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蚀骨之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墨龙国立国第二百一十七年,天启三十七年夏,六月初十,晴。陈皇后,以国礼葬于皇家陵园。

    同(日rì),齐国两百万兵马,在齐亦风的统帅下,压往边境,直指墨龙国运城。秦国百万兵马,在秦书容的指挥下,挥师南下,铁骑卷往楚国樊城。四国之间,平定了十五年的局面,一朝撕裂,大战全面爆发。

    战火一起,就迅速的往墨龙国和楚国内陆蔓延,齐国和秦国筹备多年,蓄势已久,铁骑所向,无所披靡,烽火狼烟处处点燃,不管是墨龙国还是楚国境内,人人自危,天下江山,风雨飘摇!

    墨龙国,早朝议事结束,在墨龙皇的授意之下,一张圣旨昭告天下,墨染尘立为太子,同为墨龙国三军统帅,赐予虎符,三(日rì)之后,前往边关,亲自坐镇前线。

    这一纸圣旨来的极为突然,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细细一想,却正是多方制衡和博弈之中的最好结局,此番安排又恰到好处。

    随着峫王墨修竹死,陈皇后叛乱被镇压,墨染尘无声无息之中露出獠牙,崭露锋芒,表现出无人能及的妖孽一面。

    他的上位,看似突然,实则,乃是墨龙皇运作多年之后的一个必然结果。

    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的意见,战事四起,风雨飘摇的前夕,墨龙国全国上下,文臣武将,都是表现出了罕见的团结的一面。

    ……

    皇宫,御书房。

    (春chūn)夏之交,御书房外,林木郁郁葱葱,只是这林木,因为染过鲜血的缘故,那清脆(欲yù)滴的绿意之中,又是给人一种凛冽的寒意。

    御书房内,一扇窗户打开,风,从窗外缓缓吹拂入内。

    墨龙皇双手负在背后,静立窗前,遥望北方,也不知道是在看着皇宫之内的景致,还是在担忧着北方边关的战事。

    墨龙皇胖胖的一张脸,略微苍白,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有着残留的血丝,他看着远方,眉头,时而轻皱,时而舒展,直至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这才转过(身shēn),敛了面容,看向来人。

    “儿臣见过父皇。”墨染尘低头躬(身shēn),恭敬的说道。

    墨龙皇微微一笑,轻声问道:“尘儿,准备好了吗?”

    墨染尘轻轻点头:“一切已然安排妥当。”

    “那就好。”墨龙皇点了点头,走过几步,从龙案之上,拿过一叠资料递给墨染尘,说道:“这些东西,你好好看看。”

    墨染尘接过,随意翻开看了两眼,脸色微微一变,再次点头:“是!”

    这些资料,全部都是关于齐国和齐亦风的,墨染尘只需看一眼,就知道,墨龙皇平静无波的面容之下,有着一颗天大的野心。

    只是,墨龙皇老了,锋芒不再,他无法再将这份野心付诸实践,只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他的(身shēn)上。

    齐亦风登基以来,野心勃勃,此次御驾亲征,两百万兵马一起开动,吞并墨龙国的野心一览无余,可是,他的对手除了墨染尘之外,还有墨龙皇,又有几个人知晓,这个逐渐老去的老人,竟然有着如此深沉的心机及智慧。

    这一份资料,除了关于齐国和齐亦风的介绍之外,更多的,还是墨龙国方面兵力的安排,自十五年前的旷世大战之后,四国之间表面平定,但是暗地里的风起云涌却从未消停过。

    墨龙皇高瞻远瞩,早就意料到会有这种(情qíng)况发生,是以这十五年来,虽是表面雍容谦让,从不主动挑起矛盾和争端,但是暗地里,却积极推进休养生息的政策,藏兵于民,放马南山,国库充盈,兵强马壮,所等待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墨龙皇看了一眼墨染尘的表(情qíng)变化,微微一笑:“是不是很惊讶?”

    “嗯!”

    墨龙皇说道:“世上之事,很多事(情qíng)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十五年前,天下大战,屠戮苍生,表面上看去,只是一两个雄心野心驱使之下的结果,实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乃是顺应天下大势发展的必然结果。”

    眼皮子,重重的跳了跳,墨染尘说道:“父皇英明。”

    墨龙皇摆了摆手,说道:“天下江山,烽烟四起,尘儿,这是最坏的时代,却也是最好的时代,将来的一切,都看你的表现了,但愿,你不会让父皇失望。”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不敢让父皇失望。”

    这是墨染尘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在墨龙皇的面前流露出诚惶诚恐的一面,世上之人,一直都认为墨龙皇已老,如同一只失去了爪牙的老虎,却不知道,暗地里,墨龙皇竟是有着天大的野心和无人能及的手段,就连他,也被瞒了过去。

    “那好,去吧。”墨龙皇不再多说,轻轻摆了摆手。

    “是!”墨染尘悄然退下。

    墨龙皇看着他的背影,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墨染尘的态度很满意,也知道,墨染尘,从来不曾令他失望过!

    ……

    明月城坐立于墨龙国的中心地带,远离边关,是以虽然北方战事四起,明月城内的民众,却并未表现出多么强烈的不安和惶恐。

    反倒是宁王墨染尘被立为太子之事,如一阵风,迅速的传遍全城,掀起阵阵波澜,引发各方讨论。

    城南宁王府,第一时间拆除封条,府内的下人陆续回府,安寂了好几天的王府之内,终于恢复了一点人气。

    留芳苑内,珠儿给楚云裳倒了一杯茶,笑嘻嘻的坐在她的对面,托着下巴打量着她。

    楚云裳喝着茶,声音悠然:“怎么,不认识我了?还是我脸上长了一朵花?”

    珠儿甜甜的说道:“小姐,我忽然发现你变漂亮了。”

    “是吗?嘴巴这么甜,是不是想要什么好处了?”楚云裳笑眯眯的问道。

    珠儿赶忙说道:“才不是。”她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了一会,才笑着说道:“小姐,你现在可是太子妃了哦,将来,也就是皇后娘娘呢,(身shēn)份可是越来越尊贵了哦。”

    “嗯?”楚云裳倒是没想这么多,也没法去想。

    珠儿接着说道:“所以呢,珠儿跟了你这么多年,是不是……”她掰着手指,看着楚云裳。

    楚云裳拍一下她的小脑袋,没好气的说道:“这么快就想嫁人了啊,想都别想。”

    珠儿委屈:“别那么绝(情qíng)嘛,人家也老大不小了,再不嫁,就没人要了。”

    楚云裳笑:“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楚云裳自是知道珠儿的意思,看来珠儿是真的对墨飞动了(春chūn)心,她又不管什么国家大事,见宁王做了太子,就是想早点嫁给墨飞,指望着她去跟墨染尘说(情qíng)呢,也不知道这主意是她的意思还是墨飞的意思。

    不过楚云裳虽然这么说,也是知道,自己如果离开墨龙国,是万万不可能带着珠儿一起走的,珠儿,还是得留在墨龙国,墨飞,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归属。

    珠儿原本以为没希望,可见着楚云裳说这话的时候在笑,就是知晓楚云裳不过是开个玩笑,立即也讨好的笑了起来。

    楚云裳见她这样子,又是假装生气:“真没出息,墨飞真有这个心的话怎么不自己来说。”

    珠儿脸红红的道:“他……他也是怕小姐你呢。”

    “我又不吃人,怕我做什么。”楚云裳故意板起脸。

    珠儿还真怕楚云裳生气,也知道楚云裳轻易不生气,一旦生气就会变得极为可怕,心(情qíng)也是小小忐忑,说道:“墨飞……他……他人很好的,也不会说些什么花言巧语,但是珠儿知道,他一定会对珠儿好一辈子的,小姐就别怪他了好不好。”

    楚云裳见她如此模样,心里暗叹一口气,小丫头长大了,都懂得维护自己的心上人了呢。

    她本就是一个不受世俗规矩束缚的人,也不需要什么三姑六婆前来说媒什么的,珠儿能找到一个好归属,心里也是开心的很。

    “傻丫头,放心吧,我不会怪他的,不过,既然你们决定了,就要一辈子好好在一起。”楚云裳心有所感的说道。

    珠儿见楚云裳答应了,立即被巨大的欣喜所包围,也没察觉到楚云裳的异样,她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小(屁pì)股一扭,朝外边走去,估计是要去将事(情qíng)告诉墨飞,给墨飞一个惊喜。

    不过珠儿扑了个空,墨飞此时正在皇宫。

    ……

    “王爷,你已经好几天不眠不睡了,这么下去的话,(身shēn)体会受不了的。”站在墨染尘的(身shēn)后,见着墨染尘苍白的无一丝血色的脸庞,墨飞担忧的说道。

    墨染尘轻轻摇头,“我没事,你有时间,就回宁王府看看。”

    “是。”墨飞叹了口气,心(情qíng)沉重不已。

    墨染尘也没理会墨飞的想法,他现在所关心的,是边关的战事。

    齐亦风两百万大军压境,((逼bī)bī)视运城,边关战事,全面爆发,虽然有周尧、李玉、潘杰三位将军坐镇边关,但是能否挡住齐亦风,还是一个未知数。

    他实在是没多长时间休息,也无法安静的休息。

    墨染尘回到宁王府,已经是第三天的夜晚。

    明天,大军就要开拔,前往运城,他要趁着这个时间来看看楚云裳。

    回到王府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天空几颗寒星,稀疏点缀,愈发显得孤独寂寥。

    墨染尘在留芳苑的门口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是看了看留芳苑的牌匾,低低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大步往里面走去。

    时间已晚,下人们都早已睡觉了,墨染尘见着楚云裳卧室之内的一盏烛光,心头微微一动,她,是在等着自己吗?

    脚步,下意识的加快,走到卧室门口之时,墨染尘又是放轻了脚步,唯恐惊扰了楚云裳的睡梦。

    手掌,轻轻的按在房门之上,悄无声息的推门进入。

    房间内,一盏烛光如豆,留下片片温柔泛黄的光芒,将黑暗隔绝于外,留给他一团光明。

    这是令人心安的一盏光,照亮了墨染尘的心房。

    宽大的(床chuáng)上,楚云裳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和白(日rì)里的飞扬跋扈不同,此刻的她,安静而柔美,透着柔柔的让人怜惜之意。

    墨染尘看到躺在(床chuáng)上的楚云裳,一颗心,无意识的跳快了一些,心跳微微紊乱,呼吸,也是微微急促。

    他知道,这就是他想要的家的感觉。

    这个家,不需要多大,也不需要多豪华,更不需要泼天的富贵,只需要,每天晚上,当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点亮了一盏烛光为他引路,这就够了。

    “云裳,你真的,是在等我吗?”

    墨染尘不太确定,也有点心虚,他蹑手蹑脚的走上前,走到(床chuáng)头。

    (床chuáng)上的楚云裳睡的深沉,她穿着一(身shēn)粉红色的薄薄纱衣,也没盖毯子,(身shēn)形变愈发显得单薄瘦弱,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抱里好好的怜(爱ài)一番。

    在温柔的烛光之下,楚云裳雪白如凝脂般的(娇jiāo)嫩肌肤并没有太耀眼的光泽,温润如美玉,没有一丁点的瑕疵。

    从发兜开散的长发散落在枕头间,露出她那修长白皙的脖子和丰润的后背肌肤。

    或许是因为睡的不太安宁的缘故,(床chuáng)上有过辗转反侧留下来的痕迹,纱衣也是被稍稍撩起,露出修长细嫩的长腿。

    墨染尘的视线,落在她的大腿处看了片刻,竟是有点难以呼吸。

    他从来没有如此安静的看过楚云裳,虽然知道楚云裳很美,但是这美,却从未真正的用心欣赏过。

    此刻,看着楚云裳,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他觉得自己的心,是如此的安定。

    他的视线,沿着楚云裳的大腿往上,落在楚云裳的腰部,她腰肢纤细而柔软,和饱满的(臀tún)部线条形成夸张的比例,平整而柔软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ròu),袅袅的(身shēn)姿肥瘦适中,全(身shēn)上下,无一块肌肤不白,无一处不细腻光洁,似乎生来就是被上天用心打造的一块软玉。

    特别是楚云裳睡着之后,原本平庸无奇的一张脸,也是格外的妩媚起来,那熟透的(身shēn)体,散发着撩人的气息,也是在撩拨着墨染尘的心。

    这些天来,墨染尘被俗事缠(身shēn),不堪其扰,偏偏不能离开一步,他早有很多话要跟楚云裳说,也想好好解释一番自己的用意,不想让自己和楚云裳之间的感(情qíng)才刚刚萌芽,就产生不可弥合的缝隙。

    但是,楚云裳睡着了,他根本就没机会说,或者说,此时此刻,万籁俱寂的卧室内,他的心头,被一种叫做柔软的(情qíng)绪充满,再也不想说其他的事(情qíng)。

    他只想,好好的抱着她,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比什么时候都来的满足。

    可是,可以吗?

    墨染尘不敢确定,或者说,因为不经意间的欺骗,他已然没有那种不顾一切将楚云裳占为己有的勇气。

    只是,落在楚云裳(身shēn)上的视线,始终不能离开,急促的呼吸,火(热rè)的眼神,足以将楚云裳彻底融化。

    他看着她,只觉得(胸xiōng)口要炸裂开来一般,脑海里,有无数的念头飞快的闪过。

    最终,却只是垂落视线,一声轻叹:“云裳,你说,若是我不是王爷该有多好?”

    低低的叹息声中,楚云裳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警惕的醒了过来,她一翻(身shēn),看到墨染尘,微微一愣,低声说道:“王爷,你来了。”

    “嗯。”墨染尘轻轻点头,视线,又是沉陷在楚云裳的(身shēn)上无法自拔。

    楚云裳发觉墨染尘的视线有点奇怪,赶紧低头一看,发觉自己几乎是全(裸luǒ)着(身shēn)体躺着,(身shēn)子完全暴露在墨染尘的眼前,白白净净的(身shēn)体,仅仅穿一件薄纱,根本就遮挡不住,即便是素来胆大,也是小小的吓了一跳,赶紧扯过被子将自己盖住。

    她这一慌张,明明是无意识的行为,偏偏那又羞又恼的模样,看的墨染尘砰然心动,心里滋生的某种(情qíng)绪,迅速蔓延。

    如此一来,他看向楚云裳的眼神,也就更加的直白和**。

    楚云裳看着这样的场景,就知道墨染尘进入房间有一段时间了,肯定看过自己的(身shēn)体,耳根子,遮掩不住的一抹红晕染开来。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楚云裳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声音有些责怨,有些懊恼。

    听的楚云裳的话,墨染尘轻声一笑,说道:“不久。”

    “不久是多久?”楚云裳说道。

    话一出口,就发觉自己的这个问题实在是问的太傻,明明是为了避免尴尬,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使得问题尴尬起来。

    墨染尘也没注意这么多,他看着楚云裳(娇jiāo)媚的眼神以及脸上那一抹罕见的媚态,内心深处,愈发的柔软。

    他说道:“我刚回来,看到你这里的烛光未灭,以为你还没睡觉,就过来看看。”末了,他解释道:“我也不是故意要看到你的(身shēn)子的,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他说要走,也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

    楚云裳知道这只是一句让她下台的场面话,心里微微一暖,她也没真的想要赶墨染尘走,便是说道:“王爷,夜深了,你不歇息吗?”

    “我一会回房睡觉。”墨染尘言不由衷的说道。

    见此,楚云裳偷偷的笑了笑,心想墨染尘也有这样的时候。

    她知道,若是一般的男人,见着一个女人躺在(床chuáng)上,说不定早就窃玉偷香了,可是墨染尘并没有,他虽然目光炙(热rè),但是眸光却极为清明,更多的,是对美的欣赏,而不是**。

    或许,也正是如此,才注定了这个男人的与众不同吧。

    “王爷要是累了,就在这里歇着吧。”楚云裳不知怎么的就说了一句,说完意识到不对,脸微微一红。

    “好。”墨染尘答应的很快,似乎早就在等着楚云裳说这句话一般。

    话音落,墨染尘慢慢走向(床chuáng)头,看着楚云裳那如晕染开一朵桃花的脸,低低一笑,也是觉得此(情qíng)此景,格外温馨。

    他脱了衣裳,在(床chuáng)上躺下。

    男(性xìng)的气息,瞬间冲入楚云裳的呼吸间,那是一股,让她无比迷恋的味道。

    她的(身shēn)体稍稍往里面挪了一点,侧着(身shēn)体,看着墨染尘。

    近距离看,发现墨染尘的脸上的皮肤莹白如玉,没有任何毛孔,亦没有一丝的瑕疵。也不知道一个男人,为何会生的如此好皮肤,若他是女儿(身shēn)的话,只怕足以令世上所有的女人无地自容。

    只是,注意到墨染尘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时候,楚云裳的心,又是遽然痛了起来。

    这些天,他应该很辛苦很辛苦吧,他,是真的很累了呢。

    许是察觉到楚云裳的目光的缘故,墨染尘也是侧过(身shēn)来,隔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二人四目相对,呼吸,喷在彼此的脸上,暖暖(热rè)(热rè),酥酥麻麻。

    “你还不睡吗?”墨染尘问道,他的眉角,有着一抹从来没有过的柔(情qíng),这柔(情qíng)在他的眉角悄然绽放,使得他冷硬的一张脸上,五官逐渐化开,如(春chūn)风吹过,绽开了一朵花!

    “我睡不着,你呢。”楚云裳毫无营养的回应,感觉自己有点不会说话了。

    “我也是。”墨染尘的眼睛眨了一下,也是不知道说什么话。

    但是,呼吸着楚云裳的呼吸,让他的感觉极好,似是这几天的疲累,也是顷刻间消失不见。

    “那怎么办呢?要不你陪我说说话?”楚云裳说道,表(情qíng)微微为难。

    墨染尘轻声一笑:“好,说什么呢。”

    说什么呢?

    还真是为难住楚云裳了,她本就是无话找话,并不一定要说些什么,只是想多享受一点这份难得的旖旎。或许,就算是什么都不做,这一夜,也注定让她终(身shēn)难忘。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什么都不想。

    她有些撒(娇jiāo)的说道:“既然是我提的建议,应该由你来提出话题才是。”

    墨染尘轻轻摇头,低声道:“我什么都不想问了。”

    “什么都不想问了?”楚云裳微微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陡然感觉,墨染尘的呼吸,越来越近。

    红唇,随之被轻轻的噙住了。

    他什么都不想问了,只想,好好的品尝她的味道。

    今夜的她,是这么的让人着迷,他的心里,满满的都塞着她,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唔……”

    楚云裳还没做好准备,下意识的伸手要将墨染尘推开,手伸出去,却是反而抱住了墨染尘的腰,使得彼此的(身shēn)体,贴的更近一点。

    (热rè)烈而急喘的呼吸,在静寂的房间内,持续响起。

    楚云裳的唇,柔柔软软,湿湿润润的,嫣红有如乍然绽放的玫瑰花瓣,有着令人疯魔的清香之气,墨染尘一吻上去,就再也不想分开。

    他的舌头,一点一点的((逼bī)bī)开楚云裳的防守,逐渐深入。

    空气之中,彼此的呼吸,渐渐的粗重,(床chuáng)铺上的温度,也进一步升高。

    舌头被吸(允yǔn)着,似是要被这个男人一口气给吞掉,肌肤相亲所带来的酥麻之感令的楚云裳的(身shēn)体一片(娇jiāo)软。

    她被动的迎合着墨染尘的索取,感觉墨染尘今晚格外的(热rè)烈,也格外的富有侵略(性xìng)。

    这时候彼此衣衫正薄,(身shēn)体紧贴着,直到墨染尘的手,爬到她的(胸xiōng)口,不轻不重的揉捏下去的时候,楚云裳的喉咙深处,这才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这是感官被刺激到了极致的呻吟。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shēn)体原来如此的敏感,也并不知道,墨染尘的(身shēn)体如此的火(热rè),他变成了一团火,霸道的要将她给融化!

    眼睛,悄然闭上,瞳孔深处,有一团迷雾在渐渐的升腾。

    低低的呢喃之声,在墨染尘耳边响起:“王爷,你说,我若是(爱ài)上了这种滋味,该怎么办?”

    墨染尘的动作微微一滞,旋即再度动了起来,他没有说话,而是用他的行动代以回答,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做,远远比说来的更有说服力。

    他的两只手,攀爬而上,终于攀上高峰,将两团颤巍巍的软(肉ròu)按压在掌心,感受着那两团惊人的柔软,墨染尘也是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

    这个女人,似乎她(身shēn)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让人为之着魔。她生来,就是他命中的克星。

    **,瞬间被点燃,墨染尘的唇,沿着楚云裳的嘴唇,慢慢下移,移过脸颊,滑过脖子,经过锁骨。

    楚云裳的(身shēn)体轻轻一颤,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瞬间席卷全(身shēn),她(身shēn)上的皮肤,都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她双手,死死的抱着墨染尘的脑袋,似乎要将墨染尘的脑袋给推开,又似乎,要将他的脑袋紧紧的按住,不让他移开分毫。

    她矛盾着,彷徨着,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楚云裳的双腿本能的分开,却又突然间夹紧了,微微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

    “可以吗?”有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回((荡dàng)dàng)而起。

    而这与众不同的触感,软软的透着暖湿润泽的(热rè)气,也是令的墨染尘的眼睛睁开了。

    他的嘴唇,稍稍移开片刻,看向楚云裳的眼睛,似乎在询问,可以吗?

    二人四目相对,呼吸急促,(身shēn)体,都是微微僵硬。

    很快,墨染尘从楚云裳的眼神里,找到了答案,他不再犹豫,手继续往上,试图索要更多,他的唇,也是从楚云裳的(胸xiōng)口,滑到肚脐,感受着楚云裳浑(身shēn)上下的一切美好。

    楚云裳的(身shēn)体越来越僵硬了,她的手死死的搂着墨染尘的后背,还是没有动弹,本能的羞涩,不知如何反应。

    这一紧张,双腿反而夹的更紧了一点,将墨染尘的手,死死的夹住。

    “王爷,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她闭着眼睛,低声问道。

    “相信我。”耳边,有柔和的声音响起,一句话,在楚云裳的心房,((荡dàng)dàng)漾起一片一片的涟漪。

    他没说我(爱ài)你,而是说,相信我。

    相信他,只要有他在(身shēn)边,那么,就什么都不用怕。

    可是,真能如此吗?

    楚云裳不确定,她的腿,想要张开,被墨染尘一动,触摸到了最敏感的部位,(身shēn)子一颤之后,又是夹紧了几分。

    虽然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不知为何,当事(情qíng)真正降临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患得患失。

    墨染尘并不勉强,他的手,搭在楚云裳的大腿上,感受着那一片惊人的细腻柔嫩,手指,轻轻抚摸而过,轻易能够感受到指尖滑过,楚云裳的(身shēn)体,在轻轻的颤栗。

    他再一次吻上楚云裳的唇,温柔细致的品尝,想要尝尽楚云裳的美好,更好似要一口一口的,将楚云裳给吃掉。

    楚云裳(热rè)(情qíng)回应,双手,紧紧的搂住墨染尘的脖子,她的嘴唇,微微张开,如一尾离开了水面的鱼,噬待从墨染尘的嘴里,得到最清新的空气一般。

    这是她所喜欢的味道,如果可以,她愿意一辈子为之沉迷。

    吻,吻了个天翻地覆。

    楚云裳(娇jiāo)软的(身shēn)体,逐渐变得火(热rè),她(身shēn)上的体香,也是愈发的明显,墨染尘呼吸着那香气,感觉自己的(身shēn)体里好似住着某只小怪兽,在一次一次的冲击着,试图冲破他所设置的(禁jìn)锢,让他彻底疯魔!

    那明显是在向他发送一个信号,吃掉她,只有那样子,才能真正的拥有她,也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她全部的美好。

    “云裳……”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呼唤。

    “我在……”楚云裳的(身shēn)体,在墨染尘的(身shēn)下婉转着,低声回应。

    “我要你!”

    “唔——”

    嘴唇,被咬的有点痛,楚云裳似乎清醒了一些,又似乎更加的沉迷。

    他说,他要她。

    她终于等来了这句话,可是为何,是在这个时候说?

    楚云裳沉默,搂着墨染尘脖子的手,更加的用力,似乎要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她(热rè)烈的回应着,气喘吁吁,没有说话。

    这让墨染尘的心(情qíng)无比的忐忑,他不自信。

    “云裳……”他再一次说道,声音里带着涩意。

    “为……为什么……”楚云裳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因为……我(爱ài)你!”

    犹如有回音,声声不息的在楚云裳的耳边回((荡dàng)dàng),久久不绝。

    眼眶,一阵湿润,积蓄了许久的泪水,在这一刻,彻底决堤。

    泪下如雨,打湿了她的脸庞。

    感觉到唇角的泪水,墨染尘心下大惊,不知自己哪一句话说错了,却是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他抬起头来,如同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的看着楚云裳。

    他的眼神中透着无限的怜(爱ài)之意,他是那么的珍惜她。

    可是——

    楚云裳的脑海微微乱了一阵,旋即,她似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般,低声说道:“王爷,你不想看看我的脸吗?”

    “我……”

    墨染尘的话还没说出来,楚云裳就撕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她的真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映入他的瞳孔之中。

    这是一张百看不厌的脸,即便之前已经看过两回,但是,似乎每一次都看的不真切,也似乎,每一次,都能发现不同的美。

    这美,是妖艳的,是妩媚的,更是,脱凡脱俗的。

    世上,找不出任何一个词语可以具体的形容她的美,她这样的女人,似乎生来就不为尘世所有,所以必须戴上一张人皮面具,用平庸来掩饰她的惊艳。

    可是,如何能掩饰的住?

    墨染尘的心头,剧烈震动,他难以言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湿湿润润的感动,在心田静静流淌,这一刻,不知为何,那种澎湃的**,反而是少了许多,他睁大眼睛,安安静静的看着她,只想认认真真的,感受着她的美。

    这美,太不真实,他唯恐自己一不小心眨了眼睛,眼前的人儿,就会从他的眼前消失。

    “王爷,我美吗?”有些羞涩的,楚云裳轻声问道。

    “你很美。”声音颤抖着,墨染尘的手,缓缓抚摸上这张脸,他的动作极轻极微,生怕一不小心,就划破了这张吹弹可怕的皮肤,在她的脸上,留下不能容忍的瑕疵。

    “王爷,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我不会骗你,再也不会!”墨染尘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无法抑制的悸动,但他知道,终此一生,如果错过了这个女人,他将永失我(爱ài)。

    “吻我!”

    吻我。

    楚云裳的这句话,不用等墨染尘回答,她主动吻了上去。

    (娇jiāo)柔的柔媚,瞬间在墨染尘的瞳孔之中放大,那渐渐熄灭的**,在这一刻,攀至最高峰。

    (身shēn)体里的那只小怪兽,随时要冲破(禁jìn)锢而出。

    二十多年的苦行僧生活,极致克制的信念,在楚云裳美色的(诱yòu)惑下,轰然坍塌。

    他要她,只要她!

    墨染尘(热rè)烈回应,他的唇,吻遍楚云裳全(身shēn),(身shēn)上的薄衫,不知不觉中脱落,他(身shēn)上的衣服,也在楚云裳那一双足以绕指柔的手指之下,滑落肩头,彼此之间,赤诚相对。

    再也不需要用任何言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qíng),墨染尘的(身shēn)体轻轻的压下,(身shēn)体,一点一点的贴合,直到彼此之间,再无一丝的缝隙。

    楚云裳的双腿,慢慢的张开,她的双腿,勾着墨染尘的腰,似引(诱yòu),可是她的那张脸,却又是那么的清纯和圣洁,彷如天使与恶魔的综合体。

    有哭泣的声音在墨染尘的耳边响起,那是幸福的呻吟。

    随后,(床chuáng)铺,随着(身shēn)体摇摆的节奏,吱嘎吱嘎的动了起来,室内的温度,一次一次的攀升,(热rè)烈的足以融化所有。

    一双雪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床chuáng)铺的摇动,时而伸直,时而蜷缩,时而紧紧的勾住墨染尘修长精瘦的后背。

    五根晶莹的手指,抓着(床chuáng)单,五指缩成一团,随着(身shēn)体摇晃的节奏,五指时而舒展,时而抓紧,最终,那手,抓在了墨染尘的后背,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嵌入(肉ròu)中,留下五根显目的指印。

    而那唇,在暗黄的烛光之下,愈发的红的刺目,那一抹红色,映入墨染尘的眼帘,无声无息的(诱yòu)惑。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迅猛的冲刺当中,楚云裳的俏脸扭曲着,忽然抬起qiao(臀tún),下意识地摆动了几下,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呐喊,就停了下来。

    黑暗之中,一片寂静,只剩下粗重的喘息,以及一**无声的悸动和紧缩。

    ------题外话------

    这一章在编辑的监督下修改了十多次,一万多多变成了九千字,基本上面目全非,语句不通,大家将就着看吧,汗~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