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0 长孙格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Mercy_X 书名:倾宫倾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格格舒穆禄氏为大清郡主,赐号——长孙。钦此——”

    “谢谢。”我等他念完了,就笑着收下圣旨。

    “您还真是个冒失的格格。”苏培盛笑着看看我,“那格格,奴才告退了。”

    “哦,好的好的。”我把刚才娘娘们送来的贺礼分了苏培盛一些。

    “小姐,你瞧,这布匹,多漂亮。”苦茶等苏培盛一走就活跃了。

    “这是浮光绫。”我喝着太后送来的碧螺说道,“是很名贵的布匹,你喜欢你拿去好了,我可穿不起那么贵重的东西。”

    “要是小姐送的嘛……我就收下啦!”苦茶又跑到一堆蜀锦旁边,“一会儿我拿这儿的布去给小姐做衣裳吧。哦,对了,你瞧瞧,这是熹贵妃送的。”她给我看了看紫檀的木珠串。

    “一会你把熹娘娘送的长命锁叫人给缀上去。”我跟苦茶说。

    “这可不行,我看啊,还是一个戴在里面,一个戴在外面好。”苦茶振振有词。

    “行行行,都依你。”我瞧着艳妃送来的那盆牡丹。

    “这花儿真漂亮,听说这么好的花,可名贵了。”苦茶上前闻闻。

    “是呀……”我低着头继续喝茶,“你把那些礼物都整理下吧,化妆的一半都归你,你好好拾缀拾缀。”

    “诶!”苦茶开心地去收拾东西了。

    “范溪屏,这是雍正大叔送来的金棋盘。”我举着他给范溪屏看。

    出乎意料的事,他没有看它一眼,而是继续用自己的破棋盘捉摸着死活题。

    “棋于心,心于定,定于行。”我告诉他,“与其在这儿死下棋,还不如出去走走,找些灵气。”

    “我是不如你那般有才华。”我没有想到范溪屏会如此自卑,“你瞧,你如今是郡主了,我还有什么本事能留下来呢?”

    “你可以陪我下棋啊。”我让他别再下了。

    “……”范溪屏面无表地看着我。

    “别下了啊。”我拍拍他的背,“陪我出去走走!”

    他默默无声地站起来了,一路上,我们是并排行走的,一边的人指指点点,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八卦什么东西。

    “今天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苦茶突然扯大嗓子说了起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云燕格格啊。

    “参见长孙郡主。”云燕格格对着我行了一个大礼。

    “别别别,我又不是死人,也不是你的父母,跟我行礼干什么。”我上去扶着她起来,“平时呢,我也没规没距的,你呀,也别跟我循规蹈矩的了。”

    “格格,我们正想去赏花呢,你挡着我们路了。”江小姐还是一脸傲气。

    “你们是去赏菊花吧?”苦茶借机讽刺他们,“还真是想死了呢,看那种花……”

    “呸!”我让苦茶闭嘴了,“别说那么多不吉利的话。”

    “诶哟。”江小姐厌恶地用手绢捂住口鼻,然后冷眼看看苦茶,“哪里来的野丫头。”

    “既然骂也骂了,江小姐何必记恨在心呢?”我走上前,给她上一个镯子,“一点小心意。”

    “红翡翠……”江小姐吓了一跳,像看着稀世珍宝一样,连忙带着笑脸,“格格还真是大方富贵……”

    “咳咳——”云燕格格重咳几声,“阿江,咱们走吧。”

    云燕格格气呼呼走了,江小姐一边走还一边看着她那手镯。

    “这就是你的发小啊?”苦茶瞧着范溪屏。

    “也只是发小而已。”范溪屏挑着眉毛转头看看。

    “殷桃。”往前一看,原来是四阿哥。

    “四哥!”“参见四阿哥。”

    我们同时问好,就范溪屏一脸的不屑。

    “如今苦茶真是也越来越可了。”四阿哥看看苦茶,惹得她吧头低得越下了。

    “瞧我们苦茶,脸儿是红扑扑的,当然可。”我逗着她玩。

    “四阿哥,你有话就直说吧,我们还得走呢。”范溪屏知道自己无理了,连忙找借口,“范某只是觉得,这散步啊,就不能停,这一停了呢……”

    “那好。”四阿哥很是直接,“那你们不嫌弃我与你们同行吧?”

    “好啊。”我也是一口答应,就这样,我、范溪屏、四阿哥三人并排同行,而苦茶和别的侍女就跟在我们的后面。

    “听皇阿玛说,你现在是郡主了。”四阿哥温柔地笑了。

    “是呀。”我边走边看看天上的云还有鸟,“但是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什么?”范溪屏顺题问我。

    “要自由。想着一年前,我才15岁,诶呀……那个时候只是好奇,就进了宫,当了格格。但是,我后来才知道,这格格不好当啊,看着那么多人自相残杀,有时候还真是害怕。”我说着说着,就有些伤感,“如果,哪一天,我最的人也死去了,那我还能怎么办呢?”

    “你有……”几乎是两个人同时说的,一发现就立刻停住了。

    “哈哈哈哈——”我抱着肚子笑了,“是是是,我有你们,呵呵。”

    真是俩有趣的家伙。笑完之后,我们就接着逛。

    “听说,最近皇后娘娘认三阿哥为儿子了。”范溪屏开了个新话题。

    “是呀,因为齐妃死了。”四阿哥摇着头说道。

    又死了一个……

    一见到我脸色不好了,四阿哥连忙又扯开话题。

    “如今这天气是越来越冷,看来入冬了。”他说。

    我停下来思索了一阵子,开心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

    “咱宫院子里有两棵腊梅,开的花可漂亮了!”我不由地念起了诗,“冰雪林中著此,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

重要声明:小说《倾宫倾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