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唯有情之所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在楚云裳看来,高人,都是有高人风范的,因为她没有高人风范,所以,她不是高人。但她不是,无双公子则必须是,但无双公子的这句将她打落十八层地狱的评价,明显和高人风范八竿子打不着,甚至,让无双公子上的那层神秘的光环都黯然失色不少。

    楚云裳从来不曾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却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恶人,恶人是没有良知和底线的,但这些,她都有。所以她虽然可以称的上是坏人,但她毕竟,还良知未泯,而大大恶不仁不义这八个字,无疑是剥落了她上所有的光环。

    这一点,她如何会服气?

    原本楚云裳以为既然明玉山庄的青衣仆人安排好了他们的一切,无双公子应该不会这么早出现才对,至少也要等到明天。

    但万万没有想到,无双公子会出现的这么快,而且,甫一出现,就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这么一句,如何不令楚云裳郁闷的要死要活,那种初见无双公子的喜悦,霎时冲刷的干干净净,对这个笑的慈悲宁和的男人,多了几分审视和警惕。

    她一句为什么,反问的很不客气,只是意外的是,无双公子并没有生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的轻松惬意,似乎并没有将楚云裳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也没有认识到这么一句评价,对别人,特别是一个女人带去了什么样的伤害。

    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天霜雨雪,他脸上的笑容,一直不变,似乎没有什么事可以影响到他的心,也没有任何事是让他放在心上的。不过此时他的笑容之中,有着那么一丁点的恶趣味。

    是的,很难想象,大智若妖的无双公子,竟然会流露出这样的一面。

    楚云裳看在眼里,大感不可思议,却不好多问,这让她憋闷的要死要活,有些恶趣味的在心里想,也不知道睡觉的时候,他的脸上是不是也带着笑容,若真的有,这个男人,不是神仙,就是恶魔。

    但好在,前者的可能更大一点。

    无双公子没有着急回答楚云裳的问题,并非不屑,而是习惯使然。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即便他拥有一颗心怀苍生的心,但这并不等于,他心底永远是无私的,真正无私的人不存在,若有人说自己大公无私,要么是一个谎言,要么,说这话的人,是一个白痴。

    无双公子自然不是白痴,更不需要谎言。

    无双公子的有两个称号,一个叫玉公子,一个叫智公子。

    玉公子指的是他气息温和,容颜如玉;智公子则是指他智深如海,大智若妖。

    如玉的温和,如狐的算计,这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但在无双公子的上,却又那么的协调,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无双公子没有直接回答楚云裳的问题,而是拿手指了指头顶上的五个大字,轻声问道:“忠孝礼义信,你看到了什么?”

    眉头微微皱起,楚云裳再次看了一眼,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或者,你需要什么答案?”

    无双公子摇头,微笑道:“不是我需要什么答案,而是你遵循自己的本心,给我一个答案。”

    “很重要吗?”

    “很重要。”无双公子点头,笑眯眯的样子极为期待。

    楚云裳犹豫了一下,说道:“忠孝礼义信,对国是为忠,对父母是为孝,是外人,是为礼,是原则,是为义,对朋友,是为信!”

    掌声响起,无双公子笑道:“说的没错,还有其他的吗?”

    楚云裳的眉头皱的更深,总觉得无双公子的问话并不简单,或许不仅仅是拘泥于字面上的意思,她不敢轻易回答,又是看了一眼,这才缓缓说道:“你刚说让我遵循本心给你一个答案,莫非,这是一个针对我的测试。”

    无双公子的笑声清雅爽朗,丝毫不掩饰对楚云裳的赞赏之意:“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没有让我失望。这的确是给你的一个测试。”

    他话还没说完,楚云裳就接过了话题,说道:“但是,我并不合格。”

    正是因为不合格,所以才会有大大恶,不仁不义这个评价。

    尽管楚云裳不喜,但也必须承认,无双公子为人处世的风格极为诡异,无迹可寻,举手投足之间,皆大有深意,让人防不胜防,难以琢磨。

    “也说不上不合格,毕竟,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停顿了一下,无双公子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不过现在,给你一个解释。”

    无双公子一直笑着,但是说话的语气不同,他脸上笑的含义也不同,有时候笑的深邃一点,有的时候笑的温和一点,有的时候,则是皮笑不笑,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笑,都一点不影响他周的气质。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因为不同,才显赫夺目!

    “请讲!”楚云裳也极为好奇这一点。

    无双公子眯着眼睛笑道:“我令青衣仆人将你们五人分开,分别带入不同的庭院,这本就是一重考验,不过每个人考验的方式不一样,针对你的考验,自然是这个五个大字。”

    “原本我以为你一路从明月城赶来,奔波劳累,定然疲累不堪,不太会注意到边的事,却是没有想到,你太过警惕,还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五个字。正是因为你看到了这五个字,我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楚云裳说道:“如果我没有发现这五个字,你就不会出现?”

    “当然会出现,但不是现在,而是明天晚上。只是,对你会略有些失望罢了。”无双公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楚云裳微微一呆,还是没太明白无双公子话语里的深意,这五个字,既然是针对她的考验,那么,所要考验的,是什么?

    无双公子看出她的疑惑,笑着解释道:“你一路从院子外面走来,在院子里停留了片刻,然后推门进来,发现了桌子上的茶,一路走来不急不缓,非常的谨慎,由此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也是一个非常没安全感的人,因为你随时随地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我说的对不对?”

    楚云裳默然点头:“没错!”

    她的确是一个没安全感的人,安全感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实力强大的一种体现,现在有人皇环视在侧,她不管在哪个地方,都无法彻底放松心神。

    人皇不死,她就一天寝食难安。

    好在无双公子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接着说道:“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那么你也不过是一个比寻常人多几分心思的女人而已,并无出奇之处,毕竟,人在立于危墙之下的时候,总会有几分本能的危机感,直到你抬头看到头顶上五个大字的时候,才是你真正与他人不同的时候。”

    楚云裳疑惑不解:“他们几人的况也是如此?”

    “不尽相同,但是,你是第一个发现房间里的玄机的,怎么,有没有骄傲的绪?”无双公子打趣道。

    楚云裳倒是没想到无双公子会有这么一面,但是细细一想,无双公子也是一个人,并不是神。

    是人就会有七,是人就会有喜怒哀乐,这一点,并不奇怪。

    而且,一个人高高在上久了,难免高处不胜寒。

    不管是无双公子也好,人皇也罢,但凡强者,都是孤独的。

    所谓考验,对无双公子而言,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比较好玩的游戏罢了。

    但骄傲的绪,她是真的没有,在这个谜底还没解开之前,她除了困惑之外,没有任何绪。

    她摇了摇头,说道:“真相是什么?”

    楚云裳比想象中的更沉的住气,这让无双公子在欣赏的同时,也是小小的吃惊,他笑着说道:“在你看到头顶上的五个大字的时候,忠孝二字,你只是一扫而过,礼义信三字,亦是匆匆一瞥。难道这一点上,你还没有发现问题?”

    楚云裳心神微凛,这个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无双公子竟然看到了,难道从自己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就落入了他人的监视之中?

    尽管这种监视或许没有恶意,但还是让楚云裳不太舒服,她说道:“是不是如此一来,我就是那个不忠不孝,不礼不义不信之人?”

    无双公子听的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你倒是坦白!”

    楚云裳沉下眼睑,说道:“其实这么说,或许也没错。”

    她不否认,也无从否认。

    她本就是一个比较淡冷的子,凡事斤斤计较,从来不肯吃亏,别人骂她一句,她不骂,却是会打回去;别人打她一拳,她就要了那个人的命。

    这种子,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一个好人,因为好人,是不会计较,也不会杀人的。

    但她杀人,还杀了很多。

    楚云裳的直白,或许是无双公子始料未及的,沉吟了半响,他才问道:“楚云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楚云裳轻声苦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不得不说,你对我的评价,很中肯!”

    中肯两个字,她咬了咬牙,表明自己是记仇的,即便对象是无双公子。

    无双公子并不计较这一点,他说道:“我这段时间收集了一些你的资料,也听闻过你的为人处世的方式,但始终还是觉得不全面。不过现在看来,大大恶,不仁不义,明显有失偏颇!”

    说到这里,他眼光灼灼的看着楚云裳,一字一顿的说道:“大大恶,大悲大善,无拘无束,无法无天,这十六个字,才是你真正的格!”

    楚云裳心头大震,却是没想到无双公子会对自己这么了解,她抬起头,看了无双公子一眼,问道:“但不知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家伙,难道你对这个很感兴趣?”无双公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小家伙?

    楚云裳嘴角狂抽,不过想想也对,无双公子可是和人皇一个时代的盖世枭雄,称她为一声小家伙,并无不妥。

    但也正是如此,无双公子是在提醒她她的份,归根结底,无双公子是骄傲的,她虽然不霸道,但他的骄傲,同样不容亵渎。

    楚云裳便是有些头疼,和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打交道,始终得捏着一把冷汗,不敢完全放开,唯恐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做错了事,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但话已经说出来,楚云裳也没打算收回,不然也担不起无法无天这四个字的评价,她笑了笑,说道:“我的确很感兴趣,但是说不说,就是你的事了。”

    “倒也没必要说,你是个聪明人,凡事都能看个明白。”无双公子脸上笑意不变,无法看清楚他的绪到底如何。

    楚云裳说道:“聪明人反被聪明误的事可没少发生,难道公子就不担心我会看错?”

    “有些人可以犯错,但有些人,却不能犯错。你是第二种人!”无双公子话说的很直接,不是威胁,只是让楚云裳清楚自己的立场。

    楚云裳又是沉默,最终点头。

    “好了,我话说完了。”无双公子言尽于此,不再多言,转即走,留给楚云裳一个看不透的背影。

    楚云裳看着他离开,眼底一抹青色无限放大,只觉眼前一眨,无双公子就从眼前消失不见,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高深武功,让人心底为之震撼。

    这个晚上,楚云裳一夜无眠。

    ……

    诚如无双公子所说,这一,只是一个考验,第二天一大早,在明玉山庄的客厅,她和墨染尘四人坐到了一起。

    桌子上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除了一个伺候在旁的青衣仆人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

    四个男人皆是风神秀逸,丰姿玉骨,但仔细看,却又会发现他们的眼底深处有着浅浅的血丝,这预示着他们四人昨晚都没有睡好。

    楚云裳吃着早餐,时不时的看墨染尘一眼,有些话要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听齐亦风忽然哈哈大笑,说道:“早餐虽好,却没有白面馒头,难免吃的不太习惯。”

    伺候在旁的青衣仆人恭敬的说道:“齐皇稍等,我立即让人下去准备。”

    以齐亦风的份,什么珍馐佳肴吃不到,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馒头,他故意这么说,不过是让青衣仆人走开,留一个说话的空间。

    青衣仆人一走,齐亦风的脸色马上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昨天,无双公子给我出了一道难题,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他没有说自己的最终选择,楚云裳几人的脸色,却都是微微一变,萧慎说道:“我也做了一题,不过和齐兄的不太一样,我的是权财美色。”

    秦书容沉吟了一会,也不隐瞒,简单直接的说道:“家国,天下。”

    墨染尘皱了皱眉,说道:“生,死!”

    楚云裳也是将自己的选择题说了一遍,但看向四人的脸色,却是一连几变。

    他们四人,份不同,所出的考验也是不同。

    齐亦风是一个有大野心的人,一心挥师南下,踏平墨龙国,开疆辟土,是以才会有江山美色的选择题。

    萧慎出江南商业世家,富可敌国,又是浊世佳公子,风流潇洒,权财美色亦不为过。

    秦书容的考验题楚云裳虽然有点困惑,却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毕竟秦书容沦为墨龙国质子十五年,对权势有着极强的渴求**,自然是希望一手大权在握。

    但墨染尘的选择题,虽然只是两个字,却是在楚云裳的心底,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只是她,齐亦风三人看向墨染尘的眼神,也是极为古怪。

    生死!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又是道尽了一切。

    有些人活着,却生不如死,如墨染尘。

    所以,这个选择题,对他而言,乃是一个极难的念题。

    因为,墨染尘的生死,并不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的,他上的旧疾时有发作,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楚云裳也有发觉。

    或许哪一天,墨染尘就会被动的去做这个选择,可是,到底选择生,还是选择死,或者说,没有选择,一切,全凭天意。

    犹豫了一下,萧慎说道:“墨兄的选择是什么?”

    问完之后,萧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太傻。

    墨染尘唇角微微勾起,笑的漫不经心:“我还不想死。”

    桌子底下,他的手伸过去,将楚云裳的小手紧紧的握在掌心,不想死,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他不能死,他要给她幸福,他要与她相守一生,白头偕老!他还要让她给他生孩子,他还有这么多事没有做完,怎么可以死?

    就算是上天不公,要剥夺他的寿命,他也要逆天改命!

    这不是狂妄无知,而是必然的信念,之所钟,深不悔,就算是死神的镰刀,也无法收割他的命。

    如果哪一天他死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楚云裳离开了他。

    可是,会有那一天吗?

    墨染尘没有问楚云裳,但他相信,不会!

    气氛有些凝重,齐亦风呵呵一笑,说道:“为什么没人问我选什么,难道我的这个选择题比较无趣?”

    “以齐兄的格,自然是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江山美色一把抓。”秦书容悠悠说道。

    齐亦风哈哈大笑:“秦兄不愧是我的知己,当浮一大白!”

    齐亦风好酒,一三餐必须有酒,特别是早餐,更是要大饮,无酒不欢。

    无双公子对几个人的生活习极为了解,各个方面都有准备,无可挑剔。

    齐亦风喝掉一大杯酒,满意的咂了咂嘴,说道:“秦兄不知是何选择?”

    秦书容的眉头微微挑起,旋即微微苦笑:“我不知道。”

    他没有选择。

    这个回答,令的齐亦风微微一怔,他将家国天下四个字念了念,就是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气氛又是沉寂下去,萧慎喝了口茶,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个选择比较简单,我不贪权不恋势,亦不需要倾国财富,唯一的一点好就是美女,是不是有点没出息。”

    他的自嘲,让楚云裳翻了个白眼,“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美色如刀,还是注意点好!”

    萧慎笑嘻嘻的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可惜,有的时候,连求死的机会都没有。”

    说着这话,他若有若无的看了楚云裳一眼,他自以为掩饰的很深,殊不知,墨染尘和楚云裳,都是看在了眼底,就连齐亦风和秦书容都是相视一笑,气氛,无形之中轻松不少。

    脚步声响起的时候,齐亦风要的白面馒头终于送了过来,白面馒头又松又软,还冒着气,一看就极有食

    齐亦风并非是想吃馒头,但是既然真的送了馒头来,自然得意思一下,他抓起一个馒头大口咬了一口,边吃边道:“好吃。”

    旁边的青衣仆人一阵无语,完全不明白这个份尊贵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嗜好!

    ……

    无双公子一直没有出现,吃过早餐之后,齐亦风和秦书容下棋,秦书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画架,拉开架势画了起来。

    楚云裳和墨染尘手牵着手,随意在山庄里面散步。

    无双公子是一个妙人,也是一个雅人,山庄的布局从表面上看去并不起眼,但仔细看的话,却会发现,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都是大有讲究,妙趣在细微之处。

    明玉山庄有一个人工开凿的小湖,面积不大,流水清澈,水草横生,几尾小鱼甩尾游动,在风吹起的波澜里,极为赏心悦目。

    一白一红两道人影,伫立在湖边,楚云裳的头,依靠在墨染尘的肩膀上,呼吸着墨染尘熟悉而迷恋的清香,贪恋沉迷。

    墨染尘的一只手揽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隔着衣裳,感受着那一片柔滑细腻,却没有任何的**,有的只是淡淡的感动。

    她在,一直在,这就足够了。

    两个人站在湖边,欣赏着湖里的风景,而远远的,一栋三层楼的小楼上,一扇窗户打开,有风吹入。

    风乍起,吹起了一青一白两片衣角,青衣人影温宁慈和,白衣人影温润如玉,皆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但气息,却截然不同。

    在这两道人影的眼里,楚云裳和墨染尘,则是变成了天地之间,最美的风景。

    手里的茶杯,缓缓放下,无双公子说道:“你决定了?”

    白衣人影眉头微微皱起,皱的连那茶水的氤氲气都无法化开开,他轻声一叹,说道:“天下,已然不是十五年前的天下了,人皇执迷不悟,违天下之和,不可取!”

    “你和他认识多年,他一直视你为知己,这么做,会承受很大的压力。”无双公子说道。

    “正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才不能看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白衣人影泯了一口茶水,幽幽一叹:“但凡逆天行事者,从无一人善始善终,即便是天下第一人,又能如何?”

    无双公子若有所思:“这个道理,你懂,我懂,人皇焉能不懂。但人的**是无限膨胀无法控制的。”

    “控制不住**的人,就会被**反过来控制,只可惜,人皇始终不曾清楚的认清楚这一点。”白衣人影无奈的说道。

    “或许他认清楚了,只是不愿意承认。”无双公子沉吟着说道。

    “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成功?”白衣人影好奇的问道。

    无双公子微微一笑:“成功的可能很大,但又很小,事的根源,不在你的上,也不在我的上,而是在楚云裳上。”

    “什么意思?”白衣人影微感不解。

    “最后一枚无双令,在她的手里。”无双公子敛了敛神,正色说道。

    他脸色的笑容,消失不见了,说的很正式,很严肃,也很神圣,无双令,神圣不可侵犯。

    白衣人影有些吃惊,略略一想,又是笑了起来,他拿手指了指无双公子,说道:“要是你不说,连我都被你骗过去了。无双令,是你主动给她的吧?”

    “什么事都要讲究一个机缘,不然即便是我有心给她,她也没有那个气运得到,这一切,只能说是命数、运数!”

    “命数,运数?天下大势,运数不绝,有些事,终究是不能做的。”白衣人影又是一叹,起,缓缓离开。

    一连三叹,叹尽了一片苦心和苦闷,也是代表事已至此,仁至义尽。

    无双公子看着白衣人影离开的背影,没有伸手阻拦,而是朝着楚云裳那边看了看,笑的有些苦涩:“楚云裳,但愿你不要让我和你师父失望!”

    白衣人影,正是雪渊。

    雪渊云游而来,又云游而去,似乎从没出现,但无双公子心里清楚,人皇的这一盘天下大棋,就要收官了!

    楚云裳并不知道雪渊来过,她依靠在墨染尘的怀抱里,贪婪的享受这一片难得的美好时光,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下,第四枚无双令,在我这里。”

    她从怀里掏出无双令,小小一枚无双令,在阳光下,散发出黯淡的光泽。

    一枚无双令,落在不识货的人手里,不过只是一块不值钱的废铁,但是落在野心家手里,却是惑乱苍生的无上利器。

    无双令在太阳的照下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映入墨染尘的眼中,洒脱如墨染尘,亦是无法掩饰自己的吃惊和震惊,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失声说道:“怎么会在你手里?”

    楚云裳将自己捡到无双令的经历说了一遍,苦笑道:“我之前一直以为是自己运气好,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无双公子故意送给我的了。”

    墨染尘没有问无双公子为何会将一枚无双令送给楚云裳,他眉头微微蹙起,思索着这枚无双令的重大意义,最终,转移视线,说道:“不管这枚无双令是怎么到手的,无双公子都欠你一个承诺。”

    楚云裳点头:“从我得到无双令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事不会太简单,但是我还是拿在了手里,因为,我要将它送给你!”

    送给你!

    轻飘飘的三个字,其中的分量,却只有墨染尘一人知道。

    墨染尘脸色微微一变:“为什么?”

    楚云裳柔柔笑道:“传闻无双公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想他应该有办法治好你上的旧疾。”

    墨染尘上的旧疾,一直是楚云裳心里的痛,她看着他伤,看着他痛,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若可以,她宁愿那伤那痛,是在自己的上,他如此高洁伟岸的男子,怎能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

    墨染尘看着楚云裳的笑脸,心里一片潮润,激动的绪在心底不停的翻涌,波涛汹涌的将他淹没。

    他揽在楚云裳腰上的手,不知不觉的用力,似是要将楚云裳勒进他的骨子里,唯有如此,才能你中我有,我中有你。

    楚云裳感受到墨染尘的烈,俏脸微微泛红,低声如呢喃一般的说道:“你觉得这样子,好不好?”

    她在征询他的意见,她问的如此缱绻缠绵而又小心翼翼,墨染尘心里却是一片苦涩,他喉咙有些沙哑的说道:“无双令,应该有更大的用处,不能用在我的上。”

    楚云裳摇头,幅度不大,却异常坚定:“不,便是天塌上来,山崩地裂,洪水滔天,又与我何干?我只要你,要你活着,要你陪在我的边!”

    “可是……”墨染尘还要说,楚云裳的一根手指,轻轻的抚在他的口,打断了他的话,她看着他,眼神炙,足以将人融化。

    昨下午无双公子用忠孝礼义信来考验她的时候,她交了一份不合格的答卷,并非她真是不忠不孝不礼不义不信之人,而是因为,她心里的感太过激烈,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心,再也容不下其他。

    唯有之所钟,才是她坚强下来的唯一意义!如果唯一的意义没了,他会死,她亦无法独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