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封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六月二十七,宋军全面停止北伐。七月六,除留守岐沟关的必要兵力外,增援大军撤回真定。刘韐先行一步,带着杨庸、郭药师和韩世忠等一同赴京述职陈案。杨庸一回到汴梁,便去了京口营替梁红玉销字,那老鸨本是个识色的人,哪需刘韐作保,但见杨庸摸出一锭赤金,她便眉开眼笑,当场便注销了梁红玉的名字。杨庸领着众女又去买房子,梁红玉和茜儿喜欢安静,柳儿喜欢宽敞,萧慕容没什么要求,只要有个厢房容,再有两个丫鬟伺候就行。

    杨庸依了她们的意思,在郊外购置了一处大宅院,五进宅门,光房舍便有二十多间。再花几个钱,请了些泥瓦工匠、花草园艺将整座宅子修缮一新,不多便教众女搬了进去,自己却和韩世忠、郭药师依旧住在刘光世赐赏给他的宅院里。

    其时刘延庆和刘光世分别已从北地逃回,赵佶听闻大军战败,怒不可遏,众臣痛打落水狗,枢密使童贯连上数道奏表,要求严惩败军之将,以匡国威。赵佶毫不手软,一道圣旨颁下,免掉了刘延庆的兵部尚书郎、定北将军,削去军职,流徙三千里,扁到江西筠州安置。刘光世也同时官降三级,扁回鄜延路,削去军职,改知怀德军,前面还加了个“权”字,意思就是暂时当个知县。

    该罚的都罚了,刘家在这一次浩劫中彻底沉沦。某一,杨庸与韩世忠在京城内闲逛,不料意外地碰到了被辽军虏去的王渊王几道,他本来是刘延庆大军的右路统制,专门负责运管粮草,策应右翼,只因中军败得太快,他赶去救援时被萧干当场拿下。后来也不知怎么地就被他跑了出来,一个人骑了匹骡子,直在北地晃了近半个月,才终于回返到了汴京。

    见了杨庸与韩世忠,王渊老泪纵横,直说这仗他带来的将士几乎全数战死,大宋自熙宁变法以来所积攒的军力,也在这一个月间伤耗殆尽。十年之内,怕是再也起不了波澜了。韩世忠曾经是王渊的旧从,这次死里逃生,对生死之事已是看得淡了,于是好言相慰。杨庸请他二人去了新宅,吩咐柳儿做了一桌好菜,三人只是闷头喝酒,直到大醉酩酊。

    不几,朝廷的封赏也下来了。刘韐带着圣旨,直奔杨庸的新宅。果然不出杨庸所料,在燕京城内孤军奋战的郭药师被当做了此次北伐的楷模。不仅赏赐丰厚,更是许下了燕云兵马总管的差使。虽然是个空衔,但后收复燕云,他便是此地的最高军事长官。其时郭药师的伤已痊愈,能下走动,见了圣旨一时按捺不住,痛哭流涕。刘韐以为郭药师是感激圣恩,不料郭药师却朝北摇摆,告慰常胜军在燕京城里的那些战死的英灵。

    杨庸很是理解他,那五百死士原本就是郭药师手里的血本,一次在燕京赔了个干净,怎能叫他不伤心流泪。

    韩世忠提任青州兵马都监,受武节郎。专职整治军备,修造军器,编练乡勇。而王渊却授以武功大夫、果州团练使,散官上升一级,实权却是降了两级,实乃明升暗降。

    而杨庸有秀才的功名,朝廷讨论赏罚时,礼部认为杨庸该授同进士出,先外放州府,也算为朝廷储备人才。兵部因为刘韐的力荐,又想让杨庸统兵镇御一方,双方就杨庸该从文还是该从武争论起来。赵佶不胜其烦,只问何处有所空缺。吏部侍郎出列奏秉,只说袁州通判之位空缺。赵佶当即大手一挥,赐杨庸同进士出,判袁州事,并赐银鱼袋,权知袁州事。

    这一串绕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杨庸绕了半天,刘韐总算说了个明白。

    皇上的意思就是,给杨庸赐了个进士出,也就是他不用考试就是进士了。然后又赐官袁州通判,总理袁州的政务、军事,最让人玩味的是权知袁州事和赐银鱼袋这两个封赏,知州事便是一州长官,权知就是暂时担任一州长官。但是有宋以来,知州事最少都是五品官,而一州通判虽然是皇帝亲自任命,但官阶却是从五品,所以赵佶赐了个银鱼袋给杨庸来提升他的份。

    杨庸明白了,知州和通判都是一州的长官,任何一道州府文令,都必须由两人共同签署才能生效。通判由皇帝亲自任命,更负有监督知州的责任。好吧,他现在是通判,又是知州,意思就是自己监督自己,这皇帝也太大方了吧。

    话说,赵佶下了这道旨也是满朝皆惊。赐同进士也就算了,判个通判更是顶了天。但同时还权领了袁州知事,这就不合理了,根本就是大宋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一众大臣还未反应过来,礼部还在掰指头算,中书门下平章事王黼就出列奏道:“陛下,此事似乎不合理法,知州与通判怎可尽只安与一人上!?”

    赵佶皱着眉头,问道:“那依王卿所言,谁可去知袁州事?据朕所知,这三年里,袁州总共换了七任知州,在朝的诸位,谁想任这第八位?”

    满堂顿时鸦雀无声,王黼还想说些什么,但见礼部根本不出来应和,也就只好不了了之,只叹此等末世早已是礼崩乐坏。

    陛下的意思他懂,袁州为何三年换了七任知州?那是因为袁州地处偏远,匪患猖獗,常常打家劫舍,侵州陷府。近三年来的七个知州,因为剿匪不力而被撤职的有两个,因为力不从心而请辞的有两个,因为太过张扬被草匪杀害的有两个,还有一个干脆在上任的路上落水溺亡,连袁州府的大门都没有看到。

    众官想到这其中种种,也不由得心惊跳起来,那里简直就是个大坟。现在他们似乎明白陛下为什么一上来就给杨庸如此大的待遇,直接跳升五品官,还将一州的军政大权全权交给他。现在想想这其中利害,也就没有人眼红了。

    杨庸哪里想得到,他即将要去的地方,环境究竟坏到了什么程度?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