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书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过得两座石桥,转了当时开封府最富盛名的潘楼街,又去商铺林立的御街买了些绸缎饰物,转眼晌午临近。茜儿说要去还愿,杨庸看时间尚早,也不肚饥,也跟着一同折返,去了大相国寺。

    杨庸一路上都在想那个拖着一个班子的卖艺辽女,说不上熟悉,但面相却隐约相识,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一时间竟是有些气短,皱眉挠首却始终不得其解。

    柳儿笑道:“公子,心萌动啦?”

    “去!”杨庸讪笑,只是自问:“你们说这世上真有自己第一次见却仿佛早已相识的感觉么?”

    茜儿低头不语,柳儿显是要逗一逗她的东主,便道:“有的,有如梦中之人,便是在梦中见了何止千百次,对首时却也似公子这般模样。”

    杨庸“哈哈”一笑,说:“看来,柳儿是过来人!只是这梦中人柳儿可曾见到?不妨说与我听,但他出得起价钱,我便拱手把你奉上。”

    柳儿闹了一张大红脸:“公子你你你...”

    “我我我我...”杨庸学着柳儿的语调。

    茜儿则在一旁“吃吃”地低笑,柔声提醒道:“公子,这就快到了!佛门清净地,来往的人也多,公子还是不要与奴家们调笑了。”

    柳儿还待说些什么,茜儿拉了她一把,只能涨着一张红脸咬牙切齿。杨庸收敛心神,抬头正看到远处红墙碧瓦的大相国寺。这地方他一千年后是来过的,名胜古迹嘛,中国的名胜山川他倒有一多半去过。杨庸不信神佛,烧香拜佛的事他不反感,但绝不代表他也会去做。大墙之内无非也就是些古色的建筑,庄严的佛堂,论景,也没寺外山林的景好。

    杨庸瞅准了寺门不远处的茶铺,便道:“茜儿,你和柳儿去吧。我只在此处等着你们。”

    “公子怎地不一齐进去,大相国寺的主持今开坛授经,可不寻常。”茜儿不解地问道。

    杨庸笑笑,道:“我本就是汴梁人,大相国寺来了何止十遭。你们去吧,我歇会。”说罢,便自顾自地在茶铺里找了个靠角的座儿,叫了一壶白水,要了两碟糕饼。又让一众家仆陪着,挥了挥手,让二女入寺而去。

    此时已是近了元宵,冬雪还未消尽,早却已露新芽。宣和三年的冬天是个暖冬,此刻梅花虽已逐渐凋落,桃花却也赶着渐暖的气息悄悄开起。长青的松柏矗立在寺院的周遭,一排排,一片片。青的,白的,粉的,纷纷扰扰。又间杂声声鸟语,传来阵阵花香。

    端的是好一派江山秀色。

    贪婪地吸着早的气息,杨庸忍不住张开双臂,突然间便想吟诗,无奈搜肠刮肚却是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不料后却有一个声音正自唱到:“国破山河在,城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杨庸心里的雅兴便在一瞬间跌破了冰点,心说了声“晦气”,皱眉回头望去,原来是个落魄的中年书生在发无聊的感慨。书生么,什么时代都是一样。

    “好一个‘国破山河在’。”杨庸反正无聊,便找书生搭讪。那书生见面前这年轻的贵公子相询,便从茶座上起而立,唱了个诺,道:“公子见笑,不才也只是有感而发。”

    “听先生口音,是燕山人?”杨庸问道。

    那书生答道:“正是,家父是燕山人,早年为了逃避兵祸便将全家迁到了山东。”

    杨庸做了个请的手势,邀那书生一同回去坐了,又叫了一壶好茶。那书生自是感谢,杨庸注意到他的行李,那是一只硕大的书囊,也了然了三分,便道:“先生可是来京师赶考的?”

    “正是。”那中年书生面色有些潮红,言又止:“眼看闱将至,不料我却连礼部的门也进不去!”

    杨庸不解,“这是何道理?”

    中年书生叹了一口气,答道:“因燕山被辽人侵占已达百年有余,我等南迁之人,虽是明面不说,但暗里朝廷中人也尽视我等为辽人,即便是中了秀才,再想拾阶而上已是犯了官家的忌讳。”

    “原来如此!”杨庸点头,这也不能怪老赵家小心谨慎,此时宋金联手共讨辽国,也不得不防那各路的细作。只是细细一想,哪有细作之嫌之人如此光明正大地来科举的?当下心里也有些不平。

    那书生闷饮了几杯茶水便要走,只道:“在下须得趁元宵未及赶回山东,还得多谢公子款待,明介感激不尽!”

    杨庸起相送,说道:“无他,一杯茶水而已!先生切不可因了一时而耿耿于怀,常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此刻多事之秋,足下终是有用武之地的。”

    “某省得!”那书生深深一躬,道一声告辞便径自下了山去。

    杨庸望着书生的背影,是有些感慨,却又不知道感慨何在,只呆坐在茶座上竟是久久不能回神。连柳儿站在他的面前,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公子...公子...”

    杨庸被吓了一跳,脑袋里一片混沌,只觉得脑仁儿都在望外扩,他揉了揉太阳,道:“也不知最近怎么了,总是有些恍惚。”

    “那定是公子大病过后体倦怠了。”柳儿沏了一杯水,服侍着杨庸喝下,又道:“那位先生倒是个有些风骨之人。”

    “谁?”杨庸一边揉着头皮,一边说:“哦,你是说刚才下山的那位先生?嗯!虽是满腔抱负不得施展,走时却也大步带风,果断坚决,轻易不肯回头之人,轻易不是普通书生能比的。诶,你怎么独自出来了?茜儿呢?”

    柳儿道:“茜儿怕公子一个人没人照应,让我先出来。左右柳儿也不用还愿,更不喜寺里的老和尚念经,不如陪公子看看风景,也好。”

    杨庸不置可否,只让小二又置了一只茶杯,静静地看着满山稍露的色,也不说话。柳儿端着茶杯不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愁眉不展的东主,心也跟着愁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