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爷夫君

    不管这暗中高人是敌是友,涟漪这会是非出手不可了!

    清瘦子微微一侧,映入眼帘的是即将弹跳到纪蓝庭脸上的红色蛊虫。

    涟漪看似受惊的低呼一声,下一刻却是迅捷抬手将桌上的碗快速扫开,连带那只跳出来的蛊虫也被她宽大衣袖扫下案几……

    她看似是帮了纪蓝庭大忙,可谁都没看到就在这之前……当宋辰轩的手下端着那碗蛊虫经过她面前的时候,她假装喝茶的时候,小拇指无意的弹了一下,却是飞快的将一丝白色粉末弹入其中……

    这白色粉末还是她昨晚从温泉池里顺来的药浴粉末,一直留在边以备不时只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蛊虫对任何药材反应都很大,具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排斥!一旦有任何不明药物接近,蛊虫都会迅速发动攻击!所以才会有一条蛊虫突然蹦了起来!

    悲催的纪蓝庭纪大人还当涟漪是好人出手相救!可曾想过,涟漪才是那罪魁祸首!

    纪蓝庭眼看那满满一碗蛊虫被涟漪扫了出去,本是松了口气,可当他看到蛊虫飞出去的方向后……纪蓝庭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由看向侧屏风后那一抹玄金色的影。

    那抹影高贵冷傲,垂眸喝着丫鬟送上来的香茗。他什么时候来的,纪蓝庭并不知道。当纪蓝庭读完夏蒹葭的状子时,一扭头,就看到这位爷端坐在屏风后,冷着一张脸不说话,垂下的眸子深谙无边,任谁都猜不透他此刻所想。

    “啊!救命啊!安公子!救我!”一声惊呼打断纪蓝庭的思绪,当他转过头的时候,方才想起刚刚那满满的一碗蛊虫飞出去的方向似乎是夏蒹葭的脸!

    这会,就是安子潇也来不及拉开夏蒹葭了!眼睁睁的看着满满一碗红色的蛊虫如吸盘一般吸附在夏蒹葭脸上!不过须臾功夫,夏蒹葭整张脸已经变成了恐怖的血红色!红肿如猪头,根本看不出原本的五官!

    涟漪目的达到,此刻垂眸冷笑,一丝七彩琉璃光寒彻冰封,突然,本是低头冷笑的她猛的看向一个方向……纪蓝庭侧的屏风后!

    那里,果真……坐着一个人!刚才在暗处对着她冷笑的人就是他吗?

    修长拔傲然,单单只是侧面便到了笔墨无法形容的绝美优雅,眉目如画却又寒凉孤冷,鼻如玉削唇如玫瑰,只是如此完美的五官上却偏偏不见一丝笑容,骨子里的尊贵和冷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仅仅是一个慵懒坐着的侧影,便让人有种呼吸一窒的感觉。

    明明是夺人心魄的绝美五官,偏偏周透出来的气质邪肆凛然,带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冷。

    随着涟漪手臂放下,这道影的主人缓缓抬头,转之后竟是定定的看向她……只这一眼,涟漪便明白,自己刚才那些小动作已经悉数落入他眼中。

    如她这般手,在现代也是数一数二。可刚才竟是连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屏风后的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何止是深不可测。

    试问,在整个元国,除了平王元君离,还有谁能拥有这般独一无二的霸气!

    他……他来凑什么闹?

    不是一年到头不见人影吗?不是拜堂成亲当都没回府吗?今天出现在这里算什么?她才刚刚想着他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他……怎么就出现了?

    涟漪稳了稳心,见她的“王爷夫君”垂眸喝茶也不说话,涟漪眨眨眼睛,猜不出这位爷到底会不会揭穿她!

    此时,本该是安慰夏蒹葭的安子潇也发现了屏风后的异样,安子潇眉头一皱,只见涟漪刚刚凝视屏风后那人的表微怔过后是一丝无奈!如此无狡诈的她,还有谁能让她露出这般表

    安子潇当即迈开大步就要走到涟漪侧一看究竟。

    涟漪飞快的扫了眼元君离,见这位爷稳稳地放下手中茶盏,只那小手指却轻点了一下桌面,似是在提醒涟漪,刚刚她就是用小手指下的毒!涟漪嘴角抽了抽,元君离……你这是在威胁姑吗?

    只是不等安子潇走到跟前,猪头夏蒹葭已经哭着抱住了安子潇的大腿,那些蛊虫已经全都进入她皮肤,从脸上暂时看不出来,但蛊虫在体内蜿蜒的滋味,简直无法形容。

    “安公子!你要帮我报仇!给我杀了她!杀了她!”夏蒹葭这会完全是乱了分寸,她引以为傲的面容就这样毁了!她岂能饶了涟漪!

    而宋辰轩这会却完全是呆住了!这蛊虫一旦入体……那……那就是无药可医!单单只是一条蛊虫还好说,如今这七七四十九挑蛊虫……他也无能为力。

    涟漪这会故作惊讶,侧看向纪蓝庭,

    “纪大人!刚刚那蛊虫怎么会突然跳起来?难道是纪大人天生异相吓到了蛊虫?如果是因为纪大人模样怪异让蛊虫起了反应,那该是以毒攻毒才对!到底是因为什么,纪大人可否解释下?要是晚了,安公子可要在这公堂上大开杀戒了!毕竟是因为纪大人躲开蛊虫才害得我三妹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涟漪一番话说的屏风后喝茶的元君离动作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放下白玉杯,只那垂下的眸子微微闪烁几下。

    纪蓝庭这会已经被涟漪绕了进去,再加上他又是正直果敢的子,虽是一介书生,但此刻岂能让人小瞧了!

    纪蓝庭当即站了起来,一脸正气的看向安子潇,沉声道,“既然是在下惊了那些蛊虫,害得夏姑娘毁容!那……在下愿意娶夏姑娘为妻!”

    纪蓝庭话音落下,涟漪无语望了望天,轻轻扶额。屏风后,元君离看似随意的抬头看了她一眼,神无波无澜,只是那双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感觉到元君离的注视,涟漪余光扫了他一眼,元君离的眼神一瞬变得凌厉寒冽,似乎是在质问涟漪,好端端的搭进纪蓝庭的终幸福,看她这会如何收藏?

    涟漪不觉垂下眸子,面上一副知错无奈的样子,可心底的想法却是关我事!她这小心思,又如何瞒得过元君离?

    元君离本就冷若寒霜的眸子,此刻,又冷三分。

    夏蒹葭这会已经是疼的哭喊连天,安子潇低头看了眼狼狈不堪的夏蒹葭,再看向涟漪,莫名被涟漪眼中淡淡嘲讽刺中心尖,他弯腰大力掰开夏蒹葭的手,决绝愤怒,在夏蒹葭震惊绝望的眼神中大步走到涟漪跟前,一把抓住了涟漪手腕!

    屏风后,元君离握着杯子的手蓦然一紧,垂下的眸子寒冽冻人,不过一瞬,在他周立刻涌上无尽的冷冽寒气,让他后的护卫铁手不觉一怔,主子看戏看的好好地,这是……怎么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