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二二相传

    涟漪看了眼面如死灰的宋辰轩,脸上的表云淡风轻。仿佛前一刻被冤枉的人不是她。

    墨鹰和铁手已经带了无根水回来。

    当无根水洒在雪豹头顶的时候,宋家家主老爷已经率先跪在了地上。

    “皇上!长房嫡孙宋辰轩对平王妃不敬,设计陷害王妃在先!但此事与宋家众人无关,实乃……”

    “宋老爷急什么,药瓶还没拿来呢?”元君离冷冷打断宋老爷的话。

    他这一招可谓做绝了,因为一旦药瓶拿来了,定的就不只是宋辰轩一个人的罪名,看管药庐的是宋家二房,宋辰轩下的西域奇毒是宋家三方前些子才从西域带回来的。

    一旦牵连起来,整个宋家就倒了。

    而涟漪之所以认出雪豹上中的是西域奇毒,还多亏了这几天在元君离房里翻看的那些医书。

    元皇眉头轻皱,看了眼元君离,老三这态度……是想将宋家连根拔起了?这宋家存在的最大作用就是制约安家和完颜世家的,一旦宋家倒台了,安家和完颜世家必定从中分一杯羹!无疑是壮大了两家的声势。

    可老三连这一点都不顾了!难道就是为了给涟漪那丫头出气?

    宋辰轩先前有过前科,这算是第二次陷害涟漪,况且元君离都发话了,谁还敢说半个字!安家和完颜世家这会都是乐得在一边看闹。只有宋家众人面如死灰,一个个恨不得掐死宋辰轩!如果不是元皇和元君离在场,只怕现在宋辰轩就被宋家二房和三房生吞活剥了。

    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中,铁衣带着药庐账房和剩下的两个乌金药瓶回到大。宋老爷见此,当场晕厥了过去!大之上顿时响起宋家众人鬼哭狼嚎的声音。

    涟漪眸子冷淡的扫过宋辰轩,继而看向低垂着眸子一动不动的安子柔。

    这一次,安子柔是亲手将宋辰轩推到了铡刀面前!宋辰轩永无翻,而安子柔这会还想全而退吗?

    做梦!

    今天的晚宴,她就让安子柔尝尝何为自食恶果!

    宋辰轩被拖去之前,独独看了安子柔一眼,他没有勇气说出这一切都是安子柔与他合伙密谋的,单是安家他就惹不起,而安子柔现在那表,恨不得与他划清一切界限!他为何就放不下这个女人呢?只要她一召唤,他就忘了上次的教训铤而走险的又帮了她一次!

    也彻底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元皇挥手让侍卫将宋家众人全都拖下去,晚宴后再发落。这也给了宋家一个喘息的机会。

    “涟漪,你先回去坐着吧。今的事朕稍后会还你一个公道。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后面的比赛。”

    元皇安慰了涟漪几句,既不显得过分关心,也将众人的视线都拉回到比赛中来。

    涟漪懂事的点点头,宋辰轩算是完蛋了,至于宋家将来是何下场,还不是元皇和元君离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一颗棋子。无需她来心。

    涟漪转扯着还在发呆的暗香走回自己的位子。路过安子潇边的时候,安子潇看向她的眼神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安子柔始终低垂着头,宋辰轩此番失手完全在她意料之外,她任何能想到,涟漪会认得西域奇毒?

    至于完颜丰硕,面上端着的还是嚣张跋扈的自大,可心底却莫名发寒……她怎么能忘了自己刚才的话……可这会主动权是在涟漪手里!

    完颜丰硕见涟漪从容走过她边,只字不提刚才打赌的事,还当涟漪是忘了,却不知……

    涟漪坐下后,回神的暗香贼兮兮的提醒她,“小姐,王爷的娘的头……不当凳子坐了?”

    涟漪一听这话,差点喷了茶水。她皱眉扫了完颜丰硕的侧脸一眼,不屑的说了句,

    “她的脸四方四正的倒是很适合当凳子,你想坐吗?”

    “嗤!”

    涟漪后突然响起一声低低的笑声,掩藏不住的单纯活泼。刚才也是她嘲笑安子潇嘲笑的声音最大。

    涟漪不觉扭头看向后的少女,一绯色华服,相貌甜美俏,小玲珑,尤其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明亮夺目,闪着好奇纯净的光芒。如果涟漪没记错,这少女应该是安家最受宠的小女儿……安欣欣。

    外面都言她格刁钻,脾气火爆。可涟漪今看了却觉得未必……只因她有一个蛇蝎心肠的姐姐,她这个妹妹的名声自然有人替她抹黑了!

    而安欣欣边还有一女子,年纪比涟漪大个三四岁。

    这位,涟漪也不陌生。是夏家的大女儿夏琳琅!

    没想到她也回来了!夏琳琅后好几个位子坐着的是形单影只的夏蒹葭。夏蒹葭这会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安子柔为了讨好自家婆婆没空理会她,燕无双伤了腿脚,连都下不了。安欣欣和夏琳琅苏拉不搭理她,她至今天只好一个人坐在那里。

    而夏琳琅平里都不在将军府的,一年前嫁给了夏镇卞的另一名副将莫靖仇。只是涟漪还记得,夏琳琅出嫁前一夜喝的酩酊大醉,口里一直念叨着,你为什么不来接我了……难道真的忘了我吗?

    如今想来,夏琳琅心中该是有另一个男人!

    那她今天参赛的目的自然也是通过比赛摆脱她不的莫靖仇了!

    涟漪不觉眨眨眼睛,转过的时候,突然觉得主座那边有两道冰冷骇人的视线冷冷的过来。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

    那位爷的脾气涟漪实在是摸不透!要不对她不闻不问,任由她被冤枉只是看戏,要不就突然插手进来,连铁衣和铁手都动用了。

    元君离……她是真的看不懂。

    墨鹰这会宣布最后一位进献礼物的选手。竟然是安子柔!

    可安子柔这会站起来,却一脸抱歉和无奈,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一众世家公子移不开视线,若不是这安子柔已经是平王的侧妃,今儿绝对少不了有年轻的公子哥在她边献殷勤。

    “墨鹰使者,子柔的礼物雪貂在上山之前绝食了三天,似乎是舍不得离开子柔边。子柔见它实在可怜,就将它放了回去,与其留在子柔边,不如让它去更加广阔的田野生存。所以子柔只能退赛了。”

    安子柔话音落下,现场登时响起一片惋惜声。

    “哎,可惜了,不能看第一美人的表演了。”

    “是啊,子柔姑娘就是心善。对一只雪貂都如此宽容。”

    “可不是吗,子柔姑娘去年还带头赈灾呢。捐了自己的大半首饰呢。”

    为安子柔说好话的都是年轻的世家公子,或是一众达官显贵的夫人。

    然,也有一些不屑嘲讽的声音夹在这里面。

    “哼!架子还真大!不就是想出风头吗?没有真才实学的就知道天天说这种好听的话……巴拉巴拉……”

    这声音也就涟漪能听到。说话的是她后一边嚼着牛板筋一边小声嘟囔的安欣欣。涟漪很佩服安欣欣,她这是来比赛的还是度假的?竟然带了牛板筋和瓜子过来?高!

    “她娘是个二!她也是个二!”

    冷不丁又是一声清冷淡漠的声音响起。涟漪低下头撇撇嘴,夏琳琅这话什么意思?

    “琳琅姐,什么二啊?”安欣欣已经代替涟漪开口询问了。

    “都是二房!二二相传!”

    嗤!

    涟漪没忍住喷了一口茶水,一手挡着额头,一手擦着唇边的水渍,回头看了眼从安欣欣手中抽走一纸包牛板筋的夏琳琅。

    记忆中夏琳琅不怎么喜欢说话,可一旦开口,绝对毒舌!

    啧啧!这夏琳琅要是有胆子去招惹元君离的话,那绝对是火星撞地球!有的看头!

    涟漪想到这里不由忘了平王大人刚才投到自己脸上那煞气浓重的眼神,不觉抬头朝元君离的方向看去……

    不知何时,元君离的边多了一个女人,看起来比元君离还要年长两三岁,上穿的却是跟涟漪同一颜色的藕荷色长裙,女子不知将一杯什么茶递到元君离面前,涟漪第一次听到元君离说了一声……谢谢。看向这女子的眼神也带着别样的绪。

    涟漪的心,莫名的抓挠了一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