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疼!疼!

    不只是头疼,心也疼,浑上下,无一处不疼。

    那一句你会后悔的,如梦魇一般,死死的纠缠折磨着楚云裳的神经,

    楚云裳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仓皇迷乱过,她穿越大军直入后方,目睹无数士兵的死亡,那鲜血,足以血流成河,那尸骨,足以堆积成山,可一丝都不能影响到她的绪。

    可是,那个叫楚欢欢的女人的死,却如一根尖针生生的刺入她的心脏一般,让她疼的难以呼吸。

    为何会是如此?

    为何故事的开始和结局,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齐亦风告诉她,她是一个云游天下,仗剑江湖的奇女子,和他在齐国相见,一见钟,私定终生。

    楚欢欢告诉她,她是楚家的三小姐,她是她的姐姐……楚家在哪里?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又怎么会凭空多出一个姐姐?

    既然楚欢欢是三小姐?是不是还有大小姐二小姐,那么,她排第几?她的父母是谁?她,到底来自哪里,是什么份?

    齐亦风?楚欢欢?

    谁在撒谎?

    如果撒谎,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骗她?

    楚云裳脑海里瞬间千头万绪,无数种念头一闪而过,却始终无法捕捉,她蹲着子,站在营帐外边,不敢回头,害怕看到楚欢欢那无声控诉的脸。

    她死不瞑目,至死,都那么怨恨于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缘何会让楚欢欢如此恨她?

    这一切,楚云裳怎么都想不明白,越是想不明白,她就越是用力去想,直至头疼愈裂,子骨冰寒。

    秋里的燕城,秋风微拂,微微的冷,可最冷的,还是人心,还是那虚伪的友善之下丑陋的面具。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楚云裳无法分明,她就像是一条离开水面的鱼,唯有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呼吸到供她活下去的空气。

    头,是那么的疼;心,是那么的疼!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啊——”楚云裳又是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无数的谜团,那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真相,足以将她疯!

    过了好一会,发觉头疼减轻了一点,楚云裳勉强直起腰,望向远方,远方战事正酣,左王的骑军和燕城守军,冲锋陷阵,厮杀到一起。

    她看不到齐亦风,却能看到一匹枣红色的烈马上,左王那冷酷的背影。

    她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终于有了回头看的勇气,营帐之气,楚欢欢的眼睛始终没有闭上,她保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歪歪斜斜的趴到在地上,眼睛瞪的极大,眼白浮出。

    她是齐亦风的第七十二皇妃,可她却死在左王的营帐之内,而将她疯,破碎了她皇妃之梦的,除了楚欢欢嘴里的她,还有,左王!

    是的,左王!

    是左王强暴了她,是左王的叛乱,一手将她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楚云裳无法得知楚欢欢对齐亦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也无法得知她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会甘愿戴上那张本属于自己的脸。

    可是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死了,人死如灯灭。

    死她的,除了她自己,还有左王!

    “我要为你报仇!”楚云裳咧了咧嘴,嘴角抽动的厉害,她说出这句话,不住的仰头望天,眼角,眼泪簌簌的往下流落。

    她一路从秦国前来,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只为寻找自己丢失的记忆,可记忆的片段如此凌乱,那所谓的家人所谓的朋友,非但没有给她应有的温暖,反而,一步一步的将她推进深渊!

    这,是她想要的吗?

    楚云裳拿手擦了擦眼泪,悄然叹了口气,随后人影一闪,一步十丈,直冲左王大军而去,她速度极快,快到只能看到一道浅白色的影子。

    人影过处,锋锐无匹,无人能挡。

    这世上之人,大多戴着面具生活,可她,既然已经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又怎么还能戴的回去?

    唯有鲜血,才能洗尽心底的罪恶!

    浅白色的人影晃晃,手里的一柄长剑,大开大合,直入三军,如入无人之境,速度快到难以想象。

    左王后方,数万骑军只感觉到一道影子从眼前一飘而过,紧接着他们感觉到一阵冷风吹到了自己的上,是那么的冷,冷的连血液都凝结了。

    未曾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脖子处,就是寒风一掠而过,他们都本能的拿手掩住脖子,似乎想以此取得一些温暖。

    可是,来不及了,永远都来不及了!

    “砰……砰……砰……”

    人影过后,人仰马翻,一具一具的尸体,接二连三的从马背上坠落。

    人声嘶吼,马声嘶鸣,一人一剑,搅动风云,大乱了左王的铁骑人墙!

    没有人能够想象那样的一剑有多么的惊艳,就如死去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那个杀他们的女人,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一剑倾城,凛冽的一剑,冲破大军的重重防守,向左王!

    顷刻间,左王军中,军心大乱。

    而远在燕城城墙之上的齐亦风,在这个时候,也终于看清了混迹于铁骑之中的那道人影。

    他看到了剑锋过处那四处飞溅的血,那血染红了长空,染红了杀人的剑,亦是使得他的心微微一颤。

    她,怎么了?

    齐亦风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仁慈的人,做不了帝王。

    他见过太多的人命凋零,见过太多的悲欢离合……可从来没有哪一次,来的让他如此震撼,也如此,发怵!

    一人一剑,悲壮惨烈,视数万大军如无物,直取敌军首级,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不是勇气,而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悲壮。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将这个前一刻还在安安静静听他讲故事的女人,到这种地步?

    他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在她的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亦风不知,因为不知,他才觉得恐慌!

    那是一种要彻底失去一个人的恐慌,难以言说,却如此真实。

    不同于齐亦风的震撼,前一秒还意气风发的左王,此刻,却是心胆俱裂。

    那样的一剑,来的太快,直接斩断了他的皇帝美梦,他甚至都来不及作出反应,那道浅白色的人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要杀你!”

    她只说了一句话,似乎是简单的陈述一个事实,没有理由,不需要理由。

    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的嘴里,甚至是从齐亦风的嘴里说出来,左王一定会觉得是个笑话,但是眼前的一切,明显并不好笑。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她用她的实力,用她的果敢,证明了她拥有这种逆天的能力。

    “你为什么要杀我?”左王本能的一夹马腹,就要逃离。

    楚云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挥动了手里的长剑,一剑过去,浩浩,飘飘渺渺,连空气,似乎都被这一剑被劈碎了。

    惊才艳艳的一剑,落入左王的瞳孔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美感,而是冰冷彻骨的杀机!

    他反手拔刀,横空一刀劈斩过去,迎向楚云裳挥来的长剑。

    “铿”的一声,火花四耀,发出一声金属相鸣的清脆响声,同一时间,马儿嘶鸣,朝着后方奔去。

    楚云裳嘴角微微扯动,美的面颊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冷笑,她人影一闪,横冲直撞,杀飞四面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骑军,锁定左王的方向,再度一剑挥出。

    她要杀人,无人能挡!

    左王没有任何迟疑,紧接着拿刀一挡,再度挡住,他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可是很快,他就发觉自己错了。

    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如果不是疯子,万万不可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

    他原本以为,一个女人胆敢冲入数万大军之中,已经足够的疯狂,却没想到,她杀人的那股执念,直接让她就地入魔。

    这一刀,左王成功的将楚云裳挡住,但是,也仅仅是挡住,楚云裳并没有退,她脚下一点,人影拔地而起,直冲三十来丈,凌空飞翔。

    再一剑,迎头挥下,左王心惶然若死,只得再一次出刀抵挡,咚的一声,大刀斩向长剑,声贯长空。

    可楚云裳俯冲而下的姿势,并未改变分毫,一剑过去,楚云裳的那张脸,突兀的浮现在左王的眼前。

    左王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一张脸,这样的一张脸上,挑不出一丝的瑕疵和毛病,他瞳孔微微睁大,努力想要捕捉到那张脸上的美感。

    可很快,左王的双眸,随之一片黯淡和死白。

    他最终看清楚了楚云裳的脸,但那唯美的画面,在脑海里定格的刹那,楚云裳的左手一根手指,直直的,插入了他的喉咙之中。

    鲜血,如喷泉一般,沿着喉咙的指孔,汩汩的往外冒出。

    左王不敢置信自己就这么死了,他灰白的双眸,死死的睁大,似是要将楚云裳记住,又似是,愤怒和不甘!

    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却也是最后的声音,旋即人影一晃,从高速奔跑的马背上栽倒在地上。

    灰尘四下溅起,枯黄的草屑和干松的泥土,掩埋住他大半张脸,左王的头颅,努力的扭动着,想要再看一眼这漂亮的草原的天空,或者,再看一眼这个杀他的女人的脸,可是,已经不行了。

    脑袋陡然一垂,左王的眼中霸烈的神采,一点一点的涣散,直至不见,一代枭雄,至此殒命。

    “左王死了!”

    “左王死了!”

    ……

    大军之中,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吼了一句,恐慌立即如瘟疫一般蔓延开去,来自北疆的骑军,军心随之溃散,在燕城守军的大举进攻之下,瞬间从四面八方开始溃逃。

    与此同时,齐亦风大手一挥,发出最后的绝杀令!

    马蹄声声响起,原本严明有序的大军队伍,一片凌乱。

    马蹄声,哭喊声,大刀砍进骨头的声音,人死之前,最后的哀嚎声……交织到一起,汇成一曲最后的落幕悲歌。

    混乱的人影之中,一道浅白色的人影,仗剑而立,慷慨悲壮。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唯有漂亮的不像话的双眸之中,有着浓郁的悲伤,静静流淌。

    这悲伤似乎能够感染人,又或许是她手里的长剑太过锋锐,数万的大军,从她侧蜂拥而过,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对她出手!

    她一人一剑,成为这战场之上,最美艳的一道风景。

    城墙之上的齐亦风,心底微微一叹,旋即从城墙之上一跃而下,划过一道青色的冷风,奔向楚云裳。

    走的近了,才愈发的看清楚楚云裳上那极致的哀伤。

    这让齐亦风的心越是慌乱,他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她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泰山崩于眼前也面不改色,到底是什么事,将她打击到这种地步?

    他伸过手,要抚摸一下她的脸,用自己的温暖给她慰藉,手才伸出去一半,又慢慢的缩了回来。

    因为他发觉,随着他的出现,楚云裳的眼神,突兀的变得无比的冷冽,寒芒四

    “楚欢欢死了,你知道吗?”楚云裳死死的盯着他,开口问道。

    “楚欢欢?”这个名字,齐亦风算不得陌生,却也绝对算不得熟悉,他微微一怔,轻轻点头,说道:“我不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她就死在我的面前。”楚云裳再一次说道。

    这次,齐亦风才发觉楚云裳是真的不对劲了,他忽然有些慌乱,忐忑的问道:“她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她是我姐姐,我现在问你,到底是,还是不是!”楚云裳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齐亦风犹豫了!

    他不确定楚云裳是否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也早就做过用一辈子来圆下当初那个弥天大谎的心理准备……但不知为何,在楚云裳的注视之下,他竟然有一种无可藏匿的感觉。

    明明她什么都忘记了,可诡异的是,他还是发觉,似乎什么都骗不了她。

    “回答我!”看出齐亦风的犹豫,楚云裳长剑一挥,横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声音冰冷,没有一丁点的感,“不然,我杀了你!”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