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博虎】(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枪托 书名:怒马鲜衣
    几乎是本能,杨庸一拱背一矮,就地一滑,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雪地上。一个庞大的黑影“嗖”地一下,贴着他的后背跃了过去。什么东西在他的棉袍上一带,“呲”地一下,一块破布便飞到了半空中。

    杨庸抽出短刀,人已经半跪起来,只看了面前一眼,差点背过气去。那是一只大虫,长体阔,尖牙利齿。猩红的舌头微吐,上面布满了令人生畏的倒刺。一丈多长的虎尾在雪地里扑打着,就像擂起了战鼓——“啪、啪、啪”

    那大虫一击落空,便谨慎起来,隔着三五丈的距离,圆睁的虎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庸手里的短刀,喉咙里“呜呜”地低吼着。寻常猎户莫说打虎,闻着虎声便早就远遁了。更别说挽着一张软弓都不到十步的杨庸,这是必死的买卖。

    不知道是因为棉袍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冷风灌了进来,还是因为肾上腺素地急速分泌,杨庸感觉自己的两条腿有些颤抖。打了那么多年仗,他从来没怕过哪怕号称吃人不吐骨头的越南特工,但是老虎,他是第一次在动物园以外的地方看到,而且还是如此庞大的一只,只一眼,杨庸就知道这只大虫绝不是他能应付的。

    跑吧!

    杨庸没有掉头狂奔,把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那无异于找死。他握着短刀,调整着呼吸,一步一步地向后缓慢地退。脑海里一片清明,眼神里迸着杀人的光芒,这是他对上强敌后始终保持的习惯。那大虫见杨庸后退,便亦步亦趋。也许是饿得太久了,又或者没有见过如此镇定的猎物,反倒让它没急于扑杀上前。杨庸用眼角的余光查看地形,这里没有堑壕,利用壕沟搏反客为主的想法一闪即逝。这里只有树林。

    就像那只野兔一样,杨庸退几步,便停下,晃晃手里的短刀。大虫跟几步,看杨庸停下,也跟着停下。它或许在寻思那寒光毕现的短刀是什么。就这么退了十数步,大虫终于耐不住子了。高吼一声,屈作势,眼看就要扑上来。杨庸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脚下一错步,闪到了旁一棵树后,堪堪避过了大虫的扑击。那大虫又扑不中,虎尾就势卷着树干一扫,“啪”一声打了个正着,连树冠上的雪都被震了个七七八八。杨庸只觉得口一疼,眼前险些黑了下去,喉咙里一阵涌动,“噗”地一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闻着血腥味,那大虫卷着舌头鼻孔,斗志更加旺盛。杨庸喊了一声“苦也”,忍着疼,趁着雪雾未停,发足往另一棵更大的树后躲去。大虫这次学了个乖,没有再贸然扑击,只是围着大树转,想找个更好的角度。杨庸也绕着转,始终保持自己和老虎中间隔着背后的大树。可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总不能在这里和大虫耗一辈子。

    一时间,杨庸脑海里闪现出十七八种杀招,但都被他否决。那些对人有效,对老虎,还是算了吧。要想全而退,几乎没有可能。

    在转了七八圈之后,杨庸有些气短,那大虫也急了起来,离着大树也越来越近,有几次拍出爪子,都差一点够着树后的杨庸。老虎已经收起了玩闹的心,它要填饱肚子,这一棵大树根本就不是障碍。杨庸被得走投无路,心里一横——拼了!

    那大虫又拍着爪子试探了一下,杨庸紧喘了几口气,趁它还没收回爪子的空当,转狂奔。大虫听着声响,“嗷唔”一声转过树来,四肢一曲,虎尾一摆,整个硕大的躯已经腾空飞起,罩着杨庸倒下去的影就扑了上去。

    机会只有一次,杨庸果断扑倒在地,左手一扬,一只雪团迎着大虫的面颊打了上去,“篷”地一声闷响过后,雪团变成一篷雪雾四散而开,迷了大虫的双眼。本来一扑必杀,怎料眼前一片雪白,没了方向,那大虫的杀招生生地变成了普通的腾跃。杨庸不等大虫落地,翻转着体想避开那庞大的野兽,怎料大虫来势极快,一爪子便按在了杨庸的左手上,若不是雪地柔软,这一下按实,杨庸怕是要废了一只胳膊,尽管如此,尖利的虎爪还是带起了一块。杨庸已经顾不上这些,右手一扬,短刀狠狠地插向了大虫的右肋。那刀本就锋利,只“扑哧”一声,便破皮而入,也是凑巧,这一刀堪堪避开了大虫的肋骨,杨庸用的又是死力,只一下,便直没刀柄。

    一股血箭直飚出来,喷了杨庸一鲜红。那大虫怒吼一声,调头朝着杨庸的脖子啃将下来。杨庸的手依旧被那大虫按着,知已是难逃这一口了,顿时心里拔凉拔凉。此时此刻,他力气全无,只能坐以待毙。

    怎料破空一声,一支羽箭不知从哪来,竟直中那大虫右眼,那支羽箭来势极猛,入虎头余势未消,直贯脑而出。杨庸睁开双眼,那大虫躺倒在侧,“呼呼”地吐了两口粗气,却再也不动了。

    “爹!”杨庸躺在地上大声地喊,想爬起来已没了力气。林子里传了一个笑声,爽朗而充满了朝气:“喊谁呢?”杨庸抬头回望,只见一队人马衣甲鲜明,跨刀执弓,为首一人白衣白甲,边站着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黑甲男子。那男子手里的弓弦还在兀自“嗡嗡”颤动着,脸上一抹微笑看得杨庸心里升起一阵温暖。

    杨庸挣扎着爬了起来,纳头便拜:“多谢恩人救命!适才小可只以为是家父了一箭,还请恩人莫笑。”

    黑甲男子背了弓,正正经经地还了一礼,却说道:“不是我救了你,是我家二公子!”杨庸抬头望去,黑甲男子转退让开来,把这个大礼让给了旁的白衣人。

    杨庸只得重拜,那白衣人倒是和气,拍了拍手虚扶了一下,便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虽是我下的令,可箭却不是我的。你要拜,还是拜药师吧。”

重要声明:小说《怒马鲜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