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自取其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可怜人?”

    楚云裳眸光微微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凛冽的煞气。

    而楚贝贝听的楚欢欢这放肆的话,也是急红了眼睛,急忙说道:“老三,休得胡说八道,莫要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份,有些话,以你的份,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难道连祸从口出这个道理,都要我来教你吗?”

    楚欢欢本就不忿之极,听的楚贝贝这一番教训,脸色更是青狞一片,怒火冲天的说道:“楚贝贝,你又是凭什么来教训我,难道你忘记了在这之前你对楚云裳是什么态度?怎么,见着这个废物攀了高枝,就假惺惺的装好人,妄图趋炎附势了?”

    楚贝贝一番好心被曲解成这个样子,也是恼怒的很,训斥道:“老三,你这都是在说些什么话,不管怎么样,咱们都是一个爹生的,血脉相承,荣辱与共,又哪里来的天大的仇恨?你不要被自己的一己私蒙蔽的理智。”

    楚欢欢厉笑道:“狗的血脉相承,有些人是不是亲生的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从哪个角落里捡来的野种,我可不想有这样的姐妹。”

    “老三,你不要过分,这话要是被人听了去,太傅府的面子往哪里搁?爹的面子又往哪里搁?”楚贝贝也是被说出了火气。

    楚欢欢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你要去告状是吗?去啊,我倒是要看看,父亲大人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莫要自取其辱才好。”

    这话委实太过刻薄,楚家的其他几位姐妹也都听不下去了,楚家二小姐楚晶晶站出来说道:“老三,你怎么能这样子,大姐也是一片好心,你就算是不接受,也不能这般侮辱人吧。”

    和楚欢欢走的比较近的四小姐楚莹莹也是说道:“三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都是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让外人看了笑话去,就当是给四妹我一个面子,息事宁人吧。”

    楚欢欢拿眼睛斜睨着楚莹莹,眼中满是被出卖了的怨气,当即发作嘶吼道:“给你面子,你的面子是镶金做的还是怎么回事,值几斤几两,凭什么要我给你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吃里爬外的窝囊废,算我看错你了。”

    楚莹莹的子本也乖张,闭着嘴巴双手抱,冷笑连连,尖声说道:“楚欢欢,你真是一个疯子,见谁咬谁。”

    “疯子,你居然敢骂我是疯子?”楚欢欢颤巍巍的手指指着楚莹莹,声音高亢撕裂,鼻孔里喘着粗气,大声吼道。

    “怎么,难道你也想扇我耳光不成?”楚莹莹丝毫不怵的反讽道。

    楚欢欢哪里受的了这个刺激,就要上前教训一番,被旁边站着的楚贝贝和楚晶晶手忙脚乱的拉住,楚欢欢被拉住,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更是癫狂的如同一只困兽。

    她声嘶力竭的怒吼着:“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楚贝贝耐心劝道:“老四也是一片好心,你何须如此计较?”

    “好心,哈哈,假惺惺的好心,我才不需要!”说着,她视线一转,上上下下的在楚贝贝和楚晶晶上打量一番,黑沉的一张脸看上去面目极为可怖,转而,她拿手指了指楚贝贝,又指了指楚晶晶,大笑着说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你们这几个人,是联起手来欺负我是吗?怎么,看着我欺负是不是,现在你们,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楚贝贝和楚晶晶听的这话,彼此相视一眼,心底暗叹一声,知楚欢欢是真的彻底失去了理智,见谁咬谁了,和一条疯狗,根本就没什么两样。

    可是二人异样的表在楚欢欢看来,却更是刺激到了她敏感的神经,她疯狂的挣脱楚贝贝和楚晶晶的手,将二人推到一旁,又是对楚云裳厉吼道:“都是你害的,都是你这个女人害我的,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她说的咬牙切齿,双目充血,浑发颤,好似和楚云裳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一般。

    楚云裳冷眼相看,心底一声嗤笑。

    这个女人,看样子真是无药可救了,都众叛亲离了,却不会在自己上找原因,而是将所有的错误归咎在别人的上。

    无可救药的疯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听背后一声清朗的声音传来:“杀了谁?”

    “杀楚云裳,杀掉这个废物!”

    被仇恨彻底蒙蔽了理智的楚欢欢想也不想就开口说道。

    “杀她,本王最宠的妃子?”绯色的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楚云裳的边,一手将楚云裳揽入怀里,他高傲的下巴看着楚欢欢,脸上的表不浓不淡,高深莫测,甚至连说话的语速都没有一丝的变化,亦是不含一丝的感

    “杀她,你配吗?”

    没有任何感起伏的一句话,却是听的楚贝贝和楚晶晶脸色轰然大变。

    宁王!

    凶狠嗜血,喜怒无常,暴戾乖张。

    这样的一句话,等若是宣判了一个人的死刑。

    二人震惊过后,赶忙看向楚欢欢,担心楚欢欢说出一些更奇怪的话,恨不能拿手捂住楚欢欢的嘴巴。

    可是,楚欢欢那苍白的脸色,那无神的眼神,却是让她们知道,已经不需要她们做什么了。

    在墨染尘面前,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楚欢欢昔所有的高傲和自尊,便是全部黯然扫地。

    楚欢欢的体颤抖的更厉害了,不过不是愤怒,而是后怕,明月城中,关于宁王墨染尘的传闻太多太多,并且这些传闻,不管是哪一条,都是足以让人惊恐畏惧的。

    宁遇阎王,莫惹宁王。

    这样的一个男人,她却是在他的面前说,她要杀了他的妃子,这和被判死刑有什么两样。

    “我……我……”从愤怒的绪中激醒过来的楚欢欢,绪反而更是复杂,她张着嘴,我……我了好几次,却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楚云裳见着这样的一幕着实无趣,她完全没有在楚欢欢面前耀武扬威的必要,拉了拉墨染尘,转朝外边走去。

    这个举动,倒是让墨染尘有些意外,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楚云裳一眼,旋即轻声一笑,这一笑,狐魅横生,周围的景全都为之黯淡,看的楚贝贝和楚晶晶砰然心动,而楚欢欢的眼角,则是一滴眼泪,悄然滑落。

    羞辱人者,人恒羞辱之,这一刻,楚欢欢彻底明白,什么叫自取其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