指甲一瞬间中在脸上划了一道深深地血痕。羽灵地呼一声,眼底噙着泪,

    “王妃,羽灵(身shēn)体不适……您看……”

    “姑姑既然(身shēn)体不适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过走之前,姑姑可要跟城主喝上一杯,也算是预祝无忧城主近(日rì)选主母顺利圆满!”

    涟漪的话说完,扭头看向从屏风后面绕出来的元君离,用唇语说了一句,“心疼吗?”

    平王大人抽抽嘴角,也同样用唇语回了涟漪一句,“你继续!”

    涟漪眸子眨一眨,很认真的让白鹰监督羽灵将那杯酒喝的一滴不剩。这又是鲍鱼,又是美酒的,羽灵脸上的伤口最少一个月不能好了。省得这个女人出来算计作乱。

    羽灵离开之前,(身shēn)子踉跄的厉害,好几次差点摔倒。众人看着出糗,不觉议论纷纷,一众世家千金更是口出嘲讽之言。

    “刚才来的时候打扮的那般妖娆,现在怎么要走了就灰头土脸的!”

    “可不是吗?山鸡就是山鸡!穿一(套tào)衣服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还真是自不量力!”

    “对啊!全元国的人都知道她是犯了错误被平王赶出去的,就她自己还自欺欺人,说是平王怜惜他,真要怜惜,怎么可能等到她这么老了?”

    议论声虽然不大,但是因为底下的人都当元君离不在这里,所以说出来的话也相对大胆一点。羽灵在众人的嘲讽声中狼狈离开。

    本来她在这无忧城的人缘还是不错的,只可惜今天一番盛装打扮,犯了女人嫉妒的大忌。这一众世家千金哪个不是(身shēn)价显赫,都想在今晚的晚宴上成为焦点。本来,孙碧儿是最大的(热rè)门,那一众千金也只想在今晚的比赛中不要输给孙碧儿太多就好,谁知羽灵半路上杀了出来。让其他人连一丁点的光亮都吸引不了,如何能不怨恨她?

    夏琳琅这会子走到李乾坤(身shēn)前,眸子冷冷的看着他,话一出口,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

    “小女能报名还是李家大公子亲自验证的(身shēn)份!如今除了这档子事(情qíng),冤枉小女是小,竟还是叨扰了王妃!这罪名谁能承担得起?不过小女一直当孙家和李家是同盟,孙小姐与李家大公子更是青梅竹马。今(日rì)所见,原来外面的话都是传言,孙小姐可真是大义灭亲了。”

    夏琳琅说完,一甩手,带着一股子怒气走出了大(殿diàn)。一方面是给自己一个离开的借口,另一方面,她当初参赛的时候可是给了李乾坤好处,李乾坤现在巴不得她赶紧走。

    李乾坤虽然是李家的长子嫡孙,但是这几年因为好逸恶劳,惹得李家几房之间早就是议论纷纷,对他诸多不满,所以李乾坤手里头并不宽裕,当初贪财看中了夏琳琅送来的银子,还当夏琳琅是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暴发户家的女儿,如果早知道她是夏琳琅的话,他绝对不会拿这个银子。好在……

    李乾坤现在也顾不上追究琳琅的(身shēn)份了,他恶狠狠的看向孙碧儿,又看看一脸无辜表(情qíng)的李丹模,李乾坤再傻,这会子也该想明白是孙碧儿和李丹模背地后动了手脚。

    孙碧儿这会最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是自家父亲。孙家和李家一向都是同盟,孙碧儿此举,无疑是让李家家主与孙家决裂。本来这出戏设计的足够完美完善,一旦拆穿了夏琳琅的(身shēn)份,到时候,夏琳琅就能揪出李乾坤贪了银子的事(情qíng),然后再由李丹模佯装出来帮李乾坤顶罪,孙碧儿也出来说是自己不小心才会划破夏琳琅脸上易容的面具。可如今这一出……夏琳琅的(身shēn)份成了谜团,没有那胎记证明,而夏琳琅的模样似乎也不太像一年前看到的那般。孙碧儿的全盘计划都停在这里不前。

    偏偏无忧这会子还平静的让婉儿叫上孙家和李家的管家,亲自验证一下夏琳琅(身shēn)上的胎记。既然孙碧儿说夏琳琅(身shēn)上有抹不去的胎记,婉儿是女子,可以近距离观察,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擦拭一番,一旦擦不去的话,婉儿是他的人,再加上李家和孙家的人,谁都说不出一不字!

    婉儿得令下令,叫上了李家和孙家的两个管家婆子。

    孙碧儿低下头盘算着如何脱(身shēn)。现在她怎么着急都没有用,为今之计是想好如何跟父亲交代!

    不一会,婉儿带着两个婆子管家回来了,按照孙碧儿所说的位置,并没有什么胎记。用了三种药水都是没有试出什么胎记。

    孙碧儿(身shēn)子一抖,回头看向(身shēn)后看(热rè)闹看的不亦乐呼的安欣欣。安欣欣正笑的没心没肺的,刚才吓死她了,还以为琳琅姐姐这次咯(屁pì)了,没想到竟然是化险为夷了,安欣欣脸上挂着憨傻的笑容,丝毫没意识到,孙碧儿已经将算计的眼神投到她的(身shēn)上了。

    主座,涟漪眸子闪了闪,回头看了元君离一眼。羽灵被她如此狠的算计了一番,元君离表现的如此淡定,不闻不问,她做什么他都是微笑以对,这个男人对她的宠,有时候她自己都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太宠溺,太完美,完美到不真实……生怕哪一天,这完美的一切会突然消失,而她,早已经习惯了他给予的疼(爱ài)和守护,那时候,她的心,该是怎样的痛彻心扉?

    纵使再强大的心,也无法承受那样的变更。

    涟漪正想的出神,眸子里的光芒暗了暗,引得元君离瞳仁也跟着一寒,轻轻从后面握住她的手,低声说了一句,

    “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对你这么好,你今晚该如何报答我?”

    元君离的话让涟漪面颊一红,二人之间如此默契,看在无忧眼中,却是一种没有勇气碰触的失落和伤感。

    涟漪淡然一笑,抬起头,明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对自己这么好,她怎么总是胡思乱想,旋即给他一个恬淡俏皮的笑容,低声道,

    “今晚太遥远,不如就看现在我如何报答你,不好吗?”涟漪很不嫌寒碜的改了那句,一辈子太长,只争朝夕。听的平王大人都忘了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唇角抽筋了。这个女人不但冷静强大,反映还如此敏捷迅速。要是将手下那一众暗卫交给她训练,绝对比铁鹰的效率要高。

    不过,他舍不得她辛苦。

    元君离这边听的是痛并快乐着,涟漪这算不算是在勾引他?明知道今晚上他连露面都要偷偷摸摸的,她还如此言语挑逗她,这个女人又被他发现如此媚惑的一面。

    无忧这会移开视线,隐在宽大袖子下的大手紧握成拳,指甲狠狠的刺着掌心细腻的皮(肉ròu),这一刻还是痛的,他不知下一刻是否就痛到了麻木。

    涟漪也能感觉到无忧的痛苦,她不是拖拖拉拉的人,本来,她是想早点让无忧知道她和元君离并非是闹矛盾,如此一来,无忧就不会继续误会下去了。可无忧一直就不在她设计的这次计划当中。

    既然今晚上,元君离主动出现了,他都不想隐瞒无忧,涟漪索(性xìng)也顺着他好了。二人之间的默契,在这会……可见一斑。

    无忧的痛来自于涟漪之前的隐瞒!

    他像个傻瓜安慰她,开解她,到头来才知道,这不过是梦一场,戏剧一场。可他这一刻竟是想要活在之前的梦境当中……

    当真……是疯了。

    无忧眸子眨了眨,不管如何,今晚选主母都要顺利进行。他这颗心,却注定没有人能够照亮了。

    此时,不管是涟漪,还是元君离,或是无忧,都丝毫没有想到,接下来主母选举会发生怎样离奇的一幕。

    那最终的结果,也在无声之中改变了所有的命运!

    (阴yīn)差阳错的主母人选,将众人生活的轨迹,不知不觉的改变,融汇,再改变……

    涟漪与元君离相视一笑,眸子里具是对彼此的信任和依恋,只是,这般信任和依恋,却是狠狠的刺着无忧的心,剜心刺骨一般……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