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校尉高高的抬起头,拿手指着楚云裳,气势十足,狂妄至极,完全没有将楚云裳放在眼里。

    楚云裳却是微微一怔,她容颜惊世,倾国倾城,甫一露面,即刻令楚国朝廷群臣为之倾倒,倒没想到,这校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模样一般,张口闭嘴都是要她的命。

    这一点,实在是有意思的很,也让她对徐森此人,更有兴趣了。

    淡然轻笑,楚云裳说道:“你不过一个小小的校尉,莫非真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口口声声军纪律例,你的眼中,可有朝廷,可有徐将军?”

    校尉闻声冷笑,冷声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教训我,好大的狗胆!”

    楚云裳摇头,声音不高不低:“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让我很不高兴。”

    校尉哈哈大笑起来,不屑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高兴还是不高兴关我(屁pì)事,来人,给我拿下,若敢反抗,就地格杀!”

    校场之内,立即群(情qíng)激愤,所有人都举起手里的大刀长矛,指向楚云裳,各个杀机凛然,气势如虹。

    萧慎脸色大变,他自然不会将一个校尉放在眼里,但若是引起了众怒,只怕事(情qíng),一发不可收拾。

    他正要开口说话,楚云裳的伸手拦了一下,声音森然:“慢着!”

    她的声音并不如何的高亢,却是掷地有声,校场之内的数万士兵,都感觉这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一般,振聋发聩,原本蜂拥而来的士兵,立即神色一窒,停了下来。

    楚云裳根本就不管数万士兵是何反应,她转过头,望着校尉,竟是笑了起来:“你确定要杀我?”

    楚云裳以一人之力,震慑住数万士兵,校尉的脸色已然是陡然一变,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女人,但是既然是徐将军吩咐下来的事(情qíng),他自然要做到最好。

    “私闯军营,擅自发号施令,本是死罪!你,死有余辜!”校尉冷声说道。

    “我只是问你,是不是确定要杀我。注意,是你……是否确定要杀我?”楚云裳再次问道。

    “你……”校尉话语一窒,哪里会不明白楚云裳是在故意避重就轻,他要杀人与因为违反军纪而杀人,根本就是两码事。

    他一个校尉,权利不大不小,所处的位置极为尴尬,虽然有发号施令的权利,却也难以如同都督和将军一样如臂指使,有着太多的限制。

    “回答我!”他这一犹豫,就是听到耳边一声厉喝,几乎吓的他心胆俱裂。

    校尉脸色陡然一变,深呼吸一口气,尖声道:“莫非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楚云裳笑了:“你本来就不敢!”

    不知为何,看着楚云裳这张(娇jiāo)艳无双的笑脸,校尉的后背忽然有一层细密的冷汗冒了出来,他感觉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却又是难以想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后退了一步,一退,节奏全失,校尉恼羞成怒,厉喝道:“该死的,你是在挑衅我吗?”

    话音落,校尉大步往前一步,拔出长剑,指向楚云裳。

    “你错了,我并非挑衅你,只是觉得,要杀我,必须得拿点真本事才行。”楚云裳笑的愉快,一个小小的校尉而已,在她眼里,不过一只蝼蚁,她之所以一直耐着(性xìng)子不出手,无外乎就是配合着徐森演一出好戏罢了。

    当然,戏是好戏,只怕徐森,未必能够看的下去就是了。

    “那好,我现在就给你看看我的本事。”在这多人的注视下,校尉被当场奚落,早就恼羞成怒,哪里还管那么多,手中长剑一挥,一剑朝楚云裳刺来。

    剑光璀璨,映亮长空。

    这一剑,冷意森然,校场之内的数万士兵,皆是眼前一亮。

    而楚云裳,则是一声冷笑,她早就在等着这校尉出手了。

    有些人,既然如此迫不及待的要跳出来当急先锋,那么就要做好枪打出头鸟的准备。

    她静立不动,衣袖下的右手,轻轻的伸出,对着天空,漫不经心的虚虚一抓,立即,罡风起。

    随后,她手掌轻轻往前一推,手掌之间,一股澎湃的罡风,朝着校尉(胸xiōng)口袭去。

    “砰”的一声闷响声传来,校尉的攻势被化解,罡风冷冽,校尉瞬间遭遇反噬,立即气血翻腾,脚下踉跄倒退。

    “怎么可能,你是什么人?”校尉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裳,看着她那只白皙鲜嫩,似乎连一只鸡都杀不死的手。

    就是这样的一只手,随意往天空一抓,似乎连天都被抓破了,一股无可匹敌的霸道之气,彻底打落了他的狂妄之气。

    楚云裳无动于衷,轻笑着说道:“既然开始了,校尉大人,你也接我一招吧。”

    楚云裳的话音落,手掌又是慢慢的抬了起来,她动作极慢,极为优雅,如同在跳一支舞,可是,看在校尉的眼里,却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杀招。

    他心中大骇,刚刚那一招,他已尽全力,楚云裳只是轻轻一抓,就破了他的一剑,这一掌,看上去更虚无缥缈,也更深不可测,他哪里敢接。

    校尉反手劈出去一剑,试图((逼bī)bī)迫的楚云裳后退,而后人影飞快的往后挪跃,(欲yù)要避开楚云裳的攻击范围。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楚云裳的手掌,轻轻的拍下,一掌拍落,周围的空气,似是都被拍散了一般,一个透明的巨大手掌印,浮现在半空之中,带着一股暗黑的毁灭力量,向着校尉拍下。

    校尉眼睁睁的看着楚云裳的手掌,在这一掌的威压之下,反抗的念头((荡dàng)dàng)然无存,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吓的失(禁jìn)。

    而远处,正在和黑袍校尉聊天的徐森,忽然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好。”

    这一掌,看似威势不大,却又相当惊人,这只巨掌的倒影,远远的,浮现在徐森的瞳孔之中,升腾起一股无形的威压,压的让人呼吸不过来。

    即便是徐森,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抵抗。

    吓的双膝跪地,失(禁jìn)的校尉,眼中全是绝望。

    可是,他不能死。

    就在这个时候,徐森动了,他离楚云裳差不多有五十丈的距离,人影一动,卷起一阵烟尘,以(肉ròu)眼难及的速度,朝楚云裳奔去。

    徐森一声大喝:“长公主,手下留人。”

    与此同时,徐森手腕一抬,霸气的一掌,朝着楚云裳攻去。

    这一掌挟带着滚滚烟尘,霸道之极,可楚云裳连眼皮子都不曾抬一下,亦不管他的暴喝阻止,不但没停手,反而加快了几分,只听轰的一声,那校尉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起,落到地上时,血瀑如雨,他(身shēn)上的黑袍铠甲,完全裂开,死得不能再死了。

    前后不过两招,校尉毫无反抗之力,杀人如杀鸡。

    徐森哪曾想过楚云裳会如此不留(情qíng)面,出手便杀人,杀人如锄草,他的眼角,有一抹血雾蔓延,人影((逼bī)bī)近,大手,用力往下一按。

    黑压压的手掌,如一团乌云从楚云裳的头顶压下。

    “长公主,得罪了。”徐森又是一声大喝,人,已然到了楚云裳的面前。

    楚云裳轻声一笑,笑的妖娆妩媚,也笑的这偌大的校场之内,如同吹了一场(春chūn)风,只是,虽然是(春chūn)风,却是吹的所有人都寒气直冒。

    而后,迎着徐森奔来的轨迹,楚云裳动了,她人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徐森的眼前,徐森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两根纤瘦如尖笋一般的手指,迎着虚空,不紧不慢的夹了一下。

    就好似在夹碗里的一块炒(肉ròu)片一样的,是那么的悠闲惬意。

    可是,随着楚云裳这一掌夹出,徐森奔袭而来的(身shēn)影,瞬间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再也动弹不得。

    楚云裳的二指,夹住了徐森的手腕,轻轻的夹住,可是徐森却是清楚,只消楚云裳轻轻用力,他的手腕,就会被夹碎。

    “这,怎么可能?”徐森呆住了。

    校场之内,数万士兵,看到楚云裳两根手指制住了徐森,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人,太霸道了,徐将军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刚才徐将军称她为长公主,莫非就是华韶长公主。”

    “华韶长公主,武功怎么会这么厉害!”

    ……

    校场之内,阵阵议论之声不绝于耳,可是,徐森根本就顾不得了。

    他人影横空,保持着一个难看而别扭的姿势,脸色时青时白,额头上,冷汗,簌簌狂冒。

    即便他一个人面对敌方的数万大军,也不会有如此惊恐的感觉,这惊恐,是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让他整个人如置冰窟。

    多年以来,行军布阵所带来的荣耀和威望,似乎,随着楚云裳这两根手指一夹,烟消云散。

    他,变成了楚云裳手里的一只蚂蚁,随时,都可以捏死。

    可是,怎么可能?

    徐森双目暴睁,还是不敢置信,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楚云裳的两根手指,不动如山,仿佛用刀,也碰不到伤不得。

    “徐将军,武功不错。”这时,楚云裳开口说话了。

    徐森脸色一变,他本就是手下败将,楚云裳这话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羞辱。

    他冷哼一声,正要开口说话,就听楚云裳又道:“将军治军有方,乃是楚国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本宫见猎心喜,无意过招,想必将军不会介意的吧?”

    徐森不解这话是何意,他警惕的打量了楚云裳两眼,相比于在将军府内的见面,此时的楚云裳,虽然还是稍显柔弱,(身shēn)上,却是多了一股浓烈的威势,如同一柄出鞘的宝剑,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冲击感。

    “楚国大军,有将军统帅在前,何愁秦国一帮跳梁小丑?”楚云裳再次开口,话语真诚:“本宫有将军襄助,想必,秦国大军,退兵不远矣,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楚云裳一副商量的语气,可徐森心里的寒意,却是越来越盛,他不明白楚云裳是什么意思,不敢轻易的回话。

    而且,他的手腕,还被楚云裳夹在手里,是生是死,全在楚云裳一念之间,不是威胁,胜似威胁,徐森心(情qíng)忐忑。

    楚云裳将徐森的反应尽皆看在眼里,轻声一笑:“看来将军还是有所顾虑?”

    徐森终于开口:“微臣不明白长公主是何意图。”

    “很简单,从今天起,郦城大军,由我接管,你觉得如何?”楚云裳直接说道。

    她快言快语,倒是让徐森微微一愣,徐森说道:“公主有虎符在手,又是一国之尊,这些话,根本就无需跟微臣商量!”

    “的确是无需商量,但是将军做了这么多手脚,我自然是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才是,现在的问题是,不知将军对本宫的答案,是否满意了?”楚云裳笑眯眯的说道。

    徐森自是知道楚云裳这话的意思,将军府内,他对楚云裳的冷落,校场之内,精心安排的试探挑衅……可是,报应,来的很快,快到徐森难以理解,也难以接受。

    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清冷似仙,不染尘埃,原本应该被金屋藏(娇jiāo)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武功?

    而且,她一步一步的走进他安排的棋局之中,一步一步的,不慌不忙的破局,这份若妖的心智,也是让人心生凛然之感。

    华韶长公主,果然很不简单。

    但是即便是再不简单,一来郦城,就要收兵夺权,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可是不答应又能如何,死去的彭飙,已经做足了榜样,而且看样子,如若他的立场让楚云裳不满意的话,他下一秒,就可以陪着彭飙一起在地府里喝酒了。

    徐森,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更让他意外的是,楚云裳,忽然放手了。

    楚云裳两根手指,慢慢的松开,随意一笑:“看来本宫的答案,让将军很不满意。”

    一句话,不明不白,楚云裳转(身shēn)即走,徐森看着她的背影,极为错愕。

    萧慎落于楚云裳一步,朝着他微微一笑,露出的一排干净白皙的牙齿,如同森然的森林之狼。

    徐森心里又是一震,这人,是个高手!

    眼看楚云裳越走越远,徐森心里的挣扎也越来越强烈,他扭过头,朝校场之内看了一眼。

    校场内,数万士兵,都朝着一个方向看着,神色肃穆,还有,崇拜。

    军队之中,实力为尊,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在军营里,只有强大的实力,才会让人尊重,反之,(阴yīn)谋算计,魑魅魍魉,只会让人看轻。

    好一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好一个长公主,她今(日rì)出手,看似粗莽,实则,要的并不是收服他这个人,而是,笼络军心!

    而且,她成功了!

    徐森心里一声叹息,即便他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见着如此妖异的女人。

    “长公主,请留步!”轻吸了一口气,徐森叫唤道。

    楚云裳不曾回头,脚步,亦不曾放缓一步。

    “卑职愿为公主效犬马之劳,得罪之处,还望公主恕罪!”

    噗通一声,徐森弯下了脊骨,双膝跪地,朝着楚云裳的方向,重重磕头。

    楚云裳人影一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亲手将他扶起:“将军客气了,如若将军愿意,可以成为本宫最好的朋友。”

    一朝下跪,便永世为臣仆。

    徐森心里苦笑,却不得不说,这话,他听着极为受用:“微臣不敢!”

    “好了,无需多言。将军若是有心,本宫自然不会亏待将军!”楚云裳声音不高,却极具分量。

    徐森点了点头,站起(身shēn)来,他虎目四扫,朝着校场之内看了一眼,大声道:“还不见过长公主。”

    “见过长公主。”数万士兵,声音轰隆隆的响起,响彻天际。

    徐森大手一挥,压下如雷鸣一般的声音,高呼道:“即刻起,郦城大军,交由长公主统一调度,你们,可有意见?”

    “没有,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又是一声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楚云裳看着那一张张年轻而坚毅的脸庞,笑了!

    ……

    随着樊城被秦国大军攻陷,武城和迁城,也是陷入苦战之中,岌岌可危。

    郦城与武城相邻,辐(射shè)迁城,虽然还未沐浴在战火之中,亦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徐森的臣服,对楚云裳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

    不过,让所有人错愕的是,楚云裳并不着急增援武城和迁城,而是直接驻军郦城,进行紧急的军备训练,加快军队的磨合!

    喝!

    喝!

    喝!

    郦城周围,新开辟了八座校场,百万大军分布其中。

    其中东郊校场之上,喊声震天,一派(热rè)火朝天的训练场景。

    “都给我看清楚,这一刀砍出,运用的是巧劲,是全(身shēn)的肌(肉ròu),配合着手臂肌(肉ròu)发力,而不是胡乱出招,记住,战场之上,杀敌重要,但是保命的手段,更加重要。送你们上战场,不是让你们去送死的,而是去保家卫国的,听到没有!”

    “听到!”回应如雷鸣。

    萧慎满意的点了点头,踱着步子,左右指点,时而大声训话,他在徐森以往的基础上,传授一些基础的武功,目的是希望将这只军队,训练成一支真正的精英军队!

    恩威并重,赏罚并施。

    不得不说,萧慎很有做将军的潜质,不止徐森对他极为满意,就连楚云裳,也是出乎意料。

    “孟固,刘寒,何明,贺双,鲁智,韦英,马腾,雷朋!”

    将军府内,楚云裳坐在将军椅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八人。

    “属下在!”八人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

    “楚国百万大军,分编为八支军队,分别由你们八人统领,可有信心!”

    “有!”

    八人都是脸色凝重,气息喘喘,未曾想到,长公主一来,就会委以如此重任。

    楚云裳看他们一眼,冷声说道:“你们可能在想,为什么,我会选择你们?”

    听的这话,八人的心微微一颤,连忙说道:“属下不敢!”

    楚云裳一声冷笑:“说实话,我并不认为你们八人,在领军作战方面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只是因为徐将军不遗余力的推荐你们的缘故,你们才得以坐到统领这个位置。但是——”

    话语转折,楚云裳的声音,拔高:“但是,在其位,谋其政,若是让我知道,你们的德行不配,不足以服众的话,本宫会第一时间,削其兵权,轻则发配,重则依军纪律例惩罚,你们,可曾明白自己的责任!”

    “明白!”八人大声应和,齐齐磕头。后背上,冷汗刷刷的狂冒。

    楚云裳见他们诚惶诚恐的模样,冷硬的表(情qíng),这才稍稍柔和一点。

    她自然不会如此轻易信了他们,不过,区区八个统领而已,她还是自信驾驭得了。

    为将之道,就要懂得借势,如果什么势力都要靠政绩培养,那也成不了大事。

    楚云裳之所以抬出徐森的名字,是因为她深知自己初来郦城,而且是第一次上战场,不管是威势还是声望,都不足以服众,而徐森,作为郦城大军的将军,不管只统兵还是御人,手段都令她颇为欣赏,是以也不介意在某些时候,抬一抬徐森。

    “军令如山,你们的话,我记下了。你们也不用想着,现在先应承我,到时候虚与委蛇,反正我也看不到……嘿,说实话,本宫一点都不介意你们耍小手段,但是一个人如果只有小聪明而没有大智慧,玩的过火了,那么,就趁早做好**的打算。如果在统兵的过程中,让我发现一点点问题,本宫必然,让你们全部在战场上,为国捐躯!”

    八人在军中的威望本就不低,皆是杀敌过千的狠辣之辈,刚才那番话,虽然说的正气凛然,却也的确有敷衍楚云裳的成分在内。

    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如今机会难得,他们必然是要率先死死的抓在手里,至于后事如何,暂且不提。

    而且,楚云裳是个女人,又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先入为主,第一印象就给人一种极为柔弱的感觉,即便是长公主,也难以让人信服。

    可此时,心思被楚云裳看破,号称要让他们为国捐躯,八人心里都是一寒。

    要知战场之上,调动调整频繁,若是倒是楚云裳随便来个军事调动,把他们调到前线,那真的就要为国捐躯了。

    “长公主英明,我等绝对不敢存在这等心思。”八人立即说道。

    在楚云裳连消带打的威慑之下,八人心里的那点小心思,也是渐渐的消磨没了。

    “听闻长公主昨(日rì)在校场之上,徐将军不是一合之敌,如今看来,长公主确实是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的。”

    “当(日rì)丰宁宫芝兰室内,长公主一出手就夺了彭飙的虎符,手段不可谓不毒辣,看来,我之前的看法,是错误的了。”

    “这长公主,虽然妖娆貌美,但是城府和心机,根本不在我等之下,若是敢因为她的美貌而看轻她,恐怕是要吃大亏的。”

    ……

    八人感受着楚云裳那凛然不可侵犯的风姿,心里升起一股复杂的(情qíng)绪,心思各异,各有想法。

    “去吧。”楚云裳挥了挥手,示意八人退下。

    第一阶段的敲打差不多了,事(情qíng)要一步一步做,在她还没露出獠牙之前,要想一步到位让他们八人彻底臣服,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她有信心,跟着她的时间久了,这些人,绝对会彻底臣服!

    “是,长公主!”

    这一声长公主,八人果然显得心悦诚服多了。

    楚云裳听的微微一笑,陡然,她脸色微微一变,一掌,远远的朝着将军府门口拍去。

    一掌之下,威压如狱,刚刚起(身shēn)的八人,在这股威压之下,差点跪倒在地上,一个个气血翻涌,脸色煞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嘎嘎……”的一声声响传来,门口,一只乌鸦飞过,旋即,黑色的羽毛四下散开,那只乌鸦,被拍成了一堆碎(肉ròu)。

    鲜血如瀑,亦是让八人,心头大震,(身shēn)躯轻颤。

    楚云裳轻声一笑:“看错了,看来我最近,精神绷的太紧了,你们去吧。”

    也不管八人是个什么反应,楚云裳起(身shēn),飘然离去。

    将军府内八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心头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

    他们不敢确信楚云裳刚才出手是真的看错了还是故意立威,但是不管是哪一样,都必须承认,他们怕了。

    此等通天手段,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此时,谁也不会怀疑,若是他们胆敢有二心,为国捐躯,乃是必然。

    心下一凛,八人无奈的苦笑,齐齐离去。

    楚云裳于(殿diàn)后,看着八人的背影,笑了。

    萧慎,也笑了,他笑眯眯的说道:“我以前还真是看错了你,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很简单的女人。”

    楚云裳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讽刺我?”

    萧慎大笑一声:“哪敢,你这手段层出不穷,我害怕你还来不及。”

    楚云裳无奈,若有选择,她宁愿一辈子待在明月城,待在宁王府,做一个不明于世的草包王妃,可是,可以吗?

    有太多事(情qíng),是无可推卸的责任。

    她肩膀上的担子太重,楚国一国的安危,系于她一(身shēn),她必须,施展出一(身shēn)的手段才行。

    “墨龙国那边,有消息传来了吗?”她岔开话题,轻声问道。

    同一时间,樊城之内,秦书容也是问道:“有楚国那边的消息传来吗?”

    秦书容一(身shēn)麻衣,飘飘洒洒,却也因为几场大战的缘故,(身shēn)上沾染了些血腥之气,不再那么的中正平和。

    (身shēn)后的火凰,将发生在郦城的事(情qíng),汇报了一遍。

    秦书容轻声一笑,笑的意味不明而又高深莫测:“楚云裳,我原本以为自己足够看清楚你了,却是没想到,还是看错了,你到底还会给我,带来多少惊喜呢?”

    火凰似乎不太喜欢听这话,她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殿diàn)下,下一步该怎么做?”

    “下一步?”秦书容拿起茶杯,吹开茶叶,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火凰犹豫了一下,说道:“如今迁城和武城僵持不下,楚国方面又有楚云裳做后盾,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硬战。楚云裳,不可留!”

    秦书容听的这话,不免多看了她一眼,他喝了一口茶,思索了小有一会,说道:“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和厉将军汇报,不必事事都告知于我。”

    “是!”火凰躬(身shēn)退下。

    火凰一退,秦书容就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茶杯倾斜,茶水,沿着桌子,流落一地,秦书容却是看也不看一眼。

    “楚云裳,楚华韶,倒是没想到,当年那个明月城内,草包无知的楚家六小姐,凭借着一张丑陋的人皮面具,愚弄了所有人。只是……既然来了郦城,那就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一番吧……不如,不回去了,如何?”

    他声音极轻,似喃喃自语,却又不是。

    说是不让楚云裳再回去了,也不知,是不回楚国的邺城,还是不回到墨染尘的(身shēn)边。

    同一时间,运城之内,齐亦风喝了一杯酒。

    酒杯,重重的放下,酒水,溅落到他的衣裳之上,那紫蟒图腾,愈发张牙舞爪。

    “国师,你有没有觉得,事(情qíng)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他邪邪的笑了笑,对着周玄尘说道。

    周玄尘面无表(情qíng),淡然说道:“真的有意思吗?”

    齐亦风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他抬起头,远远的朝着南方看了一眼,心里说道:“你哪里会知道,朕并非是说眼下的局面有意思,而是说楚云裳有意思呢?那个女人,你看不懂!”

    墨龙国,闲王府内,墨杰宇忽然一抬头,对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三嫂,你又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一旁玩着的墨煜城凑过来,满脸天真的问道:“四哥,什么惊喜啊?”

    墨杰宇宠溺的笑了笑:“没什么,走,我们上街买吃的去。”

    “好啊好啊。”墨煜城欢快的点头。

    墨煜城自是看不到墨杰宇眼中暗藏着的悲伤,墨杰宇,一夜长大,却是无人,注意到这一点。

    但是,他并不悲伤难过,每个人成长的道路中,都要付出一些代价,而他的代价,虽然惨重,但是庆幸,他最终回了头。

    可是,真的不难过吗?

    墨杰宇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承认,他只知道,不管是和三哥,还是三嫂之间,距离,越拉越远了……

    ------题外话------

    重感冒中……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