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冲天一怒为红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人皇挟威而来,含怒出手。

    一拳挥出,天地失色,拳风刮过空气,发出嗤嗤的响声,空气燃烧了,撕裂了。

    这一拳,若是打在人的上,必然会将人打成齑粉。

    无双公子站立不动,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一拳的威胁一般,他在笑,笑容比之以往,多了几分绝的快意。

    无双公子本是多之人,可他也能绝

    无双公子的绝,正是因为他太过多,黎民百姓,如画江山,皆是他内心的意。

    是以,如何能容忍人皇只手惑乱苍生。

    拳风扑面而来,脸上皮肤如被尖刀刺过,生生的疼。这一刻,无双公子出手。

    他衣袖轻甩,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手腕,随之,那手腕轻轻往下一压,空气如有实质一般的,被压的冲入了地下。

    浩的拳风,悉数冲入地底,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在无双公子后,由白玉石铺成的地面,如有地龙拱出,那些白玉石,尽皆破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化作齑粉,尘土飞扬。

    一拳过后,山崩地裂,偌大的客厅,被拆掉了一半,尘土溅起,无双公子一青衣如玉,上没有沾上一丁点的尘土。

    楚云裳五人则是迅速飞开,唯恐被余威波及。

    人皇和无双公子之间的碰撞,不是他们几人能够参与的。

    “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人皇大笑一声,人影欺进,明黄色的影,矫若游龙,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几乎是瞬间,他就到了无双公子的面前,再度挥拳,一拳,贴着无双公子的衣裳,轰在他的口。

    他要一拳收割无双公子的命。

    楚云裳看的心底骇然,她原本以为以自己的武功,就算是打不过人皇,也足以自保,毕竟她曾经和人皇交过手。

    但是现在看来,她还是太天真了点。

    人皇之威,锐不可当,根本就不是她可以抵抗的。在这之前,人皇和她交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而眼下这一拳,人皇实力十成十的发挥,罡风如刀,触之即死,若要杀她,她根本就无一丝的抵抗之力。

    霸气,狂野,张狂,这就是真实的人皇吗?楚云裳在心里想。

    不只是她,墨染尘四人也是心底掀起了狂涛,四人皆是极度骄傲的人,又是有着睥睨天下的底蕴,芸芸众生,皆是臣子,没有几人是真正让他们看在眼里放在心上的。

    但是和人皇一比较,差距实在是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人皇,不愧是有史以来,凌驾于世俗皇权至上的唯一王者,他或许并非绝后之人,但绝对是空前第一人。

    这就是人皇之威。

    拳风如刀,刀锋凛冽。

    风吹在无双公子的口,吹的无双公子一青衣,猎猎作响,发出刺耳的嘶鸣声,让人听之震耳聋。

    但无双公子面色平静,脸上笑容,一成不变,在人皇一拳口的时候,他的人影,毫无征兆的往后一闪,避开人皇的攻击范围,同一时间,他不再被动防守,亦是翻起一掌,化掌为刀,劈在人皇的拳头上。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超出眼所及的极限。

    没人看清楚无双公子这一掌是如何发出来的,就连人皇都避之不及。

    “铿”的一声,掌刀,劈在人皇的拳头上,发出如金属相击一般的清脆声响。

    人皇人影急闪,被迫退后一步,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拳头之上,一道白色的印痕,清晰显目。

    到达人皇这个层次,已经很少受伤了,他全上下,每一个部分,都坚若钢铁,普通人就算是用刀砍斧凿,也难以在他上留下任何痕迹。

    而无双公子只是一掌,就是令他受伤。

    皮肤未破,但是皮肤下面的血管,却是被这一掌悉数震破,血液,在血管里面流淌、淤塞,整只手,微微发麻。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用刀。

    若是无双公子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一道血痕的话,只怕伤势也未必有这么的重,现在是挫而不伤,血液沿着手臂倒流,反而是伤上加伤。

    “好手段!”冷冷一笑,人皇丝毫不以为意,左手一根手指轻轻在拳头上一划,划开一道口子,立即有黑色的淤血流淌而出。

    人皇表坚毅,仿佛丝毫都感觉不到痛,他的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战意,有着大战一场的渴望。

    人皇的这一举动,也明显让无双公子微微一怔,人皇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从不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狼狈的姿态,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挫而不伤,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人皇竟然会自残。

    人皇虽然还是那么的骄傲,却也终于变了,不再那么死板,反而,异常疯狂。

    疯狂的人皇,是可怕的,甚至是无敌的。

    这一刻,无双公子终于正视人皇的存在,他知道今,势必是一场苦战,他和人皇之间,或许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你也不错。”无双公子微微一笑,丝毫没有一战立功的喜悦,反而笑容无比的凝重。

    “现在说这话还太早。”哈哈一笑,人皇大声说道:“你敢不敢,再接我一拳。”

    “你心里清楚,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无双公子淡淡的说道。

    人皇不置可否:“没错,我也不会给你选择的机会,今一战,我渴求已久,来吧。”

    话音落,拳风起。

    这一拳,拳头始一挥出,天地之间,黯然失色,皎洁的月光,似是被蒙上了一层霾,那洒落下来的光影,也是变得暗暗淡淡的,毫无光泽。

    一拳,夺天地之造化。

    拳头挥出去很慢,慢到极致,只见人皇一拳,在空气中,划过一个诡异的轨迹,拳头很慢,但是拳头的轨迹,却偏偏难以捕捉,这是非常诡异的一幕。

    吐气开声,人皇笑的张扬大气:“撼世皇拳!”

    拳头撼世,彰显出人皇孜孜以求的野心,一拳之下,如画江山,尽皆臣服。

    而现在,他要无双公子臣服!

    终于,拳头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形的轨迹,而后,手臂伸直,指向无双公子,拳头的罡气,随之溢出。

    罡气澎湃,如翻江倒海,蓄天地自然之威。

    拳头由慢转快,转变就在刹那之间,快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极致,浩的涡旋气流,冲向无双公子,无双公子如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一般,被拳风卷起,又似是落入绞机里的一块,被拳风大力的绞杀着。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无双公子还没做出反应,就被拳风卷了进去,人影,在浩瀚的拳风之中,是如此渺小,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被拳风扫出去许远。

    “砰砰……砰砰……”

    一连数十米的屋檐横梁,无双公子撞击过去,撞出一个个人形的影子,撞塌无数间房屋庭院。

    “不好!”楚云裳眼中赤红一片,人影一闪,朝无双公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回来。”人皇狰狞一笑,大手虚空一抓,将楚云裳定住,而后手掌往下一翻,一掌,拍在楚云裳的后背上。

    这一掌如果拍实了,楚云裳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住手!”

    “手下留!”

    墨染尘四人一齐发出嘶吼,迅若闪电,扑了上来。

    四个人,从四个不同的角度,冲向人皇,各个施展毕生绝学,以全部的力量,轰击!

    “你们太弱了,给我回去。”人皇左手一翻,衣袖轻甩之下,轻而易举的将几个人掀飞。

    可如此一来,他拍向楚云裳那一掌,也是微微一滞。

    尽管这一掌,对普通人而言,速度还是太快,力量还是刚猛无俦,但是对楚云裳而言,却是够用了。

    千钧一发之际,她寻得一线机会,影一折,以一种违背人体常理的姿势,硬生生的在半空中一个翻,一连数十掌拍出,拍散人皇的掌风,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径直朝无双公子那边冲去。

    楚云裳心里清楚,人皇已然对她生了必杀之心,她留下来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无双公子边去,只有这样,或许才有自保之力。

    楚云裳也很担心,人皇撼世皇拳太过霸烈,也不知无双公子现在况如何,是否已然受重伤。

    脑海里胡思乱想着,楚云裳的速度一点也不敢放慢,疯狂催动体内的精气,精气燃烧,整个人化作一道淡白色的影子,飘然而去,消失不见。

    笑声,就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起。

    声音温润和煦,不带一丁点烟火之气,是这世上最慈悲最宁和的笑,笑声过后,一道青色的影子,凭空出现,出现在了人皇的面前。

    是无双公子。

    他受伤了,嘴角,挂着一抹猩红的血迹,但这丝毫无损他的容颜,反而还多了几分血染的风采。

    人皇看到无双公子,瞳孔蓦然收缩,心里微微一震。

    撼世皇拳一出,普天之下,再无敌手,他本以为,在自己的一拳之下,无双公子就算是侥幸不死,也必然受重伤,却没想到,无双公子只是吐了一口血,浑上下,毫无虚脱狼狈之意。

    人皇眼睛微微眯起,朝着无双公子后看去,远远的,看到楚云裳,楚云裳站在一地废墟之间,白色的人影,白的刺眼。

    整座明玉山庄,在他一拳之下,坍塌了大半,几乎是将无双公子掩埋了进去,但偏偏,无双公子站了起来。

    一眼,人皇就是看出了玄机。

    他有些不可思议,出声问道:“为何你刚才不抵抗?”

    无双公子微微笑着:“我不想死的太快!”

    撼世皇拳,无人能挡,就算是无双公子,也没那个自信能够挡住。

    是以,在知道挡不住的况下,无双公子选择逃。

    他一连冲塌了数座庭院,表面上看起来伤势极重,但实际上,每冲塌一座庭院,撼世皇拳的威力,就被减弱几分,从而分散了拳风对他的伤害,这也是他还能站起来的原因。

    “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人。”沉默了一会,人皇缓声说道,“说实话,如果可以,我并不想与你为敌,甚至我们还可以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

    “路是自己选择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无双公子轻轻摇头。

    人皇咧嘴一笑:“说的对,道不同,不相为谋,就算是彼此在投机,最终,也只能成为敌人,你我之间,只能有一人存在于天地之间。只是,我想问你,你的道,是什么?”

    “我的道,是天下苍生。”无双公子淡淡说道,不张狂不霸气,却自有一股属于自己的风仪。

    “我的道,亦是天下苍生,这和你,有何不同?”人皇冷冷发问。

    “个人私,凌驾于众生之上,以众生为牛马,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无双公子语速不快不慢,似是想要用言语将人皇说服一般。

    人皇嗤声冷笑:“所以大道道义,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不赞成我的道,我也未必赞成你的道,迂腐虚伪的家伙。”

    “所以,你我终归陌路!”无双公子难得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道:“事已至此,我要是不表现出一点诚意,只怕会让你失望,你可曾准备好了。”

    “我很期待!”人皇狂傲的回应。

    无双公子不再答话,他往前走出去一步,一步过后,气场截然不同,如若说前一刻的无双公子,温谦如玉,那么这一刻的无双公子,则是变成了一座高山,高山巍峨雄峻,高不可攀!

    无双公子离人皇很远,但一眼朝人皇看去的时候,眸光之中,隐隐流露出居高临下的意味。

    他手腕,慢慢的翻起,有风起,和煦的风,如人之间的抚摸。

    风,吹向人皇,人皇瞳孔陡然收缩,他察觉到了危险,感受到了威胁。

    这风,不是风,而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风,带动空气的流动,炎的夜晚,似乎从夏天进入了天,周围的青草地上,好似有一簇接着一簇的鲜花,在次第绽放,令人目眩神迷。

    但,没有花,有的,是突然而起的杀意。

    杀意来的很突然,在无双公子手腕抬起的那一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冲向人皇。

    无双公子轻声低喝:“冲天掌!”

    一掌,连天都能打出一个窟窿,更不要说是人。

    冲天掌?

    人皇心底悄然滑过一抹骇然,人影骤然后退,可惜,来不及了。

    掌风酷凛,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将他包围其中。

    和煦的风,一旦近,就是变成了一把一把的刀,温柔一刀,偏偏最能致命。

    人皇呼吸一滞,双拳挥出,试图打破这风的包围,他的瞳孔,霎时迸出两抹血色,正是盛怒的前兆。

    风在吹,人皇一明黄色的龙袍,化为碎片,如同里翩跹飞舞的蝴蝶,带着灿烂夺目的光芒,四下飞开。

    “哗啦啦……”一声巨响,如同一个气球被人用刀子捅破了一般,气息外泄,人皇整个人影,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朝着远处飞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砸塌一幢庭院,砸落满地灰尘。

    高高在上的人皇,被打落尘埃。

    “找死!”一声暴喝,人皇飞而去,化作一道闪电,迎头冲向无双公子。

    他终于盛怒了,无双公子不止是伤了他的体,还伤了他的尊贵和骄傲,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砰砰……砰砰……”一连数十声尖响,以拳对掌,半空之中的两道影,交错而过的瞬间,同时出手几十次。

    空气被撕裂了,山,崩碎了。

    脚底下,轰隆隆的响声绵绵不绝的响起,整座平丘山,簌簌战栗,随时都有可能被夷为平地。

    楚云裳几人,一个个形不稳,不停的转换位置,这才不至于太过狼狈。

    “哈哈哈哈……”狂笑声,不绝于耳的响起。

    一个折,人皇再次冲到无双公子的面前,拳头,密密麻麻的挥出。

    打出了火气的人皇,陷入疯狂的状态,出手凶狠,毫不留。每一拳过处,空气之中,都是波澜横生,如同平静的水面上,丢下了一颗石子。

    无双公子不是好杀之人,以杀止杀,被迫迎战,双方打的异常惨烈,时而有鲜血溅出,也不知道是人皇的血,还是无双公子的血。

    一道白色的人影,就在这时,悄无声息的出现。

    白色人影一白衣胜雪,衣冠如玉,他的上,似乎还残留着崖山雪上之上清凉的空气,人影一出现,人皇就是嗅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雪渊,难道你也要拦着我不成?”人皇暴喝道。

    白色人影落地,凝然不动,他乃谦谦君子,光洁如玉,此时眉头微皱,看着人皇,缓缓摇了摇头,朗声道:“我不和你为敌!”

    他只说不和人皇为敌,并没有说不拦着人皇。

    人皇智深如海,哪里会听不出雪渊这话的意思,面目狰狞,额头上,青筋一根一根的暴起,似乎血管里,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般。

    他伸出一根手指,遥遥一指,指向雪渊,厉声道:“世人毁我骂我,我皆不在乎,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也是如此!”

    他说的声嘶力竭,显然是处于极度癫狂的失望之中。

    楚云裳也是意外雪渊会出现,下意识的叫了一句老师,雪渊看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楚云裳心底波澜横生,十五月圆之夜,无双公子、人皇、雪渊,共聚一堂,消息一旦传出去,且不说最终的结果如何,也足以天下大乱。

    乱了,一切都乱了。

    雪渊和人皇是莫逆之交,又是她的老师,从感上来说,楚云裳虽然希望老师出现,但是她并没有主动联系过雪渊,因为她知道雪渊会很为难。

    但是雪渊自主出现了,而且听他和人皇之间的对话,似乎,是偏向于无双公子一边的,人皇,被孤立了。

    如此一来,她和雪渊之间是友非敌,这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如此一来,也是彻底将人皇得罪,人皇疯狂,必然大杀四方。

    “人皇,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那么现在,放下一切,同我回崖山,回神。”雪渊说道。

    “做梦!”人皇恶狠狠的吐出一口气:“既然天下人都想杀我,都恨不得我死,那么,就来吧,我倒是要看看,谁能杀我,无双不行,你也不行!”

    “我是真的不想与你无敌!”雪渊轻声叹了口气。

    “虚伪,天下人皆虚伪,杀,我要杀尽天下之人,换这盛世朗朗太平乾坤!”人皇一声狞笑,同出两拳,一拳轰向无双公子,一拳轰向雪渊。

    无双公子人影一闪,避了开去,雪渊却是不闪不避,用体,承受住这一拳。

    “轰”的一声,他的口,一团乌黑的血迹溢出。

    雪渊吐出一口黑血,笑的畅快了些:“人皇,这一拳,是我欠你的,接下来,我不会再留。”

    “尽管来吧!”人皇不在乎,他本就是斩尽七之人,唯我独尊。

    “好!”

    雪渊回应一声,人影如龙,飘然而去,手中一柄木剑,大开大合,斩向人皇。

    人皇一拳轰出,拳风凛然,迎向木剑。

    而另外一边,无双公子影如幽灵,悄然入侵,攻向人皇的另外一个方向。

    三人皆是天人之姿,不临凡尘的遗世之人,这一出手,声势浩大,连天,都要被捅破了。

    人皇被无双公子一拳击中,人影如炮弹一般的重重砸出,喷洒出一口鲜血。

    他再次飞而起,怡然不惧。

    再一次,被一剑刺中,鲜血横流,人皇亦是丝毫不退。

    他的骄傲,宁死不容亵渎。

    “杀!”

    嘶哑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的声音,轰的一声巨响,人皇被无双公子和雪渊联手轰出,而无双公子和雪渊,也是受重创,人影高高翻飞,砸落向远方。

    一整座明玉山庄,被夷为平地。

    战况之惨烈,不吝于百万大军之间的对决。

    浑浴血的明黄色影,再次长而起,目光凛冽,朝着无双公子和雪渊哈哈大笑一声,人影轨迹一折,朝着楚云裳扑了过去。

    “无双,雪渊,你们会后悔的!”

    人皇暴起一拳,轰向楚云裳,楚云裳猝不及防,根本就来不及闪躲,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体钻心的痛,体,似乎要碎成碎片一般的,意识倏然混沌,昏死过去,

    一股酷烈的风,将她卷起,直接往明玉山庄后院的悬崖下卷去。

    “云裳!”

    墨染尘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叫,绯红色的人影,快到几乎要燃烧起来,朝悬崖扑落。

    “回来。”无双公子大手一抓,将墨染尘抓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道麻衣影,迅若绝伦的冲下了悬崖,那是秦书容。

    所有人都呆住了,谁也没想到秦书容会做出这种事,便是齐亦风和萧慎,也是大为动容。

    “人皇,你该死!”浑上下,无一丝烟火之气的雪渊,终于怒了,一剑,刺向人皇。

    “给我去死。”人皇张狂大笑,不闪不避,任由木剑刺进自己的口,拼着两败俱伤,一拳轰在雪渊的口,将雪渊轰飞。

    无双公子落后于雪渊一步,脸上的笑容,敛去不见,布满了杀意,他没有说话,用自己的行动,表示自己的愤怒。

    一掌,砍在人皇的脖子上,咔嚓一声,有骨折的声音响起,人皇脑袋一歪,神智瞬间迷失,回以一拳,轰向无双公子。

    无双公子没想到人皇竟然如此悍不畏死,一时失神,被人皇一拳轰飞。

    与此同时,齐亦风和萧慎也是盛怒出手,他们知道自己和人皇之间的差距太大,但此时,两个人都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拼掉一切,要杀掉人皇。

    人皇不死,无人心安。

    齐亦风和萧慎根本无法近,还没冲过来,就被人皇被打飞了,重伤落地,吐血不止。

    即便是重创中的人皇,依旧是一头愤怒的狮子,凛然不可侵犯。

    “嘶——”

    一道轻微的,浅不可闻的割破皮肤的声音响起,闷的空气,随着这一剑,变得有些清凉,人皇也是感觉到脖子上传出一股凉意。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拿手摸了摸脖子,他摸到了一股温的液体,那是血,而后,他眼睛睁的更大,看着出现在眼前,气喘吁吁的墨染尘,就像是见鬼一样的,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

    他什么时候近的?什么时候,将剑割过他的脖子的,他杀了他?

    人皇愤怒了,连无双公子和雪渊都无法杀死他,他怎么能死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里。

    “你该死!”人皇出拳。

    “你该死!”墨染尘出剑。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楚云裳,就是墨染尘的逆鳞,楚云裳现在死了,墨染尘,也是不能独活。

    他已心生必死之心,就算是高高在上的人皇,亦是不能让他退后一步。

    拳出,墨染尘人影高高飞起,朝着悬崖坠落,但他大笑着:“云裳,我来陪你了,等我。”

    人影跌落悬崖,眨眼消失不见,躯伟岸的人皇,在那一拳过后,体的力气全部被抽空,脖子上的血,再也无法控制,如同喷泉之水一般的喷洒而出。

    他眼睛瞪圆,万万难以接受这么一个结局,却是“砰”的一声,笔的砸落在地上,灰尘,蒙上他宁死也不曾闭上的双眼。

    一代人皇,就此陨落!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