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旧梦重温,梅开二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天光明媚,天地之间,气氤氲,天空白蒙蒙的一片,酷难当!

    太子府留芳苑内,因为巨大的香樟树的遮挡,难得的留下一片凉。

    一道粉色的人影,端着一盆水蹑手蹑脚的走进院子,走到门边的时候,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了一眼,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过之后,贼兮兮的笑了笑。

    她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听房间里面的动静,发觉并无自己所期待的声响,不由有些失望,不甘的撇了撇嘴,又是端着水盆,慢慢的往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往里面看,好似极为期待能够看到什么精彩的或者限制级的画面,只可惜,直到她离开了院子,期待中的一幕都没有发生。

    寝宫里面,楚云裳躺在上,睁大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她幽幽的吐了口气,侧过头,看向睡在枕边的男人。

    看到男人的时候,她的面容这才变得柔和了些,也有些迷离的喜悦,这愈发使得她俏媚的一张脸魅惑惊人。

    珠儿在外边贼头贼脑的举动,楚云裳自然有听到脚步声,她觉得好笑,但总归,又不是那么好笑的。

    一切都因为躺在枕边的这个男人在中午所引发的一场香艳的战争。

    说是战争其实不太合适,但楚云裳却宁愿用战争来形容,男人很强壮,表现的很生猛,即便她体质惊人,此时依旧感觉下半酥酥麻麻,如同有小虫子一阵阵的爬过一般,不用想,双腿肯定软不堪,连走路都有点困难。

    此时,呼吸着墨染尘上迷恋而熟悉的味道,想着刚才的一场地之间的战争,她的俏脸,微微泛红,终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楚云裳虽然并不熟悉,却也绝对不会太陌生,毕竟她所生活的那个世界,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世界,网络上什么东西都有,腐女这种东西,更是占据半边江山。

    楚云裳绝然不会承认自己是腐女,她前一世也没有机会偷尝果,但是好奇的况下,还是看过几个限制级的视频的。

    视频中那些火的画面,每每想起,就让人心跳加速大脑空白,所以说起来,她不算是菜鸟,只是实战经验不够而已。

    而且有了上一次和墨染尘之间的一夜蚀骨缠绵,那种滋味,早已深深的浸入她的骨子里,男女之间的事,如同吸毒一般,一旦尝试过,就是食髓知味,若说她这段时间没有再想,也是自欺欺人。

    但是墨染尘的霸道和渴望,还是让楚云裳微微吃惊,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睡午觉的时候,墨染尘竟会偷偷的摸进来,将她弄醒之后,直接霸道的占有了她。

    彼此体交融的那一刻,楚云裳的体也是瞬间融化了,她还记得这种感觉,也清晰的迷恋着,今旧梦重温,也是顷刻间点燃了她的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场合,和墨染尘在大白里,上演了一出白的好戏,然后,铺就像是大海里漂着的一页扁舟一般,剧烈的晃动起来,墨染尘化为骑士,在她的上,尽驰骋,而她,则是意乱迷,死。

    此刻虽然一觉醒来,但是呼吸着空气里那种淡淡而糜烂的气息,体里还没完全散去的**,又是有复苏的苗头。

    这让楚云裳微微一惊,难不成自己变成了**不成?

    楚云裳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虽然和墨染尘彼此体交融的时候,她的叫声是那么的媚迷人,将墨染尘迷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但,不是**又是什么呢?

    楚云裳无法给自己下一个定义,就如同她无法给自己和墨染尘之间的感下一个定义一般,或许,只要喜欢,就足够了。

    她看了墨染尘一会,不自的伸出一根手指,抚摸在墨染尘的眉头上,他的眉毛极为英气俊朗,如同两柄飞起来的小剑,因为眼睛闭上的缘故,无法看清楚瞳孔中的颜色,但那长长的睫毛,却是在眼睑之上,留下两团斑驳的暗影,让人看的欢喜而羡慕,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男人,竟会有如此感浓密的睫毛。

    但这并不妨碍墨染尘上所散发出来的刚烈的阳刚之气,他是一个至的人,这从他睡着之后柔和的五官中可以看出来。

    墨染尘的五官极为精致,没有一丝的瑕疵,皮肤如玉一般的洁白,除了胡须之外,别的地方,甚至都找不到任何多余的毛孔。

    他的上,无一处不俊美,因为刚才的酣战太过烈的缘故,他上半还有着一些残余的汗水,微微的湿润,汗水在阳光的映之下,愈发显得他皮肤薄而嫩,更是将前的两根锁骨凸显的玲珑剔透。

    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映衬在雪白的长颈,霸气却又带着狐媚,一个男子,能够长这样,也是天下少有的。

    楚云裳看着看着,一阵痴迷,又是有着难以言说的动。

    薄被下的躯,因此轻轻挪动了一下,她的嘴唇,凑过去,轻轻的在墨染尘唇角留下一个吻。

    墨染尘上的味道极为好闻,他的嘴唇,更是带着淡淡的薄荷香气,楚云裳的嘴唇贴过去,一时间竟是舍不得收回来,贪婪的伸出舌头在他的唇角了两下,贪婪的如同一只慵懒的猫

    陡然,楚云裳感觉光滑的背脊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是被一双大手用力给揽住了,子随之往下一压,紧紧的贴靠在墨染尘的膛之上,墨染尘的眼睛蓦然睁开,微微一笑,邪魅惊人。

    他的笑容,映入她的眼帘,楚云裳看的心微微一慌,微微一乱,惊慌的要逃,却是来不及了,墨染尘的嘴唇张开,将她的樱桃小嘴吞了进去,大力吸起来。

    津液暗度,楚云裳嘴里发出一声声媚的呻吟,下意识的配合着墨染尘,任他予取予求,她的体,更是变得如水蛇一般的软,在墨染尘的上轻轻的扭动着,摩擦着,点燃一簇一簇的火花。

    房间内的温度,随着这个吻,而慢慢的攀升,残余着的糜烂的气息,更加的浓郁起来,让人闻之醉,难以自拔。

    激吻之中,墨染尘的眼睛并没有完全闭上,他仔仔细细的看着楚云裳的脸,似乎唯有如此,才能确定这不是做梦。

    她在,一直在他的边,他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度和嫩滑的肌肤,这是一种极为美好的感觉,这感觉让他舍不得放开手。

    刚才的大战在楚云裳上留下的痕迹还没完全褪下,她白皙粉嫩的一张脸上有着淡淡的粉红之色,眼角有着残余的**,这让她显得更加妩媚,也更加的迷人,令他为之疯狂。

    曾几何时,他以为楚云裳一去楚国,彼此之间便是参商永隔,再无相见之,可谁又能想到,世事波诡云谲,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的推动之下,再一次将她推到了他的面前。

    她不再戴着那张平庸丑陋的人皮面具,而是露出了真容,一入明月城,便是倾倒苍生,她变了,可有些东西,始终没变。

    比如,她上那熟悉而令人痴迷的味道,又比如,二人之间浓郁的化不开的感。

    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有勇气也有底气,拒绝了墨龙皇替他立侧妃的要求,因为他心里清楚,终此一生,除了她,再也无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入他的眼。

    但事发生的越多,彼此之间经历的患难越多,就越是感觉幸福如此奢侈,若不去主动去抓住,幸福转瞬即逝,再也无法挽留。

    是以,在这个上午,他在留芳苑门外踟蹰了半响之后,终于还是进来了。

    他要她,除了她的心之外,还有她的体。

    他迷恋于那一夜的缱绻缠绵,迷恋于楚云裳的温柔蚀骨,他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在楚云裳的面前,也不需要高尚。

    唯有彼此体交融,才是真正的感受到她的存在,这一点,在他进入楚云裳体的那一刻,让他在颤栗之中,得以证实。

    他要她,要不够!

    吻的疯狂,吻的激烈,楚云裳体小幅度的扭动着,彼此体摩擦,火花四

    墨染尘渐渐的沉陷进去,柔声说道:“云裳,我……”

    没有机会将一句话说完整,因为楚云裳疯狂的回应起来,她的一只手,抓过被子,盖在二人的上,整个软的体,紧紧的贴在墨染尘的上,用自己的体来回应墨染尘的需求。

    墨染尘的心微微一颤,双手从她的背脊处滑过,滑到她软翘弹嫩滑的部,用力的揉捏着,让她的部抬的更高一点,方便自己的进入。

    楚云裳体敏感,被墨染尘这么一摸,躯渐渐的变红,呼吸些微急促,眉角之外的丝丝妩媚,惊人的明艳。

    “哦——”

    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楚云裳的部颤栗了一下,感受着彼此的契合,无师自通的扭动着细腰,慢慢动了起来。

    她才刚动,就是听到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墨染尘脸色微微一变,楚云裳的脸色,也是变了,心里暗骂,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她的好事,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才行。

    门外的人,并不知道里面的光正是烈之时,那人在门边停下,大力敲门,声音微微的惊惶急促:“下,不好了,出事了。”

    是墨飞!

    楚云裳微微一怔,墨染尘则是双手搂住她的腰,让她不要乱动,以免被外面的人听到了什么声音,他开口问道:“什么事?”

    墨飞说道:“下,人皇大闹闲王府,闲王受重伤!”

    一句话,平地惊雷起,楚云裳和墨染尘之间的**瞬间消散,楚云裳不好意思的看墨染尘一眼,抬起qiao,慢慢的将彼此紧紧贴在一起的部分分开,待嘴里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呻吟之声的时候,又是赶紧咬住嘴唇,低声苦笑,一个翻,终于分开。

    楚云裳躺到一旁,轻声吐了口气,又是看到墨染尘那翘的擎天一柱,想笑,又不好笑,忍的辛苦。

    墨染尘也是无语的很,拿手在她的部拍了一下,赶紧起穿上衣裳,又是拿被子将楚云裳仔细的包裹住,这才出了门去。

    门外声音渐渐远去,楚云裳这才如释重负的拿手拍了拍口,口处有着一排浅浅的牙印,这是墨染尘所留下的痕迹。

    楚云裳看一眼,眼神微微哀怨,两人你侬我侬,蓄势待发,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哪里想到墨飞竟然出现了,真是该死的很。

    好在之前已经满足过一次,不然楚云裳绝对郁闷的要死要活,她再怎么克制,毕竟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在自己心的男人面前,**外露,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不然迟早要被憋死。

    不过现在,虽然不至于憋死,楚云裳也是久久的痴呆发闷,她攥着小拳头,恶狠狠的说道:“墨染尘,你跑不掉的,我要吃掉你!”

    话刚落音,一个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珠儿睁大眼睛往上看了一眼,痴痴的偷笑一阵,装模作样的说道:“小姐,你没事吧!”

    “滚蛋!”楚云裳没好脾气的怒骂。

    珠儿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呢?是不是有人惹了你生气了。”

    “还不是你家那位姘头,你跟我告诉他,让他下次见着我小心一点!”楚云裳怒气冲冲的说道。

    珠儿可不怕她,不过听到姘头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顽皮的吐了吐舌头,缩回脑袋,把门关上。

    楚云裳躺在上唉声叹气一会,又是想起墨飞之前所说的话,心头也是有些担忧,无心睡眠,也是起穿了衣裳,出了门去。

    ……

    闲王府位置偏僻,鲜有人来,加之墨杰宇为人放浪形骸,形象极差的缘故,这里也甚少有官员走动。

    但是今,闲王府却是异常的闹。

    闲王府门口,一排黑衣铠甲的墨龙卫气息冷峻,街边过路的群众,虽然不可避免要好奇的往这边看一眼,却又不敢多看,脚步匆匆,唯恐一不小心招惹了祸事。

    楚云裳骑马过来的时候,见着这样的一幕,也是心底微微诧异,她在门口下马,大步往里面走去。

    进入府内,见着满目苍夷的场景,楚云裳这才心头一阵吃紧,知事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要严峻。

    大战后的战场还没清理过,一整座院子坍塌的场景分外的震撼人心,人皇挟怒出手,几乎没能将闲王府拆掉,在这种况下,墨杰宇又岂能好过?

    楚云裳进入厢房的时候,墨染尘正从里面走来,见着她,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老四怎么样了?”楚云裳问道。

    “很严重。”墨染尘沉重的说道。

    “我进去看看。”楚云裳立即说道。

    她走进里面一看,一排皇宫御医正在给墨杰宇诊治,墨杰宇躺在上,脸色煞白,毫无血色,上的气息极弱,几近于无,生机断断续续的,形同一个废人。

    底下,大片大片沾过血的白布扔在哪里,分外的刺眼,楚云裳还没检查墨杰宇的伤势,单单是看这些血迹,就是知道墨杰宇伤的不轻。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楚云裳轻吸了口气,问墨染尘。

    墨染尘皱起的眉头跳动了一下,缓缓说道:“我刚刚给老四把脉过了,他的脉相很奇怪,虽然极为薄弱,却又有着一股生机在里面流动,只是这股生机,似乎并不是他体内的,而是被人强行灌入进入的。而且,他上的伤势虽然严重,双腿的骨头更是爆裂,却又被人给接上了,这很奇怪!”

    “人皇?”楚云裳轻声道。

    墨染尘摇头:“不会是人皇,人皇要杀墨杰宇,怎么可能会为他续命?”

    “那么是谁?”楚云裳低头想了一会,心头一震,说道:“会不会是那个人?”

    那个人?

    楚云裳并没有说出名字,但墨染尘还是知道她所说的是无双公子,但是并不能确定,毕竟,并没有几个人见过无双公子。

    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是胖是瘦,是美是丑,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根本就无人知晓。

    “如果是无双公子,事或许就解释清楚了。”墨染尘的声音有些凝重。

    楚云裳低声苦笑:“但若真是无双公子,事,就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墨染尘认同:“但不管怎么样,人皇既然一击即走,就证明明月城近段时间,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只是可惜了老四。”

    楚云裳隐隐觉得墨染尘有些话没有说明白,仔细一想,也能想到一些其他的事,她就多看了墨杰宇一眼,说道:“不管怎么样,老四这次不死,也算是大难之后必有后福,你不用太过担心。”

    “他太傻了啊!”墨染尘轻声叹了口气,抓过楚云裳的手,牵着往院子里走去。

    墨杰宇这次的牺牲,墨染尘一清二楚,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诸多感慨。

    墨杰宇长大了,可却是用如此惨烈的一种方式,这让他心有不安,也是极为愧疚,绪一时极为低迷。

    楚云裳任由墨染尘将自己的手抓在掌心,感受着墨染尘心头的那一片哀伤的凄凉,有些安慰的话要说,却又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过了好一会,楚云裳才开口说道:“皇上是个什么态度?”

    “嗯?”听的这话,墨染尘多看了她一眼,说道:“父皇的心思也很复杂。”

    墨龙皇的心思很复杂,那么就代表墨龙皇预感过会发生这种事,看况,墨染尘也是知道,而唯独她不知道。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楚云裳稍稍一想,想起西苑行宫的那一把火以及李东阳的死,心头便是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她终于明白人皇为何会对墨杰宇出手了,原因,竟是在此。

    墨杰宇,是在代她和墨染尘受过,甚至可以说,是在代整个墨龙国受过。

    那个不学无术的闲王,初露锋芒,竟是如此的铁血果断!

    楚云裳不得不承认,她感动了,也震惊了。

    “对不起!”她低低的说了一句。

    墨染尘柔柔一笑,说道:“不,永远都不要对我说这句话,因为,我不喜欢!”

    因为不喜欢,所以不需要,更因为彼此之间,不需要这句多余的话。

    楚云裳用力点头,心头一片潮润,绪有如泥泞。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李雅妍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见到楚云裳和墨染尘的时候,微有惊讶,脚步却是不停,大步冲了进去。

    没多一会,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嚎声传来,李雅妍哭了,为墨杰宇哭了,哭的那么伤心,哭的五内俱焚。

    楚云裳和墨染尘面面相觑,还没明白过来李雅妍到底演的是哪一出,却见李雅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大步走了过来,直接走到他们两个的面前。

    “我父亲被人杀了,我知道你你们杀的。”李雅妍拿手指着楚云裳和墨染尘,大声说道,意外的是,声音之中,却没有多少悲愤的绪,好似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楚云裳惊讶的看着她,没有否认,李雅妍又是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父亲,也不想知道,但是,我父亲死了,东昌李家没了,我生为李家的女儿,以后也没地方可去了,你们必须为我安排以后的生活!”

    她咬着牙,说的斩钉截铁,偏偏不是为李东阳报仇,而是说着这么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弄的楚云裳哭笑不得。

    “你要我怎么安排你的生活?”楚云裳问她。

    李雅妍哼一声,说道:“不管我父亲做了什么坏事,害了多少人,但是他对我还是极不错的,我从小到大不说锦衣玉食,至少也没吃过什么苦头,更没有被人欺负过。所以,我的要求也不高,和以前的生活差不多就可以了,这一点,你们可不可以满足我?”

    “可以,还有没有其他的?”楚云裳搞不懂李雅妍的想法,也懒的去搞懂,直接问道。

    李雅妍说道:“皇上将我许配给闲王,这件事还算数吗?”

    “你可以留在闲王府。”墨染尘淡淡说道。

    李雅妍笑了笑,笑的也没什么滋味,她说道:“哼,我不会谢谢你们,因为你们本来就欠我的,我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我也没想过要你谢谢我们,但是我很好奇,你是想留在闲王府,还是因为没地方可去了?若是没地方去,我们也可以安排!”楚云裳问道。

    李雅妍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用了,我留在这里就好了,我才不喜欢一个人住呢,再说闲王受伤了,我也可以照顾他,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夫君,我不能不管。”

    “那好。”楚云裳只得点头答应下来,心里隐隐想到,这丫头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墨杰宇了吧?

    不过这事不好问出口,楚云裳也没那么多八卦的心思,权且当这是一个蛮任的小女孩。

    她不打算报仇,不管是明哲保也好,还是真的漠不关心也罢,那些,都不是她所要关心的,毕竟李雅妍虽然坏,却还不至于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她能够主动留下来照顾墨杰宇,也是好事一件。

    李雅妍又是提了其他几个要求,楚云裳一一答应,就听李雅妍又是咬牙说道:“你们放心,我是真的不会报仇,所以也不要防贼一样的防着我,我不喜欢。我说话算话的,你们也要说话算话才好!”

    说完,李雅妍大步离开,一如来的时候一样的风风火火,只是那背影在楚云裳看来,多了几分萧索和凄凉的味道。

    东昌李家的小公主,千人宠万人疼,一朝寄人篱下,个中滋味,楚云裳虽然不明白,却也能揣测一二。

    墨染尘似是知道她的想法,说道:“李雅妍的事交给我来安排。”

    楚云裳苦笑,说道:“我更好奇,她为什么会这样子?”

    墨染尘没办法回答,事实上他也好奇。

    李雅妍刚刚出门,泪水便是夺眶而出,再也无法控制,她脚底下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上,又是紧咬着嘴唇,倔强的抬着头,一路飞快的跑开,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直到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李雅妍这才双手掩面,大声哭泣起来,哭了好一会,她胡乱的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喃喃自语说道:“父亲大人,如果你泉下有知,得知我做了这个决定,一定会怪我的吧?”

    “我不是不想给你们报仇,而是根本就没办法报仇,李家的香火不能断绝,我也不能死,父亲大人,请原谅我的自私和任,我向您保证,这是女儿的最后一次任,从今以后,我一定会乖乖的听您的话,不再惹您生气,也不会再给您丢脸,我一定会做的最好,让您骄傲!”

    ------题外话------

    人在外地,参加老朋友的婚礼,这一章还是在朋友的婚房里写的,人太多,太嘈杂,实在没办法静下心来,这章字数稍稍少了点,下一章会多写点的,抱歉了,对不起大家!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