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王爷的威胁

    涟漪往前走的脚步并未停顿,只是随意的看了眼边的墨霞,淡淡开口,

    “她刚才说什么?”

    墨霞没料到涟漪会这么问,当下没反应过来,愣愣开口,“王妃,你没听到?”

    “说的又不是人话,我怎么能听到?”

    话音落,燕无双一张脸顿时涨红。是她刚刚说涟漪能听懂人话了,所以涟漪偏说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燕无双恨得咬牙切齿,眼见涟漪抬脚往前走,燕无双当即狠狠开口,

    “夏涟漪!不是正妃就能走正门的!安侧妃跟王爷认识五年呢!都进不去这别院……你……”

    “你燕无双不也七岁就进宫了吗?怎么在宫中连个答应都没混上!听说你妹妹无暇进宫一年就是常在了!这问题,你燕无双最有心得不是吗?”

    “你……你、”燕无双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后面的话。

    昔的涟漪,又聋又哑,因此也造就了她在暗中洞悉世事的能力!燕无双帮安子柔出头当了靶子,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安子柔出场了?

    果不然,燕无双后的马车内,安子柔一叠翠华服婀娜走出,闭月羞花之貌,倒也担得上第一美人的名号。

    安子柔下车后,一脸无奈为难的劝着燕无双,“无双妹妹,王妃体才刚刚好了一点,又舟车劳顿来到这别院,你就不要跟王妃开玩笑了。都是自家姐妹,和气生财,不是吗?”

    安子柔端的是一个识大体的贤淑形象。

    一番话既给了燕无双面子,同时又将涟漪来这里的目的抹黑,这明摆着说涟漪体还不好就心急火燎的跑到别院这儿对王爷主动投怀送抱了。

    众所周知,以前的夏涟漪喜欢的可是安子潇,这么快就移别恋了,只是让人更加误会涟漪的不自量力和水杨花。

    好一个狠毒的安子柔!已经关起来三夫人和宋辰轩了,夏蒹葭也至少半年不能出门,她还是不知悔改,这么快就想翻本了?哼!做梦!

    涟漪捶了捶坐马车坐的有的酸痛的肩膀,看似随意的笑了笑,出口的声音却冷冽寒彻,

    “昨晚上温度低的,听说安侧妃院子里不少下人滑倒受伤,我院子里的暗香也很不小心的打翻了一瓶辣椒水在院外,不知安侧妃边的下人碰没碰过那辣椒水,涟漪可是听说平王不喜欢闻辣椒水的味道,安侧妃若上有这味道,或是被下人沾染了这味道,还是早早的回去梳洗一番再来吧。”

    语毕,涟漪在安子柔苍白的脸色中微笑着转,从容走到等在门口的铁手边。

    安子柔看到铁手站在那里,脸色由白转青,她低下头狠狠地瞪了后的丫鬟一眼,那小丫鬟现在眼睛还红着呢,就是昨晚被辣椒水熏的,小丫鬟被安子柔看的,当即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往后退。

    铁手何时出现的安子柔和燕无双都不知道,但涟漪警觉异于常人,转后,便能准确的找到铁手的位置。

    铁手垂首抱拳,淡淡道,“王妃,王爷不……”

    见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涟漪冷笑出声,这声音明明很轻,可听在铁手耳中……却怎么有威胁的意思?面上威胁的是他,可实际上,这王妃威胁的难不成还是王爷?

    “铁手,我是来告诉王爷,我跟宋御医说了什么的!”

    “……”纵使沉稳如铁手,这会……也不由抬头吃惊的看向涟漪。

    他如何也没料到,王妃登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如此开门见山,没有任何掩饰,而她说的不就是王爷一心想要知道的吗?

    涟漪此刻笑的没心没肺,纵使那小脸蜡黄无光,但偏偏那眼底的笑意璀璨明辉,让站在院内长廊下的元君离微微有一瞬恍惚。几天不见而已,这个女人……愈发让他移不开视线了。

    须臾,沉冷之音傲然响起,

    “站那里冒充护卫吗?进来!”

    随着元君离话音响起,门口,涟漪笑容虽说敛了一分,却多了一丝让元君离恨得牙痒痒的无辜。

    而涟漪后,安子柔眼中噙着泪,吃惊的看着一步步走进别院的夏涟漪!

    刚才那话……他真的是对夏涟漪说的吗?

    可不是她……又能是谁?

    他的眼神分明深深地看向夏涟漪……那一刻,他眼中,哪里有别人的影子?

    她安子柔用了五年的时间才成为侧妃,而夏涟漪……不过几天时间,竟是……竟是进了他的别院!不知何时,安子柔尝到了嘴中的腥甜味道,唇瓣咬破,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涟漪步入别院,站在元君离前三步的距离。

    她所有的布局都在王府的时候全部演完了,到了这儿,她就是真实的夏涟漪!

    梧桐树下的元君离,尊贵气质傲然不凡,冷峻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威严霸气。他的心思不容任何人猜测,而涟漪此时,一心想的只是她离开王府后的海阔天空,元君离是否尊贵不凡,是否人中龙凤,都与她夏涟漪无关!

    于他这般男子,定是不会看上她!他可以妻妾成群,可以无冷酷,她夏涟漪心底,也不会起任何波澜。

    在她之前,他是不是夜夜笙歌,妻妾成群,她不在意!在她之后,他也可以弱水三千,瓢瓢尝尽,她绝不干涉,因为,这与她,无关!

    这王妃的头衔,她巴不得现在就摘下来还给他!

    “王爷。”涟漪福问好,只是这声音和语气怎么看都透着生疏冷淡,联想到她在元皇和皇后面前的乖巧文静,至少那眼中的笑容是真心的,可现在……到了他面前,她就全副武装,像是对待敌人一样的防着他了?

    元君离瞥了眼涟漪后,安子柔黯然转,燕无双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只有他眼前的夏涟漪,看到他,眼中不起任何波澜。

    想到这些,元君离不由冷哼了一声,冷冷道,

    “先是骗了铁手,再借宋御医演戏给我看,到了这儿,反倒是乖乖说实话了!你布置这一出,想过后果吗?”元君离唇角含笑,但这语气……杀气凛然。

    这摆明了是威胁的语气!

    涟漪低头小声道,“难道后果会比上次陷害纪大人还严重?”

    这声音很小,也就元君离和铁手能听到。涟漪这话太狠了,生生把元君离归纳成了自己的同伙。陷害纪蓝庭的事,元君离也有份!至少,这位爷算是知不报,眼睁睁的看着纪蓝庭被涟漪耍的团团转。

    铁手两眼望天,狠狠地眨了眨,才能忍住笑。

    而元君离……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狠狠地哼了一声,

    “你不说本王都忘了!真是多亏王妃提出来,那是不是可以数罪齐罚了?”元君离语气越来越查,脸色越来越难看。

    涟漪尽可能的保持冷静,不腹诽,不变脸。

    “王爷您这记还能忘了?不就是等着我自己说吗?我有太多把柄在王爷手里,王爷想什么时候拿出来用都可以,不过……”

    涟漪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抬头定定的看向元君离。

    这一眼芳华,深深凝视,难得她抛去眼中清冷傲然,如一汪泓滢深深地看着他,一瞬,让元君离心弦莫名一颤。

    可涟漪下面的话,却险些气歪了王爷的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