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在等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萧公子?长公主真的出事了吗?”

    楚皇宫后花园内,一树繁花开的凋败,凋落的花瓣,随着风,飘飘洒洒的落入旁边的水池里,水波轻皱,将花瓣染湿,那花瓣,旋转着,慢慢沉入池底。^//^

    花开花谢,四季轮回。

    (娇jiāo)小的白衣人影,站在水池边上,仰起头,大大的眼睛看着萧慎,声音略有些哀怨的问道。

    如果不是看到宝儿的模样,这话问出,萧慎几乎都要以为是楚云裳回来了。

    这不免让他深深感慨,楚云裳不过和宝儿短短相处几天而已,竟是给宝儿的影响这么大,假以时(日rì),不难想象,宝儿会成为第二个楚云裳,或许,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毕竟宝儿还小,一切皆有可能。

    一声苦笑,萧慎说道:“事(情qíng)没那么糟糕,虽然失踪了,但是还不至于要命。”

    “意思是,长公主没有死?”宝儿马上接过话去,大大的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喜意。

    萧慎轻轻点头:“宝儿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宝儿嘻嘻笑着,眨着眼睛,狡黠的说道:“萧公子,你居然敢说长公主是坏人,看我到时候告诉长公主!”

    萧慎捏了捏她的小脸,哭笑不得的说道:“小叛徒,亏我还对你这么好。”

    宝儿被他捏的叫疼,大叫道:“女孩子的脸不能随便摸的,你再摸,我就打你了。”

    “女孩子也是不能随便打人的,难道你不知道。”萧慎收回手,幽幽的说道,他总能从宝儿(身shēn)上看到楚云裳的影子,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也或许,是对楚云裳的思念太深了吧,总能从过往的人事之中,轻易就捕捉到熟悉的一幕。

    可是,云裳,你在哪呢?

    我不相信你会死,你这种人,又如何会这么容易死去。

    既然没死,就快快回来吧,楚国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宝儿听了萧慎这话,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一板一眼的说道:“长公主说过,女孩子不能太柔弱,不然会被你们男人欺负,我才不想被你们欺负呢。”

    “这真是她跟你说的?”萧慎有些诧异。

    “当然了,长公主还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宝儿嘟着小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萧慎差点没一头撞进水池里,这都是个什么事啊。

    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和这么小的小女孩说这些东西,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不过一看宝儿这模样,完完全全的楚氏风格,萧慎又释然了,大抵,只有她那般风一样的女子,才能调教出如此与众不同的人才吧。^//^

    没错,宝儿虽然还小,但萧慎已然从宝儿的(身shēn)上,看出了不同于同龄人的潜质,这是一个妖精,虽然这妖精还小。

    但是一旦妖精长大了,必然是要人命的。

    萧慎又是想起宝儿在朝堂之上击杀童博的事(情qíng)来,略有些担忧的说道:“宝儿,刚才杀人的时候,你怕吗?”

    宝儿歪着脖子想了想,撇着嘴唇说道:“一开始是怕的,但是后来一想,那人是坏人,宝儿杀他,是为民除害,也就不怕了!”

    “这也是长公主教你的?”萧慎浑(身shēn)上下冷汗直冒,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个不过七岁的小女孩,竟然敢杀人?而且杀人之后,一点惊惧的(情qíng)绪都没有。

    这种人,简直天生就是为楚云裳量(身shēn)定做的翻版,难怪她们两个初一见面就如此投机。

    “是啊。”宝儿用力点头。

    “女孩子还是不能太野蛮了,杀人总是不好的。”萧慎柔声劝慰,倒是不太希望宝儿走上楚云裳的那条路。

    宝儿叉着腰,瞪大眼睛说道:“既然是坏人,为什么不能杀呢?”

    “你可以叫别人去杀?”

    “反正我不管,既然我碰上了,我就要杀!”

    “死人多可怕啊。”

    “人活着我都不怕,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

    一连串的对话,宝儿的回应,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弄的萧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萧慎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宝儿这种(性xìng)格,在她的辅佐之下,楚国在楚墨白时代,才迎来了鼎盛的盛世,四方来朝。

    有些人的命格,与生俱来!

    ……

    而在萧慎和宝儿争论不休的时候,远在明月城的太子府内,一扇窗户,被一只纤白如玉的手轻轻推开。

    窗户推开,太阳照(射shè)入内,昏暗的室内,一片光亮。

    这光亮,迷了墨染尘的眼睛,让墨染尘眼睛闭上,久久不愿睁开。

    良久,他轻声叹了口气,终于睁开眼睛。

    窗户外边,入眼是一架无人的秋千架,那秋千架,是一个女人的专属,曾几何时,是她最大的乐趣。午夜时分,楚云裳坐在秋千架上,随着风,衣摆轻飞的场景,一直都是他脑海里最美好的回忆。

    可是现在,秋千犹在,人却如鸿音淼淼,不知所踪。

    虽然墨染尘确信楚云裳不会死,这种自信,不知从何而来,但从一开始,就异常坚定。

    她那样的女人,又如何会如此轻易就死去。

    可是,既然没死,为何不回到他的(身shēn)边,她在哪里?她在做什么?

    墨染尘盯着秋千架看了一会,视线落在香樟树上。

    古老的香樟树,在经历了茂盛的生长期之后,秋风之中,偶尔有一两片枯黄的树叶往下飘落。

    黄色的树叶,在风中飘旋着,尤为刺眼。

    原来不知不觉,从三月到十月,时间,已经过了两季轮回!

    (身shēn)后,有脚步声响起,墨飞端着药碗,缓缓走到墨染尘的(身shēn)后,恭敬的说道:“(殿diàn)下,该喝药了。”

    “放下吧。”墨染尘叹了口气,又哪里有喝药的心思。

    “公子说,用药不能间断,不然恐怕会旧疾复发。”墨飞见墨染尘如此,心疼的同时,又是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你先退下!”墨染尘极是不耐,低声训斥。

    墨飞不敢多说,放下药碗,心(情qíng)不好的离开。

    他一出门,珠儿就迎了过来,担忧的说道:“(殿diàn)下吃药了吗?”

    “还是和往常一样,我担心(殿diàn)下的(身shēn)体会撑不住。”墨飞神色黯然,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我去请了无双公子过来。”犹豫了一下,珠儿说道。

    珠儿话音刚落,就是听到一声清朗的笑声:“小丫头,你叫我?”

    无双公子自己来了,珠儿狂喜,赶忙上前说道:“公子,(殿diàn)下无论如何都不肯吃药,要不,您去劝劝他,这下下去,(身shēn)子骨会受不了的。”

    “哦?是吗?”无双公子点了点头,大步往房内走去。

    “出去!”他才进门,就听到墨染尘的训斥之声。

    无双公子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坐下,笑吟吟的说道:“(殿diàn)下,你这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

    “公子,怎么是你。”墨染尘回过头来,微微一怔。

    “为何不能是我?”无双公子笑的(春chūn)风和煦,他指了指边上的药碗,说道:“不喝?”

    墨染尘眉头微蹙,说道:“我自有打算。”

    无双公子笑道:“你打算陪着楚云裳一起死?”

    墨染尘脸色大变,失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无双公子轻轻摇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打算陪着楚云裳一起死的话,可能会让你失望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死。”

    即便墨染尘素来确定楚云裳没死,但是这话从无双公子的嘴里说出来,含义又大不一样,他的眼皮子猛的一跳,立即问道:“那么,请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无双公子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待墨染尘坐下之后,无双公子才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她在哪里,但你可以知道的是,她没死,而且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当然,她没死,你现在的处境却极为堪忧,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病入骨髓,命不久矣了吗?”

    墨染尘眼神微微黯然,旋即轻声苦笑:“我早有心理准备,不用你提醒我这点。”

    “不!”无双公子一根手指伸出,摇晃了一下:“你根本就不知道,其实,你这病有救,只要你喝了这药就好。当然,喝还是不喝,都是你的自由,这种事(情qíng),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什么意思?”墨染尘沉声问道。

    “楚云裳有没有跟你说过,她(身shēn)上有一枚无双令?”无双公子笑着问道。

    “有!”

    “这就是我会出现在太子府的原因,当然,不管你是死还是活,只要结果确定下来,我就会离开,这是我的承诺。”无双公子施施然笑道。

    是死是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墨染尘想着无双公子这话,缓缓的抓起药碗,仰头喝尽,说道:“我要活!”

    他不能死,因为他还要等着楚云裳的出现,不管为何,为了楚云裳,他都必须活下去。

    “好!”无双公子笑着拍了拍掌:“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坚持服药一个月,自然旧疾尽除,到那一天,也是你和楚云裳相见的时候!”

    无双公子说完即走,磊落洒脱,墨染尘却是微微晃神。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真的,一个月之后,就能再次见着她吗?

    他不确信,但又必须去信!

    “云裳,你在哪里?我……在等你!”

    ------题外话------

    事(情qíng)太多,实在是没时间,另外文章写到这里,后面的(情qíng)节也需要好好构思一下,给我一点时间,感激!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