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2 当湖十局(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Mercy_X 书名:倾宫倾世
    “行了行了。”我赶忙从回忆里醒过来,眼前的簇拥使得我头晕目眩。

    “谢谢格格体恤。”所有奴才都泪花花跪了下来。

    还想起昨天范溪屏和施襄夏闹成一团的样子,我还真有些后怕。

    “小姐,你就放心吧!这是皇宫,施先生和范溪屏一定不会大打出手了。”苦茶拍着我的手安慰我。

    是呀,恐怕今过了,他们就不会再相见了。

    “皇上驾到——”是苏培盛的声音,看来雍正大叔真的来了。

    “……”所有人都上前去行礼了,就我一个人在那儿站着,默不作声。

    “小姐……小姐……”苦茶提醒我,我这才回过神。

    “呵呵,雍正大叔,你来得这么早啊!”我强笑着朝他挥挥手。

    “妙人,你今天可不能进去闹了。”雍正大叔说完这句话,就往范溪屏和施襄夏下棋的亭子里走去,走到被帘子挡住的门前,就不再进去了。

    哎,想必比赛已经开始了。

    “诶呀……”突然,进来了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太太,正被俩侍卫拦住不让进来。

    “你们让她进来!”我命令他们。

    “噢!格格吉祥。”那个老妈妈向我磕了一个头,随后低头站起来。

    “不知老妈妈来自哪儿?”我嘴上说着,心里却觉得这位老妈妈一定与争锋的俩人又什么关系。

    “我……格格,草民是施先生家里的老妈子。”老妈妈搓搓手,“在施府的子里,老爷。夫人还有少爷,都对我很好,草民今,只是……只是给施先生送点药的。”

    “药?”我看着她手里揣着的篮子。

    “少爷有哮喘,怕熬不怎么过今的比赛。”老妈妈叹了一口气。

    “你别担心,我会替你带到的。”我接过她的药,“但是,老妈妈,现在比赛才刚开始,如果我就这么进去,皇上可是会怪罪的。”

    “一切格格安排就是了。”老妈妈嘴上是这么说,但还是很不放心。

    “老妈妈,你知道范溪萍和施襄夏之间有什么矛盾吗?”我借机问她。

    “这……”老妈妈一时说不出口。

    “没事,我不会跟他们说的。”我发誓。

    “那好吧,格格,这个……”看来她只希望跟我讲。

    “你放心,苦茶,你把药煎了给施先生送去,老妈妈,我们去飘渺亭慢慢聊。”我搀着老妈妈的手,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偏僻的飘渺亭。

    “格格?”没想到三福晋也来了。

    “原来是三福晋啊!”看到她我是很惊喜,“老妈妈,这是三皇子的福晋。”

    “福晋吉祥。”老妈妈连忙请安。

    “老夫人不必多礼的。”三福晋一向是贤良淑德。

    “这一次我们是来喝茶聊天的!”我笑着跟三福晋说道,“绣梅姐姐如不嫌弃,可不可以回避一下。”

    “当然可以。”三福晋对着我行了一个礼之后就抱着琴离去了。

    “嗯……”老妈妈先是喘了口气,说道:“草民有幸给格格将事,只不过这事儿未免都是些好事啊……”

    “老妈妈,你说吧,好事,我会记着,坏事,我就当没听见。”

    “那好吧。”老妈妈两只手握在一起,“其实呢,当年范先生是施先生的书童,专门陪着少爷来回学校,这子久了,两个人就铁了啊。但是,老爷可不许他们玩在一起,说是会带坏少爷。

    “有一次啊,范先生正在和他的父亲学下棋,他那个棋下得可好了,别看他那时候才5、6岁。这少爷啊,也是个鬼灵精,看了就想学,一天到晚缠着范先生的父亲,就这样,他们就跟着范先生的父亲学棋。一开始老爷是不同意的,见着少爷喜欢,就准了……”

    “那——之后呢?”我很想听下去。

    “之后哇,范先生棋艺高了,少爷也不差了,就去拜师,而且他们的师傅是同一个人……哦,对了,在拜师之前,范先生还,还——”

    “嗯?”我把耳朵凑过去。

    “还买过私盐。”老妈妈小声说道,“那时候可是杀头的死罪,是少爷帮助他从低谷里面救出来的。后来呀,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姑娘,那姑娘后来就嫁给少爷了,可是少爷官运不好,一直遭到她的唾骂,哎,作孽啊。这范先生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一定想着的,想着啊,自己喜欢的女人过得不开心,难免会埋怨少爷。

    “后来呀,少爷撇下家人,继续回到师傅那里了,范先生就流落在外,如今到了宫里面,做了大国手,还成为了您的玩伴。可惜啊,范先生和施先生的师姐不久前去世了,这样子,他们的矛盾就更加深了……”

    不对啊,范溪屏之前跟我说,这一次他不高兴,是因为怕赢了施襄夏的妻子会大骂他。可是,依我看,站在一个敌的角度,见着自己喜欢的人打自己的敌,应该是件开心的事儿……

    算了算了,也不想这些了。谁是对的,谁是错的,现在都不重要了。

    “老妈妈,最近,施先生,是不是被人栽赃了?”我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格格!”老妈妈让我快点打住,“这官场之事,我们女人管不着!”

    “你就说说,一切后果我来承担。”我把一个簪子塞给她。

    “哎呀,格格——”她又把簪子还给我,“老讲就是了。”

    “嗯嗯嗯!”

    “的确有格格说的这件事,之前范先生说过要帮助少爷,其实他嘴上不怎么在乎,私底下不知道调查了多少事、攒积了多少证据,就是为了帮助先生减轻黑水啊!”老妈妈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怎么会这样……”

    “小姐小姐!”苦茶跑过来,“你快点去看吧,比赛已经结束了!”

    “五比五,对不对?”我早就料到结局。

    “什么五比五?”噢,对了,那个时代还不懂这个。

    “就是平局。”我说。

    “对,对。”苦茶喘着粗气说,“范先生眼睛都红了,好像哭过似的,施先生都吐血了,好像是哮喘发作了。”

    “我不让你煎药去了嘛?”我担心地事还是发生了。

    “我,我是送去了,真的。”苦茶很是委屈。

    “老妈妈,多谢了,走,苦茶,我们快回宫,范溪屏应该已经回来了。”我像是跑着一样回到了椒房,果然,范溪屏像丢了魂一样坐在那里喝茶。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看看他,“你看你,眼睛都成西红柿了。”

    “殷子,施襄夏还是走了,我留下来了。”范溪屏呆滞地说道。

    “那不是很好嘛,你们是平局,一切还是没有变化,这才是最好的,不是吗?”我安慰他。

    “我知道。”他看着我,“我不会离开你了,但是你知道吗?施襄夏要去坐牢了,要坐七年。”

    “那你们的心呢?会坐牢吗?”

    “……”范溪屏就这么看着我,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天晚了,你多喝点水吧,下了那么久的棋。”我拍拍他,顺便鼓励鼓励他,“我们是好兄弟,对吧?为了你的兄弟,你可得好好的。”

    “殷桃……”

    “这么晚了,是谁啊?”我问苦茶,可是她不出声,诶?这是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宫倾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