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给个痛快话

    纵火犯夏涟漪安静的猫在安家后院外面的墙根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安家后院就响起一声声惊慌失措的喊叫声,涟漪闭了闭眼睛心底暗暗掐算时间。

    下一刻,她黝黑瞳仁一瞬睁开,轻移脚步,正要朝后门冲出来的一抹白影跑去,冷不丁,后响起一道低沉戏讥的声音,

    “本王的王妃真让人刮目相看!忽男忽女不说,连来的地方都反反复复是一个地方。这安家的后院究竟有什么吸引你的?”

    这声音,在暗夜之中响起,让涟漪的心一瞬间跌在了地上。所有动作都僵硬的停了下来。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涟漪觉得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怎么又是元君离?

    怎么到哪儿都是他?这声音她绝对不会听错!除了元君离还能有谁?

    他平时不是理万机吗?不是一年到头也不出现在京都几次吗?他不是惜字如金,连皇帝老儿都拿他没办法吗?怎么她一暗中做点什么就能被他逮住!

    眼看从安家窜出去的那抹雪白色的影已经飞奔进了不远处的树林,这雪豹的速度果真非同一般!

    涟漪这时已经错过了逮住雪豹最佳的时机,一旦雪豹进了树林,想要擒住,难上加难!

    “王妃!说话啊?”元君离的声音不耐的提高了一分,那隐在暗夜之中的寒彻气息,丝缕敲打着落霜后背。

    在这般压迫冷凝之下,她如何回头?

    这次被逮到可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纵火啊!这罪名可不轻!

    涟漪咬咬牙,既然躲不过,那就听听元君离想说什么。

    一夜行衣的涟漪乖乖转,抬头平静的迎上元君离深邃如夜的视线,她眼中未见任何惊慌,只是看向元君离的视线隐着丝丝疏离冷淡的气息。

    涟漪并未察觉,当她转时,元君离看她的眼神中,隐隐闪过一抹惊艳。

    “王爷,您什么时候来的?”涟漪不直接问他看到了什么。

    元君离唇角的弧度微微扬起,眼底却是冰寒无的冷光,

    “你现在不会还存着一丝侥幸心理,觉得本王只看到你站在这里,没看到你纵火开笼子吧?”元君离冷声开口,看向涟漪的眼神愈加的寒彻冰封。

    隐在宽大衣袖下的大手不由握紧了拳头!这个女人,就如此不信任他!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准备跟他说实话是吗?

    好!太好了!她想绕下去他陪她!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涟漪见元君离这般冰冷无的神,心底咯噔一下。

    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王爷,您应该还记得,我告诉过您,我精神不太正常,晚上睡着了以后经常会起来梦游,梦游时的模样与平清醒时一样,但我醒来后通常是什么也不记得了。虽然现在能正常跟你谈话,但这未必是白天的我。这梦游在元国早有先例,我不是第一个。但因为碍于我的份,也不好挑明。希望今天没有吓到王爷。”

    涟漪尽量平和冷静的看着元君离。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露,若是其他人是挑不出一丝破绽的。

    但平王大人是谁?跟他来这

    眼底的寒彻因为涟漪的话再冷一分,这个女人到了如今还是不准备跟他说实话是吗?好!他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涟漪见元君离半晌不说话,不觉眨了眨眼睛看向他,夜色霜华,他一白衣立在梧桐树下,梧桐深深,将他清幽如竹的气质完美的陇在这片迷离月光下,他注定是整个元国独一无二的元君离!冷酷、霸道、寡

    “想给独孤绝琊送礼?为了参加七天后的晚宴?”

    一脸冷酷寒霜的元君离在涟漪清冷的眸光中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却是说的嗜血冰封!仿佛他这只言片语就具备了巨大的力量,可以将涟漪的目的彻底粉碎!

    涟漪心弦一颤,眸子睁大,这一刻,手心不由自主的出了汗。

    元君离这个男人的确够强大!够聪明!

    只因为她开了雪豹的笼子就猜到了她的真正目的!

    的确,她今天之所以来安家放火,就是为了趁乱带走雪豹!雪豹是安家准备献给独孤山庄的礼物!

    独孤山庄庄主独孤绝琊七天后的晚宴,将会公开选出独孤山庄未来七年的当家主母。选中的主母可以在山上七年,且在独孤山庄每一处都是出入自由,享有等同于庄主的特权。

    而这当家主母中最让涟漪心动的一条就是,参选主母的女子年龄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哪怕是已经嫁做人妻的女子也可参选!

    因为独孤庄主才惜才,却不好女色!选出的主母无非是帮他打理山庄事物,并不以夫妻相称!也没有夫妻之实。

    七年后,这女子可以自行选择留在山上与庄主成亲,或是得到一笔不菲的财富下山都可!

    因此,条件虽然苛刻,但元国一众少女少妇还是削尖了脑袋想去凑个闹,哪怕最终没有跟独孤绝琊成为夫妻,那半个山庄的财富也足够人动心!

    只是,若要上山,必须带一件礼物上去!带去的礼物有两点要求。

    一,独一无二。

    二,能吃能玩。这看似变态的两点要求,着实愁坏了一众想要上山参加主母选举的人。

    而安家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来这整个元国独一无二的雪豹,只是这只雪豹很不安分,而且雪豹是认主子的,安家的人没有让它信服的,它自然是暴躁的在笼子里又跳又叫的。这几天也急坏了安家准备参选主母的三小姐安欣欣,一个劲的吵着嚷着要杀了雪豹!

    涟漪此番纵火也是制造了一起假象,让安家的人以为是雪豹撞倒了笼子,翻到的笼子扑倒了蜡烛才引起的大火。至于如何收服雪豹,涟漪心中早有方法,可不等她住雪豹,元君离这大魔头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后,生生搅了她即将到手的胜利!

    偏偏涟漪还不能跟他翻脸!谁叫自己的把柄都握在人家手上呢。

    现在雪豹跑了,她却跑不了了,因为……因为平王大人已经朝她走过来了!

    涟漪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步,下一刻,却见元君离猛的抬起手臂,大力攥住她肩膀,不许她移动一分。

    他眼底明明是滔天怒火,怒她总是将他当做洪水猛兽,时时刻刻的防着他!

    而涟漪这会也不好过,这位爷明明是生气了,可嘴角偏偏还挂着一抹笑,森森的看着她,这模样,比魔头还要可怕!就在涟漪准备从实招来的时候,却见元君离从容的抬起另一只手指向她后,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那是不是你要的雪豹?”

    随着他话音落下,涟漪甫一扭头,就看到铁手扛着被打晕了的雪豹站在后三米的距离,面无表的看着她和元君离。

    涟漪的心再次狠狠地缩了一下。

    她很想问,平王大人,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