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碎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宋军攻打燕京这一仗最坏的结果终于还是不幸被杨庸言中。

    当郭药师带领五百精兵夜行晓宿一路潜伏迫近燕京,刘光世率领左军一万四千余众紧随其后,只等郭药师控制燕京城门,便挥军攻入,当然这只是按照计划而言。

    而实际行动上,宋军出了两个纰漏。

    刘光世以谨慎著称,大军前移,他猜料到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为保主力安全,这一路上只肯缓慢行军且斥候不断,若是遇到险要地点,更是驻足半,不打探清楚绝不轻易涉嫌。这一来二去之间,时间耽搁不少,等到郭药师攻下燕京西门时,刘光世的大军还在六十里外探道而行。

    耶律大石举三千精兵与宋军死士展开惨烈的巷战,双方打了一天依然不见大军攻城。郭药师气急败坏地连派三拨信使催促刘光世急速支援,等到刘光世趟过险地,想要全速进军的时候,辽将靳子忠领五千人马从深山里奔出驰援燕京,恰巧在半路上将刘光世兜个正着。双方都齐齐吃了一惊,刘光世是没料到燕京左近还有一支如此庞大的军力,而靳子忠也没料到几乎是在燕京的背面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宋军。本来接到探报,说燕京西面出现宋军部队,前线战事堪紧,这地方出现的敌军多半是执行穿插的宋军,顶了天不过两千人马而已。

    两军一经遭遇,别停不下脚步来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靳子忠是耶律延禧的护卫将官,一本事在辽军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刘光世手底下能打的人也极多,两军搅在一起顿时混乱不堪,分不出彼此。但这支辽军是萧干亲手组建的,其常年在深山老林中逐鹿赶猪,翻山越岭,平里又无防务,不需调往前线与金军作战,空暇子都在训练军阵之上,每三五成群猎杀大型猛兽。相互之间彼此又熟,杀阵默契。反观宋军虽然将佐用命,但军士却是一群乌合之众,青州军、济州军、鄜洲军、京畿军等等等等,各路人马本就互相看不顺眼,战场上就更加老死不相往来。

    靳子忠一旦摆脱了宋军的纠缠,便令全军后退三里,居高临下整备军阵,也不管对面宋军一团散沙,只敲三通鼓,鼓罢冲杀。一时间马、步、弓三军齐进,分割突袭,一轮冲锋就把刘光世打得溃不成军。刘光世连忙收拢军阵,眼看偷袭燕京不成,只能先击退这支辽军,才能驰援燕京。于是他索扎下营寨,与靳子忠对持起来。双方交战数合,靳子忠连斩刘光世四将,宋军士气大败,辽军初战告捷更是不可一世,刘光世不得已只好退兵,靳子忠不依不饶,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只待宋军稍一松懈便教骑兵冲上前去狠咬一口,等到宋军调头来寻,辽军的骑兵忽然又是销声匿迹了。

    这一仗直打到黄昏,刘光世忽然接到刘延庆的中军在一前被敌军冲跨的消息,那战报上说主将下落不明,右路军统制王渊率人去救,不料被萧干击败,本人也被俘虏。

    这一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刘光世战无可战,又害怕父亲刘延庆有什么三长两短,哪里还有心思去援郭药师,当即便命令全军撤退,哪知白天安全通过的山谷险地忽然间冒出无数辽兵,黑压压地从山坡上冲下,杀得刘光世丢前不顾后,只带了十余骑人马奋力杀出重围,仓皇逃了一夜,一路直跑到涿州,又见涿州城头上王旗已易于敌手,眼见辽军已经攻下涿州,不得已又往西跑。

    而在燕京陷入苦战的郭药师就远没如此幸运,他和韩世忠一攻下燕京西门,便只留一百人马驻守,余下四百死士分作两队,韩世忠带了一队人马直冲南京道的道台府,郭药师带着剩下的两百人马去攻耶律大石的都统府。谁知耶律大石闻听宋军攻城,早已逃遁,只在城郊聚拢三千精兵,从其余三门杀入,分作三路,一路去抢西门,一路去道台府截杀韩世忠,一路去都统府寻郭药师。

    宋军虽勇,但弱在兵力寡薄,经不起太大的伤亡。郭药师又把杨庸的忠告抛在了脑后,只顾在城内厮杀,却不去增援城门。双方杀了整整一天,直到辽军重新抢回西门而宋军大队还没有接应攻城时,郭药师才知道一切都完了。

    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郭药师和韩世忠一汇合,便决定夺门逃出。两人带着残余的两百多人又杀奔西门,苦战两个时辰,郭药师一心想要夺回城门,挽回败局,不料却被弩箭中三次,上也被辽兵刺砍出十余处伤口,眼看一口气接不上来便晕倒过去。韩世忠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军不来攻城,凭这两百人根本不够辽军吃。于是他背起郭药师,带着众死士终于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况下打开了城门,众人一涌而出,光脚的,骑马的,谁也顾不上谁,韩世忠抢了一匹快马,驮上郭药师,两人一马,带了跑得快的军士狼狈地逃回卢沟河南岸。耶律大石也是赶尽杀绝,一路骑兵追杀,那两百多宋军也是跑一路死一路,终于活着到达岐沟关关墙下的,已不足二十人了。而刘家父子先后兵败的事,韩世忠也是在路上遇到了一路残兵才得以知晓。那支残兵本想去涿州,但涿州也已经易手,他们猜想岐沟关只有五百兵马守御,恐怕也是早已被辽军攻下,便不想走这冤枉路,拜辞了韩世忠,一路西去了。

    杨庸和刘韐听得目瞪口呆。

    五万大军一天一夜之间便被击败,这本没有任何问题。杀人不比杀猪,五万头猪杀下来,恐怕得花上几天时间。可是五万大军败了,那便是排山倒海一般,一人溃逃能带动一百人溃逃,一百人溃逃能带动一千人溃逃,从一个人被击垮到五万人被击垮,也许只要一个时辰甚至更短。

    但问题是,败得如此惨的一仗,为什么没有人通传?就算中军全军覆没,也该有人传个信到岐沟关,岐沟关也才能传信到真定。盲人摸象打了两天,原来前线已经是一败涂地了。

    杨庸忽然觉得,那些在岐沟关战死的将士,死得也太不值得了......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