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只取一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五千两?”

    诸人哗然,明月城富豪云集,虽然并不乏一掷千金的商贾名流,但是在众人看来,这默默无闻的书生的字画,却绝然是不值五千两的。

    要知道,国手白云子的字画,也不过是几百两而已,巅峰之作,也不过千两白银。

    此时上官雨一张嘴就是五千两,显然是真的被气坏了,是要拿钱赎回自己的面子。

    而书生的态度,更是让人惊诧的合不拢嘴。

    五千两,他到底有什么理由不卖,难道他真的是一个自负至极的疯子?也只有疯子,才会拒绝这样一桩完全不等价的交易!

    书生这话大大的刺激到了上官雨,上官雨用力跺了跺脚,咬牙切齿的喘气道:“好,好,真是好样的,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多么的有骨气,来啊,给我将这个摊子给砸了。”

    话音一落,马上就有几个青衣小帽的仆人从巷口冲了过来,推开人群,打砸起来,三两下,就是将小摊子砸的面目全非,字画也几乎全部都撕毁掉。

    上官雨犹自不解气,笑的面目狰狞,她伸手指了指书书生,厉声说道:“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明月城,也绝对不会再有你任何立之地。”

    说了这话,上官雨雄赳赳的带着仆人离开,留下一地人目瞪口呆,有识货的人为书生的那些字画可惜,不识货的,则是凑闹的讥笑一番,态度轻蔑,认定书生是个疯子。

    人群很快散去,这书生见状,也丝毫不恼,慢慢的将地上的字画一张一张的捡起来,有一些撕毁的厉害无法收复的,书生也是认真的拼凑在一起。

    看他那模样,这些字画,好似都是上古名家留下来的绝世藏珍一般,无比的珍贵。

    楚云裳一开始就觉得这书生很是不同,到听他拒绝了五千两的惑,就更是觉得,这书生,要么极度的自恋,要么极度的自负。

    自恋和自负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含义却是天壤之别,而此时,不管是谁见着书生如此模样,都会觉得他是一个除了自恋之外一无是处的疯子,但是在楚云裳眼中却并非如此。

    只有极度自负,自负到眼中除了自己再无旁人的人,才会做到如此的宠辱不惊。

    她本也是对那幅青牛吃草图极为有兴趣,也就弯腰捡起,想要认真看看这幅画到底暗藏什么样的玄机。

    另外一只手,从另一边伸了过来,那手指修长,却并不白皙,瘦骨嶙峋,骨节突出,极为刚劲,并没有一般书生的柔弱。

    楚云裳头抬起,书生的头也抬起,二人视线对上,书生的眼神有些诧异,眼中有一抹亮光闪过,旋即便是敛了眸光,松开了手指。

    楚云裳将画纸拿起,放在掌心铺开,笑着问道:“你不生气吗?”

    “生气有用吗?”书生低声问道。

    楚云裳微微一愣,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果然不同。”

    “是吗?”书生自嘲一笑,缓缓摇了摇头,将收拾好的字画打包好,转就要离开。

    “画地为牢!”

    四个字,从楚云裳嘴里缓缓吐出,含有一丝的促狭,一丝的不确定。

    那书生脸色却是猛的一变,不敢置信的转过头来,眼睛盯向楚云裳,眼神一片漾。

    “你说什么?”书生不太确定的问道。

    楚云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伸手点了点手里的字画,手指在留白之处缓缓滑过,慢慢说道:“青牛吃草图,只见青牛,未见吃草,这是为什么?”

    “繁华俗世,惑无处不在。贪饮杯中美酒,无异于饮鸩止渴。”书生说道。

    “难怪如此。”楚云裳自语两声,神色有些复杂的道。

    “难怪什么?”书生不解的问。

    “你看这画,撇开画工不说,单单是这画面的布局,便是极为不合理,留白的地方太多,使得牛和草的空间极为仄,格局甚小,小家子气的很……可是这青牛,牛头却是高高的昂起来的,大大的牛眼清澈之中暗藏孤怨,向往自由不羁,可是偏偏被困于此地,难成气候。”

    停顿了一下,楚云裳接着说道:“如若只是画地为牢的话,那么也不完全是,以自由心证而言,这头青牛,说的应该就是你自己吧,并非抑郁不得志,而是气候太小,龙游浅滩,虎落平阳!”

    书生脸色大变,眼中闪耀着激动之色问道,“那以你看来,这个局,该怎么破?”

    “怎么破?”楚云裳沉吟一会,右手五指并拢,掌心慢慢的从画纸上滑过。

    掌心覆盖之处,那吃草的青牛和幽幽青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手里的画纸,变成了一张白纸。

    这一幕,书生微微一惊,旋即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楚云裳笑着解释道:“牛吃草,草吃没了,牛不想饿死的话,自然也该走了,这天大地大,又有什么地方是不可以去的。”

    书生若有所思,说道:“说的不错,这天大地大,又有什么不可以去的,何必将自己局限在一个狭窄的局限内,多谢。”

    书生说了这话,敛了神色,双手抱拳,对着楚云裳浅浅鞠了一躬,表达自己的感激之

    “不用谢,这幅画,可以卖给我吗?”楚云裳晃着手里的白纸问道。

    “你要买?”书生颇感意外的问道。

    楚云裳低声一笑,说道:“这幅画既然是我损坏的,自然是要买下,不过,我可没有五千两。”

    书生看着她,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你有多少银子?”

    楚云裳摘下腰间的钱袋,晃动了一下,说道:“就这么点了。”

    书生接过钱袋,从里面拿出一颗一两的碎银,又是将钱袋还给楚云裳,说道:“一两银子就够了。”

    楚云裳笑:“一边是五千两银子,一边是一两银子,你这买卖,可真是做的不太划算。”

    书生淡然一笑,气息极为淡雅,缓缓说道:“对于懂画之人来说,一两银子就够了,这幅画的成本,本也就值一两银子。”

    楚云裳思索着这话,轻轻点了点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当然,如果你哪天后悔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要回剩下的银子。”

    “放心,我绝对不会后悔。”书生摇头,神色极为坚定,好似那五千两银子的分量,在他的心里面,甚至都比不过一两银子的分量。

    楚云裳莞尔一笑:“你果然不同,不过我要走了,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见。”

    书生问道:“可以认识一下吗?”

    楚云裳嘿嘿一笑:“你不认识我?”见书生摇头,楚云裳接着道:“如果下次再见的话,我再告诉你。”

    不等书生回应,楚云裳转即走。

    书生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诧异之余,眼角闪过一片笑意。

    传闻中的楚家六小姐,明月城谁人不识?

    只是,她真的是那个草包六小姐吗?

    这一点,让他若有所思。

    这一次,他记住了她的名字;而她,却是连他的名字,都未曾过问!

    ------题外话------

    预告一下,晚上还有一更哦,**马上就要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