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 曼舞娘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Mercy_X 书名:倾宫倾世
    “这儿的环境真是好。”一进慧宁宫,娘亲就像是个好奇的顽童,到处摸索。

    “娘亲,你先在这儿坐着,我和范溪萍去帮你采个莲蓬来消消暑。这都快秋天了,莲蓬再不采,可都要烂掉了。”我拍拍范西屏,和他一起去了花园。

    还好,这园子里面甚是清静,没有一个人。

    “你拉好我,我去采。”我一只手拉住范溪萍的手,一只手伸过去剪莲蓬枝。只不过这范溪屏的手抖啊抖的,真是没安全感。

    “殷子,有人来了。”我那时正好采到第三个莲蓬呢,谁知这范溪屏开口就那么雷人。

    “你叫我什么?”我那时一恍惚,脚底一滑,差点掉下去,还好范溪屏一把抱住了我。

    “这御花园不会是有臭鼬了吧,什么声音啊?”一个傲慢的声音突然响起。

    “快,躲起来!”我甩开范溪屏的手,拉着他躲到草丛里面。

    “回娘娘,没有什么东西。”一个丫鬟战战兢兢去汇报了。

    “狗奴才,你的意思是本宫的耳朵不够好吗!?”原来是一个娘娘,只见她一巴掌甩给那个丫鬟,还把她踹倒在地上,让边的公公捡起地上的鹅卵石往她脑袋上打。

    天啊!血模糊!

    “别打了!”我急忙和范溪萍从草丛里钻出来,“是有人在这个御花园里。但不是臭鼬,是我。”我说着,时不时一边挑下头上的草一边细细打量着她。

    妖艳、傲慢,虽是有不错的容貌却有着令人说不出的俗气。

    “哟,这不就是刚进宫的小格格,舒穆禄将军的女儿嘛!”她陪着笑脸在我边打转。

    “不知你是哪位娘娘。”我很不乐意和这个世间俗物交谈。

    “本宫就是曼妃,曼舞娘子。”她的嘴角微微一翘,很是轻蔑。

    是她,就是害得娘亲有得如此下场的坏女人!

    “朱官女子。”我试图提醒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大胆……”

    啪!啪啪!啪啪啪啪!

    她边的侍女刚想叫嚣。竟被苦茶恨得咬牙打了好几个巴掌。

    “你……你!你敢打我!”那个侍女的眼睛瞪得极大。

    “是你先无礼的。这位可是秒人格格,你区区一个宫女,区区一个妃嫔,就敢这么对待皇帝的女儿,金枝玉叶吗!?”苦茶真是狠毒了他们。

    “苦茶,毕竟你是个丫鬟,怎么可以这样?”我抚摸着苦茶的背,转头对曼妃说,“我的侍女不喜欢没规矩的人,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送我的一个簪子给娘娘赔罪。”我就像怜悯路边的乞丐一样拔下我头上的簪子,扔到曼妃丫鬟的手里。然后双手叉腰道:“嗯……看来这时候不早了,曼妃娘娘,拜拜!”

    哈哈,帅气!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打了个响指。只闻背后曼妃和她的丫头小声嘀咕。

    “看来这个臭丫头把她的母亲接回来了……”

    走了一点点路,我们就回到了慧宁宫,把三个莲蓬递给了娘亲。

    “还是我的小殷桃懂娘亲。”娘亲一边吃莲蓬一边问,“殷桃,这莲蓬是哪儿采到的?”

    “御花园啊!”苦茶大叫了一声,“还碰到了那个姓朱的,就是那个曼妃,我和小姐好好地教训了一下那个转扬跋扈的臭女人!”

    “什么!?”娘吓了连手里的莲蓬都掉了,“你们,去惹了那个女人了!罪孽,罪孽……”

    “额娘,怎么了。”我感到事不妙。

    “那个曼妃还说了什么……”娘的眼神已经迷离了。

    “说……小姐把夫人您带回来了。”苦茶也感到事不对,连忙打自己的脑袋。

    “罪孽啊……”娘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孩儿,娘的子,算是到头了……”

    “不,不会的,不会的!”我急得到处走动。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外面突然雷声大作,更是让人心交错。

    “曼妃娘娘驾到!”外头太监报。

    轰隆隆!又是一隐雷。

    “娘娘好。”娘亲故作镇定地向她请好。

    “今,你女儿的丫鬟冒犯了本宫,本宫还正想与你谈谈。”她侧一挥手,“来吧,我最最亲的舒穆禄夫人。”她先同丫鬟走了出去。

    “娘,不要去,她会刁难你,甚至会……”我喘着粗气看着额娘。

    “不怨你们啊。是娘没这个福气,没这个福气啊……娘在这里迟早会给你添麻烦不是?诶,外头下雨了,娘就把这儿最后一把伞拿走了啊。”娘憔悴的脸上满是惶恐,借着伞跌跌撞撞出去了。

    我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小姐,小姐!对不起……”苦茶蹲下来在我面前哭。

    “不哭。这曼舞娘子心肠歹毒,不知会对额娘有什么不测。”我忍着不哭,“看时间吧,若是半个时辰不到,额娘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若是半个时辰过去,额娘还没回来……”

    “格格。”范溪屏把我扶起来。

    “范溪屏,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额娘一定没事的,对不对?”我故作无所谓的样子。

    “不,格格……范某是想说,若伯母不能够回来了,范某愿意代替伯母来保护格格。”范溪屏看了看我,缓缓低下头说。

    “你想都别想!”我很是愤怒,用力推了他一把,“娘亲会没事的!”

    我一股坐在炕上,大家都僵持着,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

    “苦茶,几时了?”我红着眼问她。

    “已经……近傍晚了……”苦茶说着,又是大哭特哭了起来。我颤抖着看看门外,大雨如注,这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娘亲她,该不会……

    “不!不!!!”我像疯了一般撒腿飞奔出门外,范溪屏在后面追着,时不时还叫我停下来。跑久了,腿一下子软了。我坐趴在地上,豆大的雨点毫不留地打在我的脸上、肩上、腿上。我一边哭,还一边隐隐约约听见远处那凄惨的叫声。

    体出了奇的滚烫。但是,却又闻到一股清淡的体香,还有那暖暖的感觉。

    “格格……殷子……”

    我什么也听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宫倾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