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离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萧曼笑得很灿烂,杨庸被她笑得莫名其妙。

    “原以为你是辽人,其实你把自己当宋人。但是你刚刚这番话说将出来,我觉得你既不是辽人,也不是宋人。你倒让我觉得辽军败了跟你没关系,宋军败了,好像跟你的关系也不大。”

    杨庸正了正神色,他确实还没有完全进入到自己的角色中去。他感激刘光世,但区区一房子,几张票子就能让他有归属感那是扯淡。来到这个世界上才半年多的时间,他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能舍得那些别人舍不得的东西,那自然看得比其他人要清晰明了。

    他清了清嗓子,辩解道:“我这是从战略大局上看问题,或许有些荒谬吧。”

    “不!”萧曼忽然停住了笑,正经地说道:“你确实说得很对。其实宋辽征战,最得便宜的还是完颜家奴。大辽完了,大宋也就完了。完颜阿骨打的野心,绝不仅仅是在关外。这正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父亲......”

    杨庸看见萧曼的脸色有些凄然,料想他一定是担心萧干,便道:“无妨,只等宋军有了动作,你便回你父亲那去吧。那时候南京城无论是在大辽的手里还是在大宋的手里,该打的仗也都打了,你只劝你父亲远离危城便可。还是那句话,他可以挫败刘延庆,但他绝对挡不住完颜阿骨打。”

    “你是怕我通风报信故意这么说的吧?”萧曼笑道。

    杨庸却笑不起来,“你想走,我也留不住你,而且我根本不想留你。宋军中已经有人知道了你的份,不走的话,以后会更麻烦。”

    “我懂。”萧曼沉默了下来,“只是这一别,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

    杨庸面向北方,指着浓浓的夜幕,大声道:“那边是大漠,草原。你往北去,无论放羊牧马还是领兵打仗,只要记得在你的对面,还有一个杨庸,那就足够了!”

    “可我...”萧曼咬着嘴唇,“可我是你的妻子呀...哪有夫妻南北而分,隔着千山万水的?”

    杨庸看着萧曼那张年轻的脸庞,她才二十岁呀!可是就因为耶律延禧一道荒唐的指婚,她为“自己”空守了四年的闺房。假如她没有在汴梁找到自己,那她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因为这道圣旨而孤独终老下去?更可笑的是,貌似耶律延禧自己也忘记曾经许下了婚约,他给杨庸找了个后妈,这后妈恰恰还是萧曼的堂姐。因为这个原因,萧曼连堂堂正正嫁给杨庸都成了不伦之事。杨庸此刻忽然觉得面前的萧曼很可怜,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他把萧曼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我能做你的妻子么?”萧曼把头埋在杨庸的口呢喃着。

    杨庸不做声,只是点头。他能感觉到口的布片已经被萧曼的泪水浸透,萧曼忽然哭得歇斯底里,她圈住杨庸的腰哽咽道:“我不想走...我真的不想走......”

    “你必须走!”杨庸坚决地反对,“你走了,他们才没有我们的把柄。我现在没有能力保护你,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你当做敌国战俘对待。在这个世界上,能信任的人不多。但是请你信我一次,有朝一,我一定会找到你,带着你一道回属于我们的家。不是南京城的行宫,也不是大宋皇城的官宦府宅,我会给你一个全新的希望。我只要你能活下去,无论遇到什么况,只要你活下去。”

    “嗯...”萧曼模糊地回答,“我等你,无论十年还是二十年......”

    “五年!”杨庸捧起萧曼的脸,“你给我五年时间!”

    杨庸从不乱许诺言,但他有信心可以在五年之内完成对萧曼的承诺。因为数年之后天下将要大乱,宋庭尚且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辽国的余孽?他说五年时间,已经给自己留下了余地。

    ......

    数之后,刘延庆忽然下令全军解除戒备,大军随即撤退六十里,在一处高地扎下营寨,弃攻转守。明面上是因为战局僵持数月,后方补给跟进不及时导致高层的战役决心起了变化。暗地里全军夜都在打磨军器,训练战卒。杨庸每都见郭药师亲帅五百常胜军精锐练格斗之术,也不用问,便知道那是为了短兵相接。

    他的计策被刘延庆采纳了!

    看着军士们脸上都挂着渴望胜利证明自己的神色,杨庸忽然开始隐隐担心起来。郭药师太想胜利了,他需要一场大胜来告诉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可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心态,很可能会葬送掉他最后的一丝警惕。郭药师是有很重的功利心,但他却是杨庸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真正有救命之恩的人。

    左思右想之下,杨庸还是找到了郭药师,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郭药师也愣住了,但旋即便又微笑起来,“这次接应攻城的是三将军。他或许会有些谨慎,但我相信他。”杨庸明明看到他眼神里的担忧,知这些话是郭药师自己安慰自己的,暗道这人太想立功了,已经到了没药可救的地步。

    “既然如此...”杨庸只好给他擦股,“哥哥倒不如先控制住一面城门。我说的是守住城门,如果大军没有攻城,城里的辽军必定是要抢门的,哥哥必须要死守,否则退路堪忧。”

    “贤弟放心,我会的!”郭药师这次听进去了,没有再坚持。

    杨庸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宋军结构复杂,党派林立,这次五万大军更是东拼西凑。刘光世手底下虽然有能征善战之辈,但左军所辖一万余军士多数都是京畿路的,平里打打土匪,耀武扬威惯了,哪里看得起边军。就算常胜军能打,也只有五千之众。要知道在南京左近,萧干还有一路隐藏在深山里的五千人马。靳子忠效忠杨庸,但也效忠萧干。和宋军作战,是辽军的天职。靳子忠其人又勇猛无比,左右一拉扯,说不定刘光世还真不敢去攻城......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