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瞎了你们的狗眼

    腾腾雾气,熏蒸了一室氤氲迷蒙。

    涟漪站在铜镜前,足足愣了一刻钟。

    前世,她也算是见多识广。可独独就没见过如此刻镜中人一般绝美水灵的人儿。

    灵透脱俗的五官不似凡人,眉眼如画,鼻如玉削,蜜唇感精致,肌肤细腻如丝,单是看上一眼,便有种摄魂夺魄的感觉。

    此刻,她……该是被自己的容貌惊到了吧。

    或许,倾国倾城这样的形容词已经无法形容这张面孔,在这满室白雾之中,镜中女子如画中仙子,不染纤尘,完美绝代。

    如果一定要在这张脸上找到涟漪熟悉的感觉,那便只有这盈盈双瞳深处散发的寒冽才是她熟悉的。

    这眼神从心而发,是属于真正的夏涟漪的眼神。

    冷傲,寒彻,若无底寒潭一般。

    ……

    一刻钟后,涟漪回到她在王府的院子,墨霞见了她一脸泪水的扑上来。

    “小姐!你去哪儿了?小姐……你……你急死我了……”别看这丫头一男装打扮凶巴巴的样子,其实很重感

    涟漪脸上已经重新贴上了那张人皮面具,这面具可以反复使用,透气很好,仿真度极高,就是用手细细的触摸也未必能看出破绽,所以昔“她”边的人都是没有发现有人给她易容的秘密。

    涟漪低低的嗯了一声,清眸扫了四周一眼。不觉冷冷笑出声。

    这院子四周还真是闹,想必都是安子柔和燕无双派来的人吧,不过都是些没什么威胁的丫鬟婆子,只会躲在墙角偷听而已。

    涟漪回答了墨霞后,抬脚朝屋内走去。

    墨霞看着她背影愣了好一会,嘴唇猛的哆嗦一下,抬脚跟上了涟漪。

    “小姐,您……您刚才说什么?”墨霞瞪大了眼睛,清秀小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涟漪看也没看她,直接倒在了屋子正中的大上,阖上眸子前只丢给墨霞一句话,

    “我现在耳聪目明着呢。但是我很累。有什么事明早再问!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打扰我!如果有人胆敢逾越!这府内王爷不在,就是我这王妃说了算的!一律按照王府规矩发落!

    还有……”

    涟漪翻朝里,又补充了一句,

    “在院墙下点上艾蒿熏一熏,加点干松果,一股子酸臭的味道。”这最后一句话是用来对付院子外面偷听的小人的,艾蒿加干松果的味道闻上超过一盏茶的功夫,一天之内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外面那些人不都是“忠心耿耿”的想打听点什么好回去复命吗?那她就送她们一份大礼!

    至于墨霞,她刚刚躺下之前已经在她上放了一粒药丸。药丸是她刚刚沐浴的时候从温泉池里顺来的,当时就想研究下这元国的药材,所以每样都拿了一些,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涟漪说完不再管墨霞。将一肚子问号的墨霞晾在屋里。

    墨霞还在诧异刚才那道清冷傲然的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这会却见涟漪已经安然睡着,墨霞张张嘴巴,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胳膊,眼泪在眼眶打转,却是忍着不敢落下。

    这……这不是梦啊!真的不是她在做梦!

    她家小姐开口说话了……等着老爷和夫人从边关回来,一定会高兴的落泪。

    ……

    接下来,涟漪昏睡了整整一天。

    这期间,安子柔和燕无双,甚至是夏蒹葭都要进来看她,但是都被墨霞挡了回去。有了涟漪那句话,墨霞说话底气也硬了很多,而且平和她一起伺候王妃的暗香也来了,涟漪更是有了做伴的。

    如今的王妃让她刮目相看,王妃事先就知道会有人打扰她休息,早早的下了令。

    涟漪在上睡足了,起来后又饱餐一顿。昨天那一夜反倒是安全的,她才刚刚恢复,纵使安子柔想害她,起码也要查清楚她突然转变的原因,这几天反倒不会动手。

    只是,安子柔能沉住气,不代表夏蒹葭也能。

    涟漪刚换好衣服,就见夏蒹葭带了一众将军府的下人急匆匆的闯入院子。

    这平王府虽然是皇上钦赐的院子,但说白了不过是三下的摆设。三下一年也不来这里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平王府的别院,那里才是平王真正的府邸。

    只可惜,别院至今还没去过任何女人。

    就是伴随平王边五年的安子柔,也不曾踏入别院一步。

    如今这平王府,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院子。只要跟安子柔这个侧妃打声招呼,夏蒹葭来这里,就如同到了自家一样。

    夏蒹葭来势汹汹,一进门就指着墨霞狠狠开口,

    “来人!把这个下毒谋害夫人的小婢带回将军府!本小姐要亲自审问!”夏蒹葭一声令下,后将军府的下人一哄而上。

    院子里,墨霞愣愣的看着围上来的人,还不等开口,一声清冽之音蓦然响起,一瞬寒彻气息迅速冻结不大不小的院子。

    “瞎了你们的狗眼!跑来这里撒野!”

    明明是清润好听的女声,却偏偏带了一丝冷傲寒彻的气息,让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家丁都不觉颤了一下,齐刷刷的扭头看向倚在门口的清瘦影。

    涟漪一白色长裙,素雅简洁,头发简单的挽起,不戴任何繁琐饰品,微微垂下眸子,五官虽然平淡,但那敛下的眸子却蕴藏一股幽暗如夜的墨色,冷,且,孤绝。

    就连一贯对涟漪张口就骂伸手就打的夏蒹葭也是不知不觉中惊的出了一冷汗。愣愣的看向倚在门口,闲适随意的涟漪。

    如果不是这院子没有别人,任谁能想到刚才那一声刺入骨髓的寒冽之音是从涟漪这具单薄的体内发出来的。

    目睹到如此转变之下的涟漪,除了夏蒹葭,还有随后而来的安子潇和宋辰轩。

    拱门下,安子潇也是被刚才那一声清冽之音吸引,待看清说话的人是夏涟漪时,他子猛的一怔,脚步定在原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仿佛眼前的女人根本不是那个被他嫌弃和厌恶的夏涟漪……

    虽然这五官没有变,但不论气质还是行为举止,都完全变了样。

    尤其是那垂眸不语的模样,怎就如此的特别?

    昨儿安子潇就听人说,夏涟漪在王府醒来后竟然能说话了,耳朵也不聋了,可他向来是不屑正眼看涟漪一眼的,今天来也是为了帮蒹葭带走墨霞,谁知,竟是被他看到如此特殊的夏涟漪。

    涟漪这时候也知道安子潇一直盯着她看,不觉低头冷冷一笑,在众人停滞的空当,幽幽走下台阶,冲着墨霞沉声吩咐,

    “墨霞,你昨晚守了一夜也累了,现在去休息。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起,听到没?”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犹如巨石砸在平静的湖面上,让安子潇视线再次牢牢地锁定在她上。

    而夏蒹葭却是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委屈的看向安子潇,“安公子,你看……涟漪姐姐这不是明摆着袒护她的丫鬟吗?墨霞昨晚回将军府的时候敢对我娘下毒,我看这事就是她夏涟漪指使的!”

    夏蒹葭说完,狠狠地瞪向涟漪。这一眼,除了对涟漪的厌恶,还有刚才因为安子潇看向涟漪的眼神让她心中生愤!

    安公子怎么会去看夏涟漪这个丑八怪?!就算她现在能开口说话了,也不聋了,可看看她那张脸……也不见得比以前漂亮啊!

    安子潇这会凝眉回过神来,为自己刚才的失神有些懊恼,他盯着夏涟漪看做什么?不过是昔追在他后不知羞耻的一个花痴丑女罢了!

    思及此,安子潇上前一步,竟是要帮夏蒹葭亲自带墨霞回去。

    眼看安子潇要动手,涟漪冷冷一笑,迎着他往前走了一步,微微昂起的下巴,五官虽然平淡,面色虽然蜡黄,但那双墨瞳却是闪烁异样明亮的光芒。

    见涟漪朝他走来,安子潇脸上一愣之后,尽是冷嘲高傲……

    还以为她不聋不哑就转了呢?原来还是看到他就犯花痴!

    亏他刚才还错觉的以为她夏涟漪转变了呢?安子潇已经做好准备要狠狠地推开涟漪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嫡妃复出震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