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宝儿发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喂,你听说了吗?太子昨天和皇上吵架了。”秦国皇宫之内,一个小宫女掩着红唇,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

    另外一个宫女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这才放开了胆子,说道:“都已经吵了好几次了,这事谁不知道啊,也不知道太子(殿diàn)下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肯定是不愿意纳妃呗?你又不是不知道东宫的那个女人有多漂亮多烟媚,你我同为女人,只怕和人家没一丁点的可比(性xìng),简直是气死个人。”

    秦国皇宫里面的宫女,有一部分都是民间选秀的秀女,姿色妍丽,这两个说话的宫女也算的上是仪容端庄秀丽,自然也不会仅仅是甘心做一个小宫女。

    而且东宫太子,年过二五,尚未婚配,这更是让一些有想法有野心的宫女蠢蠢(欲yù)动,指望有朝一(日rì),能够一飞冲天。

    只是,这种想法,大部分,都只能是一个尚算美好的梦罢了,实现的可能(性xìng),微乎其微。

    而且最主要的是,东宫里的那个(身shēn)份不明的女人,容颜惊为天人,不知道让所有人自惭形秽,便是后宫的几位正得盛宠的娘娘贵妃,也是心存不满,觉得被枪了风头去。

    不过后宫女人素来低调,有些事(情qíng),即便暗地里传的沸沸扬扬,明面上,自然谁也不敢说,不然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是以这两个宫女虽然心里有百般想法,说着这事的时候,也是一万个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让别人听到了她们的嚼舌根。

    那宫女听的这话,就是叹了口气,有些哀怨的说道:“可不是,这人和人,还真是没法比的,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和(殿diàn)下是什么关系,(殿diàn)下怎么会这么维护她。而且,我听说,她昏迷有一个多月时间了,一直没醒过来的迹象?(殿diàn)下当初回国的时候,也是(身shēn)受重伤,会不会和这个女人有关?”

    “所以才说红颜祸水嘛?”宫女掩嘴咯咯轻笑,也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好笑,还是心生妒忌。

    另外一个就是说道:“本来就是红颜祸水,一般的女人,昏迷半个月,早就憔悴的不成人形了,可是你看人家,依旧容颜如玉,丰姿玉骨,真是令人好奇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的的话就好好伺候着,等她醒来了再详细问问。”女人毕竟是(爱ài)美的,也是怕老,说起这个就有了共同话题。

    宫女苦笑:“等她醒来,估计太子妃这个位置就坐实了,还有你的份?”

    这人忸怩着说道:“好姐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敢有这个想法?比之姐姐,我可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啊。”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的勾引过(殿diàn)下,(骚sāo)媚的很,现在反而在我面前装纯了。”

    “讨厌!”一巴掌拍在(屁pì)股上的清脆声音响起,两女都是掩嘴窃窃笑了起来。

    笑声中,有脚步声远远传来,二女听到脚步声,赶紧收敛笑容,正襟危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低眉敛目的乖巧模样。

    来人一(身shēn)麻衣,疾行如风,眉目间,暗藏着一抹怎么也化不开的忧郁之色,他似是并未看到站在路边的两个宫女,一路径直走过,目不斜视。

    直到人影走远,一个宫女又是轻声叹了口气:“看来(殿diàn)下的心思果真是全部放在那个女人(身shēn)上了,我们,还是死了这个心吧。”

    另外一个宫女也是哀怨的说道:“难道我们真的这么差吗?为什么(殿diàn)下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不是我们差,而是那个女人太好。”宫女幽幽的说道。

    二人相视一眼,各自咬着粉唇,幽怨怨的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二人赶紧跟随着麻衣人影过去,一会要是有什么吩咐没办好的话,肯定又要发火了。

    太子(殿diàn)下的脾气现在是越来越差了,真是令人担忧。

    ……

    秦国皇宫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流传着一个关于睡美人的传说。

    传闻这女人面若芙蓉,艳赛桃花,从她出现在秦国皇宫的那一刻起,六宫粉黛无颜色,引发无数争论和讨伐。

    也有传闻,这女人(身shēn)受重伤,伤及(性xìng)命,一睡不醒,可怜可怨。

    但更多的,还是关于太子(殿diàn)下的风流轶事。

    太子(殿diàn)下(爱ài)美人不(爱ài)江山,为了这个女人大闹朝廷,数度和秦皇发生争执,并且执意要娶这个沉睡不醒的女人为妃。

    而女人,一旦有王子亲吻她的额头的话,就会在第一时间醒来。

    但太子(殿diàn)下守(身shēn)如玉,人品高洁,在秦皇还没松口的时候,并不愿意做出此等亵渎之事。

    传闻总有夸张的地方,传的神乎其神也不为过。

    但对秦书容而言,传闻即便是再美再梦幻,也终究只是传闻,和事实差距太远。

    沉睡不醒的女人是楚云裳,那一(日rì),人皇困兽犹斗,在重伤了楚云裳之后,一手将她打入悬崖,他那时离悬崖方向最近,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

    原本以为自己和楚云裳必死无疑,却是没想到悬崖并不高,他仓促跳下虽然受了点伤,但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伤势不重,而且楚云裳落在了一颗树上,保住了(性xìng)命。

    当时他救人心切,唯恐楚云裳出事,救了人就走,并不知道后来人皇被墨染尘杀死,更不知道墨染尘也是纵(身shēn)一跃,以殉(情qíng)之姿跳下了悬崖。

    救下楚云裳之后,秦书容在墨龙国的一个小城镇逗留过几天,帮助楚云裳稳定伤势,后来才陆陆续续的听说了一些消息。

    人皇死了,墨染尘跳崖殉(情qíng),齐亦风回到北方……

    零零总总的消息传的很快,后来又是传出消息说墨染尘并没有死,被墨龙卫带回了明月城,但也伤势很重,几乎死掉。

    而那个时候,楚云裳虽然还没醒来,伤(情qíng)却已稳定,秦书容有想过将楚云裳送回明月城,但后来,鬼使神差的,却是将之带回了秦皇宫。

    事实上,截至到目前位置,秦书容都还没能弄明白自己当初第一时间冲出去救人的动机是什么,将楚云裳带回秦国皇宫的动机又是什么。

    他很清楚楚云裳和墨染尘之间的感(情qíng),清楚知道这个女人就算是再好再优秀,也终归是不属于他的。

    外界那些所谓他要纳楚云裳的绯闻,完全是以讹传讹,至于王子吻醒公主的传闻,更是可笑的很。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离月圆之夜明玉山庄之约,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明明楚云裳的(身shēn)体一直在好转,可是,她就是不曾醒来。

    他自己精擅医术,却是无法找出楚云裳此种(情qíng)况的症状出在了哪里,秦国的御医们,也是对此束手无策。

    因为如此,楚云裳就这么一直睡着,关于睡美人的传闻,愈演愈烈。

    秦书容进入寝宫,远远的就见楚云裳躺在(床chuáng)上,安详静谧的睡着,若不是因为她的眉头一直都紧紧的蹙着的话,她和死人根本就没什么两样。

    秦书容远远的看了一会,心(情qíng)极度复杂,他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如何,可他知道,他想要她醒来,至于醒来之后她会去哪里,她是否会感激他,他都一概不想。

    如此简单的愿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可以实现的征兆。

    秦书容看了一会,眼神渐渐痴迷,平心而论,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容颜倾城,即便她没有绝世的武功,没有显赫的(身shēn)份,她依旧是一个足以令苍生颠倒,令天下枭雄为之疯狂的女人。

    唯一可惜的是,她嫁人了。

    一个墨龙国太子妃的(身shēn)份,便是让他与她之间,仿佛隔着一道天堑,再也难以跨进一步。

    秦书容慢慢走近,终于看清了她英气秀巧的眉毛,她如玉一般的肌肤,即便是睡着了,她的(身shēn)上,依旧有一股惊人的气韵在流转,凛然不可侵犯。

    可是,她为什么会蹙着眉头?

    是因为她想着一个人,感(情qíng)积郁?还是因为她还有着未能完成的事(情qíng),心中愁苦?

    秦书容于心不忍,他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抚摸上楚云裳的眉毛,轻轻的、轻轻的,将她蹙着的眉头抚平。

    他的手一松开,楚云裳的眉头,再度蹙起,似乎永远都无法舒展。

    秦书容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段时间,因为楚云裳的沉睡不醒,因为和秦皇之间争执的压力,让他心中积郁难平,顿时觉得老了许多,不然为何,叹气的次数,会越来越多。

    “云裳,你到底为何,迟迟不愿意醒来?是否是在怪我将你带回了秦国?”秦书容轻声自语了一句,旋即一声苦笑。

    怪便怪吧,他这一生,路途坎坷,从来都是活在他人的(阴yīn)影之中,这一次,即便是全天下人讨伐他,他也要将她留下秦国皇宫!

    小宫女的脚步声响起,两个宫女费力的端着一盆水从外边进来,恭敬的说道:“(殿diàn)下,奴婢们要给她擦拭(身shēn)子,请您回避一下。”

    秦书容点了点头,站起(身shēn)来,问道:“这两天,她可有什么变化?”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缓缓摇头:“没有呢?”

    “是没有还是你们没注意到?”秦书容发问,声音微微的冷,透着寒意。

    两个宫女吓一大跳,心想秦书容这火气真是来的莫名其妙,却是不敢反驳,赶紧放在水盆,下跪磕头:“(殿diàn)下,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罢了,起来吧。”秦书容唇角流露过一抹无奈的神色,也是知道自己的脾气是越来越暴躁了,摇了摇头,径直离开。

    ……

    楚云裳的失踪,不止引的秦国皇宫大乱,消息传出去之后,楚国方面,亦是人心惶惶。

    当(日rì)楚太后薨,楚云裳横空出世,惊才艳艳,以一己之力,震慑朝廷,并且亲自领军出征,彰显出巾帼枭雄的风采。

    战后楚云裳回到邺城,全城百姓夹道相迎,威望一时无两,直((逼bī)bī)楚太后当年。

    而且楚云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楚国朝廷内安插了几颗棋子,关键时刻,稳住了楚国的百年根基,可谓功不可没。

    如此一来,楚云裳几乎成了楚国的一根定海神针,只要有楚云裳在,楚国,必然繁荣昌盛,百世长存,可是,忽然传来的楚云裳失踪甚至是(身shēn)死的消息,立即引的楚国内部大乱。

    楚国民间,人人心慌,而楚国朝廷,那些被压制下去的反对声音,亦是有抬头的趋势。

    张和轩作为楚云裳亲自提拔的宰相,官居一品,一直以楚云裳的近臣自称,虽然他能力不错,但是还是太过年轻,根基又是不稳,难以服众,朝廷内部之乱,他虽然大力打压,却始终无法消灭这种不正常的风气。

    楚国早朝,朝事议政,小皇帝楚墨白坐在龙椅之上,稚嫩的人影对于文武百官来说,毫无威慑之力。

    一番争论过后,张和轩气的面红耳赤,指着一个人,大声训斥道:“童博,你作为礼部尚书,怎么能说出如此之话?你太放肆了!”

    童博冷笑:“不知宰相大人指的是哪一句,本官可是说了很多句的。”

    “长公主下落不明,却并不代表长公主一定遭遇了大劫,长公主天人之姿,自有上苍庇佑,你怎么能说出发讣告这种话来?你到底要做什么?”张和轩气愤的说道。

    “难道我有说错?”童博并不将张和轩放在心上,冷冷说道:“你自己也承认了,长公主下落不明?既然是下落不明,就是等于生死未卜,发一个讣告,又有何错,这也是对长公主的尊敬!”

    “长公主国之重臣,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现在不过只是失踪,就发出讣告,未免太过儿戏,若是有朝一(日rì)长公主回国,这事该如何交代?”张和轩据理力争。

    “若是长公主回国,自然是极好的,真有那么一天,本官定然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承受代价。但是现在民心大乱,朝野不平,我们岂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长公主一人(身shēn)上,若是长公主真的遭遇不幸,你让我等,如何向天下百姓交代!”童博也是说的有理有据。

    “放(屁pì),长公主吉人天相,自然不会有事,你等狼子野心,其心可诛!”张和轩失控了。

    童博冷笑道:“宰相大人此话诛心,还是不要轻易说出来的好,不然,只怕是要成了天下的罪人了。”

    “我就算是做天下的罪人,也不会让你等得逞的!”张和轩寸步不让。

    但形势,对张和轩极为不利,他虽然才华横溢,能力出众,但毕竟提任的时间太短,而朝廷之内,党派林立,关系错综复杂,根深蒂固,要想打开局面,根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

    张和轩这话一出,立即引起众人的口诛笔伐,群臣的话语,一句比一句重,直指本心,一度将他说成天下第一罪人,其罪当诛。

    张和轩大好男儿,泪流满面,大声哀嚎:“(殿diàn)下啊,微臣不孝,微臣辜负了您的期待,微臣愿意以一死,固本求清!”

    张和轩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张和轩的(性xìng)(情qíng)会如此刚烈,宁折不弯。

    若是张和轩真的死了,他们((逼bī)bī)死朝廷重臣的消息传出,即便是伤不了根基,亦是会成为天下人争相唾弃的对象,这与他们的利益不符。

    “张大人,万万不可冲动,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立时,有人慌了。

    “张大人,童大人为国为民,也是一片好心,朝政议事,争论在所难免,怎能如此极端!”

    “张大人,长公主万民敬仰,乃是我楚国的传世功臣,我等对长公主岂会有半点亵渎之意,还望张大人不要误会!”

    ……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不停。

    张和轩将众人的反应尽皆收入眼里,眼底灰色的(阴yīn)霾,越来越重。

    他要看着他们,记住他们,有朝一(日rì),长公主回国,定然会为他报此大仇,他要以一死,以自己的血,来洗清楚国朝廷的污垢!

    污垢不除,楚国一(日rì)不宁,迟早被外敌入侵,国破家亡!

    国破家何在,他一人之(性xìng)命,又算的了什么?

    人总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而他的死,死的其所,死的大有意义。

    张和轩想着此点,人影忽然动了起来,他要撞死在大(殿diàn)的柱子上,血溅五步,这让些心怀鬼胎的人看看,他张和轩,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张和轩一心寻死,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撞上柱子,撞的头破血流,所有的人,登时脸色大变,无比恐慌。

    一道白色的瘦小人影,忽的凭空出现,人影一闪,钻进了张和轩的怀抱里,张和轩还没反应过来,就是被那人影一拦,踉跄的后退两步。

    紧接着,瘦小的人影再度一闪,站在了众臣的面前,她扬着小脸,眯着眼睛打量着所有的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楚云裳从枫叶城带回来的宝儿。

    宝儿的笑声清脆,悦耳,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qíng)一般。

    而且她的年纪实在是太小,太过容易被人忽略,这一笑,童颜灿烂,虽然让人眼前一亮,却并没有人重视,所有人的视线,刷刷的落在张和轩的(身shēn)上,张和轩没死,好些人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幸好没酿成大错。

    但是,当宝儿开口的时候,所有的人,又是脸色大变:“是谁,是谁要((逼bī)bī)死张大人的,给我站出来!”

    她年纪虽小,但这话说的老气横秋,气势极足,透过她的小脸,很轻易就让人想起一个人,同样是女子之(身shēn),同样的容颜绝世,虽然一大一小,但是从她们的眉眼之间,还是能够看到一丝相同的特质。

    这特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让所有人在看到宝儿的时候,都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想起了那个天人之姿一样的女人。

    宝儿说这话的时候,小皇帝楚墨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龙椅上走了下来,站在宝儿的(身shēn)后,他拿手一指,指向童博,大声说道:“是他,朕都看到了,就是他要((逼bī)bī)死张大人。”

    “原来是礼部尚书大人啊。”宝儿大大的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无比纯真可(爱ài),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童博想要跳脚:“童大人,你就这么想让张大人死吗?张大人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童博哪里想到宝儿如此小的年纪,说出的话却是句句诛心,心底微微一骇,不过看着宝儿那稚嫩的容颜,又是释然了。

    任由宝儿说的天花乱坠又如何,一个小女孩而已,难道他还能怕了她不成?

    干咳一声,童博说道:“你是谁?这里可有你说话的地方,来人,给我将这个野丫头拖出去,乱棍打死!”

    话音落,就是听到一声冷笑,发出冷笑声的是楚墨白,楚墨白笑的一脸(阴yīn)厉之色,冷笑道:“童大人,你真是好大的威势,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朕!”

    这话说的气势凛然,又是让童博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楚墨白在朝廷之上,一直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虽然贵为皇帝,但是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并没有人真正的将他放在心上,让他坐在龙椅之上,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

    但楚墨白这话一出,童博就是明白,自己不仅仅是对宝儿看走了眼,对楚墨白,也看走了眼。

    能够说出这话的楚墨白,如何会是一个摆设?

    这令童博脸色微微一僵,有些硬,也有些冷,他环顾四周一圈,见没人站出来说话,只得说道:“皇上此言差矣,朝廷重地,岂能容外人进入,微臣也是为了皇上的安全着想。”

    “莫非童大人认为,朕的皇后,会伤害朕不成?真是笑话!”笑话两个字,楚墨白忽然抬高声音,这两个字,如同两个耳光一样,扇在童博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个……这个……”

    童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仅是他,其他的文武百官,在见着楚墨白发威的时候,也是个个心底惊诧加骇然。

    楚墨白何曾说过如此具有重量的话,简直是换了一个人,太过难以想象。

    他们一会看看宝儿,一会看看楚墨白,只觉脑袋晕晕的,难道楚云裳有这么大的魔力,在她的个人魅力的感染下,楚墨白和宝儿,年纪虽小,却也是成了人精一样的人物?

    若真是如此,这未免太可怕了。

    的确很可怕,从张和轩震惊的神色中就可以看出来,他万万没有想到,扭转朝廷局势的关键,竟然是在宝儿和楚墨白(身shēn)上。

    难道这是楚云裳离开之前安插在楚国皇宫内的两颗棋子,若真是如此,楚云裳本人不管是眼光还是手腕,都未免太骇人了。

    只是不管如何,张和轩知道,形势对自己是有利的,很有可能,因为楚墨白和宝儿的横空出世,楚国的局势,要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宝儿在听楚墨白说自己是他的皇后之后,小小的瞪他一眼,心里却是甜蜜的,然后她就以皇后的(身shēn)份自居,拿手指着童博,高声说道:“童大人,你可还有话要说?”

    童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打死他他也没想到有朝一(日rì)会被两个小孩子((逼bī)bī)的进退维谷,咬了咬牙,童博说道:“回皇后娘娘,微臣所作所为,无不是为国为民,并无半点私心,还望娘娘明察秋毫!”

    “好一个为国为民明察秋毫!”又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随之一个紫色的人影缓缓走出,手里的一大叠奏折,随手砸在童博的脸上,将童博砸的鼻青脸肿。

    “童大人,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就算是死,我也让你死的明明白白。”从明玉山庄离开的萧慎,并没有回到江南,而是来到了楚国,因为他知道,楚国这边,更需要他的帮忙。

    童博被砸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本奏折,看一眼,脸色大变,其余的人,见他如此,也是好奇的捡起一本一看,均是脸色大变。

    萧慎脸上笑意不变,低喝道:“所谓国之重臣,不过是社稷蛀虫,宝儿,杀了。”

    “是!”清脆的回应之声响起,白色的人影,突兀的一闪,鲜血溅(射shè)而出,溅在白衣之上,分外的刺眼。

    众人闻得血腥之气,本能的朝童博看去,就见童博的脖子上,插着一柄秀气的匕首,鲜血,从匕首留下的创口中汩汩冒出。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见鬼一样的看着宝儿,不敢置信宝儿如此小的年纪,竟然敢杀人,而且是谈笑之间,杀人如杀鸡。

    杀人之后的宝儿,除了小脸略微苍白之外,并无异样,但正是因为如此,才是让其他的人心底寒意直冒,这女孩,岂不正是楚云裳的翻版?假以时(日rì),等她长大,不知又是如何一个倾倒天下的妖孽。

    “砰!”的一声,童博直(挺tǐng)(挺tǐng)的倒地,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死在一个小女孩的手里。

    这一(日rì),楚国皇宫在萧慎的主持下,文武百官大换血,楚国朝政,得以平定。

    而小皇帝楚墨白和她的小皇后,则是露出峥嵘的头角,从幕后走向台前,楚国后继有人,不再危矣!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