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算个屁

    涟漪柔软的小手在元君离前按了按,眉头不由轻轻蹙起,旋即,一手扶着他肩膀,单薄纤细的子摇摇晃晃的绕到他后,竟是在元君离背后拍了一下。

    拍的平王大人一贯冷酷寒彻的面容……竟是微微起了一丝诡异的红晕。

    所有人都震惊于眼前一幕,连吐得稀里哗啦的元飞都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

    他们震惊的不是涟漪敢摸元君离的膛,而是一贯不喜与人接触的元君离,竟是……没有丝毫的拒绝!

    元君离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冷着脸看着涟漪绕到了他后。

    涟漪脑袋还晕晕乎乎的,垂下的眸子看不出任何绪,可额头细细密密的汗珠显示出她此刻很不舒服。元君离面色一沉,手臂抬起,将后不安分的涟漪捞到了前,冰润修长的手指快速撬开她的下巴,在她口中送入一粒药丸。

    见那药丸被她缓缓咽下,元君离紧绷的面容方才缓和了一分。他的手掌轻贴涟漪后背,这个动作暧昧却自然,因为是面冲着众人,所以这个动作并没有其他人看到。

    元飞这时候勉强爬起来,冲铁手哀嚎了一句,

    “铁手!三哥给丑……厄,王妃吃的是什么?是不是晕船药?我也要。”元飞一脸悲催模样,之前,他并没有看到涟漪撞到脑袋的一幕,见涟漪下船后也是晕晕乎乎的样子,还以为涟漪也跟他一样晕船。

    铁手面无表的开口,“王爷给王妃吃的是元神丹。治疗内伤的。”

    铁手话音落下,在他对面的安子柔面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两只手发抖的搅着衣摆,不可思议的看向站在元君离侧的涟漪!眼底,杀气、妒意,满满的覆盖……

    元神丹?

    怎么可能?

    元君离竟然把疗伤圣药元神丹给夏涟漪?夏涟漪她凭什么?!

    涟漪服下元神丹,一盏茶的功夫后,神色比之前好了很多。这段时间,所有人都为了等她恢复过来,陪平王大人一起站在岸边吹着冷风。

    元君离不发话,谁也不敢开口说走。

    涟漪揉了揉太阳,只觉得后背那里乎乎的,她正想回头去看,元君离已经不动声色的收回贴在她后背的手掌,神冷淡。

    “随本王上车。”元君离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率先朝停在岸边的马车走去。

    涟漪才刚刚好受一点,甫一听到元君离这话,不觉不耐的皱下眉头!这个大魔头元君离是不打算放过她了是不是?他刚才给自己吃了什么?味道怪怪的……可效果,却很好。

    涟漪正发呆,走在前面的元君离扫了眼她的表,眸色一凛,冷声道,

    “你还想坐船?上车!”

    涟漪脸上的排斥和不耐让平王大人心莫名的烦躁,那冰冷的眼神和无的表看在涟漪眼中……隐隐觉得,元君离是不是准备上车后跟她秋后算账?因为她泼了安子柔一脸酒的原因?

    难道是要在马车上跟她摊牌?那最好了!她巴不得元君离早点表露心思,好过总是这么晴不定的出现在她生活中。一旦知道了元君离的想法,她下一步的部署也容易的多。

    元君离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也不容许别人轻易揣测他的心思。他能摊牌,她求之不得!

    想到这里,涟漪长舒口气,清亮的眸子眨了眨,脚步轻松的跟上了元君离的脚步。她如此快速的转变,让元君离一贯冷酷无波的面容,忍不住有一丝抽搐……他冷着脸转,背转过去,眼底却闪过一丝无奈的放纵。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涟漪在安子柔嫉妒愤恨的眼神中,双手一撑马车平台,翻上车的动作干净利索,看的元飞和纪蓝庭目瞪口呆!

    安子柔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和恐慌!平王不但容许夏涟漪进入别院,还给她吃元神丹,现在……还带她上了马车?这个丑八怪夏涟漪就算能说能听了,又有什么?那容貌还能改变不成?

    安子柔好不容易才压下眼底的嫉妒,转的时候,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两道影,安子柔眼前一亮,一条毒计在心底滋生。

    ……

    马车上,涟漪轻咳了一声,在元君离压迫冷凝的视线中冷静开口,

    “王爷想说什么?”她如此开门见山的态度,看起来随意平静。

    元君离强压住心底的怒火,唇边噙着一抹冷笑,甫一开口,声音低沉充满磁,在狭窄仄的马车内,这声音显得如此动听,只是,属于元君离的强势霸道,时时都在。

    “说吧。你如何打发了宋御医?想必你没胆子用本王的名义!”他说的自信且冷酷,这样的他,看似无冷漠。

    涟漪挑了下眉头,这该来的始终会来,躲不过去的。元君离说的没错,她的确没用他的名义吓走宋御医,在无法确定元君离是敌是友之前,涟漪不会轻易将他老人家的大名扯进来。

    索抬起头,从容迎上元君离眼睛,轻声开口,

    “我跟他说……”涟漪顿了一下,接着道,

    “你儿子喊你回家吃饭。”

    蓦然,平王大人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一下,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握紧了拳头,膛震了几下,似乎是在隐忍什么。

    而马车外的铁手还在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

    “哦?是吗?我同意了吗?纪蓝庭同意了吗?”平王大人的确是不同凡响,涟漪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沉稳发问,只是那放在膝盖上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握紧……再握紧。

    涟漪无所谓的笑笑,“我只说他儿子喊他回家吃饭,又没说是王爷或者纪大人放人了,我这不过是一句劝慰他的话,而已。”

    “而已?”元君离闭了闭眼睛,如此才能保持冷静继续发问。

    这个女人……还真有她的!聪明却不张扬,冷静却又机智。

    “你骗了他,就不怕他到时候找你?”元君离闭着眼睛沉声发问,唇角却是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弧度。

    涟漪保持平和笑容,视线移到窗外,淡淡开口,

    “我的目的不过是让王爷今天能许我进入别院。王爷出题考我,想看我有没有本事进别院,我算是被着出了王府大门的,这手段自然是要多低劣有多低劣,我只管稍后在王爷别院门口别太难看了,管他宋御医回家后看没看到儿子。宋御医救子心切,听了我传达的话自然以为事有了转机,这种况下,一般人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他宋御医当时怎么不想想,我夏涟漪……在平王大人心里面算个啊!说到底,我这次很侥幸,不是吗?”

    涟漪说完,侧闭目养神的元君离眉头蓦然皱起,徐徐松开后,面容沉如霜。

    他冷哼一声,沉声开口,

    “你刚才说……你在我心目中算什么?”

    这个女人……她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算个?好!真有她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