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涟漪视线看向车外湖心景色,旋即不假思索的说道,

    “也许平王是觉得连都不如吗?”

    如此直白的话语,由她说出来,却是莫名多了一丝沧冷的寒意。看起来她有些怕元君离,但归根结底,她骨子里是不惧怕任何人。

    元君离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是带着嗜血弧度的嘲讽。

    站在车外的铁手不觉叹口气,王妃这话说的……王爷把元神丹都给王妃了,她还算个?那元飞和纪蓝庭算什么?他们才是真的都不如!

    王妃真的是辜负了王爷的一片苦心。

    涟漪觉察到侧寒气萧索,也觉得自己在宋御医这事上使的小聪明有些多了,边的男人显然生气了,她适时的也要给平王大人一个台阶下下。

    “王爷准备如何发落涟漪?”

    涟漪此刻并不看元君离,不用看也能猜到平王大人那张千年寒冰的脸有多沉。

    索,眸光平静的看向岸边,只见不远处,有一青一蓝两抹影逐渐靠近。

    涟漪不觉眯起眼睛看向来人,一青衣的男子气质出众,五官分明,眉宇间一抹英气直人心,墨色双瞳清亮透彻,一戎装威严飒爽,青色袍角被湖边微风吹拂而起,猎猎作响,映衬的此男子更加英出众。

    尤其是那双眼睛……注定是连无边夜色都要融入其中的幽暗。

    落霜心底深处的一根弦,被这双眸子缓缓击中……确切的说,是曾经的夏涟漪对走过来的青衣男子有着非同寻常的眷恋!

    涟漪盯着来人视线一时忘了移开。对于伴随这抹青色影的安子潇视若无睹。

    侧,元君离看向她失神的眸子,眼底隐着层叠寒气,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握紧了拳头!心底隐着莫名翻涌的怒火,让他眼神在此刻更加寒彻冰冻。

    马车外缓缓走来的男子,不知是否看到了涟漪,竟是朝她的方向露出一抹温和暖心的笑容。而这男子侧的安子潇也抬起头来,疑惑的看向马车这边。

    青衣男子的这抹笑容看在涟漪眼中,莫名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男子该是夏镇卞的副将夏罂,听说这几天刚刚回京,但是在涟漪继承的记忆中,昔的“她”与这夏罂实在是没有过多的交际。

    涟漪轻皱下眉头,不觉对马车外的夏罂颌首示意,唇边一抹笑意再轻浅不过,可即便如此,看在元君离眼中也是如此的刺眼。侧寒气森森,涟漪方才记起,平王大人好长时间没说话了。

    “咳……王爷,您准备……”涟漪清了清嗓子,准备重复自己刚才的问题。

    “你的话够多的。”元君离像是突然吃了炸药,狠狠地呛了涟漪一句。

    涟漪垂下眸子轻声道,“即便如此,王爷不还照样搭理我。”

    平王大人周的寒气再添三分,让这不大不小的马车内,空气都显得稀薄而珍贵。

    元君离眯着眼睛看向落霜,冷冷道,“你是本王的王妃,就算再笨再傻,本王也会勉强看着你!王妃不会如此健忘吧……皇后前几天不是才说了……要你我……圆房!”

    嗤!

    涟漪小脸一红,下一刻却是煞白无光。

    圆房?

    元君离讲鬼故事呢?他真是没得消遣了,拿这个吓唬她!

    涟漪咽了口口水,眸子眨眨,低声道,“难道王爷看不出来,皇后是在开玩笑吗?”

    她也不确定这话能否蒙混过关,正好夏罂和安子潇走到了马车后,涟漪深呼吸一口气,想要掀开车帘下车,这会……安子潇那张脸虽然令人生厌,但也好过在小小的马车内跟大魔头元君离探讨洞房的问题!

    只是,不等涟漪的手碰触车帘,侧人影一闪,下一刻,她单薄纤细的子竟是被元君离大力的捞进了怀里。

    墨色双瞳近她清亮瞳仁,她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了一般,屏息静气的看着突然将她困在怀中的元君离!他有力的长臂箍住她柔软纤细的腰,绝世无双的面容近在咫尺,只消稍稍靠近一点,就能……吻上她的脸!

    这一刻……涟漪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就连夏罂绕到了车前,她都没有任何察觉。

    鼻对鼻,眸对眸,强势的元君离再次近涟漪面颊,几乎是要贴上她的面颊,也因为这番贴近,他隐隐的觉察到她的脸色近看之下……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这张脸……似乎动过手脚!

    这看似无懈可击的易容术……却如何能逃得过元君离的眼睛!

    “你、到、底、是、谁?”

    冷骇无的声音沉沉响起,冰冷的气息无的打在落霜面颊上,她眸色一紧,在元君离这般紧之下,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了对自己脸上这人皮面具的怀疑……

    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如果被他有所怀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查出真相!

    涟漪心一横,在元君离冷酷眼神中,扭头对着马车外轻声开口,“夏将军!别来无恙!涟漪刚刚还跟王爷提到您。”

    自然清爽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样,但此刻马车内的境况又有谁能猜到?

    涟漪子靠在马车一侧,腰被元君离手臂紧紧箍住,他另一只手撑在她面颊的一侧,距离她不过一公分的距离!彼此之间,那呼吸……早就相溶在一起了。

    因着涟漪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元君离本是怀疑试探的神,在下一刻莫名染了恼怒之色,那冰寒透骨的眼神任谁看了都会有种如坠寒潭的感觉!

    这个女人……竟然想到叫来别的男人当她脱的帮手?她以为这么容易就在他面前蒙混过关吗?

    此刻,就连车外的铁手都觉察到……这一次,王爷真的生气了!

    可是,让平王大人更生气的还在后面!

    马车外,夏罂轻轻打开手中折扇,顺势就要撩起马车的车帘一看究竟。可元君离不开口,铁手自然是尽忠职守的守在那里,不许任何人接近。

    夏罂唇角漾开一丝优雅却又迷熏的笑容,冲着车内涟漪深开口,

    “涟漪美人,跟本将军怎还如此见外,难道本将军还不清楚你与平王的一年之约吗?”

    一贯是安守本分的夏罂,这一次,却是冲着涟漪说出如此暧昧不明的话,一声美人,叫的元君离眼底顿时充斥无边血色。

    涟漪紧盯车帘外夏罂模糊的影,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又是一年之约?夏罂这暧昧的语气……

    难道以前的自己,真的跟夏罂有什么?否则,刚才那一眼悸动的感觉从何而来?

    可“她”喜欢的不是安子潇吗?

    正在此时,涟漪侧人影一闪,本是将她紧紧箍在怀里的元君离突然松开手臂,下一刻迅速起,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走出马车,只留给涟漪一个疏冷寒彻的背影。

    那车帘更是被他以最快的速度放下,涟漪想要看一眼夏罂此刻的表都没有办法。

    而背对着涟漪的平王大人,缓缓垂下眸子,任谁都看不到他此刻眼底燃烧的愤怒火焰!

    马车外的气氛,比之车内更加凝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