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我喜欢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辽阔苍莽的草原,一望无际,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草原的夜晚,风疾草劲,十月的齐国,气候比之南方,要冷上一大截,尤其是夜晚,风吹在脸上,犹如拿刀子狠狠的在割一般,生生的疼!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冷风,以及后不远紧紧跟着的那道怎么也甩不开的青衣人影,给楚云裳一种极不舒服且怪异的感觉。

    她不知道那人为何要一路追着自己,或许没必要知道,她只需要明白那人是敌人还是朋友就行。

    但料想绝对不会是朋友,如果是朋友,也做不出此种连夜奔袭却一句话都不说的事来。

    不是朋友,那么只能是敌人!

    为什么会有敌人?敌人从何而来,这些楚云裳不知道,也想不明白,但是,在一连奔袭十数里之后,她的心里,已然生出一股凛然的杀机!

    杀机四溢。

    这种我自飞扬临天下的感觉,让楚云裳心底微微恍惚,杀人,对普通人而言,无疑是一件非常不现实且离现实生活非常遥远的事,为何,当她冒出杀人的想法并且打算付诸行动的时候,一点不适之感都没有,反而觉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凡事威胁到她生命安全的人,都被列为可杀的对象,不会有一丝的罪恶感!

    这是多么怪诞不羁的事,似乎她以前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可是,真的杀过人吗?自己以前的生活,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是养在深宫人不知?还是纵马江湖快意恩仇?

    楚云裳下意识的停下脚步,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这双手修长白皙,皮肤莹润光泽,一如所有双手不沾阳水的大家闺秀一般,这样的一双手,最大的可能,是用来绣绣花,写写字。

    这样一双柔弱无骨的手,真的有杀人的能力?

    楚云裳不确定,但是似乎,某些事,又很确定。

    她记忆虽然缺失了,但是某些与生俱来的能力并未缺失,比如说武功,比如说过人的观察力和敏锐,这些特质,注定不会是寻常女人所拥有的,这也注定了,她生来与众不同。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连我自己都看不懂自己?”楚云裳轻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后不远,齐亦风停下脚步,好奇的观望着楚云裳,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他五官线条冷峻,笑起来的时候却又相当的柔和,甚至可以称的上是温柔。

    尽管他没看到她的脸,但是齐亦风已能确定,她就是楚云裳。

    人的脸可以变,但是她上的某些特殊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而那些东西,正是吸引他的地方,让他为之痴迷。

    一连失踪两个多月的女人,凭空出现了,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齐亦风不知,他很好奇,他觉得自己应该问问。

    “楚云裳……”他缓缓开口。

    听到自己的名字,楚云裳心底微微一震,她转过,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齐亦风,困惑的问道:“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齐亦风笑道,话刚出口,他的脸色就是一变,这话,很奇怪。

    试探的,他问道:“你不认识我?”

    楚云裳眸中的审慎之意愈深,疑惑的打量他两眼,轻轻摇头:“我不认识你!”

    齐亦风脸色古怪,他死死的盯着楚云裳,待发觉这并不是玩笑之后,他的心,就是有点乱了。

    他本想说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又一想以自己的份说出这话未必合适,也就换个话题说道:“既然你是楚云裳,你没理由不认识我。”

    楚云裳不确定齐亦风对自己是抱有善意还是恶意,依旧警惕,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楚云裳,定然不至于问出这样的话,齐亦风心底微微一苦,她是真的忘记他了。

    可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人的记忆,又如何会突兀的消失?

    沉默了小有一会,齐亦风缓缓说道:“我是齐亦风。”

    “齐亦风,齐皇?”楚云裳冷漠的双眸之中,终于有了一点神采,她是一个没有敬畏心的人,并不是因为齐亦风是齐国皇帝而吃惊,而是因为,她想起了那里在燕城所见过的那张皇榜之上的那张脸。

    那是她的脸!

    可是那张脸,却是出现在了皇榜之上,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脸上。

    事如此怪诞,偏偏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让她在看向齐亦风的时候,表也是有些不太自然。

    “你是不是,认识我?”楚云裳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这样子的楚云裳,齐亦风是绝然没有见过的,他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最终轻轻点头:“没错,我认识你。”末了,他又加了一句:“而且很熟!”

    很熟,表示彼此关系很好。

    这话听在楚云裳的耳里,滋味却大不相同,诡异的,她的脸色忽然一变,一抹红潮,悄然攀升。

    “你,喜欢我,对不对?”这话问的有点难以启齿,楚云裳的声音很低,很不自然。

    她在心里想,他一定是喜欢她的,不然为何会让别的女人戴上她的人皮面具,变成她的样子,甚至更可能,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可能不一般。

    至于有多不一般,楚云裳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所以,她要问问他,让他给她一个答案。

    齐亦风显然也没想到楚云裳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楚云裳不记得他了,这本就是一件极为难以理解的事,眼下她又问他喜欢不喜欢她,这让他怎么回答?

    喜欢?

    还是不喜欢?

    齐亦风想了想,心底暗暗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喜欢的吧。不然,也不会让楚欢欢戴人皮面具,更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以吸引她的注意力。

    可是,为什么明明见着她本人了,感觉上却是如此的不对劲?

    她是楚云裳,却又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至少说来,她上缺少了某种精气神,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脑海里陡然冒出这个想法,就连齐亦风都是吓一大跳。

    齐亦风走近两步,说道:“你可不可以先将易容抹掉,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有何不可?”淡淡一笑,楚云裳手指飞快的在脸上揉动了一会,将脸上的东西抹掉,露出本来的面貌来。

    一如既往的姿妍秀丽,难以形容,倾城的美貌,遗世的丰姿,并未因为一朴素的打扮而减弱半分。

    但看在齐亦风的眼里,很陌生。

    “我喜欢你!”他最终开口,又是忍不住问道:“你连这个都忘记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喜欢你!

    四个字,使得楚云裳砰然心动,她看向齐亦风的眼神,迷惑且怪异,按道理说,有人喜欢她,她应该欢呼雀跃才对,可为何,总觉得不太对劲?

    似乎她与眼前这个男人,关系,并没有那么的好;她,并不需要他喜欢她!

    楚云裳不知道这种感觉从而而来,她沉默了小有一阵,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人告诉我,我失忆了。”

    “失忆?”齐亦风心说果然如此,他的瞳孔,不动声色的微微收缩几分,再次试探的问道:“那你,可曾记得谁?”

    “我见过秦书容,别的人,都不记得了。”楚云裳直接说道。

    齐亦风本想问问关于墨染尘的事,鬼使神差的,竟然没能问出口,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好好想想,是否还记得我!”

    这次楚云裳更直接:“不记得!”

    齐亦风哭笑不得,难道他就这么没存在感不成?但一想起楚云裳连墨染尘都忘记了,心里又是平衡许多。

    刹那间,齐亦风想了许多,思索了各种可能,他柔声说道:“那你为何会来到齐国呢?”

    “我在寻找丢失的记忆。”楚云裳轻声叹了口气,心里固有的警惕,让她并不能完全信任齐亦风,她接着说道:“既然你喜欢我,想必知道一些我以前的事,你可不可以,将我以前的经历,告诉我!”

    “可以!”齐亦风点头。

    这样的一个夜晚,风高天寒,辽阔的草原之上,除了风声,就是齐亦风断断续续说话的声音。

    楚云裳坐在草垛之上,双手抱着肩膀,侧着头,耐心而专注的听齐亦风讲故事,那是关于自己的故事,可是听起来,如此陌生,如此不可思议。

    在齐亦风的故事里,她是一个豪迈不拘小节的江湖女子,偶然云游天下,来到齐国,和他一见钟,并且私定终生,后来因为敌人上门寻仇的缘故,一不小心受重伤,跌落悬崖,失踪不见……

    故事凄美感人,楚云裳只觉得心头一片柔软,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可并不是欢喜,而是不安和惶恐。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之前的人生,竟然是这样的人生。

    原来,她曾经那么他,为了保护他,甚至宁愿自己坠落山崖。

    可,这是真的吗?

    这是她的故事,还是别人的故事?

    故事讲完,齐亦风眼睛微微眯起,轻声叹了口气,说道:“云裳,你有想起什么吗?”

    楚云裳轻轻摇头,站起来,她抬头仰望了一会星空,喃喃说道:“我什么都不想不起来。”

    “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时间慢慢想,只要你回来就好。”齐亦风的声音深而温暖,足以化开这寒寂的夜里的风。

    但如果楚云裳这时有去看齐亦风的眼睛的话,就会发现齐亦风的眼神闪烁不定,他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或许,这个谎言,需要用一辈子来弥补,但他愿意这么去做。

    “我还要再想想。”楚云裳脸色寂寥,她拿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子轻轻颤动,努力让自己顺着齐亦风的故事去联想一些事,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既然是属于自己的人生,为何无法引起一丝的共鸣?她甚至都无法正视齐亦风一眼。

    漏洞百出的故事,以及空缺了的人生,在这个晚上,给楚云裳带来诸多的联想,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一个人,沿着辽阔的草原,走走停停,徘徊踟蹰,却又惊疑不定。

    草原的清晨,来的格外早一些,五更时分,就看到一朵火红色的晨光,沿着地平线一跳,突兀的跳了出来。

    天亮了!

    远远的,马蹄翻飞,从各个方向,无数的士兵蜂拥而来,楚云裳脸色微微一变,齐亦风则是抬起了头,朝着来人看上一眼。

    他朝楚云裳摆了摆手,笑道:“没事,他们是来找我的!”

    烈马一路狂奔,很快一个将军打扮的中年人来至齐亦风面前,翻下马,声音凄惶:“陛下,不好了,左王造反!”

    ……

    ……

    很久很久以后,在楚云裳回忆起在齐国的这段经历的时候,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若是没有左王造反的这件插曲,没有楚欢欢惨烈的死亡,或许,她就真的轻信了齐亦风的话,安安静静的在齐国居住下来,以那个故事里的主人公的人生,作为自己的人生,快乐或者不快乐的度过此生。

    但人生,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转折点,事发生的如此迅速,以至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齐亦风当即脸色大变,沉声问道:“曹猛,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叫曹猛的将军低着头,仓皇的将事一一叙来,齐亦风在听到楚欢欢被左王抓走之后,下意识的看了楚云裳一眼,见楚云裳并无反应,心底悄然松了口气,立即说道:“走!”

    “是!”轰隆隆的回声响起,应者如云!

    “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楚云裳出现在齐亦风的后,开口问道。

    齐亦风苦笑,抱了抱她,柔声安慰:“放心,我会处理好的,你在这里等我!”

    “好。”楚云裳答应下来。

    齐亦风并不乱,带着一干将领,疾驰燕城。

    这一,因为左王造反,也因为楚云裳的出现,齐国内部,截然出现两个不同的结局。故事序幕拉开,波澜壮阔!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