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游湖

    纪蓝庭瞥见院内场景,微微一怔,面上的一本正经之下是他极度好奇的心,而年轻的元飞则是忍不住地大呼小叫起来,

    “纪大人,三哥的院子里有个女人!”

    元飞话音刚落就被一道寒气冻住,这寒气来自元君离警告的眼神。

    “三……三哥。”元飞规规矩矩的站好,只是当他看到元君离对面的涟漪转过后,不觉低呼一声,

    “丑……丑八怪夏涟漪!怎么……”元飞还没搞清楚状况,本来看到三哥的院子里有个女人,已经足够他惊悚了,最可怕的……这个女人竟然还是夏涟漪!

    蓦然,元君离微眯起的眸子迸一丝冰冷的杀气,他一贯是冷酷无子,可对于元飞,却是头一次流露出这般骇人的气息。

    元飞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只得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纪蓝庭。

    纪蓝庭清了清嗓子,不悦的瞥了元飞一眼。他这闹还没看够呢。

    “王爷,今儿不是要游湖吗?一切都准备好了。”纪蓝庭嘴角噙着一抹浅笑开口,还不忘对涟漪微微颌首示意。

    涟漪扬了扬眉毛,对他微微点头。二人之间的互动再平常不过,可看在元君离眼中却是……很不顺眼。莫名的,元君离周的寒气再深一分。

    涟漪一听他们要游湖,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了,正要转,冷不丁被元君离叫住,

    “本王还等着王妃上船后慢慢告诉本王,你究竟跟那老家伙说了什么。”元君离声音冷冷的,听不出任何绪的波动。

    涟漪眉头一皱,本能的说了句,“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现在就能告诉王爷!”

    蓦然,元君离本是往外走的步子一瞬定住,回头狠狠地瞪了涟漪一眼。这一眼,如刀似箭,偏偏却又在暗处噙着一抹冷笑,看的涟漪后背阵阵发寒。

    她不觉叹口气,垂下眸子淡淡道,“但凭王爷做主!”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将元君离祖宗八代都骂遍了。

    这元君离真是腹黑险!先是她来别院见他,现在又她上船!谁知道一会上了船,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元君离大步走出院子,即使不回头也知道涟漪此刻是多么不愿的表,平王大人的背影,愈发的萧寒冷冽。

    ……

    意盎然,万物复苏。正是最适合踏青游湖的好时机。

    只是,此刻画舫之上,气氛却多少有些诡异。

    陪同平王大人一起上船的除了涟漪、纪蓝庭和元飞,还有随后赶来的安子柔和燕无双。

    安子柔上船后,子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只有元飞伸手想要扶她,元君离冷淡的走过她边,指着自己边的位子对一旁垂眸不语的涟漪冷冷道,

    “坐这里。”

    涟漪嗯了一声,在一船人震惊的神中,面无表的坐下来。

    安子柔对元飞歉意的笑笑,转过后,眼底却漫过满满的嫉妒和哀怨。

    燕无双自从见了涟漪进入别院后,多少老实了一点。她在宫中听过不少关于元君离的传闻,对他是又敬又怕,当着元君离的面,自然是不敢为难涟漪。眼见涟漪坐在了元君离旁,燕无双吃惊的张了张嘴巴,最后只得怏怏的低下头。

    画舫在湖心停下,安子柔抚琴,燕无双在船头起舞,涟漪端坐平王大人边……吃!

    她什么都不会,又是被元君离着上船的,不吃做什么?

    元飞这会也打开了话匣子,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几天后绝琊山庄晚宴的事。涟漪听的津津有味,当元飞说到绝琊山庄庄主独孤绝琊此次晚宴将会选出山庄当家主母时,有关主母的待遇和份让涟漪心弦微动,不知不觉停下手中动作,专注的听着元飞的话。

    旁,元君离见她拿着一块点心半天没咬一口,眼神看向不远处的湖面发呆,就知道她是听进了元飞的话。

    这个女人……难道她想在绝琊山庄上……

    哼!休想!那天他可是盯着呢!她休想在他面前耍花招!思及此,平王大人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轻轻搁下手中白玉杯子,冷声打断元飞的侃侃而谈,

    “晚宴那天你去城外给我办事,不用上山了。”

    冷淡的语气,带着毋庸置疑的霸气。

    元飞正说到兴头上,甫一听到元君离的话,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悲催的看着他,完全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三哥……可是这晚宴几十年才有一次,你……”

    “需要我再说一遍?”元君离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面前酒杯,声音神都冷到了骨子里。

    世人皆知,平王元君离行事作风利索干脆,向来不拖泥带水。因此,他的话也没必要重复第二遍!元飞再怎么年轻单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是。三哥。”元飞乖乖的点头答应。心里头却是冤的不得了!为什么是他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是纪蓝庭或是铁手去啊!三哥这不是整他吗?

    铁手和纪蓝庭同时瞥了元飞一眼,那眼神分明刻出两个字,“多嘴!”

    王爷对王妃的态度明显很不寻常,可元飞还一个劲的在王妃面前提独孤绝琊选主母的事,偏偏王妃还听得津津有味,王爷能不吃味吗?

    涟漪这厢正听到兴头上,冷不丁元飞哭丧着脸没心说了,涟漪只得恢复先前吃东西的动作。

    舞完一曲的燕无双香汗淋淋的来到元君离后,正想上前,却被铁手拦了下来,只得怏怏的站在船舱的另一头,安子柔则是一脸温婉从容的给众人倒酒。

    只是那酒在倒入涟漪杯中之前,酒壶……隐隐震了一下。

    元君离视而不见,举杯一饮而尽。

    涟漪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凌厉的冷笑,待酒杯斟满,安子柔唇边挂着温柔的笑意,柔声道,

    “姐姐今辛苦了。”好一声体贴温柔的称呼,涟漪如何能不喝这杯酒?

    涟漪笑了笑,面上平淡无波,只那瞳仁深处,寒气森森。

    她端起面前酒杯,晃了晃,似乎是在闻着这杯中醉人的酒香,旋即冲安子柔淡淡道,

    “谢谢妹妹这杯……与众不同的美酒。”

    涟漪故意加重了与众不同四个字,安子柔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下一刻见酒杯已经到了涟漪唇边,安子柔眼底蓦然闪过一抹狠绝的杀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