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灭顶之灾(一更)

    孙碧儿大气不敢出一声的跪在地上。[].

    暗处的人影高大修长,隐在暗处的影子带着鬼魅一般的幽冥嗜杀,令人胆寒。

    孙碧儿连抬头看他一眼都不敢。她见过这男人杀人时候的模样,那般无(情qíng)恐怖,他对任何人都不会手下留(情qíng),哪怕是跟了他十几年的人,也是如此。

    “主子。您来了……”

    孙碧儿见暗处的人不说话,更加害怕了。颤颤巍巍的跪在那里,已经没了之前的得意。

    暗处的人影,敏锐的捕捉到她脸上的惧色,眸色寒凌凌的投(射shè)而来,似乎是要将她吞入腹中一般。

    “元君离现在还在无忧城内,你的那点小心思就给我收好了。不要有任何事(情qíng)隐瞒,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暗处的人影终于开口,声音听起来就带着一股(阴yīn)郁狰狞的厉色,让孙碧儿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她跪在那里,小声道,“主子提醒的是。碧儿一定牢记主子教诲。”

    孙碧儿被点到了心事,吓得不轻。浑(身shēn)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在这个男人手下办事,稍有差池就会人头落地。她真是怕极了,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这些年孙家能够与李家齐名,这个男人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暗处的人影负手而立,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容,他每次都是都是站在暗处,只给孙碧儿一个黑测测的(身shēn)影,可说出来的话却冰骇狠绝,在他手下的人每人敢隐瞒他任何事(情qíng)。都是乖乖的听他吩咐。

    “你不要说的好听,在元君离离开之前,准备一百万两的银票出来。”

    暗处的人影再次冷声发令。

    孙碧儿(身shēn)子一怔,却是不敢忤逆。

    “是的主子。”这四个字是咬着牙说得。孙家刚刚投了一大笔银子在新开的酒楼上面,哪来的一百万两银子。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为难她,就因为她对元君离存了不该有的心思。这个男人惩罚人的方式非常恐怖,经常是将手下的人((逼bī)bī)上绝路,生不得,死不得。

    眼下这一百万两,她只有去找李乾坤和李丹模想办法了,但是那两个男人觊觎她许久了,不给他们点甜头,他们如何肯帮她?这个男人都是故意的,她敢对元君离存想法,她就用别的男人惩罚她。

    孙碧儿心中有苦难言,也不敢得罪主子。

    暗处的人影冷哼了一声,声音愈加的(阴yīn)郁恐怖,

    “银子准备好了放在这里,我自然会来取。**孙碧儿,你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是聪明人都会犯一个错误,那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别再让我知道你有其他想法,下一次可就不是让你给李丹模和李乾坤献(身shēn)了,而是随便在街上给你找一个男人……”

    孙碧儿听到这里,狠狠的打了个寒战。脸上的表已经近乎绝望。

    她还能说什么,这个男人已经将她的路都封死了,这一次她也逃不过了,她给她规定了必须去找李丹模和李乾坤,她就没有别的选择,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暗处的人影视线冷嘲的扫过地上跪着的孙碧儿,转(身shēn)离去。

    一如来时那般,无声无息。就像是暗处鬼魅的影子,你不知道他何时会再次出现。

    孙碧儿跪在那里,直到两条腿都轨的麻木了,直到丫鬟早上进来叫她起(床chuáng),她还跪在那里,丫鬟见了尖叫一声,去拉她起来的时候,孙碧儿才回过神来,只是那表(情qíng)却甚是吓人。

    她这一夜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生怕那个男人会再次回来,到时候她就没有任何活路了,而今也是如此……

    她被((逼bī)bī)着要去找李乾坤和李丹模,那个男人给她安排的道路她必须这么走,若是敢忤逆一步,那是生不如死。他用这种方式惩罚她对元君离的心思!孙碧儿虽然不甘,却又不得不听从命令!比起被那个男人像是捏一只蚂蚁一般在手心捏死,现在她好好听话的话,起码还有一条活路。

    只是,她若不是处子之(身shēn)了,还如何跟元君离……

    ……

    整个无忧城这会子,都是笼罩在一片(阴yīn)霾之中。元君离始终没停止挖掘,他那双手已经没法子看了,手背全是细细密密的伤口,旧的伤口还没有结痂,新的伤口又添上了。

    手上的指甲也磨损的厉害,血淋淋的,看的一众护卫心疼难过。白鹰好几次想给他包扎,可是现在谁都近不了他的(身shēn),元君离就如同一只蛰伏不动的猛兽,随时都会跳起来,给人致命的一击。

    他整颗心已经麻木空洞到了极致,那双眸子看起来满是血丝,但其实,眼底早就空了,是完全放空的状态。

    “主子,现在就差厨房了。”铁手在他(身shēn)后小声开口。

    元君离的背影苍凉萧索,他缓缓转过(身shēn)来,下巴上长出了青色的胡须,昔(日rì)绝世无双的俊颜上蒙了一层灰,两天两夜,他未曾合眼,也没有停下休息,整个人好像一瞬间苍老了十岁。若不是铁手这两天都是陪在他(身shēn)边,只怕现在也忍不住他来。

    估计现在就是元皇和皇后来了,也不会认出他来。

    元君离沙哑开口,声音都不是原本的声音,哑哑的,仿佛是很远很远的地底下传出来的感觉一般。

    “雪豹到哪儿了?”

    “回主子明天就能过来。”铁手说完,元君离没有给他任何回应,缓缓的转过(身shēn)去,继续在厨房前面的地方徒手搬开地上碎成一片片青石板。铁手心底叹口气,继续在元君离(身shēn)旁守着。

    元君离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命令墨鹰去京都带来涟漪的雪豹。涟漪是雪豹的主子,雪豹过来的话,凭借它敏锐的嗅觉,找到涟漪的速度一定比他们要快。但是雪豹在京都,从京都过来,快马加鞭的需要两天的时间,还必须是千里马(日rì)夜兼程不能休息。

    墨鹰这一来一回,三天的时间,的确已经是极限了。常人的话,最起码也要四天多的时间。

    元君离这会却没有任何反映。他全部的精力都在前面的仅存的希望上面。

    他挖掘的时候,最开始是从涟漪所在的院子挖掘,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挖出来的都是青石板和倒塌的墙壁碎石子,再就是屋内的家具。没挖掘出一样东西,他的心就跟着沉下一分。

    如果他放弃这里,先从别的地方挖掘的话,涟漪生还的希望说不定更大。虽说没有挖出她的尸体,但是他也后悔,后悔应该先从别的地方挖掘,如此都过去两天半的时间了,涟漪被压在下面,等待他的救援。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错地方。

    这厨房是最后的希望了!他多么希望这底下什么都没有。那她就是安全的了!

    他宁愿她跑了,也不要她被压在下面,遭受着痛苦的折磨。

    ……

    厨房地窖下面

    涟漪顺着地窖内的密道往前爬着,怕了很长时间也不过是在原地打转。这地窖下面虽说是有两条地道,这地道应该是通往这个院子后面的院子的,但是因为爆炸产生的威力,地道的两个出口都被石块封死了,只留下一个三四米长的地道,这地道也很狭窄,只能趴着通过。

    她在地窖内已经待了两天两夜了。

    饿了渴了就在黑漆漆的地窖里面摸索吃的蔬菜,胡萝卜、萝卜,还有一些带叶子的青菜,往常这些都要煮熟了吃的,她也顾不上,好在蔬菜里面有大量的水分,她不会脱水而死。

    她在下面的动作不敢太大,上面压着的青石板很多都有了裂缝,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二次坍塌,这地窖四周的墙壁也已经是脆弱不堪,轻微的碰触都会坍塌,到那时候她就真的被埋在里面了。连呼吸的空间都没有了。

    涟漪吃了几根胡萝卜之后,养足了体力,(身shēn)子侧着朝一边爬过去,那条地道她昨天爬过去一次,比另一边的地道要长一些,损坏的程度也相对较轻,而且那条地道是通往隔壁院子的,她想再次尝试一番,能不能从那里找到呼救的可能。

    涟漪单薄纤细的(身shēn)子爬到了地道尽头,一番摸索,正准备离开,冷不丁,听到上面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

    她大脑轰的一下,已经两天多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的她,这会子,像是看到了最后的希望,整个人变得警觉机敏。她被石块砸下来的时候受了伤,(胸xiōng)口和后脑那里都有深深地血口子,这两天,是强烈的求生**支撑着她坚持到现在。否则,她早就昏睡不醒了!在这种(情qíng)况下,没有任何人在(身shēn)旁鼓励她的(情qíng)况下,一旦睡着了,那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脸上的易一容面一目早就磨损的厉害,她索(性xìng)将面具扔了,反倒是自在一些。这会子听到地道上面有隐隐的声音,涟漪深呼吸一口,抓过一旁的小石子儿,正准备敲打一下给上面的人暗号,却听到轰然一声,好像是在她上方不远处的一堵墙倒塌的声音。

    哗啦啦的石子儿滚落下来,从缝隙中落下来,将刚刚有一点空间活动的涟漪再次困在里面,还有一些较大的石子儿直接兜头砸了下来,她后脑被就受了伤,如此一来,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没听清楚上面是怎么回事,一块较大的石块砰的一下从缝隙中落下,狠狠的砸在她脑后,涟漪只觉得大脑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趴在了地上。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