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碎片】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刘延庆的中军究竟是如何在一夜之间便被破袭导致如今的惨剧?

    刘韐派人四处打探,终于得知其中究竟。原来在刘延庆准备突袭燕京的时候,萧干也在秘密策划破袭刘延庆的中军。他选了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突然全线对宋军发动佯攻,却教两百精锐直突刘延庆的中军大帐,他们不与宋军纠缠,只是到处放火,鼓噪袭营。刘延庆睡到半夜,忽听得帐外喊杀震天,连鞋也没穿,便被中郎将背起,跑到帐外一看,只见中军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焰。刘延庆听得有人高喊“活捉刘延庆,不要放过一个南狗!”便只以为是辽军大举突袭,攻到了中军大帐,当下骑上马匹,丢下五万大军一路跑了。

    中路大军被击溃,萧干领的四万精兵一路掩杀,从燕京城下杀到卢沟河南岸,又从卢沟河南岸杀到涿州城下,宋军兵败如山倒,五万将士的尸体竟是铺了延绵百里。紧邻的右路三万大军因此失去了依护,只好全军后退一百余里,只留少数兵马据守瓦桥关,大军退回雄州。只有西路大军攻下雁门关后勉强占住了应州,算是此次征辽唯一硕果仅存的一支人马。

    本想一举收复燕云的刘延庆,只因一把大火便葬送了整个中路大军。等待他的,必定是朝廷的严惩。

    这对于宋军来说,确实是最坏的结果。

    杨庸暗自摇头,如果刘光世能打下燕京,萧干便不能追杀刘延庆,那中路大军必定不会败得如此之快。究其缘由,也不知道他写下的那张便笺告诉刘光世“大军宜速进,不可半路与辽军厮杀纠缠。宁可早到燕京形成强攻态势,也不可步步为营,过分谨慎而错失战机。”到底是刘光世没有看到,还是他根本就没有看进去。

    但战局已然至此,就算刘光世曾经看到了这张便笺,也不会感谢杨庸。杨庸只是尽了人事,其他的他不相管也管不到。眼下郭药师伤势颇重,命悬一线,需要立刻送往后方医治。韩世忠拼命护卫郭药师,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梁红玉经得杨庸首肯,亲自与他敷药裹上。韩世忠九死一生,也是唏嘘不已,尤为感激杨庸及时开关才让他不至于再远走雁门关。

    梁红玉用干净的棉布占了酒,仔细地将韩世忠上的伤口洗净,再小心翼翼地涂抹上治疗金创的草药,说道:“将军不怕伤,不畏死,拼却了命也要救出主将,真可谓英雄本色。”

    韩世忠憨笑一声,只是看着梁红玉认真地帮他敷弄草药,忽然道:“敢问这位姑娘,我与你可曾见过?”

    梁红玉点点头,“难得将军还记得我,去岁童枢密剿灭方腊,率军回京复命的时候,我与将军在京口有过一面之缘。我记得那将军郁郁寡欢,还陪了将军几杯...”

    “京口?”韩世忠皱着眉头回忆,好半晌才恍然大悟,“哦,是了!你就是施施姑娘!难怪上次在大营见了你就觉得面善,原来如此。”

    “正是!”梁红玉答道:“施施本不是我的名字,我叫红玉,姓梁。”

    韩世忠忽然一把拉着梁红玉的手,说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那劳军之时我因心中抑郁而多喝了酒,只依稀记得姑娘的声音,却着实记不得姑娘的容貌了。承蒙姑娘不嫌弃我是个小校,不但与我喝酒解愁,还调琴轻弹,劝诫我凡事不该耿耿于怀,应当心开阔才是,韩世忠一辈子都记得姑娘这番话。从那之后,我多次去找过姑娘,但却无缘相见。那京口的妈妈说,要赎你得备银千两,我一个校尉,如何去凑这笔银子。只盼能建功立业,教那妈妈不敢小瞧。”

    “将军?”梁红玉挣扎几下抽出手去,道:“承蒙将军错,红玉不敢当。那只是见将军踌躇满志与那些沾沾自喜的人有不同,这才说了那番话,其实并无他意,将军还请不要误会。如今我已是自由之,杨公子已经答应替我赎了。虽是如此,红玉还是要感谢将军的一番美意。”

    “杨公子么?”韩世忠听得梁红玉如此说,便泄了气,心里虽说有些酸楚,但脸上却是堆笑道:“我那贤弟可是个有大志的人,他定有出头之。”

    门外忽然哈哈大笑,杨庸转过门脚,走进房来,道:“一来就听到哥哥在捧杀我了。”

    梁红玉脸上一红,她不知道杨庸有没听到韩世忠和她的对话,心里顿时七上八下起来。杨庸微笑着看了看她,说道:“不早了,你早点去歇息吧,明我们还得起程呢。”

    “去哪?”梁红玉问道。杨庸摸出一锭赤金,那还是耶律大石送给他的,“先去京口营帮你销字。本来你是要做满五年才能重得自由,但宣抚大人愿意作保,那赵家官人也出口诺,朝廷不予追究。只消花上一点银两,我就能把你赎出来。然后我们想去哪去哪,先到汴梁买座宅院,招待韩大哥,你说如何?”

    杨庸那口吻就如同夫妻间商量事似的,梁红玉哪有不应的道理,只是点头,脸上已然绯红了。韩世忠心里不是滋味,但见二人神态如此亲昵,一时间也只好就此作罢了。当下便拱手祝贺梁红玉终获自由之,也祝杨庸岐沟关这一仗撑下来,后朝廷定会大用,有赵家官人牵头,少说赐个同进士出是肯定的。

    杨庸又和韩世忠说到了郭药师,一提到他,韩世忠摇头不已,说这人虽对朋友兄弟甚好,但功利心实在太重。否则也不至于落得如此重伤,好在刘韐也带了几个医术了得的军医,暂时留下了他的一条命。只是那赵家官人倒是很赞赏他,说他只带领五百孤军,在敌人壁垒森严的大本营里坚持巷战一个昼夜,拼尽最后一丝气力,这人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杨庸说,假如这一次朝廷追究败兵的责任,首当其冲的,便是刘延庆。但同时,为了安抚百姓,也是为了维护大宋皇朝的颜面,这一仗他们也一定会拉出几个可圈可点的人来。告诉大家不要慌,我们至少还没有败得很惨。这不,我们还有功臣有典型嘛。

    杨庸凭借守御岐沟关的大功或许会被加官进爵,而郭药师,说不定会被朝廷当成不死战神,边军化呢......

    第三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