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杨庸已经不记得他和郭药师到底喝了多少酒,等清醒的时候,已是上三竿。

    屋顶的琉璃瓦上留不住雪,太阳一晒,便化作流水,滴滴答答地落下屋檐。杨庸错以为还在山林里的草庐,一骨碌起,便有一股芬芳扑鼻而入。

    “公子!”

    面容清秀的使女坐在边,搓了一把毛巾往杨庸的额头覆来:“公子昨夜喝醉了!”

    杨庸这才想起他现在的处境,拍了拍头,又倒了下去,“郭将军呢?”

    使女道:“郭将军一早就走了,辞了恩相,回鄜洲去了!”

    “这么早?”看来这位大哥昨天并没喝醉,那根本就是装的。

    “郭将军修了一封书信,交予奴家,只等公子醒转。”使女停了下来,从怀里小心翼翼地端出一封书信。杨庸拆开看了,无非是让杨庸多体恤自己的体,来定能在鄜洲相会云云。字里行间都是兄长的关,倒让杨庸有些惭愧。

    杨庸觉得口干舌燥,便对使女道:“有劳姐姐帮忙倒杯清水来。”

    那使女使了个礼,“公子稍等,奴家便去。”

    宿醉的人,喝着寡淡的凉水索然无味,杨庸只是润了润喉咙,便放下茶杯问道:“恩相今有何行程?”

    使女细声道:“回公子,恩相近都无甚行程,全凭兴致使然。奴家打听过了,恩相明......”

    杨庸打断了她,说道:“后若是没有旁人时,姐姐休要再以奴家自称。一个院子就三个人,我每听你们奴家奴家地叫,好不边扭!”

    “是!公子!”使女面色绯红,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自称了。

    杨庸叹了口气,“姐姐叫什么?”

    使女低头答道:“回公子,奴家没有大名,只有一个小名,唤作茜儿,在厨下造膳的姐姐叫柳儿。我们从小就被恩相收留,名字都是恩相取的,并无姓氏。”

    “无妨,就叫茜儿,柳儿!”杨庸大手一挥,心思流转,所幸道:“不如姓杨吧。杨茜儿,杨柳儿,嗯,就这么定了!我呀,后也不叫你们姐姐了,就叫你们的名儿!”

    “公子!”茜儿有些手足无措,“这使不得!”

    “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人都是我的了,给个姓有甚要紧。”杨庸心好,头也不那么疼了,从上爬起,便自顾穿起了衣裳。茜儿手忙脚乱地来帮忙,被杨庸拒绝了:“上下尊卑我懂,可我是穷人家长大的,不比你们高贵多少。你有空去帮柳儿做做饭,我这里都理得过来,喊你你再来吧。”

    茜儿倒也大方,施了一礼,便道:“公子既然如此吩咐,茜儿自当遵从,茜儿告退。”

    一番洗漱完毕,又用过了午膳,杨庸让使女引路,自去了刘氏在汴梁的府邸。刘光世满面容光,似是有什么好事。杨庸上前参拜:“恩相,杨庸有失礼数,还望恩相莫怪!”

    杨庸一副教养甚好的模样,虽是有些病容,却生得眉清目秀,让人越看越是喜欢。刘光世本就是个不拘小节之人,当下便笑吟吟地摆了摆手,道:“又不是军中点卯,大郎何必如此认真。来人啊,看茶!”

    杨庸是真的受宠若惊,一个长揖拜过,道:“无功不受禄,杨庸才薄学浅,恩相折杀了!”

    刘光世“哈哈”大笑,说道:“你是福将啊!你是福将!”

    “福从何来?”杨庸不解地问道。

    刘光世抖了抖衣袖,转从香案上请下了一卷黄帛:“今晨圣上颁旨,擢升刘某为鄜延路兵马钤辖,同鄜延路兵马总管!即刻赴任!”

    杨庸哑然,这跟他没有关系:“恩相!恩相随老相公战西夏,平方腊,可谓南征北讨!今得蒙圣上垂青,乃实至名归,并非杨庸之功!”

    刘光世请回了圣旨,道:“何必分出个彼此?有功同赏,有喜同庆!若是我没上那独龙山,没得大郎,说不定这道圣旨要等到何年何月!大郎不必多说,今夜我宴请宾朋,大郎自来陪我喝上两杯!”

    杨庸告了个礼,算是了了第一天的差使。

    大醉之后如大病,大病之后如抽丝。回到自己的府宅,刘光世已是冷汗如注。茜儿多少有些嗔怪地说道:“公子,恩相今夜定要公子喝酒,公子的子又如此孱弱,如何应付?”

    “吃酒嘛,又不是要命!”柳儿比茜儿直接多了,“公子,不如告个假。柳儿做几道小菜,给公子提提神!”

    “这敢好!”杨庸苦笑一声,便回躺倒。刘府的晚宴他必须到,这不关乎刘光世的盛,只是作为一个门客,他做的,和他享受到的待遇不是一个级别。他得做点什么,也想做点什么。否则,名不正言不顺。他还没愚蠢到认为刘光世是姬昌,自己是姜尚。

    柳儿的精致小菜杨庸没顾得上吃了,醒酒的酸梅汤他倒是喝了一碗。酸甜的汤汁顺着喉咙一滑而下,混沌的脑海顿时清明了不少。

    两厢里其实也就隔了两条街,步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杨庸把茜儿和柳儿都留在了府里,径自一人早赶了一个时辰赴宴。刘府已经张灯结彩,可院子里就独独摆了一张大方桌。杨庸拉过一个家丁问道:“恩相今请了何人?”

    那家丁倒是直说:“回公子,都是平定方腊有战功的将军,将军们的名讳,小的就不知道了。”杨庸“哦”了一声,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他倒不是露怯,从古到今的军旅丘八凑一桌,无非三个谈资:打仗,女人,钱粮。当了十年兵的杨庸,对于他们太了解了。他所担心的,是在筵席上,他该把自己摆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怎样才能切入话题!

    刘光世毕竟是个世家子弟。他好招摇过市,也同样好大喜功。升迁这等事,请的不是军旅同僚的军旅同僚,其目的杨庸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面子!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