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吊还要喘口气

    元君离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向涟漪,任谁都无法将眼前的女子与他三个月前迎娶的夏涟漪联系在一起。

    只是,不管她是谁,他元君离若是看对眼了,绝不会放弃!

    夏罂此刻也抬头看向涟漪,她的一举一动早在他刚刚回来的那一天就觉得不对劲了,那时,他还躲在暗处,怀疑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可是她脸上这张人皮面具是他亲手做的,也只有涟漪才知道这个秘密!不是她,还能是谁?

    涟漪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清了清嗓子,低声道,

    “如今唯一能让涟漪记在心底念念不忘的就是与王爷的洞房花烛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涟漪话音落下,安子柔蹭的一下,激动的站了起来,手中丝帕飘落在地上,她咬着唇涨红了脸瞪着涟漪,一方面是痛恨涟漪连洞房二字都能说出口,另一方面也是嫉妒元君离此刻的态度!

    就在铁手暗暗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涟漪捏一把汗的时候,却见自家主子只是很小声的哼了一声,便低头夹起一筷子莲藕看也没看的送入口中!

    铁手脸色大变!主子怎么又吃莲藕了?

    下一刻,当平王大人意识到自己又吃了一口莲藕,不觉快速的皱了下眉头。刚才第一口他根本就没嚼,可是这一口,他刚才听了夏涟漪的话似乎是在用随意掩饰他心底的惊讶!不知不觉的夹了一筷子,他都没看是什么。

    而涟漪低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元君离皱眉的模样,还以为他是生气了。心想这位爷也真是难伺候,不是说好了演戏给夏罂看吗?她不这么说,夏罂如何死心?

    涟漪忽然觉得元君离那皱眉的样子看了很过瘾,不觉得意的眯了眯眼睛,下一刻,她却无论如何也得意不起来了,手臂和大腿那里的刺痛越来越明显,胃里面也翻江倒海的难受着,想吐吐不出来,她掀开袖子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手腕遍布细细密密的红色小疹子,用不了多长时间,胳膊上就会全都是这种疹子。坐在对面的元君离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来,起拉过她的手腕一看,眼神一暗,强行拽起她就要走。

    他的脸色很难看,寒霜覆盖,涟漪这会也没心问他,到底又怎么得罪他了!

    安子柔和安子潇眼见元君离竟然拉着涟漪冲出了房间,兄妹二人眼中同时划过清晰的嫉妒和恨意。而坐在大厅的夏罂忽然站了起来,竟是拦在了涟漪和元君离前!

    “平王,不要涟漪说她不想说的话!做她不想做的事!”

    夏罂啪的一声将手中玉骨扇子拍在桌子上,看向涟漪的眼神充满了疼惜和不忍。只是,他眼底涌动的霾却是涟漪看不懂的。

    涟漪这会浑难受,咬牙瞪着夏罂,她这都难受的不行了,夏罂怎么还这么多废话?

    而夏罂在看到涟漪手腕上露出来的红疹子时,眼底的霾愈加浓重。她……的确是夏涟漪!除了她,还有谁对西湖醋鱼有如此大的反应!

    元君离这会扬起手臂将涟漪单薄清瘦的子勒在前,看向夏罂的眼神强势冷酷,

    “夏将军!确认完了没有?她究竟是不是夏涟漪?!但是你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试探本王的王妃!”元君离毫不客气的揭露夏罂的真实目的。他心中此刻有一股莫名蹿升的怒火,夏罂知道太多关于她的事,而他却对她知之甚少!

    隐隐的,平王大人此刻心底有怪异的火焰四处翻涌,他现在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就是吃醋!

    只是他发泄吃醋的方式看在涟漪眼中,更像是他与夏罂为了各自目的,步步相,步步试探!而她,则是夹在她们中间的一颗棋子!没有人真正关心她此时真实的痛苦和感受!

    涟漪冷笑一声,从容的挣开元君离的手,强忍着体的不适转朝楼梯口走去,那清瘦单薄的背影在此刻透出的冷傲和倔强,一瞬,让元君离的心狠狠地扯了一下。

    “站住!”他冷冷喝道!

    这个女人还闹上瘾了?!不知道现在应该先回王府吃药吗?

    元君离的声音越是冷酷无,涟漪离去的脚步越快,还不忘冷嘲的揶揄元君离一句,

    “王爷,您就不能让涟漪单独休息一下吗?这都抱了一晚上了还不够?大白天的还要抱着涟漪不撒手?涟漪不过是一弱女子,吃不消的。上吊还要喘口气呢,王爷总得把白天的时间留给我休息一下,晚上才好服侍王爷您不是吗?”

    语毕,涟漪在安子柔快要哭出来的表中,昂首下楼。

    而一贯是尊贵冷酷的平王大人则是握紧了拳头冷冷的凝视涟漪离去的背影!隐在宽大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仿佛涟漪此刻就是他掌心的空气,被他悉数挤压殆尽!

    元君离周涌动的寒冽杀气,让后的铁手大吃一惊!

    主子何曾如此隐忍过怒火?都是因为王妃!

    夏罂这会只是移开视线,不曾顶撞元君离一句!直到元君离快步下楼离开,夏罂眼底的狠戾和残忍才一丝丝的浮现上来。

    安子潇见元君离走了,心中不满全都朝着夏罂而来!

    “夏将军!昨儿我们才说好了要一同对付元君离的!怎么今天你倒是跟元君离一同挤兑本公子!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元君离刚才对你的态度不比对我好到哪里去。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夏将军以后还是少做!还有,夏将军是否该跟本公子解释一下,你跟涟漪是怎么回事?”

    安子潇以为夏罂刚才被元君离吓到了,正好趁此想试探夏罂的心思!

    本来夏涟漪是追在他安子潇后的女人,这会倒好!元君离和夏罂一唱一和,他安子潇倒成了外人!

    此时,夏罂视线一瞬落在安子潇自以为是的丑陋嘴脸上,眼底凌厉的杀气和先前涌动不散的残忍悉数落在安子潇眼中!就连安子潇后的安子柔也在此刻清楚地感受到了夏罂眼底的暴戾杀气!

    这种感觉是比元君离狠毒的一种气场,虽然没有元君离的深沉强势,但夏罂此刻的眼神是那种凝着嗜血气息的张扬!

    安子潇和安子柔同时一震,都是不敢再说一个字!

    夏罂在安子潇惊惧的眼神中,眼中嗜血气息不减分毫,薄唇轻启,却是语露杀机!

    “安子潇,我跟涟漪之间,只怕你到死都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