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秦国质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楚云裳哪里想到事到最后竟会变成这样子,一时间郁闷的要死要活,恨不能追上去一口将墨染尘咬死。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又是一声尖叫声响起,楚云裳循声看去,就是见着不远处的墨杰宇和墨煜城。

    墨杰宇津津有味的朝这边看着,一边使劲的擦着嘴角,看形,是看的流口水了。

    而墨煜城,则是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极为天真的盯着楚云裳的嘴唇上上下下的看着。楚云裳脸皮本也厚,但是被墨煜城这么不加遮掩的看着,还是被看了一个大花脸。

    墨煜城太过纯净,纯净的不似这尘世中人,让楚云裳觉得,在墨煜城面前做这种少儿不宜的事,对墨煜城,根本就是一种玷污。

    楚云裳伸手捂脸,心里哀嚎不已,这下,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三嫂,你和三哥,在做什么呢?”墨煜城满脸天真的问道。

    “没……没做什么……”楚云裳满脸懊恼的盯着墨杰宇,咬牙说道。

    墨杰宇也不怵她,哈哈大笑,对墨煜城道:“五弟,是不是很好玩?”

    墨煜城眨着眼睛,用力点头。

    墨杰宇又道:“那你想不想试试?”

    “想。”墨煜城再次点头。

    墨杰宇还要说话,楚云裳大手朝他一指,厉喝道:“小王八蛋,你这是要教坏小孩子啊。”

    墨杰宇大笑,说道:“三嫂,明明是你们在教坏小孩子。”

    楚云裳大囧,貌似,还真有这么回事。

    好在很快陈皇后的人就寻了过来,将墨煜城带走了,不然楚云裳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干净的不像话的小孩。

    在墨杰宇的面前,楚云裳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墨杰宇似是对她极为感兴趣一般,打量了好几眼才嬉笑道:“三嫂,这些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着三哥如此冲动,看来你的魅力真的很大呢。”

    “什么意思?”楚云裳心不在焉的道。

    墨杰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笑着问道:“你了解三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从没有人问过楚云裳这个问题,楚云裳也从没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她微微一愣,低头思索了一会,缓缓摇头。

    墨杰宇见状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慢慢的说道:“其实认真说起来,我也说不清楚三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很骄傲,比任何人都骄傲,但是,他也很孤独,比任何人都孤独。”

    “骄傲?孤独?”楚云裳疑惑。

    墨杰宇点点头,认真说道:“不被世人所理解的人,都是孤独的。而一个人越骄傲,他就越孤独。”

    楚云裳听的这话,疑惑的看了墨杰宇两眼,若有所思的说道:“或许你说的对。”

    墨杰宇轻声一笑:“其实我知道,你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楚云裳震惊,旋即笑着摇头:“我不是。”

    “你是。”

    “不是。”

    “你是!”墨杰宇再一次说出这句话,表无比的严肃,他看着楚云裳,一字一句的说道:“如若你不是,三哥根本就不会娶你。”

    楚云裳苦笑:“这个理由很强大。”

    墨杰宇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如若三哥因为此点而对你心动的话,你是不是会更明白一点?”

    “对我心动?”楚云裳自嘲的笑了:“可能吗?”

    墨杰宇正色说道:“刚才三哥可是吃醋了,难道你没发现吗?”

    楚云裳本要说墨杰宇你就算是要找理由也不要这么牵强附会行不行,但是这话到了嘴边,不知道为何却是说不出来。

    楚云裳的心忽然有点慌乱,她不能确定墨杰宇的话是否正确,但是刚才,墨染尘的言行举止,的确是有些不正常。

    太过乖张,太过放肆,也太过张扬。

    一个人,只要在遭受了强烈的刺激的况下,才会出于本能的去表现出一些行为,无疑,刚才的墨染尘,失控了。

    微微沉默,楚云裳不再说话。

    墨杰宇见她如此,低低一笑,也就不再多嘴,他在前面领路,带着楚云裳往皇宫外面走去。

    出了御花园,途经静宁宫的时候,楚云裳忽然发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

    那影粗布麻衣,黑发披肩,衣和发都不扎不束,飘飘洒洒,和这皇宫的奢华贵气极为不相符合,但是那人周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却又是那般的卓尔不凡。

    楚云裳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正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卖字画的书生,只是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循着楚云裳的眼神,墨杰宇朝那边看了两眼,疑惑的问道:“三嫂,你认识那个人?”

    楚云裳缓缓摇头,问道:“不认识,他是谁?”

    “他叫秦书容,秦朝太子秦书容。”墨杰宇解释道。

    “秦书容?秦国质子,原来是他?”楚云裳听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微微一怔。

    墨杰宇点头道:“就是他。”

    楚云裳再次朝秦书容那边看了两眼,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她的目光的缘故,远远的,秦书容忽然回头朝这边看来。

    二人四目相对,秦书容淡淡的点了点头,楚云裳点头回应,秦书容微微一笑,那笑如风般和煦,脚下却是不停,跟随着领路的公公,进入了昭阳

    可是这一眼,这一笑,在楚云裳的眼中留下的印象却是难以磨灭。

    她当初见到秦书容的时候,本就为秦书容卓绝的气质所惊讶,而今得知他的份,就更是深感震惊。

    与此同时,楚云裳终于彻底明白那幅青牛吃草图是什么意思了。

    青牛,指的是秦书容自己,以画喻人,那大片的留白,指的自然是墨龙国这个巨大的枷锁了。

    秦国太子,墨龙国人质,两相对比,份上的巨大悬殊,高贵低下如云泥之别,岂不正是应景了那句画地为牢!

    楚云裳一声感叹,只是如此惊艳绝绝的人物,又岂会甘愿被束缚在墨龙国?

    以画明志,这秦书容,迟早是会冲破这牢笼的桎梏,一飞冲天,只是不知道那时,对墨龙国而言,是灾祸,还是好事!

    ------题外话------

    关于领养,亲们有知道的说清楚点哈,我满头雾水着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