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眠的人夜长

    皇后心疼涟漪子不好,急忙让人安排位子让她坐下。

    本是小太监搬椅子,难得一动的铁手竟然主动上前,搬起椅子面无表的搁在了王爷大人侧。

    元君离始终垂眸不语,品香茗,装大爷。

    涟漪嘴角抽了抽,扫了眼那紧挨元君离的椅子,见皇上和皇后都没说话,乖乖的坐在元君离边。元君离薄唇飞快的勾起一抹浅笑,继而又恢复那一贯的冷酷寒凉。

    元皇此时眯起眼睛,一脸原来如此的表,只有皇后这厢还看不明白,关心的问东问西。

    “涟漪丫头,听说……你在王府骂了安子潇?还在大理寺帮墨霞洗脱了冤屈?”皇后此时显得分外八卦。

    涟漪垂眸翻了个白眼,皇后这不都知道吗还问她!看来这宫里的女人果真是寂寞空虚,对外面的事如此的好奇!所以她夏涟漪绝对不会一辈子守着那个王府的,她一定要想办法光明正大的离开平王府!

    “回娘娘话,是安公子不顾份几次三番越轨挑衅,涟漪忍无可忍才会出口教训他,维护王府声威!至于墨霞的事,完全是纪大人威武断案,想那纪大人虽然年纪轻轻,却睿智冷静,尤其是最后那制服宋辰轩的一招,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涟漪说完,看似不经意的瞥了元君离一眼。这一眼却意味深长,眼底的暗示似乎是在说,纪蓝庭分明是他平王的人。

    元君离眸中余光觉察到涟漪看过来的视线,她话中有话,他岂会听不出来?这个女人……除了脾气硬子冷,竟还如此的细心。似乎……是没有什么事能难道她。

    莫名的,王爷大人因为刚才听到涟漪夸奖纪蓝庭而不悦的神,在此刻,也微微缓和了一分。

    眼见元君离低头但笑不语,皇上这边心花怒放,似乎已经看到不久的将来……老三和夏涟漪双宿双栖的美景……

    只是,不知……元皇能否等到那一天。

    皇后这会抓住难得的机会,想在涟漪和元君离面前多说点对方的好话。

    “涟漪丫头,你看君离今儿也在这儿,他这孩子子是冷了点,但只要你用心对他,就会发现他的很多优点。如今上天怜见,让你跟正常人一样,三个月的事可不要再次发生了。”皇后说完慈一笑。

    皇后指的是涟漪三个月前去见安子潇又哭又闹,最后被元君离赶回娘家的事。皇后也是好心的提醒涟漪,希望她是彻底的忘了安子潇。

    虽然元君离对皇后和皇上都不怎么忱,但皇后是打心眼喜欢元君离。

    涟漪听皇后如此夸奖元君离,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心中却在腹诽,他的优点?来去无影?喜怒无常?险腹黑?这些都算不算他的优点?

    涟漪脸上抵触冷淡的神,让元君离不由握紧了手中白玉杯。

    站在他后的铁手暗暗心惊,王妃怎么就没个好脸给王爷呢?看把王爷气的!

    涟漪和王爷大人之间暗战升级,皇后这厢还在自说自话,

    “你二人的婚事当时也都说好了,一年之约嘛,一年之后……”

    “咳咳!皇后,涟漪这丫头是不是还没去过老三的别院转转?”不等皇后说完,元皇沉沉开口,竟是打断了皇后的话。

    而皇后那句一年之后,却是深深地烙在涟漪心头。

    她抬头定定的看向元皇和皇后,眼中闪烁希翼的明亮光芒!皇后刚才的话,给了她希望……

    这光芒却是莫名刺着元君离的心,早在皇后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放下了杯子,背脊直,面容寒彻……抬起的眸子隐隐的……有一分紧张掠过。似乎……是不想皇后说完后面的话。

    铁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腰间佩剑,主子又生气了吧?!可这紧张是因为什么?皇后娘娘那句话吗?

    元皇见涟漪眼中有一丝迷惑,眉头微微拧起,难道……婚约的真相……夏镇卞没有告诉涟漪这丫头?

    他不想皇后说下去,是有心撮合涟漪和老三!夏镇卞对元国忠心耿耿,只是当年为太子的元皇一次任举动让夏镇卞痛失所,但夏镇卞对涟漪这个女儿却是极为在意的……

    如果涟漪这丫头真能收了老三的心……那他还有什么担心的?

    而老三刚才那表……似乎,也是不想皇后说下去的!难道老三也不想解除婚约了?

    在场的人除了涟漪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皇后看了眼元皇的脸色,急忙转移了话题,

    “君离,听说你那别院有个赏月亭很好,不如……”

    “没空!”

    不等皇后说完,元君离冷冷开口,丝毫不给皇后面子。元皇脸色一僵,清了清嗓子,沉声道,

    “涟漪丫头,你才刚刚恢复,这阵子就呆在王府好好休息,至于别院那里,以后有的是机会。”元皇算是给皇后解了围,皇后尴尬的笑笑,反正也都习惯被元君离这冷脸刺挠了。

    “涟漪谢皇上、娘娘关心。”涟漪依旧是一副乖巧文静的模样。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侧看向元君离,“老三,朕看这十天后绝琊山庄的晚宴你是不是也没空参加了?”

    元皇听似无意的一句话,却让涟漪心中再起波澜。

    绝琊山庄晚宴?

    涟漪晶亮的眸子不由闪过一丝精芒,尽管一闪而过,却是被距离她最近的元君离敏锐的捕捉到,觉察到这精芒深处是一丝自信的浅笑,元君离不由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高兴这么早做什么?

    “那天……我会到的。”

    沉冷之音淡淡的回响在大之上,元皇和皇后一愣,他要去?因为什么?夏涟漪吗?

    涟漪却是拧了下眉头……还以为他一定不会去凑那个闹的……谁曾想……

    元君离沉着脸起要走,元皇看向他背影,思忖片刻,在元君离两脚还没踏出大厅之前,沉声问着涟漪,

    “涟漪丫头,为何你现在与之前转变如此之大!简直是判、若、两、人。”元皇话音落下,元君离离去的脚步果真停了下来!

    他……似乎也想从涟漪口中听到答案!

    此刻,涟漪神色如常,只那双瞳仁,若幽冥之火,寒彻、通透!

    单薄躯缓缓立起,对元皇微微颌首,甫一开口,声如甘泉,却激心扉。

    “皇上,涟漪曾经听过一句话,不眠的人夜长,疲倦的人路长,不知正确真理的愚人,生死轮回长。涟漪不过是想通了这其中道理,而已。”

    话音落,元君离蓦然转,定定的看着她,眼底,震惊清晰划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