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归宁省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经纶 书名:鬼王的魔妃
    新婚七天之后,归宁省亲,这是嫁入宁王府之后,楚云裳第一次走出王府的大门。

    坐在豪华的马车之内,透过车帘的缝隙,看着前面骑在马背上墨染尘的影,楚云裳的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这之后几天,她都一直想尽办法避免和墨染尘单独见面,唯恐这个浑上下冒着邪气的男人,透过一些她所不知的细节,悄无声息之间,将她摸了个底朝天。

    可是,该来的,总是会来!

    马车内,同样被憋了几天的珠儿,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楚云裳听着珠儿欢快的声音,间或看看前面领路的墨染尘。

    心里想,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应该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吧,只是,谁也无从揣摩他内心的想法罢了。

    如同楚家六小姐嫁入宁王府造成的轰动一般,六小姐归宁省亲,亦是在明月城造成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

    新婚前夕,卵足了劲,设下赌局赌楚云裳什么时候死的一些人,此时见着马车内楚云裳活蹦乱跳的影,除了赌输了银子的失落之外,更多的,还是好奇。

    尽管这些人都打从心底认为,嫁给宁王墨染尘,楚云裳被克死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只要楚云裳一天不死,宁王妃的份,就足以让所有的人都刮目相看。

    楚云裳将市井百态一一收入眼帘,眼睛一张一阖之间,妖气盎然。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穿过玄武大道,在城南太傅府门口停下。

    太傅府以楚琮为首,一干女眷全部迎接出来,待到墨染尘牵着楚云裳下了马车,齐齐行礼道:“恭迎宁王宁王妃。”

    即便是女婿上门,楚家一家在见面之后,依旧避免不了官体制的行礼。

    人群之中,楚云裳一眼就看到了一粉衣的楚欢欢,刚好楚欢欢抬头,二人四目相对,楚欢欢眼中闪过一抹尴尬,一抹怨气,楚云裳则是一声低笑,这个女人,大概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楚云裳也有看到楚琮眼中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愧疚之色,然而很快,楚琮就有如没有看到她一般,和墨染尘言笑晏晏的交谈起来。

    “王爷一路远道而来,辛苦了。”楚琮笑着说道。

    墨染尘淡淡点头,“不辛苦,太傅客气了。”

    “不客气不客气,请,往里边请。”见多识广的楚琮,在墨染尘的面前,竟是有着说不出的局促,他轻轻的搓了搓手,将楚云裳和墨染尘迎入大厅。

    楚琮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保守派代表,惜墨染尘并不参与政事,是以三言两语下来,话题每每不合时宜,而且墨染尘的气场又是出了名的强大,话语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侧耳倾听,即便如此,依旧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楚琮心底暗叹一声,一段时间未见,这宁王的气势,是愈发的炽盛了,只是如此天之子,却不参与朝政,反而做一孤云野鹤的闲人,实在是太过可惜。

    不过一想起墨染尘上的那种怪病,楚琮又是微微释然,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天妒英才吧。

    聊着的都是一些在楚云裳听来无比无聊的话题,这些话题在楚云裳听来,都是无比的客虚伪。

    虽然她一直都认为,男人间的游戏,总是百看不厌的。

    但是眼前,一个孤傲清冷的宁王,一个怯弱保守的太傅,份上的差距,就足以给楚琮太多的压力,加之墨染尘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往往楚琮说上三句,他才不紧不慢的答上一句,看着楚琮那满头大汗的样子,楚云裳都为之捏一把汗,很想好心提醒一下既然说不下去就不要废话了,这不是自找难受吗。

    话不投机的聊了一会,楚欢欢亲自沏了茶水端过来,一粉色云罗裙带的她,姿窈窕,有着一份额外的美丽。

    这一点自然不是遗传自楚琮,而是来自她那个同样有着毒蝎心肠的母亲,楚云裳眼珠子微微一转,见着不远处的角落里,楚欢欢的母亲马氏瞪大眼睛往这边看着,就是一声嗤笑。

    这女人,何曾想过会有今天?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呐。

    “王爷,请喝茶!”盈盈躬,楚欢欢轻声说道。

    墨染尘从楚琮上收回视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或许是因为他上威势太盛,又或许是因为他声名太过狼藉,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这一眼,竟是让楚欢欢的心猛的一颤,手跟着一抖,端在手里的茶杯,随之倾斜。

    滚烫的茶水,沿着她的掌心流下,被那开水一烫,楚欢欢当即尖叫出来,刻意维持的端庄之姿当然无存。

    “王爷……我……我……”楚欢欢我了半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墨染尘敛了眸光,摆了摆手:“下去吧。”

    楚欢欢立即如释重负,连手掌心的疼都忘记了几分一般,立即倒退着往外走,好远好远,楚云裳还能听到楚欢欢疼的上下跳脚和尖叫的声音。

    一听到这声音,楚云裳脑海里就是勾勒出楚欢欢那狼狈的模样,心意一动,哈哈大笑起来。

    她大笑的样子看上去极为放肆,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更是不加掩饰,楚琮见着她这样子,眼皮子就是猛的跳了一阵,赶紧干咳两声,提醒楚云裳注意形象。

    楚琮未曾发觉,此时墨染尘沉静的脸庞,有着一丝散漫的微笑,这笑容,和楚云裳简直如出一辙。

    “父亲大人,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也先退下吧,你们慢慢聊。”

    楚云裳实在是乐得不行,一边笑着一起起往外跑去,远远的还能听到她肆无忌惮的笑声传来。

    楚琮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暗叹自己教女无方,今楚云裳这一笑,可谓是彻底露出原型,回去之后,不知道该如何被墨染尘嫌弃吧。

    恰在此时,墨染尘清徐的声音传来:“太傅,今前来,我有准备了一份薄礼,还请笑纳。”

    站在他旁的墨飞,将怀里的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抽出来,递过去给楚琮,楚琮接过一看,一怔之后面色狂喜,喃喃自语道:“璇玑谱,居然是璇玑谱,还是千叶琴师的手抄本,王爷,你的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过厚重,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虽然说是受之有愧,可是他眼中那灼灼的亮光,无疑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墨染尘微微一笑:“红粉赠佳人,宝马赠英雄,千叶琴师曾经有言,太傅的琴艺造诣超凡脱俗,在明月城当的上是首屈一指,这一本璇玑谱,正当合适。”

    “千叶琴师有说过这样的话?”楚琮那张儒雅的脸庞,此时哪里还有一丝淡定之色,完完全全被狂喜之色挤满。

    墨染尘轻轻点头,却不多说,安安静静的看着楚琮如若重宝一般的翻看璇玑谱。

    楚琮却又哪里知道,墨染尘之所以如此投桃报李,所为的,正是他眼中那个最为不成器的六女儿楚云裳!

    不然,以墨染尘为人处世的风格来看,他又如何做的出来这种以自格相悖的行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鬼王的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