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撒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按照大宋律法,州府提交的案子提点刑狱司需要复核一遍,以防有人贪赃舞弊、徇私枉法,从而制造冤案。对于一路提刑官来说,像胡令同这样走巧的人物怎么可能不竭力结交。往年袁州府送到江西提点刑狱司的钱财,马拉车载,早已能堆出一座银山来。话说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听说胡令同下了马,那对整个提点刑狱司都是一个不小的新闻。往受过胡令同贿赂的一干人等,无一不是愁云满面,商量着要如何摆平袁州的案子。他们倒不是讲那哥们义气,着实是因为胡令同倒了,会牵扯出许多的肮脏内幕来。

    杨庸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不想得罪与袁州事物无关的旁人,一来是因为初来乍到好歹要给人面子,二来是他目下真没有这种闲逸致帮着开封府整顿吏治。所以随同案件卷宗呈上提刑司的公文里,还夹着杨庸的亲笔书信,言明胡令同只是贪赃枉法,勾结贼匪,言辞恳切,字字恭谦。最重要的,杨庸还告诉提刑司这个案子也同时呈往了开封府。

    这是萧慕容加上去的,杨庸起初还觉得没甚必要,但后来一想,绝对不是画蛇添足。

    提刑司的那帮渣滓,杨庸领袁州知事并赐银鱼袋这么重大的人事事件他们肯定是知道的,背地里一打听,聪明的人都知道杨庸他到底穿得是绫罗绸缎还是粗细棉布。他们可以看不起杨庸,但是他们不能不给赵桓和刘韐面子。大家朝里都有人,但胡令同的靠山比起杨庸的来,显然是不足挂齿的。

    杨公子头上的犄角太大,再抬出开封府的名号来,提刑司摸着脚趾头都知道,杨庸是在警告他们,袁州胡令同的案子,你们还是洗洗睡吧,别管了!

    果不其然,公文发出不到半个月,提刑司的回执就跟着公差回到了袁州府。

    “案属实,依律办理。”

    杨庸看着那八个字的批复,心里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从此袁州府治下,他杨庸终于可以想怎样就怎样了!搬倒胡令同,他贯彻了他一向的思维,他没有用官阶压人,而是用尽了一切险的招数,甚至不惜捏造证据,伪造案。他着手准备了四个月的时间,然后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将霸占袁州府军政事务三年之久的地头蛇断送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但杨庸觉得还不过瘾。

    胡令同被押解去开封府的第二天,杨庸就发布了他自从来到袁州之后正经八百的第二道知州令。他要袁州治下所有大小官吏,无论官阶,无论大小。在当年的年关之前,必须出具一份财产说明,一份自查简书。

    知州大人的这道命令文书被快马加鞭一天之内就送往治下四县。眼下正是十一月的寒冬时节,离着年关还有些时,照道理来说,月余的空当对于写这两份文书那是绰绰有余的,但袁州治下,有胡令同这三年只手遮天,哪里还有什么清官好官,谁手里没有几万十几万贯的钱财。

    财产说明先不去说它,这自查简书又是个什么东西?

    御史台每隔四年会对地方官员进行一次考评,每次考评的结果都必须书写成文,呈交御史台存档,作为晋升或是降职的重要依据。但从来没有人会闲的如此蛋疼,自己查自己,还要书面汇报。这不正是应了那句话,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袁州官场很快就给杨庸起了一个外号。

    叫“杨自查”。

    但有胡令同在前,谁还敢小看杨庸?但袁州府治下的官吏们,哪个不是老油条?自查简书这种东西,无非也就编造几句,糊弄糊弄罢了。财产说明倒也好弄,说不清的钱物往钱窖里一藏,杨庸不挖地三尺,是决计翻不出他们的家底的。

    只用了四天,几乎是不约而同,四县各级官吏的说明文书就呈放在杨庸的案前。张顺把那两叠纸张摆摆整齐,皱着眉头问道:“大哥,就这两张纸,能有用吗?”

    杨庸看了一眼,揉了揉额头,说道:“别放这,暂且交给茜儿,让她封存起来......”

    “大哥不看看?”

    杨庸笑道:“有甚好看的,无非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我闭着眼睛都能给你背出来,敷衍我的东西而已。”

    “那...”张顺不明白,既然是敷衍的东西,杨庸还收起来干什么。杨庸睁开眼睛,摆了摆手,“到时候自然就明白了,你先别管这一茬,交给你的事办妥了没有?”

    张顺点点头,“妥了!”

    “真的妥了?”杨庸喜形于色,问道:“怎样?”

    张顺交上了一本簿册,杨庸打开看了,上面满满当当写满了名字。张顺说道:“按照哥哥的吩咐,张顺这几将整个袁州城内的十岁至十四岁的乞儿都集中在府军营地左近的一座新寨里。共计四十八名。”

    杨庸点点头,问道:“没有旁人知晓吧?”

    张顺肯定地答道:“哥哥放心!那座新寨是以袁州新军的名义建成的,我把他们安排在那儿,除了几名都头和岳将军,并无他人知晓!”

    “那就好!”杨庸说道:“切记,不许他们和外人接触。”

    张顺道:“那是为何?”

    杨庸并不想瞒着张顺,于是指了指面前的那两叠纸张,说道:“就是为了它们!”

    杨庸下定决心要让自己在袁州呆得舒坦,他就必须要防范自己的后院。袁州府治下四县,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能扳倒一个胡令同,但他不能把所有人都扳倒,至少目前不行。因为那样的话,就没有人为他所用。杨庸有些投鼠忌器,但也不尽然没有招数。安插眼线监视这些官员,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等他从自己的亲信中找到适合理政人才的那天,就是对这些人下手的时候。

    张顺找来的,都是无依无靠的流浪乞儿,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行踪,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去处。他们,是杨庸执行计划的关键所在,所以必须保密,甚至连柳儿和茜儿两人杨庸都不曾知会。

    这不仅关乎到计划的成败,还关乎到这四十八人的命,非同儿戏!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