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平王殇(二更)

    元君离此刻给人的感觉,比一个月前还要让人生畏。....如果说一个月前的他是绝望可怕的,那么现在的他,则是一种让人看不出任何(情qíng)绪的深沉内敛。深沉到让人惧怕,不知道他下一句话,下一个表(情qíng),会不会就是一种杀气凛然的场景。

    羽灵这次回来,本来得知夏涟漪出了事,羽灵心里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夏涟漪一旦被铲除了,她就有机会了。可是当她看到元君离这般状态,整个人都呆住了。她跟随元君离(身shēn)边多年,即使是最开始十座茶园都遇到了毁灭(性xìng)的打击,她也不曾在他眼中看到绝望,看到如今这般灰蒙蒙的感觉。他整个人都被掏空了,就连眼神,一直都是放空的状态。

    羽灵站在凉亭下,明明四周是骄阳如火,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热rè)。元君离眼底没有怒色,也没有失望,完全是掏空的状态,这般感觉,似乎是当他失去夏涟漪之后,他的心中就再也不准备装进任何人了。

    羽灵忍住心底的痛意,低下头的时候,看到元君离手背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还有一些细细密密的伤疤,若不是凑近了又是在(日rì)光下面,不容易发觉。‘

    此时,她看的惊心动魄。也隐隐听说,夏涟漪被压在下面的时候,他亲自挖掘搬抬,一双手伤痕累累,更是有一道疤痕长长的留在手背上。他这双手,练武二十年,何曾留下过伤疤?

    “主子,这次的事(情qíng)是属下疏忽,属下会回去领罚。”

    羽灵低声说着,垂下的眸子始终落在他的手背上,她的心有多痛,他不会知道,是吗?她在他(身shēn)边这么多年,他如此聪明睿智,不可能感觉不出来,他以前不说,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适合的女人,也就给她时间自己去考虑清楚,但是她就是如此执着的坚持了这么多年。他是如此冷血无(情qíng)的人,明知道她的心思,却是连一丝希望都不给她。

    如今,夏涟漪生死不明,很可能已经活不下去了。可是……可是他对她,只是更加的冷淡。

    元君离的视线看向未知的方向,院子不远处,蔷薇花开的(热rè)烈绚丽,玄紫色的蔷薇在墙边绽放,本该是填满他眼底的耀目颜色,可此刻,映入他眼底的却是灰蒙蒙的颜色。

    他挥挥手,甫一开口,声音哑哑的,低沉,冰冷。

    “你在本王(身shēn)边十八年了。是时候,单独出去了……从现在开始,西郊的茶园交给你了,是好是坏,都是你自己的事(情qíng)。以后不用来这边了。”

    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情qíng)绪波动,可是听在羽灵心中,犹如是晴天霹雳。羽灵整个人呆在原地,如遭雷击,她多么希望自己刚才听错了,刚才那般无(情qíng)冷酷的声音并不是来自于元君离的。但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一不二,他的话除了在夏涟漪面前,从不重复第二遍。

    但是她听到的确确实实是元君离的声音。

    他给了她一个茶园,彻底的浇灭了她所有的希望。

    “主子,羽灵什么都不要……主子,您让羽灵回去京都受罚吧。”羽灵也是聪明人,尽管此刻知道她这般恳求没有任何作用,但这打击对于她来说,还是让她失措无助,她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好像是秋风中飘扬的落叶,无根,无声。

    元君离沉着脸不说话,眸色却是无(情qíng)骇人的寒彻。

    羽灵的心颤抖的厉害,她现在连跪下来求他的力气都没有,她一直是带着最后的尊严留在他(身shēn)边的,不管外人怎么说,她在他(身shēn)边始终都是昂起头,表现出最佳的状态。不曾让他看过她的脆弱和伤感。

    哪怕今天……他毁灭了她全部的希望。她也是想要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如此,(日rì)后再见到他,她也可以跟他站在同一个位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跪下来求他以后,到那时候,就连最后的尊严都没有了。

    羽灵得不到元君离任何回应,她明白他下定了决心的事(情qíng),便不会改变!也没有任何妥协和回旋的余地。

    “主子,保重。羽灵不打扰主子休息了。主子,羽灵这几天将其他茶园的账册做出来,还有京都酒楼的账目,也全都让叫来给您过目,还有……”

    “这些本王都让白鹰做好了。你走吧。”

    他冷冷的打断她的话,他做任何事都不会留下任何疏漏,完美到令人惊惧,这会,带给羽灵的却是心痛和绝望。

    他越是在对待一个人做到完美极致,那么他的感(情qíng)变越加的遥远。如果他在一个人的事(情qíng)上,一直是失态和错误频频的(情qíng)况下,那么这个人才是距离他心灵最近的一个人。

    羽灵没再说什么,他的话断绝了她全部的后路。以后,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会跪下来求他,她能在他(身shēn)边十八年,坚忍到现在,那么她便不会将现在看做是结束。

    这是一个开始……

    她决不放弃!她全部的一切都在元君离(身shēn)上,除非是死在这个男人手里,否则……就算赶走了她,她也不会放弃。

    羽灵一步步退出八角亭,每走一步,都是巨大的怨气堆积在心尖上。

    后院一墙之隔,涟漪送完菜往回走,就看到羽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朝外走,在她(身shēn)后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qíng)的元君离。那个男人远远看着的背影似乎是清瘦了不少,涟漪急忙低下头,羽灵从她(身shēn)侧匆匆走了过去,还在不停的抹着眼泪。涟漪今天乔装打扮了一番,一(身shēn)粗布衣裳,脸上涂了一层蜜蜡,脖子上和手背上胳膊上也是一层蜜蜡,看上去黄黄的,眉毛也画的粗粗的,一看就像是普通的农家妇女,头上扎着蓝布的头巾,衣服也是最普通的粗布衣裳。

    羽灵眼睛哭红了,匆匆看了她一眼,眼底是冰冷的神采,在她眼里,除了元君离,其他任何人都是不存在的,她做全部一切都是为了元君离,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别的一切,都无所谓。

    羽灵走过涟漪(身shēn)边,涟漪眸子眯了眯,这个女人一贯是八面玲珑,心思细腻,她会哭的如此失态,自然是因为元君离。那个男人腹黑(阴yīn)险到了极致,到底是说了什么,让羽灵哭成这样,眼底尽是冰冷和绝望。

    只可惜隔了太远,涟漪没听到元君离和羽灵说了什么。

    涟漪眼神飘到元君离的方向,只能隐隐看到他的一个背影,却让她的心有种瞬间被击中的感觉,那样模糊的一个影子,却是深深地烙印在她心底。但她现在还不能出去,她心底有太多谜团需要解开。

    既然有人在元君离眼皮子底下耍花招,那么这人很可能是他(身shēn)边的人,或者说,是他在(身shēn)边安插了内应,不如此,如何能撼动他的部署。并且是如此狠罹凶残的绝杀。

    元君离的视线突然看向这边,涟漪心弦一颤,正要移开视线,却发现,那个男人的视线根本是空的,完全放空的状态,装不下任何喜怒哀乐,他的眼神看起来是定定的看向这边的,但他的状态却是冰冷的空窒。

    涟漪的心被狠狠的刺到了,脚步往前一步,下意识的一步迈出去,她的心一慌,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竟是因为心疼元君离那般空窒苍冷的视线,而想要走过去安慰她。

    她眸子垂下,尽管是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状态,却是被元君离发现了角落里的她。她推着送菜的手推车,伸出来的手背黄黄的,蜜蜡涂抹的恰到好处,看不出丝毫破绽。

    元君离站起(身shēn)朝她这边走来,一步步,走的坚定从容。

    涟漪心一凛,以为他是看到了自己,她抓着车子的手心汗淋淋的,这个男人这都能看出她来?这一次他们可是连眼神交流都没有,除非他会读心术,可他脚下的步子的确是朝这边走来的。

    是她那里露出了破绽吗?

    正当涟漪进退两难之际,无忧的声音在(身shēn)侧低低响起,

    “琮溪,那是谁?”

    无忧看过来的方向竟然也是自己这边。

    涟漪低着头,不觉狠狠的抽抽嘴角。往常老夫妇二人送菜,不管是元君离还是无忧,都是看不到半个人影,害她想打探点消息都没办法,怎么今天她一个月才来送一次菜,先是元君离那位爷,再是无忧……这都齐刷刷的出来,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是她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撞到了枪口上,赶上了十三点,还是天意弄人,这一次次的(阴yīn)差阳错,捉弄的就是她夏涟漪!

    琮溪看着涟漪,低声说了句,

    “送菜的老张夫妇生病了,这是他们的邻居李嫂,帮忙来送菜的。”

    琮溪说完,涟漪唇角不由抽了抽,李嫂这名字是她编的,不过老张夫妇的邻居的确是有这么一个李嫂,涟漪出门这趟也是按照李嫂的装扮来的。

    无忧哦了一声,戴着眼罩的一边面颊隐在侧面,只那完美如玉的另外半张脸冲着涟漪这边。

    涟漪松口气,低头正要推着车子离开,却听到元君离低沉的声音冷冷响起,

    “先别走!抬起头来!”

    这一声,冷骇(阴yīn)沉,那寒气仿佛是从他骨子里偷出来的,涟漪心一颤,握着手推车扶手的手背一紧,脑袋垂的更低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