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涟漪钓鱼,愿者上钩(二更)

        无忧眼神一凛,冷冷的看向那抹黑影,一贯是温润如玉的神(情qíng),在这一刻,竟是爆发一种(阴yīn)沉狠戾的感觉,让那半张带着狰狞疤痕的面颊,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来的修罗,肃杀冷峻。//w w w.h u n h u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前一刻的温和,((荡dàng)dàng)然无存。    待无忧看清楚来人竟是乔装成墨鹰的元君离时,无忧眸子瞬间黯淡无光,本来,他的手都已经碰到了桌子上面的长剑,这一刻,却是无力的垂下。他拿什么保护她?又以什么样的(身shēn)份?    涟漪看到一(身shēn)墨绿色暗卫装扮的元君离,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眸子里却有丝丝感动。    元君离站在涟漪(身shēn)后,看向她的眼神尽是宠溺深沉的笑容。从珠帘外面看进来,外面的人只当是墨鹰站在涟漪(身shēn)后保护她,谁会知道,这珠帘后面的竟然是平王大人。    涟漪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你……不忙了?”这一声询问声音很低,她看了眼站在(身shēn)后的元君离,不感动那是假的。现在可是元君离在给她站岗呢。    羽灵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珠帘后出现的(身shēn)影,她现在哪还有心(情qíng)观察其他,脸上的痛苦让她什么都思考不了,可涟漪之前堵住了她所有退路,面前那一碟碟的鲍鱼糕,就像是一副恐怖的画面,随时都准备吞噬她的(身shēn)体。羽灵打了个寒战,眸子里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流露出惧怕的神采。她自认跟在元君离(身shēn)边多年,还没有女人能给她这般冷冽寒彻的感觉。夏涟漪真的让她见识到了。    羽灵这边坐立不安,涟漪从碟子里面拿了一块桂花糕,悄悄递到(身shēn)后交给元君离。元君离眼角狠狠的抽了抽,目不斜视的接过桂花糕放在嘴里面咬了一口,这个动作二人做得都极为隐秘,可一旁的无忧却看了个真真切切。二人之间这般(情qíng)愫的表现,无忧如何能不懂其中的含义。    涟漪回头冲元君离俏皮一笑,继而对目瞪口呆的白鹰说道,“白鹰,看来今晚是不能早走了,你跟墨鹰坐下吧。不用见外。羽灵姑姑这不就坐的很好吗?”涟漪说着,示意白鹰准备椅子。//**//    哪能元君离站在那里呢?这位爷最会秋后算账了,到时候可别跟她算账。    白鹰这会就差仰天长叹了,大主子和主子这不是玩她吗?她哪有胆子跟他们坐在一起呢?王爷放心不下王妃,赶到这里哄王妃开心。她在一旁……是不是很碍事?    椅子准备好了,白鹰坐在一边,元君离坐在涟漪和白鹰中间,温暖干燥的大手在下面握着涟漪的小手,涟漪低下头轻声说了句,    “这感觉好像……偷(情qíng),不过,很刺激。”涟漪一边品着香茗,一边若有所思的说着。元君离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这个女人……就是有本事让他哭笑不得。    “你不该关心关心下面的(情qíng)况吗?还有空胡思乱想!”元君离打趣她,眼底却满是宠溺和怜惜。    涟漪哦了一声,小声道,“还不都是你吗?你要是不出现,我才不会胡思乱想呢!你一来,我的心就乱了……”涟漪说完,回头嗔怪的瞪了元君离一眼,偏偏她的眼神又是带着三分澄澈,像是撒(娇jiāo),又像是本(性xìng)流露,元君离眸子里笑意盈盈,发觉自己越来越拿她没办法了。    “夏琳琅的事(情qíng),虽说是有心人故意在这关头揭穿,但也让无忧看到侍卫中存有二心的人,若不是这人太快想要动手,反倒是泄露了自己布置多年的好棋子,只怕无忧一时半会还找不出侍卫中存有二心之人。”    涟漪一边说着,一边将面前的桂花糕放在元君离面前,她记得他喜欢吃清淡口味的点心,这桂花糕没放糖,应该和他的胃口。元君离刚刚尝过一块,因为是涟漪给的,哪怕他不喜欢吃甜食,也要吃下去。好在……她很有心,这桂花糕的味道清淡爽口,没有一丝甜腻。    无忧听到涟漪的话,冲她点点头。刚才他和涟漪想到一块了。孙碧儿突然出招对付夏琳琅,看起来是无意的举动,但这负责参赛人选的却是李乾坤,若是出了事,李乾坤在李家的地位势必会受到影响,而李乾坤一旦出了事,受益最大的自然是李丹模。    涟漪刚才送给无忧的八个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shēn)。就是告诉无忧,让他利用这个机会,彻底的铲除(身shēn)边李家和孙家的眼线。    夏琳琅眼见易容的事(情qíng)败露,索(性xìng)将脸上易容的面具撕了下来,安欣欣想站出来,被她眼神狠狠的制止了。这主意是她一个人出的,若是出了事,也是她一个人承担,不需要安欣欣一同受罚。安欣欣担忧的看着她,但是她知道夏琳琅的脾气,说一不二,执拗的很,安欣欣只得乖乖的坐在原位。    涟漪安静的看着下面的一幕,只见孙碧儿佯装震惊的看向夏琳琅,然后颤抖着声音开口,    “这……这不是夏将军家里的琳琅姐姐吗?上次见你还是一年前你出嫁那次呢,琳琅姐姐,你……你这不是胡闹吗?怎么来参加这次的主母选举呢!这件事(情qíng)岂容儿戏?”孙碧儿说完,将担忧的目光假惺惺的投降李乾坤。    李乾坤面如菜色,李家的家住都在下面坐着,父亲看他的眼神,是彻底的失望。李乾坤猛地看向李丹模,李丹模也一脸震惊的看向他,脸上暂时看不出任何可疑的表(情qíng)。李乾坤有些乱了阵脚,只能是恶狠狠的瞪着夏琳琅。    但是夏琳琅这(性xìng)子,岂是看别人脸色的,当即无所谓的看向孙碧儿,冷着脸开口道,“孙小姐说话真是奇怪。难道我为了漂亮戴着易容的面具参赛不可以吗?这入选的条件可没说不准戴面具。你说我是夏琳琅,我想问你,证据呢?我的的确确是城南孙员外家的侄女,可能是长的有点像你说的什么夏琳琅,这人有想象不可以吗?”    夏琳琅说完,眸子快速的扫了一眼珠帘后的涟漪。    涟漪这会还在满意的看着羽灵如坐针毡的别扭模样,察觉到夏琳琅投过来的视线,涟漪眸子闪了闪,回头看向白鹰,    “白鹰,帮我准备几样东西。”语毕,她在白鹰耳边小声说着,白鹰认真听着,转(身shēn)去准备涟漪需要的东西。涟漪回头看着元君离,轻声道,    “不问问我要白鹰准备什么吗?”    元君离笑了笑,大手在她掌心轻轻捏了一下,低声道,“绝琊山庄那一次,夏琳琅为你说了公道话,你这(性xìng)子,这一次,自然是要帮她了……”    涟漪笑了笑,“这个忙我一定要帮!还要帮的漂漂亮亮的,不能给你丢脸不是吗?”涟漪语气如此俏皮,元君离心(情qíng)大好,差点就忍不住抬起手想要捏一下她的面颊了,估计他要是这么做了,明天可就满城风雨,都是说元君离(身shēn)边的墨鹰调戏王妃夏涟漪!到时候指不定又要传成什么样了。    夏琳琅看不到珠帘后涟漪的表(情qíng),她不过是故意朝涟漪那边看的,孙碧儿果真是上当了,不觉挑眉看向珠帘的方向,话却是说给夏琳琅的,    “琳琅姐姐真是有趣。看来是碧儿多嘴了,姐姐是不是夏琳琅,这里有个人最有去权利证明,不是吗?”    孙碧儿说完,安欣欣正要站起来,却听到主座那里,清冷孤傲的一声淡淡响起,不急不慢,却是将整个大(殿diàn)的视线全都吸引过去。本就是这几(日rì)风口浪尖上的平王妃夏涟漪,今(日rì)出现始终是不冷不(热rè)的态度,对于羽灵的示好,四两拨千斤让羽灵置(身shēn)尴尬的境地。这般心思,当时众人都想不出什么,可事后再看羽灵那张僵硬的脸,不得不让人佩服涟漪化被动为主动的手段。    “她怎么可能是夏琳琅?”涟漪的声音冷冷的,孤傲寒彻,哪怕这会子她坐在珠帘后面,周(身shēn)透出的寒彻,也让人不寒而栗。这般感觉,孙碧儿虽然不服气,奈何,却是她无法具备的。    孙碧儿今天本就是跟李丹模演戏,夏琳琅就是个靶子,被他们推出去,让她和李乾坤互相咬的!夏琳琅不承认她也不怕,夏琳琅(身shēn)上的印子,她孙碧儿可是查的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那就让这位姐姐走近一点,让王妃再看看如何?”孙碧儿表面上还不敢跟涟漪闹僵,就算元君离不宠涟漪,还有夏镇卞呢!还有元皇和皇后呢!以前的夏涟漪又聋又哑说不出话来,现在可不一样!听说她昨天才气的让平王在无忧阁掀桌子。    孙碧儿如此说,涟漪不觉冷哼一声,声音更加的寒彻冻骨,    “孙小姐什么意思?本王妃会连自家姐姐都不认识了吗?本王妃说不是就不是!这位姑娘,你上前来!本王妃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孙小姐死心!”    涟漪说话的功夫,白鹰已经回来了,将涟漪需要的东西悄悄放下。    夏琳琅这会一步步朝涟漪那里走去,她心里其实很没有底。她(身shēn)上是有印记的,一旦孙碧儿知道的,想要查验的话,那是绝对瞒不过去的。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