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脑震荡?

    琼浆玉液,也可杀人于无形。

    安子柔虽然没有在酒中下毒,却是聪明的选择在酒壶上动了手脚。她前面倒给元君离和其他人的酒都没有问题,到了她这里,酒壶微微一震,壶心转动,涟漪杯中的酒自然与其他人不同!

    这种转心壶涟漪并不陌生,她在现代训练时,曾看过类似的例子,不过那是古罗马时期用来谋杀朝中重臣的案例。安子柔连转心壶都有……恐怕这个女人的背景绝非安家二小姐如此简单!

    涟漪垂下的眸子冷冷一笑,右手看似随意的拂过桌面,却是将一块点心拨到了地上,那点心眼看就要掉在地上,涟漪脚尖一扫,即将坠地的点心嗖的一下从桌下飞了出去,直直的朝燕无双小腿飞去!

    点心在桌下穿梭,平王大人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温暖的笑意,这丝笑容弥足珍贵,又一闪而过。涟漪专注于脚下,并没有注意到平王大人为了配合那块点心飞行的速度和方向,还纡尊降贵的往后收了收腿。

    小小的点心无声砸在站在船头的燕无双小腿上,涟漪在现代受过特殊训练,一张薄薄的纸片都能杀人于无形!燕无双只觉得小腿一痛一麻!下一刻,她哎哟一声,子一晃,重重的撞向一旁栏杆。

    随着她这剧烈的动作,船猛的一晃,涟漪子紧跟着一歪,到了嘴边的美酒也就顺势泼向了安子柔的脸!

    她看似是不受控制的失手将美酒洒了出去,整个动作自然流畅,看不出任何刻意的痕迹!连那脸上的表也讶异的恰到好处。

    哗啦!

    安子柔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刚刚倒给涟漪的满满的一杯酒兜头淋下!

    整个船都在左右摇晃,充斥着燕无双刺耳的尖叫声,燕无双越是站不稳,子晃动的越厉害,偏偏纪蓝庭和元飞都不想拉她,元君离这位爷更是稳稳地坐在那里,就是安子柔被淋了一脸的酒,他也无动于衷。

    只那垂下的眸子,笑意隐隐。

    此刻,就是距离他最近的元飞都没看到,元君离悄悄收了袖中暗器。如果刚才夏涟漪真的准备喝下那杯酒,就算这个女人没有行动,他袖中暗器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船体还在剧烈摇晃,涟漪扶着桌面,冷眼笑看安子柔狼狈诧异的神

    就在这时,几乎就要坠下船头燕无双一把抓住了站在旁的墨霞,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就算她今落水了,也要抓一个垫背的。

    眼见墨霞惊呼一声,大半个子已经被燕无双拉出了船头,涟漪眸光一冷,起朝墨霞的方向追去!元君离的视线也随着她影到了船头……

    刚刚站稳的安子柔明明就在元君离前,可元君离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夏涟漪吸引去了……

    安子柔心下一惊,攥着衣摆的手,苍白无光。

    千钧一发之际,涟漪紧紧抓住墨霞手腕,将她几乎贴到水面的子生生拉了回来!

    扑通一声,燕无双狼狈落水,四下扑通着,才发现水里只有自己一个!

    涟漪拉着墨霞往回走,船再次摇晃一下,墨霞不会武功,一头朝船侧的栏杆栽去,涟漪眉头轻蹙,稳稳地拉住她,自己的脑袋却不小心撞在了船壁上。

    撞上的一瞬间,涟漪才知道这看似是琉璃的船壁……竟然……他妈的是石头的!她忍不住想要骂人!尤其是元君离这个腹黑险的家伙!

    这一下撞得可不轻!涟漪只觉得脑袋嗡嗡响着,眼前的景象也跟着发飘……

    该死的元君离!这船看似是普通的画舫,其实比现代的防弹车还要牢不可破,这船壁用琉璃装饰外壳,内里,却是质地坚硬的石头,冰凉刺骨。

    涟漪松开墨霞的手,抬手摸了摸自己脑门,的,还肿了起来,不过有薄薄的留海挡着,暂时看不出来。只是她现在很头晕,这具子本就虚弱,在王府门口被安子潇甩在墙上那一下还没完全恢复,现在她只想船能立刻靠岸,让她躺下休息一会。

    元君离此刻放下酒杯,脸色一寒,起朝她走来!他隐隐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可这个女人倔的很,刚才那一下……她是不是伤到了?

    心,莫名的焦躁。看向涟漪的眼神也变得冰冷起来。

    安子柔这会也假惺惺的来到涟漪前,柔声道,“姐姐,你刚才……是不是撞到头了?”

    安子柔眼底隐着试探,同时还有丝丝恶毒的诅咒。她是巴不得涟漪刚才那一下撞死才好!想到之前泼到自己脸上的那杯酒,安子柔眼底的恨意愈加明显。

    涟漪这会还有些恶心,扶着船壁缓了缓,正要开口,就听到元君离低沉的声音冷冷响起,

    “铁手,加速靠岸!”

    冰冷的声音隐着一丝怒气,尤其是他周的寒彻,一瞬能冻结这湖水一般。

    涟漪迎上他冰冷的眸子,心底嘲讽一笑。

    元君离这表是什么意思?是看她泼了安子柔一脸的酒不高兴了是吗?他又是否看到安子柔在酒壶上动了手脚想要加害她?世人皆知,平王爷这些年边只有一个安子柔,任何美女都入不了他平王的眼。

    安子柔对他如此特别,他岂会不怪她刚才的举动?

    思及此,涟漪冷嘲一笑,看向湖面的眸光疏冷淡漠。

    元君离要怎么护安子柔是他的事!但安子柔胆敢设计她,她夏涟漪绝不放过!

    “我没事,好的很。倒是可惜了你给我的那杯酒!”涟漪在安子柔苍白的面色中淡淡开口。看似云淡风轻的神,只那双眸子幽冥冷冽,不带任何感波动!

    安子柔尴尬的摇摇头,元君离蓦然转,背对着涟漪的子萧寒冰冷,宽大衣袖下,大手不觉握紧了拳头。

    下一刻……画舫飞速朝岸边停靠。

    铁手带领一众手下划船的速度快的惊人!画舫简直就是在湖面上飞快掠过……除了元君离,船上其他人脸色都不好看!

    这画舫的速度太快了,众人又都喝了点酒,一个个脸色发白,捂着口,有苦难言。

    涟漪扶着船壁站在那里,这会她不能坐下,一旦坐下更难受!只盼画舫靠岸了,她赶紧上岸休息一下!这个元君离……开这么快做什么?疯了是不是?

    画舫刚刚靠岸,元飞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有气无力的趴在栏杆边大吐特吐。纪蓝庭一边呼着气,一边给他捶背。

    安子柔脸色苍白的走上岸,两条腿都打颤,她抬头看了眼走在前面的涟漪和元君离,眸中漫过满满的妒色。

    涟漪双脚刚刚落地,便有种窒息的眩晕感!该死!刚才那一下……不会是脑震了吧?正在她迷迷糊糊中,抬手想要扶住旁的一棵树干,却是一不留神摸上了元君离的膛!

    一瞬,森森寒气从前传来。

    元君离子绷紧,低下头定定的看着她。她现在这般迷糊却又倔强的模样,无端……撩拨了他的心。

    他刚才之所以让铁手加速靠岸,就是见她支撑不住了,所以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