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小别胜新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楚国和秦国之间大战刚息,墨龙国和齐国之间,一夜之间,大风起兮云飞扬!

    一(身shēn)绯红衣裳的墨染尘,袍泽飞扬,如天神临尘,尊贵不可方物。

    他立(身shēn)于沙城的城墙之上,从容不迫的指挥墨龙国的千军万马,和齐国的两百万大军,疯狂绞杀。

    这一战,是墨染尘精心设计的一战,特别是听说楚国和秦国之间的一场恶战之后,更是激发了他骨子里的血(性xìng)。

    血在烧,(情qíng)未冷!

    这一战,一战求未来,所求的,不仅仅是墨龙国今后数十年的未来,还有他和楚云裳之间的未来。

    “云裳,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吗?你说,等我……我,一直都在等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抬头望天,眼眶微微湿润,却始终不曾有泪水流淌而出,心中,始终坚定着某一个信念,因为这一个信念,他咬着牙倔着骨,他不败。

    手中的令旗,以一种惨烈的方式绝然挥下。

    墨染尘大声下令:“第二营第三营,两翼出动,合拢围剿。”

    大军得令,迅速的运转起来,合成一条一条钢铁长龙,声势壮烈,将齐国十来万大军,拦腰斩断。

    鲜血,溅洒而出,染红了半边天空。

    齐国大军方向,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之上,齐亦风眼睛微微眯起,眼底,闪耀着惊骇之色,眼看十来万大军就要被合拢绞杀,他的脸色,终于变了一变。

    手中令旗划下,他厉声道:“左右护卫,骑兵开道,冲上去,攻城!”

    齐国地处北方苦寒之地,臣民食物以(奶nǎi)酪和牛羊(肉ròu)为主,各个(身shēn)强体壮,(身shēn)长八尺,孔武有力,常年在草原之上食草而肥的骏马,更是天生神骏。

    齐国的骑兵,乃是齐国大军之中,最强势最具威慑力的一支军团。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疯狂震动,滚滚烟尘翻飞而起,半边天空,呈现出浑浊的黄色。

    齐国骑兵,威势如斯。

    骑兵冲上,立即在墨龙国大军之中,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无数墨龙国士兵,丧(身shēn)于马蹄之下。

    鲜血洒落在地上,静静流淌,汇聚成一条又一条红色的小溪,在地面上冲刷出千沟万壑的形状,触目惊心。

    齐国骑兵出现,大战,立即陷于白(热rè)化的状态。

    在齐亦风的(身shēn)侧,一个形状奇怪的光头,分外显目,光头之上,一朵莲花,更显妖异,此人,似是天生妖物,不得以尘世之俗礼而揣度之。

    此人,正是齐国的大国师——周玄尘!

    周玄尘此时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他牙齿比之一般人要长一些,因此看上去非常的尖锐和(阴yīn)森,明明是在笑,却偏偏给人一种极为(阴yīn)暗的感觉。

    “墨染尘果然是一个天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陛下,这一战,恐怕不好打。”

    不用周玄尘提醒,齐亦风早就意识到了这点,听了这话,他眉头微微蹙起,沉声问道:“不知国师有什么好的建议?”

    周玄尘呵呵一笑,说道:“古来有云,(射shè)人先(射shè)马,擒贼先擒王,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齐亦风一眼朝墨染尘看去,城墙之上,红衣白面的墨染尘,风姿卓越,风神秀逸,漫天的血腥肃杀之气,离他,似是有万水千山,他,永远都是一(身shēn)绯衣,孑然独立。

    这份出尘脱俗的气质,即便是齐亦风,也要道一声大不相如!

    “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见过墨染尘出手,但传闻之中,墨染尘除了是天下第一美人之外,他还是隐藏在暗处,统帅墨龙卫的天下第二高手。”沉吟了半响,齐亦风缓缓说道。

    周玄尘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轻声说道:“天下第二高手,也不会永远没有破绽,莫要忘了,墨染尘本(身shēn)是厄毒之体,毒(性xìng)入体,早已衰朽不堪。”

    齐亦风眼前一亮,随之又是一黯,笑道:“不知国师与之相比,谁更强一些?”

    周玄尘脸色微微一变,低了低头,有意无意的错开脚步,说道:“不能相比!”

    “国师未免太谦虚了,既然是国师提的建议,国师不妨亲手将之斩杀,一旦事成,本皇定当送国师一份大礼!”齐亦风一语定音。

    周玄尘眸中,一抹奇异的妖异之色,一闪而过,他刚毅的脸庞之上,瞬间,似有千朵万朵莲花依次盛开,他点了点头,恭敬的说道:“但愿微臣,幸不辱命!”

    而后,淡黄色的人影一闪,周玄尘飘(身shēn)而起,朝着沙城方向疾行而去,他没有看到,在他的(身shēn)后,齐亦风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厉色,浮浮沉沉。

    战场之中,黑衣铠甲的墨龙国士兵和玄色铠甲的齐国士兵,疯狂厮杀,沙城城墙之下,天梯搭起,齐国士兵,如蚂蚁一般,前仆后继。

    大刀起,大刀落。

    每一刀落下,必有一条人命被收割。

    血,染红了长空,也染红了两国士兵的眼睛。

    “杀!”

    “杀!”

    阵阵暴虐的吼叫声响起,声音如雷鸣,响彻天地。

    飞石和飞矢,如雨一般的从城墙之上落下,一波接着一波的齐国士兵,无声无息之中,命丧黄泉。

    千军万马之中,淡黄色的人影,无人能挡,白皙的翻天大手印之下,墨龙国士兵,彷如蝼蚁,无人能敌。

    沙城城墙之上,立(身shēn)于墨染尘(身shēn)后的墨飞,脸色陡然一变,自主请命道:“(殿diàn)下,让属下去杀了他?”

    墨染尘摇头:“虚张声势尔,不用管他。”

    墨飞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再一眼看去,就见原本如狼似虎的周玄尘,于半空之中,(身shēn)影一折,化作一抹淡黄色的烟雾,冲出大军,往后边的山林之中电(射shè)而去,竟是,逃命去了。

    墨飞“啊”的一声,睁大双眼,不敢置信。

    墨染尘却是笑了,齐亦风也笑了,彼此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特殊的默契,早知会是如此的结果一般。

    一笑过后,墨染尘和齐亦风四目相对,二人眼中,隐有电闪雷鸣。

    “弧形阵,杀!”齐亦风手起手落,干脆利落的下令。

    “皇龙阵,变!”墨染尘亦是下令。

    大军冲锋,马蹄声和马鸣声,混杂在一起,奏成一曲血的高歌。

    “东西南北四大护卫,反向冲锋!”

    “第四第五第六第七营,前后掩护!”

    ……

    墨染尘和齐亦风,均是杀出了火气,各不相让!

    “大军全线进攻,屠城!”齐亦风下令。

    不说攻城,而是说屠城,其必胜的野心,可见一斑。

    墨染尘温文和煦的面容,因为这话,多出了几分(阴yīn)霾和狠厉,他大声下令:“全线反攻,一个不留!”

    二人各自一声令下,如潮水汹涌一般的数百万大军,立即陷于疯狂之态,一个个都不要命的要将对方的脑袋砍下来。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是,谁也不曾后退一步,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下去垫背。

    这一战,比之楚国和秦国一战,更要惨烈,死伤人数,也要多上许多。

    而在墨龙国大军和齐国大军交锋的时候,沙城后山的树林之中,忽见一道青色的人影凭空出现,拦下了夺路而走的周玄尘。

    周玄尘见着这青衣人影,脸色陡然大变,瞳孔瞪大。

    青衣人影看着周玄尘,笑吟吟的说道:“公子曾有令,神(殿diàn)之人,不得参与世俗战争,冰山,你可想好了,要怎么死吗?”

    周玄尘,也就是冰山,一声狞笑:“你不过一个青衣仆人,居然也敢大言不惭,就算是无双公子亲自前来,也未必能够取我的命?”

    青衣人影依旧笑着:“看来公子多年不临凡尘,俗世之人,都要将公子之威给忘记了呢。只是,杀你,何必需要公子亲自出手,我一人,足矣!”

    话音落,青色的人影一闪,翻起一掌,朝着冰山头顶拍落,冰山动作迅若闪电,巨掌相迎,巨大的翻天一掌,隐约发出天地相鸣之声。

    二人手掌于半空之中击在一起,咔的一声脆响传来,冰山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声响。

    而后,他的手肘处,传来一阵剧痛,还未曾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青衣人影的手掌,已然平平直直的,落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冰山头顶上的那朵莲花,随着这一掌,极致绽放,极致陨落。

    冰山不敢置信自己竟会死的这么快,快到还没反应过来,他喉咙深处,发出几声咕噜的声响,似有怨恨,似有不甘,却是再也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砰然倒地,死不瞑目。

    青衣人影一声冷笑:“公子之威,岂是尔等小民可以领会。”

    好似只是杀了一只鸡一般,青衣人影将手掌上的血迹,慢吞吞的在冰山的衣裳上擦净,他抬头,望向远方,那里,正是墨龙国大军和齐国大军交战之处,一声轻叹,青衣人影无奈的说道:“打打杀杀,求名求利,却不知名与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何苦。”

    人影又是一闪,化作一抹淡淡的青烟,朝着战场而去电(射shè)而去。

    此时,两国战争,已经到了水深火(热rè)的边缘,墨龙国士兵和齐国士兵混战在一起,难分难解。

    或用刀砍,或用枪刺,或用拳轰,或用牙咬……

    整个战场,如同地狱末(日rì)的人命收割之地。

    “呼”的一声,绯红色的人影一闪而过,墨染尘飞(身shēn)而起,冲向战场深处。

    (身shēn)若(娇jiāo)龙,气贯长空,墨染尘,终于含怒出手。

    与此同时,齐亦风也是腾(身shēn)而起,如同大鹏展翅,一个高飞,落地,就是数十丈之外,站到了墨染尘的面前。

    “墨兄,兵对兵将对将,何必欺负弱小,你可敢与我一战。”齐亦风大笑说道,极为狂妄。

    墨染尘淡然一笑:“却之不恭!”

    “来吧!”齐亦风一声厉喝,拳头轰向墨染尘。

    墨染尘不避不闪,以拳对轰。

    轰轰……轰轰……

    雷鸣之声,从二人的拳头之处响起,一连对轰十数拳,二人(身shēn)形纹丝不动,脚底下,两个深深的脚印,深达数尺。

    二人(身shēn)侧的士兵,一个个都是摇晃着(身shēn)体,被大风吹向远方,无一人可以立足。

    “再来!”齐亦风打的起兴。

    “好!”墨染尘也是战意高昂。

    “轰……轰……”

    又是数拳过后,齐亦风双腿发麻,左腿,偏移了数尺,墨染尘,纹丝不动,唇角,一抹血迹分外显目。

    不分高低,两败俱伤。

    “天下第二高手,果真举世无双。”齐亦风咬了咬牙,一声大笑,强行压抑住五脏六腑的翻涌,他虽未吐血,伤势,却是比墨染尘更是严重几分,眼底,已然流露出惊骇之色。

    墨染尘处变不惊,面冠如玉,丝毫不管唇角的血迹,手掌翻飞,又是数拳,袭向齐亦风。

    拳风刚烈,比之之前,威势更甚。

    齐亦风这才脸色大变,该死的,竟然还未尽全力。

    可是,他如何能退,一退,便是输。

    齐亦风被迫迎战,拳出如风,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与此同时,二人都是动了,从地上,杀到半空之中,谁也不肯退后。

    齐亦风一战,是为国一战。

    墨染尘一战,为国,亦是为(情qíng),(情qíng)之所钟,上天入地,谁人能挡!

    楚云裳,是他一生挚(爱ài),亦是他,动力的源泉。

    (情qíng)未冷,血,怎么会冷!

    拳风过处,天空,似是被撕裂了几道口子,拳风如威入狱,万人折服。

    “轰!”的一声闷响。

    二人对轰一掌,各自飞(射shè)而出。

    齐亦风的(胸xiōng)口,一片乌黑的拳印分外显目,深受重伤。

    墨染尘的嘴角,血迹缓缓流淌,五脏六腑受创。

    就在这时,一声大笑声传来,两道青色长河,分别飞往二人的坏中。

    墨染尘和齐亦风一起出手,接住那一张飞来的青色纸张,一看过后,均是脸色大变。

    ——无双诏令!

    青衣人影,优雅从容落下,朗声说道:“主人有令,月圆之夜,于明玉山庄一聚!”

    ……

    楚国,墨龙国,秦国,齐国,四国大战,以一种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轰然落幕。

    一战过后,伏尸百万,流血漂橹,漫山遍野,尽是苍夷之色。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战,比之十五年前的旷世大战而言,不可同(日rì)而语。

    十五年前的旷世大战,惊天动地,神哭鬼嚎,一度改变了大陆之上的格局。

    而这一战,虽然四国皆是死伤惨重,但是并没有伤及根本。四国之间,还有一战之力,但是因为一纸无双诏令,因为无双公子横空出世,这一战,终究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画上了一个惨烈的句号。

    尽管不愿,尽管不甘,但是公子之威,如威入狱,无人敢不从!

    无双公子,凌驾于世俗皇权之上,天地敬仰,他不是神,却有着神一样的风仪和影响力!

    无双诏令出,秦军迅速退军,原本攻陷的樊城,再次回到楚国的版图之中。

    楚国大军,在楚云裳的安排之下,除了部分大军依旧驻守边关之外,其余大军,退回郦城,散落于各个校场之中。

    大战落幕,论功行赏,诸位将领,加官进爵,必不可少。

    楚云裳将这一切交给徐森处理,于三(日rì)之后,带着萧慎和几个亲卫,返回邺城。

    时间,已是七月中旬,距离八月中旬月圆之夜,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时间,不多了。

    邺城之内,随着楚云裳的往返,民众夹道相迎,欢欣鼓舞,对于普通的民众而言,高高在上的无双公子,离俗世凡尘太远,高高在上,虚无缥缈,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传说,谁也不曾知道这一场半途而废的战争,幕后的那只翻覆风云的手,是出自无双公子,而不是楚云裳。

    高头骏马之上,萧慎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他偶尔看一眼楚云裳,又看一眼夹道相迎的普通民众,姿态,前所未有的轻松。

    邺城民众夹道十里,锣鼓喧天,掌声如雷,队伍长龙,直到皇宫门口。

    皇宫门口,楚国文武群臣,汇聚一堂,一个个神色激动,见着楚云裳远远行来,齐齐下跪请安:“见过长公主(殿diàn)下。”

    “起来吧。”楚云裳声音温润如玉。

    “谢过长公主(殿diàn)下,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群臣高呼。

    楚国积贫积弱,十多年来,一直被秦国压的喘不过气来,当(日rì)楚云裳宣告亲自领军作战,在朝廷之上,还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特别是彭飙死后,这一战,更是无人对楚云裳有信心。

    可谁也没有想到,楚云裳当真以一己之力,做到了一件楚国上下,十多年没有做到的事(情qíng),彭飙没有做到,楚太后没有做到,而楚云裳,做到了。

    这一刻,楚国朝廷,文臣武将,彻底臣服于楚云裳的麾下。

    同一时间,墨染尘、秦书容和齐亦风,亦是返回朝廷之内,各国朝廷,均是震动!

    而崖山之上,漫天飘雪之中,于神(殿diàn)之内,陡然,一道黄金剑芒,冲天而起。

    剑芒,撕裂长空,((荡dàng)dàng)落飘雪,一剑过后,山崩地裂,神(殿diàn)之后的一座雪山,瞬时夷为平地,雪上之上,陈年积血消融,化为雪水,冲泻而去,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龙椅之上,人皇怒发冲冠,须眉皆张,桀桀狂笑,天地之间,黯然失色。

    人皇的手里,握着一柄黄金圣剑!

    黄金圣剑,散发尊贵、威严、霸道、公正、悲悯的气息,代表极致皇权!

    十五年前,黄金圣剑出世,搅动天下风云。

    十五年来,黄金圣剑镶嵌在神(殿diàn)的巨柱之上,代表极致权威。

    可是,十五年前的繁华,终究有沉落的一天,权威,也终究会被后人挑衅。

    一代江山,新人换旧人。

    昔(日rì)威风凛凛的人皇,虽然还没老去,但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sāo)数百年,如今的天下,已然不是人皇一人独大,天下争相授首的天下。

    因为楚云裳,因为墨染尘,以及秦书容和齐亦风,天下江山,群雄逐鹿,气机运数,比之十五年前,大不相同。

    更何况无双公子凰无双,隐居多年,一朝跻(身shēn)俗世,变故陡生。

    只是,人皇之威,岂能容人挑衅?

    人皇的大笑,张狂霸道,藐视苍生。

    “好魄力,好手段,好一个翻覆风云的无双公子,十五年前那一夜,你还曾欠我一壶酒,说不得这一次,我要请你好好的喝一壶了。”

    能够说出让无双公子喝一壶的人,普天之下,也只有人皇有如斯威势。

    这一天,各国普天同庆,崖山之上,神(殿diàn)之内,人皇张狂大笑,冲天一怒,携带黄金圣剑,一路南下,原本平稳的四国局势,再生变数!

    ……

    楚国之内,天光璀璨,无风无雨。

    一场盛宴之后,皇宫后花园之内,楚云裳倚栏凭望,望向北方,那里是明月城,那里有她的家人,以及、墨染尘!

    思念就像是毒药,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发作,一旦发作,就饱受相思之苦。

    楚云裳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生,注定孤老终生,却是未曾想到,一旦(爱ài)了,就(爱ài)的这么轰轰烈烈,(爱ài)的如此义无反顾。

    那一夜的意乱(情qíng)迷,墨染尘(身shēn)上的温度,似是还在指尖缠绕不去,呼吸之间,也似乎还残留着墨染尘(身shēn)上的体香。

    可是这些,终究是场幻觉罢了。

    明月城不远,却也不近。

    墨染尘就在心里,偏偏,隔的很远。

    直到楚知白和宝儿的嬉笑声传来的时候,才打断了楚云裳的思绪。

    宝儿虽小,却是个人精,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办法,很快就和楚知白打成了一片。

    楚知白虽然稚弱,却是有着(身shēn)为皇帝的骄傲,他的骄傲,在楚太后的耳濡目染之下,是不容亵渎的,这也是他当初会对楚云裳心怀敌意的缘故。

    但宝儿偏偏有办法,她出(身shēn)市井,有着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意吸引楚知白的注意,让楚知白对她亲睐有加。

    前段时间,她在郦城,而宝儿和楚知白,却是同去学宫,一起玩耍,白天黑夜,寸步不离,就连睡觉都在一起。

    若不是二人年纪都尚小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措手不及的事(情qíng),为此,朝廷大儒也是大伤脑筋,这次楚云裳一回来,就要好几个古板的学儒,在她面前狠狠的告了一状。

    当然这些事(情qíng)楚云裳不会放在心上,不管是宝儿还是楚知白,只要他们开心就好,她童年不幸,自也不会强行将自己的意志加诸到别人的(身shēn)上。

    至于今后数年,宝儿和楚知白的命运如何,她也没有想过要去安排,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如若楚知白愿意,娶宝儿为皇后,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楚云裳却是不知,她今(日rì)的一番感慨,在几年之后,一语成谶,宝儿以平民之(身shēn),入主后宫,襄助楚知白,打造了一个大大的盛世。

    “长公主,长公主……”宝儿一边叫嚷,一边拉着楚知白朝她跑来。

    “什么事?”楚云裳温和的笑道,在宝儿和楚知白面前,她是最没脾气的。

    宝儿咯咯笑道:“长公主,宫里的下人都说你很厉害,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啊?”

    “你要学武功?”楚云裳愣了片刻,疑惑的说道。

    宝儿用力点头:“是啊,宝儿要学武功,要和长公主一样厉害,和长公主一样保护(身shēn)边的人。”

    说着这话,宝儿偷偷的看了楚知白一眼。

    楚云裳笑,楚知白则是不好意思,甩开宝儿的手,不满的说道:“我不要你保护。”

    宝儿嘟嘴道:“小白,你这么弱,我不保护你谁保护你?”

    楚国上下,估计也只有宝儿会不将楚知白当皇帝看待,一句小白,叫的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楚知白出奇的也没有任何逆反的心理。

    楚云裳对宝儿的大胆和活泼刮目相看,说道:“宝儿,你可要想好了,学武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qíng),没有速成的办法,你,吃的了苦吗?”

    宝儿信誓旦旦的说道:“长公主放心,宝儿什么都不怕,更不怕吃苦。”

    她攥着小拳头,信心满满的样子,期待楚云裳答应。

    楚云裳自然没问题,她当(日rì)心血来潮,将宝儿带回楚国,本就看中了宝儿(身shēn)上某种惊人的特质,也是有心将宝儿当成接班人培养,既然宝儿愿意,她自是乐见其成的。

    “好的,我答应你!”楚云裳微笑道。

    “太好了,长公主万岁。”宝儿欢快的说道,拉着楚知白的小手得意的转圈圈。

    楚知白看她这么开心,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长公主,我可不可以和宝儿一起练武?”

    “如果你想学武功的话,当然可以,但是我得事先说明,一旦我答应教你们武功,就没有半途而废的可能,你可要想清楚了。”楚云裳正色说道。

    学武,要从小孩子抓起,她是故意给楚知白施加一些压力,适当的压力,也有助于楚知白的成长,他毕竟是楚国的小皇帝,虽然现在还小,但是总有一天,要独当一面,她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

    楚知白坚毅的点头:“长公主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楚知白小小年纪,对自己倒是够狠,楚云裳怔了怔,轻声一笑,有这么两个小家伙,生活的乐趣,果然要多上许多。

    她拉过楚知白和宝儿的小手,说道:“那么定下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跟随我学武功,学者不分先后,但是你们两个都要努力,不要辜负我的一番期望。”

    “是!”楚知白和宝儿齐声说道,声音清脆,却又有着无上的决心和毅力。

    楚云裳自不知道,因为她今(日rì)的这番话,导致今后数年,楚知白和宝儿在学武的道路上你追我赶,谁也不肯落后,也因此,二人的武功境界,也是一(日rì)千里,进展非凡,为后来的楚国盛世,奠下了一个深厚的基础。

    萧慎适时赶到,笑着说道:“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宝儿顽皮的对萧慎吐了吐舌头:“就不告诉你,小白,我们走。”

    蹦蹦跳跳的,拉着楚知白离开了。

    萧慎觉得好笑,说道:“云裳,宝儿可真是一个人精,将来的成就,恐怕不会在你之下。”

    一个人,三岁看老,萧慎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楚云裳点了点头,岔开话题说道:“什么时候回江南?”

    “随时都可以走。”萧慎说道,又是道:“明玉山庄离明月城不远,无双公子此举,大有深意。如此看来,当(日rì)无双令在明月城内出现,恐怕未必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楚云裳一开始也没想这么多,经过萧慎这么一提醒,就是感觉茅塞顿开,她沉吟着说道:“你觉得无双公子此举,是何用意?”

    萧慎说道:“无双公子一言一行,超脱凡尘,我等凡夫俗子哪能猜到他的用意,不过有件事(情qíng)倒是可以说说,若是无双令出现在明月城的消息真是无双公子放出来的话,那么这一场四国大战,墨龙国,必然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赢家?”楚云裳轻声苦笑,摇了摇头:“事(情qíng),未必有你想的这么简单,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情qíng)很有问题……”

    楚云裳的一只手,按在(胸xiōng)口,感受着无双令所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想的,比萧慎更深远一些。

    当(日rì)她离开明月城返回楚国的路上,捡破烂一样的捡到了一枚无双令,当时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但是当无双公子发出诏令,月圆之夜明玉山庄一聚的时候,她却是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这枚无双令,似乎是无双公子特意扔到她的脚下送给她的。

    可是真是如此的话,无双公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她又有什么地方值得无双公子这么做?

    这些事(情qíng),左右想不明白,楚云裳一阵头疼,也就不再多想。

    萧慎又道:“不管无双公子的用意是什么,月圆之夜明玉山庄一聚,答案自然知晓,时间不多,不如速速上路。”

    “好!”楚云裳答应了。

    ……

    楚国国内,外有徐森郑浪和冯秋坐镇,内有张和轩代为辅佐,她没什么不放心的,和萧慎敲定之后,当(日rì)下午,再次召开朝政议事,安排好一切之后,立即和萧慎一人一马,往北方而去。

    这一(日rì),楚云裳和萧慎北上,秦书容一路东行,齐亦风,策马南下,墨染尘,于宁王府,也就是如今的太子府书房内,挥起狼毫,画了一幅画。

    画中人儿,眉目潋滟,青丝飞扬,如莲如玉,宜嗔宜喜,这一生,只为一个女人作画,不求醒掌天下权,只求,醉卧美人膝!

    墨龙国和楚国,隔着千山万水,山高水长,千里迢迢,可是他知道,她,就要来了。

    他,在等她。

    “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随之,墨飞走了进来。

    “(殿diàn)下,今(日rì)皇宫设宴,该出发了。”墨飞恭敬的说道。

    轻轻摇头,墨染尘摆手道:“不去了。”

    “好。”墨飞也不多说,他清楚墨染尘此时的心态。

    王妃要回来了,不,是太子妃要回来了。

    虽然楚云裳的几个华丽的转(身shēn),让墨飞极为不适应,但是,他本(身shēn)对楚云裳,并无任何芥蒂,相反,楚云裳越优秀,他就越开心,因为这一点从侧面,证明了墨染尘的眼光。

    谁能想到,当初那个臭名昭著的楚家六小姐,一进宁王府,就大不相同,一出明月城,就誉满天下。

    这份眼光,墨飞暗自咋舌不已。

    墨飞刚出门,珠儿就迎了过来,(娇jiāo)怯怯的笑了笑,墨飞心意一动,上前揽住珠儿,飞快的离开,二人(情qíng)投意合,此时,正是(爱ài)(情qíng)发酵生根的好时候。

    书房之内,墨染尘看着墨飞和珠儿离开,微微一笑,内心有着欢快的喜悦。

    他知道,他的幸福,不远了!

    ……

    楚云裳和萧慎并行三天,萧慎转道返回江南。

    楚云裳一人一马,继续北上。

    一路快马加鞭,(日rì)夜兼程,归心似箭,心里好似长了草一般,浓郁的思念之(情qíng),让她不再是那个冷血的无(情qíng)罗刹,这一刻,她只愿意做一个小女人,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爱ài)人面前。

    过往的隔阂和怨隙,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就抛诸于脑后。

    也是这一次楚国之行,让楚云裳心里清楚,家国大义,永难两全,墨染尘的一些做法,在她的立场,或许难以理解,但是站在墨染尘的立场来说,却又是天经地义的。

    如此一来,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墨染尘呢?

    她是他的妃,她(身shēn)后的女人,如果连她都不能对他百分之百的信任的话,那么这世上,他还能信任谁?

    四(日rì)之后,楚云裳来到了明月城的郊外,她路过与墨染尘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停留了片刻,而后策马狂奔,全速进城。

    明月城,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明月城,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一成不变,就连这里的空气,都是那般的让人迷恋。

    久别的一座城池,因为一个人,而成为她心的归属。

    城门口,一道绯红色的人影,孑然独立,遗世绝尘,风华绝代。

    奔跑中的马,戛然停下,她,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她!

    一别月半,(情qíng)绪翻涌,伊人容颜依旧,跨越千山万水,她,终于来到他的面前!

    ------题外话------

    亲们真是太可(爱ài)了,我(爱ài)你们,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