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本王都能忍,你还忍不得?

    涟漪在王府度过了平静的七天。

    不管是夏罂还是安子柔,都不曾来找她的麻烦。只要顺利度过明天绝琊山庄的晚宴,涟漪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王府!在绝琊山庄逍遥快活!

    傍晚,元君离还没回来,涟漪在院子里逗着法拉利,眼底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之

    “法拉利,你明天晚上可要给我争口气。我只是暂时把你献给独孤绝琊,等我找到合适的机会一定接你回我的边。”涟漪一边说着一边摸着法拉利的脑袋。

    法拉利乖乖的趴在她脚边,如一只无害安顺的猫儿。

    站在拱门下的元君离在听到涟漪的话后,一脸冷笑,这个女人的算盘未免打的太早了吧!想借助绝琊山庄的晚宴离开王府?

    休想!

    有他元君离在的一天!她夏涟漪都得老老实实的呆在他边!

    涟漪这会只觉得有两道冰冷骇人的视线朝自己来,她抬头看向拱门下,元君离一脸寒霜抬脚走了过来。涟漪不觉一怔,这元君离究竟是不是人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连雪豹如此机敏的动物都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他站在那里多久了?

    平王大人将涟漪脸上的表悉数收入眼底,这个女人就是喜欢跟他算计!对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信任!

    见元君离裹着一的寒气已经到了跟前,涟漪急忙起,看了他一眼后,淡淡开口,

    “王爷,涟漪明早要早起梳妆打扮,今晚可否回房睡觉?涟漪怕影响王爷休息。”

    话音落,元君离唇角的冷笑更加明显,他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你也怕影响本王休息?本王这七天都熬过来了,还差这一天?你夏涟漪顶多就是晚上睡着了会把口水滴在本王的袖子上,要不就是一条腿搭在本王上,毫无形象和矜持可言,本王都能忍,你还忍不得?”

    元君离说完冷哼了一声,在涟漪目瞪口呆的表中,背着手走入书房,修长躯清幽如竹,绝世容颜俊逸无双,若他不开口说话,或者不看他那双冰寒骇人的墨瞳,谁会想到他元君离竟是如此腹黑险的人!

    涟漪反应过来后追在元君离后皱着眉头开口,

    “你这七天晚上都睡在那里?”涟漪指着自己晚上睡着的软榻问她,连王爷二字都省了!

    这怎么可能?她睡觉很惊醒的,若是有人靠近她岂会感觉不到?这元君离果真不是人!

    “你认为呢?本王的房间本王还不能休息了?难不成王妃是想让本王去别的地方睡觉?”元君离瞥了涟漪一眼,寒着脸坐在太师椅上,宽大衣袖蓦然扫过酸枝木的桌面,带起萧寒一片。

    涟漪脸色沉了沉,未加思索的说道,“王爷不是还有一个侧妃,一个小妾吗?后院还有通房……”

    “夏、涟、漪!”

    这个女人说够了没有?!

    不等涟漪说完,元君离冷声打断她的声音,说出她名字的时候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似乎是恨不得将她的名字嚼碎了吞咽入腹!

    站在外面的铁手无奈的摇摇头,王妃……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王爷娶王妃是与夏将军的一年之约,至于安子柔和燕无双都是为了做戏给外人看的,王爷可从来没碰过她们。

    王妃竟然还提到了通房丫鬟?不管是在王府还是别院,只要是王爷选定留在边的人,哪里见过一个母的?

    涟漪眸子眨了眨,垂下脸不说话!心里却狠狠地腹诽元君离!的!不就剩下一天了吗?她忍!

    不过……她晚上的睡姿真有那么难看吗?口水滴在他的袖子上?抬腿搭在他的上?

    她一直以为元君离晚上是出去睡的,他竟然爬上了她的?涟漪这会似乎忽视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包括她……都是平王大人的。

    ……

    入夜,涟漪看书看得累了,本来今晚要早早休息养精蓄锐的,可自从傍晚的时候被元君离的话吓到了,涟漪困得睁不开眼睛了也不敢睡。

    元君离从吃晚膳的时候就没有跟涟漪说过一个字,脸色难看的吓人,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铁手!”

    已经打起瞌睡的涟漪突然听到元君离的声音,猛地惊醒!迷迷糊糊的还不忘一脸期待的看向元君离。他要出去吗?

    元君离冷冷的扫了涟漪一眼,这个女人……想靠走他?想得美!

    “准备宵夜。”

    “……宵夜?是,主子。”铁手一愣,旋即立刻转出去准备。他伺候主子十年了,这是第一次听主子说要吃夜宵?

    涟漪眼中的期待瞬间化作嗖嗖的冷箭向元君离!

    吃吃吃!噎死你才好!

    元君离享受宵夜的时候,涟漪熬不住跑到内室的软榻上睡下,元君离眸子的余光瞥见她不甘的背影,勾唇扬起一抹无奈的弧度,这个女人……不仅倔强冷傲,当她听到他晚上都在她边睡下时,竟然还会脸红?

    想到这里,元君离不由低声笑了一声,呵呵的笑容从膛震出来,一扫之前的不快郁。

    只是,当平王大人忙完了准备就寝的时候,在看到软榻上涟漪用七本书摆在软榻中间的那条三八线时,脸上的笑容一瞬僵住!

    她……这个女人!她真是找死!

    元君离这会有一种把她狠狠掐死再大卸八块的感觉!

    她什么意思?!摆上一排书在中间当是君子线?他已经是坐怀不乱七天了!她今晚上还跟他来这么一出!

    元君离走到软榻边的脚步生生止住!这一刻,若不是涟漪无邪安然的睡颜早已无声无息的落入他心底不曾被碰触的柔软一面,如他这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弄醒然后扔出去!一了百了!

    守在书房外的铁手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半晌都没听到自家主子宽衣上的声音,书房的灯也一直亮着,正在他疑惑之际,只看到一道人影挟裹着冷冽寒彻的气息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径直去了王府的马厩,翻上马,一骑绝尘,朝别院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上的涟漪不觉长舒口气,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翻起来将七本书收拾妥当,眼底闪过一抹俏皮的光芒,旋即躺下安然睡去。

    ……

    次一早,涟漪是被一阵喧嚣吵闹的声音吵醒的,她一个激灵翻,就听到门口传来元君离低沉的声音,

    “王妃还没醒,你们都在这里吵什么?!”故意压低的声音隐着丝丝怒火和责备,涟漪甫一听到他的话不觉一愣,眼底有异样的愫一闪而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