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8 施襄夏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Mercy_X 书名:倾宫倾世
    “太后!”一有空,我就会跑到太后那儿,听说今天又有好玩的事儿要讲给我听了。

    “小殷桃啊。”太后摸摸我的头,“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老托女儿呢!”

    老托女儿?!这我可担当不起。

    “不不,我是的孙女啊。”我纠正她。

    “哀家明白。”太后慈祥的笑了,“只不过,哀家只是觉得你如此聪明开朗,而且精通诗书棋,只做到郡君这个位子,很是可惜啊。”

    “,我本不是雍正大叔的女儿,能做到郡君,就已经不错了。”我一边说一边帮她捶背。

    “妙人啊,别大叔大叔的,小姑娘家,要礼貌,要叫皇上。”太后笑着责备道。

    “是是是——”我连连答应。

    “范溪萍啊……”太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范溪屏,“听说,你很会下棋。”

    “太后说笑了。”

    “哈哈——何必如此谦逊?来来,你和妙人来下盘棋给哀家看看。让哀家瞧见一下,是你俩下的好,还是范溪屏和施襄夏下的好。”太后的行为举止很是大方直爽,但是也不缺少礼数。

    “施襄夏。”那不是我们教科书里面的人嘛,对啦,他可是范溪屏的师弟啊。

    “那是范某的师弟。”范溪屏一边抓来一把棋一边说,“单的双的。”

    我摆出“2”的手势,示意是双的,还真是果不其然。

    “既然你俩棋艺相当,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们下棋呢?”我很感兴趣。

    “会的,很快就会的。”范溪屏一边下棋嘴里还一边念着,时不时眼神还恍惚着。

    “喂。”我拍拍他的头,“你仨子儿被吃了。”

    他放下棋子,向太后请罪。

    “免了免了。”太后挥挥手,“你俩毕竟是同龄同学同师的,如今多年未见,必然会产生四年。”

    “那——今天的棋——”范溪屏的声音充满着哀伤,头也低得很下,连脑袋上的帽子都罩在眼睛上了。

    “就这样好了,你们走吧。”

    就这样,我拉着范溪屏走了。什么话也没有多说,毕竟现在是绝对没有太后想象得那么简单。

    “你们吵架了?”苦茶是想问我和范溪屏吵架了没,谁知到却被范溪屏用折扇打了一下肩膀。

    “喂!你疯了!”苦茶感到很委屈。

    “你心虚什么。”我把头转向范溪屏,谁知到他的眼睛满是血丝。

    “我……我说错什么了?”苦茶揉着肩膀走开了。

    “你,和那个施襄夏,发生什么了?”我壮起胆子来问他。

    “他要回来了。”

    “怕他取代你的位置?”原来就是为了这个,范溪屏还真是小肚鸡肠。

    “皇上特别看重这件事,打算让我和施襄夏下一盘棋,来定大国手。”范溪屏痛苦极了,“如果我输了,我就要离开,去追寻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如果,施襄夏输了……那他就得继续被他的父亲和未婚妻责骂……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可以了。”我拍拍他的肩膀,“任何比赛,都不可以带着自己的感,否则,你就对不起观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范溪屏很是不解。

    “你想想,如果你故意让着他,或者是他让着你,那你们会心甘愿、快快乐乐获胜吗?”

    范溪屏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傍晚,我还在画我的莲花,就听见外头有两个人的谈笑声。

    吱呀——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了雍正大叔,后头还跟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也就比范溪屏小个一岁。

    “施襄夏……”范溪屏血红的眼睛瞪得老大。

    “范兄,你怎么了?”施襄夏担心地跑过去看他,却被他轻轻推开了。

    “大叔,这是怎么回事?”我转头向雍正大叔。

    “还有几个礼拜,就是当湖十局大赛了,这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雍正大叔还不明白这两个人的痛楚。

    “是嘛……”我失望极了。

    “从今天起,施襄夏也寄宿在你这儿了。”雍正大叔拍拍施襄夏,他在冲我笑。是呀,那一定是一个仗义的人,温柔的双眸上坚韧刚强的眉毛,连说话间都有令人说不出的气质,和风力倜傥的范溪屏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怪不得是出名门的。

    “他可是男的!”苦茶抗议。

    “小小丫头,还敢在朕面前放肆,看在格格分上,朕饶你不死,来人啊,掌嘴!”雍正大叔拧紧眉毛。

    “大叔,你不会要在客人面前打人吧?”我走上前护住苦茶,“她已经知道错了,等客人走了惩罚也不算是迟的。”

    “那好,范溪屏,照顾好你的兄弟。”雍正大叔走了。

    “你叫施襄夏吧?”我走上前去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殷桃,就是那个妙人格格,这是我的丫鬟——苦茶。”

    施襄夏向苦茶点点头,苦茶却扭过头去,看来她不怎么喜欢这个新到的客人。我知道,这次雍正大叔让施襄夏住过来,是想促进他们和好,说是他们又不可磨合的裂痕,也不知道是什么。

    “听说你们下棋可叫绝,你们……就下给我看看吧!”我叫苦茶拿出棋盘,放在炕上的小桌上。

    “不了。”范溪屏把棋盘还给苦茶,“天色不早了,我们睡觉吧。施襄夏,你睡那个炕去。”

    ╮(╯▽╰)╭哎

重要声明:小说《倾宫倾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