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将血】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燕云之地是后晋高祖石敬瑭为了自保,作为换取辽国出兵直接对抗唐朝的条件而献给了辽主。大辽在燕云之地经营二百余年,设南京道以统辖各州。辽国虽然早有迁都南京之意,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所以这些地方仍然以汉人为民族主体。耶律又是辽国的皇族姓氏,姓耶律的在南京道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在战场上遇到以“耶律”为号的帅旗,怎不叫杨庸心头一颤。

    那段被软在行宫中的子,他夜都想问候耶律大石全家女。这支辽军就算不是耶律大石亲自率领的,也至少和他脱不了关系。杨庸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他信奉的是有仇必报。

    “张武威!”杨庸盯着三里之外的辽军主将军帐,“派人乔装辽兵,潜伏打探,看对面来的是什么人!?”

    “得令!”张武威领命而去,找了几具还算干净的辽兵尸体,拔下衣甲。又唤了几名机灵的军士,打扮成辽兵的模样,从暗道里出去,只为打入敌人内部,摸清辽军具体兵力和主将份。

    其实杨庸猜得不错,来的人确实和耶律大石有很大的关系,便是耶律大石的大儿子耶律项冲。耶律大石十三岁成婚,十六岁便生下了耶律项冲,二十岁生下了次子耶律夷列。杨庸去到南京的时候,耶律项冲正领兵一万去救围困在夹山的耶律延禧,但兵出居庸关后却与完颜阿骨打的次子完颜宗望的两千人马遭遇,一战下来,占了兵力优势的耶律项冲被金军冲得一败涂地。转而再战,又被完颜宗望杀得丢盔弃甲。耶律项冲年少气胜,死不服输,收拢兵力再三寻找完颜宗望决战,岂料找遍关外,也没有如愿,

    因此耽搁了不少时,以至于萧干领两万大军南下居庸关时,耶律项冲还在大漠里和找不到的完颜宗望较劲。最后被金军伏击,一万大军只剩两千不到,是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杨庸见过他,那是正是“耶律淳”刚刚登上帝位,且“病入膏肓”之时,狼狈逃回南京的耶律项冲单骑觐见。杨庸还夸赞他长得一表人才,不仅恕了他兵败之罪,还加封他为镇国将军,这一举动颇让耶律大石的老脸难堪。

    以耶律大石那老狐狸的个也有轻敌的时候,以为岐沟关守备营五百人是软柿子,只要区区两千人马怎么打也拿下来了。不料耶律项冲这一头狠狠地撞在钢板上。几战下来,辽军死伤过千。但他笃定宋军也是强弩之末,一边派人回去请援兵,一边还在抓紧时间准备下一次的进攻。

    打探消息的军士午后便回来禀报,杨庸听得来人是耶律项冲,一时间不自觉地笑出声来,来了这么个大活宝,耶律大石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到岐沟关来镀金,来好继承帝位的么?

    但杨庸还是低估了耶律项冲。俗话说得好,流氓怕板砖。如果说耶律项冲还有优点,那就是他敢拼命。一个不拿命当回事的主将,带这一群如狼似虎的部下,战力往往能提升不止一个档次。尽管这个不要命的人头脑很简单,但他的正面冲击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双方在对持中吃过了午饭,耶律项冲开始整军修器,只小憩了半个时辰,便披挂上阵,亲帅一千人马要与宋军决一死战。

    三通战鼓敲罢,辽军大队排开阵势,开进关下。杨庸依旧站在谯楼上,遥遥望见耶律项冲顶盔冠甲,一马当先。他的后,数十个辽兵推着一只巨大的攻城槌,正“嘿哟嘿哟”地向前行进。那攻城槌显然是不可能从南京带到岐沟关来的,这是耶律项冲就地取材,用十余根原木抱团临时赶制而成,若是用来撞击厚重的城门可能还有些不逮,但是用来冲宋军在关门处的拒马阵,也许会有奇效。只要冲出一条路来,他们的骑兵便可蜂拥而入,那时候便挡无可挡,防无可防了。

    杨庸把谯楼大纛交给张武威,教他但见辽军步兵攻到城下就摇动大纛。自己下了谯楼,带了两伍军士去到停放投石车的地方。

    辽军潜伏进来炸门的几个黑衣人的尸体就堆在投石车旁,他们带的炸药包袱也都取将下来放在了一起。杨庸找了一块牛皮毡布,裁切成数张长宽各数尺的包布。按照每一包五斤炸药,三斤碎石、箭头的份量包起,再牵出一根引线,做成了十六个炸药包。只等谯楼上张武威发来信号,众军士便合力绞紧投石车的绞盘。杨庸再将炸药包放在投囊内,点着引线,一声令下,便有人扯动机括,原木杠杆受到配重锤的强力牵引,“呼”地一下猛力抬起,将投囊中的炸药包高高抛起,越过墙头望正在攻城的辽军砸去。

    为了达到最大的杀伤力,杨庸特意将引线设得较短,炸药包堪堪越过高墙,飞到半空中便“轰然”炸开。一声巨响过后,空中烟雾顿时弥漫开来,巨大的爆炸声惊得人耳膜生疼,张武威也直觉得脚下无根,差点摔倒。

    等那烟雾散尽,只见关墙外数十丈栽倒一片倒霉的辽兵。药包里放的是碎石子和箭头,被爆炸的冲击波震散,向四面八方俯冲激,罩着人群泼洒开去,哪里会有死角?这些飞的“暗器”有极强的杀伤,但除非是被中要害,否则一般不会很致命。要命的是那爆炸的巨大声响,那种晴天霹雳一般的震慑力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地住的。

    辽军一愣神的功夫,第二个药包又飞了出来。“咣”地一声,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辽兵又被震倒在地。位置稍微靠前的骑兵哪里还控制得住胯下受惊的战马,一堆人挤在那里惊慌失措起来。一时间叫骂声,痛呼声不绝于耳。

    杨庸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第三颗、第四颗药包也相继出。这些药包颗颗都在空中爆炸,处在爆炸中心位置下方的倒霉鬼们有的上被箭头碎石穿了十几个洞,那些侥幸没死的,也被彻底炸懵了。

    耶律项冲被受了惊的战马甩在了地上,此刻正是进不能进,退又不能退。好在攻城槌就在左近,耶律项冲索命令部下一股脑往前冲。他的手底下还当真有不怕死的,几十个人举着手牌去挡如雨落下的箭矢,“嘿哟嘿哟”推着攻城槌一阵急冲,不一会便冲到了关门前......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