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大校】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嗯——”

    杨庸清了清嗓子,掩盖着伤口被扯动带来的疼痛,他咬了咬牙说道:“没什么大碍,随军郎中已经替我包扎好了!”

    萧慕容嗔怪地看了杨庸一眼,道:“哪里找来的土郎中,你的伤口都没有清洗,快随我进房,我让茜儿烧壶水。*.

    “非常时刻嘛,总是有点疏漏的!”杨庸摆了摆手,但又拗不过萧慕容,只得乖乖地跟着进房......

    这支差点要了杨庸小命的断箭当然不会凭空而来,但杨庸托大总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也不能怪他,他哪里知道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能在两百步开外一箭正中他。

    没错,就是两百步!

    就算是梁红玉用她家传的宝弓,在这样一个距离上也是望尘莫及的。

    袁州西门出来,大军花了大半个时辰,强行军三十里泥泞雪路,最终在杨庸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新埠。

    岳飞骑在马上,看着红衣黑甲的袁州军浩浩地开进新埠这个只有三百余户的小镇里,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杨庸跟在他的后面,点点头,说道:“还不错,军阵严谨,共同进退,无一掉队。只是大半个时辰才行军三十里,虽然是冰天雪地,但速度着实是慢了一些。”

    岳飞闻言转过头来,拱了拱手,道:“哥哥,凡事也要讲个循序渐进,袁州新军初建只有五月。如此行军速度,已是难能可贵了。不过假以时,我想定会突飞猛进的。”

    杨庸笑道:“既然贤弟都说是循序渐进,我看还是不要突飞猛进的好!兵嘛,得耐着子练!”

    “哥哥教训地是!”岳飞露着一口白牙,点头答道。.

    新埠是袁州匪患最为猖獗的村镇之一,但比起袁州辖内三大匪患,新埠的匪倒是轻得多。这本来是很矛盾的一个说法,杨庸研究袁州匪患的时候,也曾经对这两句话揣摩了两天两夜,不得其所。

    表面上,新埠镇内一派平和,大军开到的时候,这里刚刚升起早市。附近十里八村的百姓赶牛骑马,带着各式各样的土产来市集交换、买卖。但这仅仅只是表面现象,杨庸和岳飞曾派出六波斥候,对新埠的匪进行为期一月的调查,对暗地里的一些况已经掌握清楚。

    新埠匪首袁顺,人送外号“九尾狐”,在新埠从商二十二年,经营项目包括各种能赚钱的买卖,是不以利小而不为的主。但其为人却乐善好施,是个仗义之人。两年前因为在袁州城内和胡令同的侄子争锋,失手将人捅死而被官府通缉。胡令同扬言要将他碎尸万段,最后迫于无奈袁顺只得啸聚山林,当起了草匪。

    新埠的草匪并不起眼,他们从不下山劫掠村寨,只在必经的商道上拦路抢劫。过往的行商业晓得厉害,往往是交了买路钱后便通行无阻,直达袁州城内。袁顺极讲原则,抢劫时只要钱,绝不要命,除非碰到拼死顽抗的,否则绝不胡乱伤人,所以这两年来,去往府衙报案的行商少之又少。

    杨庸对这个袁顺倒是很感兴趣,选择他作为第一目标,除了新埠离袁州城稍近好走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扩充袁州新军,急需人才。

    其时大宋危如累卵,北地已是民生凋敝,匪盗蜂拥而起。文臣武将见面,第一句话便是哪哪哪又发匪祸了。

    相对中原来说,南方刚刚平复方腊之乱,治安况稍有好转,但只是那些小匪小患不冲击府衙,不攻击城池罢了。路霸依然路霸,草匪依然草匪。袁州便可见一斑,要兵无兵,要饷无饷,杨庸来之前,袁州厢军全是一群老弱病残,别说剿匪,就算抓个鸡鸣狗盗,恐怕都是力有不逮。

    若是真碰上个不要命的,打家劫舍腻歪了,跑到县府、州府去逛一圈,那真个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以杨庸想尽快解决袁州的治安问题,那样他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再进一步整顿袁州官场,这是他来袁州之后的全盘计划。他明白他的时间所剩无几,短短几年时间,他要打造出一支铁军。

    因为还有三年,金军就要南下,他必须着手勤王事宜,同时也要履行他对萧曼许下的诺言。

    想到萧曼,杨庸想起当初离别之时的那种无奈。也不知道她此刻正在哪里,或许大辽灭亡,她跟着萧干正亡命大漠也说不定。萧慕容也时时说起这个妹妹,让杨庸差人去寻她的下落,杨庸对此只能苦笑,此时天南地北,想找个人又从何谈起!

    ......

    袁州军在镇上休整不到半刻钟的时光,就重整军备,在岳飞和杨庸的带领下,开往新埠东面的邙山。直到邙山脚下,杨庸才召集队伍,如实地告诉了所有军士,他们此来邙山的原因,就是剿匪!

    有些人已经猜到了杨庸的想法,但真正当杨庸发布军令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大吃了一惊。五个都头大冷天里冒了一冷汗,杵在杨庸和岳飞面前,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其中一位姓李的都头说道:“通判大人!此行我军实无作战准备,加之邙山地形复杂,若是冒然攻入,恐怕......”

    “李都头!”岳飞大声喝止,道:“我问你,全军昨夜可有夜?”

    李都头低头答道:“回都监大人!没有!临到大校之,怎会有夜课目?”

    岳飞继续问道:“我再问你,全军可用过早饭?”

    答曰:“在新埠镇上,照都监大人和通判大人的吩咐,已用过早饭!”

    岳飞点点头,“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都监大人!”李都头额头上又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岳飞挥了挥手,说道:“吃饱了,穿暖了,临到干正事了,你却说没有准备?莫不是临阵畏敌,想去敲那退堂之鼓?我问你,你可知军令如山?”

    岳飞连唬带吓,李都头哪里招架得住,当下便扑地一声,单膝跪倒在地:“都监大人明察!袁州新军个个悍不畏死,通判大人和都监大人对我等有再造之恩,我等怎会有如此龌龊想法!都是袁州子弟,剿匪事宜袁州军首当其冲。若是有了畏敌之心,莫要说二位大人,就是袁州百姓我等也无法交代。将军明鉴,末将并非那贪生怕死之辈!”

    李都头话没说完,“锵”地一声抽出了腰刀,看那况就是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